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03章 我親眼所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兩人擦肩而過,陳歌回頭多看了對方眼,這個女人身上散發著股怪味,不像是香水味,更像是醫院里消毒液的氣味。

  “喂!”

  陳歌站在電梯門口,朝女人喊了聲。

  停下腳步,女人回頭,帽檐和口罩的縫隙,雙美麗的眼睛輕輕眨動,透著不解。

  僅從眼睛來看,這個女人和警方提供的照片不太樣,應該不是陳歌要找的二號房病人。

  “你是不是電視上的那個明星?我能跟你合張影嗎?”陳歌承認自己有些沖動,他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只能隨便編造了個拙劣的借口。

  “抱歉,你認錯人了。”女人的聲音很輕,好像身體不太舒服,說完就朝外面走去。

  她似乎把陳歌當成了壞人,幾乎是小跑著離開的。

  “和警方提供的照片不太樣,不過二號病人患有道林格雷綜合癥,多次整容,那張臉不能作為判斷的標準。”

  以現在的整形技術,改頭很難,換面卻非常容易。

  本著寧可錯殺千,也絕不放過個的想法,陳歌背著包直接追了過去。

  跑出三號住宅樓,陳歌跟著女人進入地下停車場,左右繞了幾圈,那個女人竟然不見了。

  “跑哪去了?”停車場里安裝有監控,陳歌害怕自己被保安誤解,沒敢繼續搜查,原路返回三號樓。

  坐著電梯來到十四樓,陳歌輕敲王欣家的房門。

  “有人嗎?”

  屋子里響起腳步聲,有人穿著拖鞋打開了門:“你找誰?”

  門后是個穿著黑白套裙的年女人,她保養的很好,皮膚緊致,看起來要比實際年輕小很多。

  “是我,上次治療王欣……”

  陳歌沒說完,年女人就已經認出了他:“陳醫生!快請進,我直都想好好謝謝你,就是沒有機會。”

  “陳醫生?”年女人的稱呼讓陳歌覺得很怪異,雖然是第次被人這么叫,但卻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我不是專業的醫生。”

  “你治好了王欣的病,在我看來就是最好的醫生。你就別謙虛了,你的事情我都跟高醫生打聽過,快請進!”年女人非常熱情的把陳歌拉進屋內。

  “那打擾了,我今天來主要是為了看看王欣的病情,順便再打聽些消息。”

  “茶幾上有蘋果、香蕉,稍等下,我這還有從公司拿回來的茶葉。”

  “不用那么麻煩。”陳歌坐在沙發上,他今天來看王欣是次要的,真正的目的是尋找二號房病人,還有完成磁帶厲鬼的好感度任務。

  當然這些話他肯定不會告訴王欣的養母,維持形象還是很重要的。

  在陳歌和年女人客套的時候,臥室房門打開,個瘦弱的女孩走了出來。

  別幾日不見,王欣的氣色好了許多,以前她可是從來都不會離開自己房間的,現在竟然主動走了出來。

  她在陳歌面前徹底打開心扉,當時這個女孩抱著筆仙哭訴的話語,至今還縈繞在陳歌腦海當。

  看到女孩的改變,陳歌發自內心感到高興。

  王欣坐到陳歌對面,似乎還是不太習慣和人交流,說話聲音很低。

  陳歌從高醫生那里學到了很多和心理疾病患者相處的方法,他沒有去打斷王欣的話,認真傾聽,站在王欣的立場去考慮問題。

  慢慢的王欣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心結打開后,這個女孩也在積極的想要和外界接觸。

  等王欣離開后,年女人將泡好的茶端了出來:“這孩子心里裝了太多事情,她都不跟我們說。也就是你來了,她才會笑的這么開心。”

  陳歌接過茶杯,不過并沒有去喝:“王欣的病情恢復的很好,治療效果不錯。”

  他看了看時間,又說道:“其實我今天來還有件事想要詢問下你。”

  “你說。”年女人十分配合。

  “我聽說芳華苑小區幾年前曾有棟樓鬧鬼?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陳歌剛說完,年女人的表情就變得有些僵硬,她起身悄悄走到王欣房間門口,聽了聽里面的動靜,然后領著陳歌進入廚房。

  關上了廚房門,年女人這才開口:“陳醫生,我也不騙你,這事是真的。”

  “真的鬧鬼?”陳歌沒想到年女人的語氣會如此的肯定。

  “我親眼所見。”年女人指了指腳下:“當時鬧鬼的就是三號樓十三層。”

  年女人提到十三層,陳歌不知為何想起了之前遇到的那個女人,她就是從十三層進入電梯的。

  “能具體說說嗎?”陳歌取出手機,翻找到二號房病人的照片,他還沒讓年女人看,對方就又開口說了起來。

  “芳華苑二十年前就有了,開始沒這么大,只有前面的六棟矮樓,后面的三棟高層住宅樓是四、五年前新蓋的,我是當時的第批住戶。”

  年女人端著茶杯,從另個角度開始講述兩三年前發生的種種怪事。

  她所說和老王說的基本吻合,比較恐怖的是,年女人曾親身遇到過白影趴在門外的事情。

  她說那天大半夜的聽見門外傳來奇怪的聲音,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撓門,她開始以為是小貓小狗之類的東西,但過了沒多久竟然聽見有人在說話。

  年女人第反應是遇見了小偷,她進廚房提著菜刀走到門口,順著貓眼往外看。

  走廊上的聲控燈似乎出了問題,只能大概看到團白影。

  年女人報了警,舉著菜刀砍在防盜門上,連砍了好多下,最后將那白影嚇跑了。

  說到白影離開,年女人和老王的說法完全致,那道白影跑的很快,但卻沒有發出腳步聲。

  “我至今都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后來聽警察說是個神經病在裝神弄鬼。”年女人放下茶杯,也有些感嘆:“我是貸款買的房子,全部積蓄都砸了進去,要不我早就從這搬走了。”

  “你近距離的看到過白影?”陳歌在思索年女人的話,目光不時掃過女人和年紀不相符的外貌,還有身上的黑白套裙。

  他倒不是不信任王欣的養母,只是心里覺得奇怪,年女人似乎特別喜歡黑色和白色,第次見面時,對方就穿著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褲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