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18章 這跟我想的不太一樣(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這么簡單?”韓秋明和其他幾位田藤病院的工作人員都覺得不可思議,錄音機體積那么大,在他們看來很容易就可以找到。

  “陳老板,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夜小心取出自己的小本,她測評了那么多鬼屋,這是第次見到有鬼屋把找錄音機當做體驗項目的。

  “那個錄音機本來就是從田藤病院拿出來的,正好借著這次機會還給他們。”陳歌把幾份免責協議鎖進柜子里,也許不知道什么時候就能用上了。

  “你已經放棄了嗎?”韓秋明似乎頗有些失望。

  “這邊請。”陳歌沒理他,在前面領路,幾人穿過走廊來到僵尸復活夜場景門口。

  “世紀初的道具,看起來估計有半個月都沒有維護過,人偶做的跟小孩捏的樣,各種道具胡亂堆積,沒有故事性和劇情,你是想用這樣的場景來侮辱我們嗎?”韓秋明眼光很毒,眼就出了僵尸復活夜里的問題。

  不說田藤病院的工作人員,就是夜小心和蘇落落也覺得這場景沒有任何亮點。

  韓秋明點評著僵尸復活夜的種種缺點,邁步準備進入其,但是被負責人郭淼攔了下來。

  “老郭,你攔我做什么?”

  田藤病院負責人搖了搖頭,他心跳的很快,隱隱覺得不對:“這地方的氣氛很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

  “說不上來,就跟般的房間不樣,有種特別的感覺。”負責人吸了口涼氣:“我之前去許珍珍出事那個醫院實地考察時,就有過類似的感覺。大白天的心里很慌,最后只看了五分之就跑出來了。”

  “別自己嚇自己了。”韓秋明甩開負責人的手,進入僵尸復活夜當。

  “這個場景我很早以前就不用了,因為某些原因,直留著沒換。”陳歌看著韓秋明不知為何想到了費友亮,或許等韓老師參觀過后,費友亮在醫院里就不會感到孤獨了。

  掀開木板,股寒氣沖上地面,陳歌目光掃過幾名游客,指向漆黑的樓梯:“你們要參觀的第三病棟在地下。”

  “地下?”

  幾名游客都圍了過來,看著不知通往何處的階梯,心底開始滋生種莫名的情緒。

  燒裂的階梯上殘留著未做完的試卷,空氣飄散著股淡淡的怪味,也不刺鼻,只是很容易讓人產生不好的聯想。

  “左邊是暮陽學,右邊是第三病棟,兩個場景相互連接,可不要走錯了。”陳歌最后叮囑了幾句:“這兩個場景占地面積都非常大,你們最好不要分散開。”

  交代完后,陳歌拿出手機:“二十分鐘內找到錄音機,將它拿出,游戲結束。”

  幾名游客都沒有移動,最后也不知道是誰從后面推了韓秋明把,這位帶著高度近視眼鏡的鬼屋設計師站了出來。

  “別耽誤時間了。”

  在陳歌催促下,幾名游客踩著階梯進入地下場景當。

  等到最后個人進去之后,陳歌拿起旁邊的木板,沖他們招了招手:“祝你們玩的開心。”

  木板合上,陳歌回到總控制室,他在挑選鬼屋背景音樂時犯了難。

  平日里招待普通游客,他已經很少使用黑色星期五和嫁衣這兩首背景音樂了,只是偶爾夾在曲目里,作為彩蛋。

  “韓秋明是鬼屋設計師,他眼就能看出僵尸復活夜的種種缺點,這人是有真本事的。田藤病院的其他工作人員也早已習慣鬼屋的氛圍,般的驚嚇點根本嚇不住他們。夜小心是專業鬼屋測評員,膽子自然也很大,只有蘇落落是被負責人給坑進來的無辜群眾。”

  陳歌思前想后,游客都是專業人士,這時候放水是對他們的不尊重。

  點擊鼠標,陳歌在兩首背景音樂之間徘徊:“用哪首比較合適?算了,只有小孩子才會做選擇,大家都是成年人,沒必要糾結。”

  他將兩首歌全部加入列表,然后走到化妝間,穿上了碎顱醫生制服,給自己補了個妝。

  “他們應該想不到,人皮面具之下的那張臉,會更加恐怖吧?”

  全部收拾好,碎顱醫生陳歌抱著無臉護士制服進入第三病棟場景當。

  頭頂的木板慢慢合上,似乎連同著溫暖和希望也被隔絕在外。

  年齡最小的杜超近打了個冷顫,還沒進入場景超過十秒鐘,他已經開始后悔了,昨天不該時沖動答應負責人。

  “應該向沁姐和林哥他們學的,我還是太年輕了。”

  不知從何而來的冷風輕輕吹過,左邊走廊上空白試卷在地上飄動,發出沙沙的聲音,兩邊的教室里隱隱有人影晃動,似乎有東西注意到了他們。

  光線很暗,幾名游客站在原地停了有分鐘,最后還是負責人郭淼站了出來:“韓老師,你是我們這里經驗最豐富的,今天我們可就依仗你了。”

  韓秋明推著眼鏡,他進入鬼屋后就在仔細觀察,僅從氣氛烘托和場景還原度來說,西郊恐怖屋要超過他之前見過的大部分鬼屋。

  “難怪敢在上號稱九江最恐怖的鬼屋,有點意思。”

  他們站在走廊上朝遠處看去,左邊通道盡頭,或站或躺,擺放著很多姿勢奇怪的假人。

  盯著那些假人看了會,幾名游客產生了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好像那些假人也在看著他們。

  “老大,剛才地上的那個人偶腦袋是不是轉動了?”宋安抓住了郭淼的小臂。

  “沒。”郭淼臉色也不是太好:“不過我感覺最間的那個女學生人偶朝我笑了下。”

  “我好像也看到了,她是不是往這邊走了步?怎么覺得距離變近了?”

  “應該是錯覺吧……”

  “你倆有完沒完?”韓秋明個人走在前面:“左邊的場景越恐怖,對我們來說就越有利,你們應該好好謝謝我。”

  “謝你什么?”小杜躲在最后面,正在考慮要不要逃出去。

  “那個什么陳老板肯定沒安好心!左邊的場景應該是他鬼屋的主打場景,也就是最恐怖的,幸好我提前看穿了他的想法。”韓秋明走向右邊的通道,這里是扇醫院病棟的大門,他雙手抓住了大門把手:“如果不是我,你們現在就要去左邊參觀了。”

  “說的有道理。”小杜隨聲附和。

  宋安也點了點頭:“左邊場景看就十分瘆人,還好選擇了右邊的場景,韓老師做的不錯。”

  他們都走到了右邊通道里,唯有負責人郭淼心緒不寧:“陳老板給我的印象還不錯,不像是那種會撒謊的人。”

  “他有沒有撒謊,我們開門看看就知道了。”

  幾人站在右邊通道間,韓秋明雙手用力將第三病棟的門拉開。

  銹跡脫落,鐵門發出刺耳的聲響,濃烈的藥水味沖擊著感官,斑駁的墻壁上殘留著歇斯底里的抓痕和血字,打開的病房里隱約有慘叫傳出。

  更震撼的是,在這條看不見盡頭的黑色長廊之上,擺著無數用被褥包裹著的假人,宛如個個凸起的墳包。

  “這……”

  手腳發麻,門外的幾個人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結冰了樣,股涼氣順著脊柱涌到頭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