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98章 你喜歡什么顏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田藤病院走廊央,女尸道具的雙腿被撕扯下來,她的身體好像被什么東西拽著,脖頸上的繩子勒破皮膚,露出了里面的劣質填充物。

  “這家伙想要干什么?”

  自從來到女尸身邊后,磁帶里的厲鬼就再沒有發出過聲音,陳歌越想越覺得奇怪:“女尸道具是許珍珍的寄托物,磁帶厲鬼是想把許珍珍從道具里逼出來?”

  “啪!”

  在他思考的時候,女尸模型脖頸上的繩子承受不住拉扯,從間斷開。

  懸掛在走廊上的女尸摔落在地,模型人頭滾出幾米遠,最后停在墻角,雙眼睛看著自己的身體。

  那張做工粗糙的臉慢慢發生變化,從猙獰驚恐,到慢慢平靜,最后恢復正常,干裂的嘴唇上下開合,好像是在述說什么。

  大概只過了幾秒鐘,走廊上又重新響起了慘叫,與剛才不同的是,這次慘叫里多出了個女人的聲音。

  “好疼!好疼!”

  男女圍繞著陳歌,撕心裂肺的聲音讓他有些抓狂。

  “許珍珍怎么也開始跟著磁帶厲鬼叫喊?難道磁帶厲鬼擁有同化其他鬼怪的特殊能力?”

  陳歌并不清楚磁帶厲鬼對許珍珍做了什么事情,這應該是磁帶厲鬼最大的秘密。

  耳邊交替著響起男女的慘叫,聽得陳歌眼皮直跳,他又試了次想要將錄音機關掉,可是仍舊沒有作用。

  察覺到厲鬼的聲音距離自己越來越近,陳歌將錄音機高高舉起,隨時準備將錄音機砸碎,毀掉厲鬼寄居的磁帶。

  “疼,真的好疼……”那個聲音貼著陳歌的臉響起,然后慢慢減弱,錄音機里發出聲脆響,按鍵自動彈起,紅色的指示燈熄滅了。

  走廊上不再壓抑,呼吸變得通暢,就連扔在地上的人頭看著也沒有那么嚇人了。

  陳歌打開錄音機,在他將磁帶取出的時候,黑色手機輕輕震動了下。

  “怎么這時候收到信息了?”

  陳歌站在女尸模型旁邊,拿出黑色手機,點擊屏幕。

  “幸運的厲鬼眷顧者,恭喜你觸發許音好感度任務,完成任務,許音好感度將大幅提升!并有定概率雇傭其為鬼屋員工!”

  “任務場地:芳華苑小區。”

  “任務目標:你只有個晚上的時間,找到許音的愛人!”

  “任務提示:親愛的,白色、黑色和紅色,你究竟喜歡哪種顏色?”

  手機屏幕上的信息只有短短幾行,陳歌反復看了兩三遍:“芳華苑小區?那不就是王欣所在的小區?我幫助筆仙完成心愿的時候去過次。”

  黑色手機發布的任務都是具有定危險性的,看磁帶厲鬼的樣子,生前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死后怨氣才會那么重。

  剛完成第三病棟的試煉任務,陳歌此時并不想亂跑,但是雇傭鬼怪這個任務獎勵,對他來說又非常具有吸引力。

  “磁帶里的厲鬼要比筆仙強點,如果能將他雇傭下來,以后去做試煉任務會安全不少,相當于多了張底牌。”陳歌越想越心動,這個磁帶厲鬼似乎還擁有其他鬼怪沒有的特殊能力,他應該和筆仙樣都屬于特殊類型的鬼怪。

  “好感度任務晚上開始,我有充足的時間做準備,也不影響下午的營業,可以去嘗試下。”陳歌這邊剛做出決定,口袋里他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低頭看了眼,是個陌生來電。

  “知道我手機號的人共就那么幾個,這個電話是誰打來的?”

  響了幾秒鐘,陳歌才按下接聽鍵,把手機放在耳邊:“喂?”

  “陳歌,我是顏隊。”

  “顏隊?你找我干什么?”

  “你在第三病棟發現的三個嫌疑犯,有兩個死在了家里。”

  “死了?!”陳歌聲音顫,正要詢問顏隊長種種細節,另只手里的黑色手機突然又次震動起來。

  屏幕上出現了新的提示,陳歌點開后發現,短信內容竟然是第三病棟試煉任務完成度,上漲到了百分之六十五!

  兩個病人離奇死亡后,任務完成度上漲了百分之五,陳歌隱隱覺得自己發現了什么。

  “陳歌?你還好吧?”

  “沒事,我只是有點驚訝,天前還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

  “昨天凌晨三點鐘,我們接到了個報警電話,報警人叫做許童。他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邏輯混亂,根本不清楚他想要表達什么。”

  “你們沒有理會他嗎?”

  “怎么可能?許童的名字是重點關注對象,接警心第時間將這件事告訴了我們。只是等我們定位了他的手機位置,找到他時,他已經死了。”顏隊長的聲音平靜透著絲說不出的情緒:“他和個獨臂男人被塞進了柜子里,具體死因還無法確定,兩人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

  “兇手會不會是他們的同伴?就是那個叫做熊青的人,他面部畸形,非常好分辨。”

  “辦案的事情交給我們就行了,今天之所以專門問李隊要來你的電話,是為了提醒你。”顏隊將兩張照片發送給陳歌:“這是我們在死者手機里找到的,他們可能盯上你了。”

  短信傳圖的速度比較慢,過了幾秒陳歌看清照片上的內容。

  第張照片是陳歌在第三病棟被押入警車時拍攝的,第二章照片是陳歌從市分局出來時拍攝的,兩張照片都非常模糊,拍攝者極為謹慎,總是站在很遠的地方進行偷拍。

  “照片是許童拍的?”陳歌沒想到自己有天也會被跟蹤。

  “是不是許童拍攝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是有組織有預謀的在做某些事情,這樣來性質就完全變了。”

  “對,我那天早上跟你們的人說過,兇手可能有個,這個人都曾是康復心第三病棟的病人。”除了王聲龍,剩下幾個人在陳歌看來都是喪心病狂的瘋子。

  顏隊長輕輕的嘆了口氣:“你提供的線索對我們幫助很大,我們排查了四年前的資料,對比過后發現。你所說的那個病人里有三個,在這幾年時間內就好像完全消失了樣,不管是在上,還是在現實都找不到關于它們的任何信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