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8章 這是一首情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女人的臉片慘白,她情緒激動的時候,五官會變得扭曲。

  她揚起纖細的手臂,環繞在顧飛宇脖子上,冰冷的指尖順著男人的臉向下滑動。

  舔掉鮮艷的口紅,露出紫灰色的薄薄嘴唇,她俯在顧飛宇耳邊,低聲呢喃。

  “兩個人喜歡上了同件東西,最公平的方法就是將它分開,人半。”

  菜刀挑開保安制服上的扣子,女人的每個動作都很溫柔。

  癱倒在沙發上的保安竭力想要睜開眼睛,他還沒有完全昏迷,保持有定的意識。

  “我和姐姐都收獲了自己的愛情,那是我們第個愛上的人。”

  女人輕輕靠在顧飛宇胸口:“你和他性格很像,本來我想過幾個月再邀請你來家里做客,可那些人似乎已經找到了我,我必須要盡快離開這座城市了。”

  傾聽著顧飛宇的心跳,女人仰起頭:“別緊張,我不會弄疼你的。”

  她進入臥室,將柜頂的黑色皮箱取下,從拿出臺很多年前的錄音機。

  跪在錄音機旁邊,女人挑選出盤落滿灰塵的磁帶,她瘋狂親吻著磁帶的邊緣,就像是在舉行某種儀式。

  放入磁帶,按下開關,個男孩的歌聲從傳出。

  女人拿著菜刀,安靜傾聽,男孩的聲音干凈、溫暖,透著絲絲愛意。

  這應該是首情歌。

  “我把他的聲音轉錄了十幾份,只可惜大多都遺失了。”

  客廳里響起熟悉的旋律,女人似乎回到了很多年前,她將顧飛宇的制服扔到邊,從沙發下面拿出繩索,困牢以后,拖著顧飛宇進入衛生間。

  躲在衣柜里,陳歌目睹了整個過程:“廚房上鎖的冰柜,衛生間里的大浴缸,這個女人做好了所有準備,太瘋狂了。”

  翻出手機,陳歌走出衣柜,他再不出手,顧飛宇就會有生命危險。

  調低音量,他站在臥室門邊,抓起實心化妝椅,撥通了顧飛宇的電話。

  衛生間里的女人剛把顧飛宇扔進浴缸,客廳就響起了手機鈴聲:“怎么偏偏在這個時候?”

  女人光著腳走出衛生間,撿起角落里的保安制服。

  在女人翻找顧飛宇手機的時候,陳歌抓著化妝椅悄悄走到了女人身后。

  似乎是感覺到了什么,女人拿著保安的衣服往后看了眼,沒等她的頭完全扭過來,陳歌已經將手實心化妝椅重重掄了下去。

  “嘭!”

  女人根本沒想到屋子里還有另外個人,她摔倒在地,頭頂冒出了血,雙眼珠子盯著陳歌似乎快要撐裂眼眶。

  “你怎么在這?!”

  “嘭!”

  陳歌不是個喜歡廢話的人,尤其是在對方沒有完全喪失反抗能力的時候,座椅再次砸下,還是同位置,女人感覺大腦眩暈,她身體本就虛弱,這下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把顧飛宇身上的繩索解開,陳歌捆住了女人的雙手、雙腿:“沒想到兩個任務竟然交織在了起,不過這樣也好。”

  他從口袋里取出自己的那盤磁帶放入錄音機,歌聲停止,屋內只有沙沙的電流聲。

  “不敬畏生命的人,生命也不會敬畏你。”

  鮮血染紅了女人的臉,她趴在地上,盯著陳歌,臉上的表情卻有些奇怪,絲毫沒有害怕和擔心,只是感到驚訝和意外。

  拿出手機,陳歌給李隊打了電話,正準備詢問他那邊的情況,屋子里的燈突然熄滅了。

  “這個女人是從第三病棟出來的,身上應該也有個門內的怪物。”陳歌打開手機手電筒,從背包里取出了殺豬刀。

  紅布飄落,陳歌朝四周望去,小心戒備。

  沒過多久,閉合的防盜門上突然傳出了剮蹭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用指甲撓門。

  這聲音有些刺耳,站在屋內聽的久了,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是那個白影!”陳歌在聽到撓門聲的第時間,就猜出了對方的身份。

  “家里有沒有人啊?”

  門外面傳來個比較性的聲音,語調很詭異。

  它在反復詢問,陳歌握緊了殺豬刀,不知該不該應答。

  在重復到第七遍的時候,那聲音說出了另句話:“家里有沒有人啊?沒有人我就進來了?”

  防盜門鎖頭松動,道和正常人體型大小差不多的白影出現在客廳門口。

  這是陳歌繼斷手、鏡鬼、瘦長男人之后遇到的第四種怪物,面目模糊,沒有完整的五官,速度極快。

  陳歌把殺豬刀橫在胸前,怪物帶給他很強的壓迫感,這東西比瘦長鬼影弱,但要比普通的鏡鬼強太多了。

  當初在第三病棟,個瘦長鬼影就能追的陳歌到處跑,如果不是張雅,他根本不可能活著離開。

  白影的臉正對陳歌,眨眼工夫就來到他身前。

  陳歌揮刀劈砍,殺豬刀劃破白影的身體,那怪物好像感覺到了疼痛,尖叫著咬向陳歌。

  慘白色的臉在陳歌眼不斷變化,最后變成了二號房瘋女人的模樣,五官錯位,似乎是因為多次整容,整張臉都變得脆弱,稍觸碰就會碎裂開般。

  眼看著那張臉貼到近處,陳歌抓住口袋里的圓珠筆刺向對方,竭盡全力反抗。

  在雙方打斗到最激烈的時候,誰到沒有注意到,屋子里響起了個男人壓抑痛苦的聲音。

  “好疼……”

  筆尖刺入白影額頭,那怪物像是瘋了樣按住陳歌的手腕,想要把整張臉貼在陳歌臉上。

  越來越近,它似乎是想要奪走陳歌的臉!

  “好疼、好疼、好疼啊!”

  白影快要觸碰到陳歌鼻尖時,它的身體被股無形的力量拉扯住,頭發拽的筆直。

  “好疼!”

  歇斯底里的呼喊,在白影身后響起,聽到這個聲音,陳歌和地上的女人都變了臉色。

  “許音!是你嗎!”地上的女人反應比陳歌還要大,她手腳被捆,用頭頂著桌腳,想要爬起來。

  女人情緒出現波動后,那道白影的臉下變得模糊起來,它身上的氣息也減弱了許多。

  “怎么回事?直是女人在操縱白影?”陳歌是在場唯個保持冷靜的人,他時刻盯著白影,發現此時白影變弱,毫不猶豫,提刀便砍。

  白影本來被磁帶厲鬼限制了行動,這正是重傷它的好機會,可讓陳歌沒想到的是,磁帶厲鬼在關鍵時刻松開了手,它似乎認出了地板上的女人。

  “好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