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9章 棋逢對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陳歌脫掉上衣,兩名護士將拾音器和便攜式動態心電監護儀的探頭裝好,調試之后,大廳間的投影上出現了幾條呈現上下波動的線條。

  負責人站在高臺側,指向那幾條線:“hr/pr代表心率和脈率,spo2代表血氧飽和度,resp代表呼吸頻率,temp代表體溫,通過這幾條線,我們可以清晰直觀的看到你的心理情緒變化。”

  重新穿上衣服,陳歌覺得無所謂:“可以開始了嗎?”

  “入口在大廳左側,出口在大廳右側,我們會在出口處等你。”負責人簡單跟陳歌講解了下:“鬼屋里面有引路人,他會告訴你具體過程。”

  “好的。”陳歌低著頭進入田藤病院。

  看著陳歌的背影,負責人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們之前在新海舉行過類似的活動。屏幕上的幾條線仿佛過山車般大起大落,再配合著擴音喇叭里聲嘶力竭的尖叫,能營造出種非常真實的效果,外面的游客就算沒有進去,也能深切感受到體驗者的驚恐。

  “真是個有意思的家伙。”負責人不動聲色將入口的門鎖上,又摸出手機,給鬼屋里的演員打了聲招呼,囑咐他們不要留手,全力以赴。

  大門關閉,光線下變得暗淡,陳歌等雙眼適應了黑暗才向前走去。

  門內第個場景是保安亭,個穿著保安制服的人背對陳歌坐在里面,他面前放著個血跡斑斑的電視機,畫面閃動,好像正在播放和醫院有關的新聞。

  這里是準備室,主要是為了告訴游客鬼屋的背景,增加游客的帶入感。

  “通往下個場景的關鍵應該在保安身上,這解謎的設置還挺有意思。”陳歌走到保安亭門口,趴在唯的窗戶上,沖著里面喊道:“老哥,你在看什么呢?”

  聽到陳歌的呼喊,保安緩緩轉身,他滿臉冷汗,手指著電視機,嘴唇哆哆嗦嗦的說道:“有、有……”

  “結巴的人物設定嗎?很專業。”陳歌進入屋內看向電視機,屏幕當在循環播放幾條新聞,病人無故跳樓;黑心醫生器官買賣;已經確認死亡的病人,第二天晚上又回到了病院里。

  這幾條假新聞的制作下了番功夫,后面還附帶有監控視頻。

  漆黑的醫院走廊上,個穿著白衣的女人低垂著頭無意識前行,黑發遮住了她的臉。

  視頻似乎被剪輯過,上秒女人還離的很遠,下秒就來到身前,第三秒過后,那女人直接出現在監控探頭前面,張猙獰的鬼臉擠滿了電視機屏幕。

  “有鬼啊!”站在陳歌背后的保安在同時間尖叫出聲,他估計演練了無數遍,時機把握的恰到好處。

  輕輕吸了口氣,陳歌搖頭:“你們安排的很巧妙,如果換成紅衣,說不定真能嚇我跳。”

  紅衣女鬼對陳歌來說,擁有特別的意義。

  視頻最后有鬼屋內部的導圖,基本就是單線參觀,過劇情就可以了。

  這樣的鬼屋才是最有效率的,不過從“娛樂性”上來說就遠不如陳歌的開放式鬼屋了。

  記下地圖,陳歌朝外面走去,他轉身看見保安的時候,眼睛輕輕瞇起,心跳稍稍加速。

  身后的保安不知什么時候貼上了張薄薄的鬼面具,那張臉和視頻里的鬼臉有九分相似。

  他默默的看著陳歌,陳歌也默默的看著他:“你要是沒什么說的,就閃開吧,別耽誤時間了。”

  “我們鬼屋曾經真的鬧過鬼,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違背常理的地方,定要對著監控求助!”保安神情嚴肅,點也不像是在說謊。

  “能具體說說當時的場景嗎?還有那鬼是什么樣的?”陳歌掃視保安亭,柜臺下方擺有手電筒和些道具,這些東西應該是提供給游客的,可是保安卻點要給的意思都沒有。

  “等你遇到就知道了,離開的路在左手邊,推開墻壁,你將正式開始探索田藤病院的秘密。”保安語氣古怪,不再多言,將陳歌趕出保安亭。

  “真的有鬼?不過撐死了也就是殘念之類的。”陳歌嘀嘀咕咕說些保安聽不懂的話,推動墻壁邊,進入其。

  鬼屋里處處機關,那扇墻面被推開后又自動合上,有人在遠程操控。

  “細節很到位,對得起那么大的名聲。”僅僅門口準備室的設計就讓陳歌覺得很出彩,這次參觀說不定還能幫助他拓寬自己的設計思路。

  墻后是醫院長廊,受到場地限制,寬度只有正常走廊的半,最吸引人的是走廊間掛著具風干的“女尸”,似乎是在預示前路危險。

  走廊應該是個緩沖地帶,給游客個適應危險的心理準備,這設計還是蠻人性化的。

  陳歌走向“女尸”,快要靠近時,他又停下了腳步。

  搖擺的“女尸”在走廊拐角,卡了半視野盲區,拐角另側立著個很不顯眼的鐵柜。

  正常的游客進來后,肯定會被晃動的“女尸”吸引,從而有很大概率忽視鐵柜。

  “柜子里定藏有人。”

  “游客在保安室受到驚嚇,情緒緊張,進來的第時間又被女尸吸引,當他們集注意力從女尸旁邊經過的時候,拐角的柜子里突然竄出個鬼,想想都覺得刺激。”

  毫無底線的設計,遇到了從不知節操為何物的陳歌,這將是場卑鄙無恥和陰險狡詐之間的正面對決。

  “我仿佛找到了童年時玩鬼屋的樂趣。”陳歌身體緊貼墻壁,演員躲在柜子里,他反而是卡住了對方的視野。

  慢慢靠近,他看都不看晃動的女尸,側身用眼角的余光觀察鐵柜。

  道具衣柜正面做的有模有樣,但是背面的些鐵皮卻已經松動,靠近柜角的地方還裂開了個口子。可能是因為位于角落,又不明顯,所以就沒有修補。

  “柜子里的人定也集了注意力,準備等我靠近,出來嚇唬我。”嚇人需要掌握時機,越是專業的演員,越是如此。

  陳歌想了會,取出手機設定了個分鐘后響的鬧鐘,然后把鈴音選成《嫁衣》,慢慢蹲下身體,將手機悄悄放入鐵柜后面的缺口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