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8章 你這也太剛了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怪物的身體被撕碎,長廊里好像下起了黑色的雪,張雅站在其,黑發吞吸著那些瘦長怪物的怨念,她身上的紅衣越來越鮮艷了。

  “她似乎又變強了……”陳歌眼皮跳動。

  張雅對他的好感度飛速增長,萬哪天突破了某個瓶頸,張雅不小心“誤殺”了他怎么辦?

  這位表面上看去恬靜單純,可真動起手來,和她敵對的家伙不是被撕碎、就是被吃掉,活脫脫就是童話故事里的終極反派。

  “先離開第三病棟再說。”陳歌主動朝張雅走去,想要招呼她離開。

  此時三個怪物只剩下眼睛被戳瞎那個還活著,它遍體鱗傷,身體上的幾張臉都在哀嚎,凄慘的樣子連陳歌都看不下去了:“張雅,它也挺慘的,別再折磨它,直接殺掉好了。我們抓緊時間離開,此地不宜久留。”

  地上的怪物瞪著僅存的只眼睛,血都快要哭出來了,它竭力掙脫黑發,身上的幾張臉同時發出刺耳的叫聲。

  “這是在求救?別管他了,我們先走!”陳歌提著殺豬刀走出幾步后才發現,張雅仍停在原地,黑發死死纏繞在怪物雙腿上。

  而走廊另邊,無數猩紅的血絲纏繞怪物的上半身,似乎是想要將怪物救走。

  空氣的臭味愈發濃重,在張雅和那些血絲僵持的時候,第三病棟里真正的怪物慢慢蘇醒。

  越來越多的血絲從墻壁、地板縫隙涌出,它們部分包裹著怪物的上半身,另部分蔓延向張雅腳下。

  “是什么東西在操控這些血絲?”陳歌抓著殺豬刀想要過去幫助張雅,還沒靠近就看見怪物瘦長的身體被撕扯成兩半。

  大部分被血絲包裹逃向樓下,張雅只搶到了小部分。

  這還是張雅第次吃虧,不過在陳歌看來,這種情況下能保住命就算不錯了。

  他正要勸說張雅離開,話沒說出口,就看見如潮水般的黑發從張雅身后涌出,那襲紅衣直接朝樓下沖了過去!

  沿途的血絲被絞碎,張雅很快消失在四樓走廊盡頭。

  冷風灌入陳歌張開的嘴巴里,他停了兩秒才回過神來:“這都敢追?”

  陳歌看著漆黑幽深的長廊,腦閃過種種恐怖的畫面,理智告訴他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逃離第三病棟,事情已經超出預期,放棄有時候才是正確的選擇。

  他想要離開,但是張雅孤身沖了進去,說不定還會被騙入血門當。

  門那邊危機重重,隱藏著各種各樣的怪物,張雅很可能會吃虧。

  越想越害怕,陳歌臉上繃起了青筋,他狠狠把殺豬刀砍在墻壁上:“莽夫啊!真是莽夫!”

  說完后,他咬著牙,提刀追了過去。

  在他身后高高鼓起的被褥上,白貓異色雙眸透著不解,這人嘴上抱怨不行,身體跑的比誰都快,果然活人就是矯情。

  陳歌口氣跑到二樓還是沒有看到張雅的身影,墻壁上出現越來越多的血斑,他看的心驚肉跳。

  “三樓和四樓的血絲全部被處理干凈,二樓的血絲卻只有部分被破壞,張雅很可能在這里遇到了阻攔。”

  二樓也看不見張雅,陳歌只能跑進樓。

  暗紅色的走廊上,個人都沒有,陳歌小心翼翼步入其:“張雅不會已經殺進血門里了吧?”

  他走到三號病房門口,原本閉合的房門此時完全打開,很顯然剛才有人從這里進出過。

  陳歌撿起地上的碎顱錘,他看了眼背包,那只大公雞死的不明不白,連聲音都沒發出。

  “守在外面?還是進去找她?”門那邊沒有任何聲音,陳歌有些拿不定主意。

  進入門內尋找,面對種種危險,他很可能會應付不來。

  守在外面,萬張雅在門里遇害,等怪物騰出手,他活著的幾率也不大。

  抓緊房門,陳歌五指用力,他吸了口氣,從口袋里取出快要被擰碎的圓珠筆。

  “十二點已經過去了,我要使用今天的預知機會。”陳歌豎直握筆,懸停在高高鼓起的被褥上:“筆仙,我現在怎么做才能在保護自己的同時,帶著張雅起離開?”

  沒有任何思索,筆仙在被褥上寫下了兩個字——進門。

  “你回答的也太快了吧?認真點啊!”

  陳歌將圓珠筆收起,看著房門,終于下定決心。

  拿出手機,電量只剩下點,他抓緊時間對門楠說道:“你不是說腦海里會浮現出些不屬于你的記憶嗎?這些記憶當有沒有血紅色的場景?”

  “有。”

  “你仔細想想那些不屬于你的記憶,告訴我血紅色場景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東西。”陳歌這回是真準備豁出去了,沒有張雅,他已經被怪物上身,再說以后需要張雅的地方可能還有很多。

  “多出的那些記憶和血紅色有關的很少,僅有的些也都是發生在同個場景里。”門楠想了會:“那是個完全封閉的單間,沒有窗戶,只有扇門,空間狹窄,擺著張木床。床邊有束縛帶,床頭擺著些儀器,有些像是電療室。”

  “電療?”

  “對,記憶里每隔段時間都會有各種各樣的怪物進入那房間,他們將繩索捆在床上,然后還小聲交談,似乎在說不要吵醒它。”想到這些東西,門楠的頭就好像針扎樣,他的聲音有些痛苦:“我看不清那些怪物,只知道其有個似乎被毀了容,而那個毀容怪嘴里曾提到過個名字,發音似乎是——吳非。”

  毀容臉和吳非都是第三病棟里的病人,他倆分別住在十號房和九號房,是這座病院里最危險的存在。

  “還有其他要注意的嗎?”陳歌站在門口,做好了全部準備。

  “有件事我不是太能確定,十幾年前,主人格剛離開時好像對我說過。如果有天我想要去找他,在進入門后血紅色的房間后,千萬不要開口說話。”

  “好,我知道了。”

  陳歌閉上嘴巴,將手機放入口袋,握著碎顱錘和殺豬刀,步邁入門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