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5章 電梯外的老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進入電梯,陳歌在控制面板上按下了數字23,他首先要去的是23樓。

  銀灰色的電梯門緩緩合上,好像與外面的世界隔絕了樣。

  陳歌呼吸變得急促,他本人并不是太喜歡乘坐電梯,這倒不是因為他有密閉恐懼癥,他只是不想被限制在個狹窄的環境當。

  顯示器上的數字直在變化,間沒有絲毫停頓。

  “看來大樓內的情況和王欣養母說的樣,這里的住戶很少在晚上乘坐電梯。”

  勻速上升,顯示屏上的數字變為“23”。

  提示音響起,銀灰色的電梯門向兩邊打開。

  燈光從電梯里傳出,映照出四五米遠便被黑暗吞沒,走廊里片漆黑,兩邊是扇扇緊閉的防盜門。

  “已經到頂樓了?”

  23層看起來和其他樓層沒有任何區別,只是走廊盡頭的窗戶好像沒有關嚴,能聽到呼呼的風聲。

  “大晚上個人坐電梯,感覺還真有點奇怪。”

  等電梯門合上,陳歌又按下了控制面板上的數字“2”。

  電梯開始下降,很順利的來到了二樓。

  “怪談協會設計這些是為了什么?來來回回的坐電梯真能找到多出的24層?”

  等電梯門合上,陳歌又前往22樓。

  電梯在啟動和停止的時候速度會發生變化,出現短暫的失重或超重現象,這也是有些人坐電梯會出現頭暈、惡心的原因。

  陳歌身體素質很好,但是上上下下坐了將近五分鐘的電梯后,他也覺得有些不舒服,心臟跳得很快,平靜不下來,總覺得會有什么事情發生。

  反復了幾次,陳歌心里覺得煩悶,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原因。

  電梯從十樓回到七樓,接著他又按下了十七樓的按鍵。

  整個過程直都沒有出現意外,怪談協會宣傳單記錄的方法,看起來更像是種心理游戲。

  電梯勻速上升,顯示屏上的數字不斷變化,很快電梯再次減速,銀灰色的電梯門慢慢向兩邊打開。

  陳歌抬頭朝門外看了眼,走廊上什么都沒有,樓內的住戶好像也全都睡著了,非常安靜。

  “很幸運,直沒有遇到人,再重復幾次就可以嘗試去24層了。”陳歌已經習慣了這個過程,他在去按電梯按鍵的時候,目光不經意的掃過顯示屏,泛著淡淡紅光的數字讓他的手臂僵在半空。

  他明明按下的是通往十七樓的按鍵,電梯控制板上的那個代表十七樓的按鍵還在亮著,可是電梯卻莫名其妙的在十六樓打開了。

  “有人在這層上了電梯!”

  彎下腰,右手下垂,摸到了小腿處的殺豬刀,陳歌盯著空蕩蕩的電梯,保持高度警惕。

  外面的走廊黑漆漆片,看不清十米外的場景,周圍片死寂,也聽不到什么聲音。

  “會不會是小孩子的惡作劇?”

  這個念頭劃過腦海,很快被陳歌排除。

  幾秒過后,銀灰色的電梯門緩緩閉合,陳歌看著空蕩的電梯,再也不敢有絲放松,他身邊極有可能站著另外個他看不見的東西。

  左手伸入口袋,陳歌將手機拿出看了眼時間,零點零分,現在已經是星期三了。

  電梯繼續向上,停在了十七樓。

  陳歌貼著電梯壁,按下樓的按鍵,可沒過多久意外又發生了。

  勻速下降的電梯在十樓停了下來,電梯門打開后,陳歌發現走廊間吊著件白色連衣裙。

  “又有東西要上來了?”走廊里沒有風,但是那件裙子卻前后搖晃,就好像是正朝著電梯飄來樣。

  步邁出,陳歌趕緊按下電梯關門鍵。

  外面的那件衣服飄得越來越快,如同個人在走廊里奔跑。

  “快關門!”

  在白裙子還有兩三米遠時,電梯門閉合,繼續向下。

  陳歌靠在角落里,掌心全是冷汗,從某個時刻開始,這座大樓變得不樣了。

  電梯安全到達樓,陳歌在這層停留了會。

  按照宣傳單上的介紹,他現在應該前往十六樓,可是電梯要去十六樓,必定會經過白裙子那層。

  他很擔心電梯在十樓自己打開,而白裙子就站在外面等著他。

  手指在控制面板停了很久,他最終還是按了下去:“要是紅裙子就算了,個白裙子沒必要害怕。”

  伸手將圓珠筆藏在袖子里,陳歌不斷安慰自己:“我身上有筆仙和許音陪同,它如果敢進來,就別怪我以多欺少。”

  電梯繼續向上,快到十層時,陳歌的心提了起來。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電梯這次并沒有在十層停下,數字慢慢發生變化,陳歌還沒得及松口氣,電梯卻在十三層停了下來。

  “又有人要進來?”

  銀灰色的電梯門緩緩打開,外面站著個穿著黑衣服、裹著厚厚圍巾的老阿婆。

  她看起來年齡很大,臉上的皺紋如同豆皮般,滿頭銀發,手腳全部罩在衣服里。

  對方似乎也沒想到電梯里會有人,站在外面楞了下。

  “奇怪……”她聲音很低,直到電梯門開始閉合,都沒有進入電梯。

  “大晚上的,怎么這么多人坐電梯?都擠不下去了。”

  陳歌聽完老阿婆的話,額頭的冷汗冒了出來,他原本是準備以多欺少的,現在看來情況似乎發生了變化。

  “怪不得筆仙這么老實,點反應都沒有,這家伙也不給我點提示。”

  左右掃視,電梯里明明只有他個人,但是回想起老阿婆的話,陳歌的心臟跳的更厲害了。

  “定是哪里出了問題,就算在第三病棟當,我也沒有如此緊張過。”陳歌強迫自己保持鎮定,可是大腦里就好像被什么無形的東西給刺激到了樣,源源不斷釋放著注意危險的信號。

  “這個老阿婆也不對勁,大晚上穿身黑衣服出門,還戴著圍巾,她有那么冷嗎?”

  遇見老阿婆之后,電梯再也沒有出現問題,似乎真的像她說的那樣,電梯里現在已經擠滿了人,外面的人想進去也進不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