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3章 喚醒人格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聽到這個聲音,陳歌當機立斷將房門關上。

  手抓著門鎖,冰涼的感覺從掌心滲入身體,他僵在門外,集全部注意力判斷那聲音所在的位置。

  “只能聽出是從門內傳出的,具體方向辨別不出來。”

  陳歌腦海出現了幕畫面,個蒙著臉的怪物拖拽著具尸體走在樓廊當。

  聲音漸漸逼近,最后突然停止。

  陳歌全身肌肉繃緊,這是種非常奇怪的感覺,就好像眼前的門是面鏡子,兩個世界相互對照,那個怪物就站在陳歌所在的位置樣。

  雙方就隔著扇門,誰也沒有輕舉妄動。

  走廊上陰風陣陣,三四分鐘后,二樓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響,女護士似乎追了過來。

  情況對陳歌有些不利,護士很快就要出現,但他現在偏偏不能隨便亂動。

  門那邊的怪物可能察覺到了他,只要他稍有異動,那怪物估計就會從門里出來。

  這是場無聲的對峙,門內的怪物在猶豫。門外的陳歌暫時還沒有和對方硬碰的打算,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找東西暫時先把門給堵上,熬過這晚上再說。

  二層樓梯口,搜查完二、三樓層的護士終于來到了樓。

  這護士生前似乎就是個非常記仇的人,她看見陳歌后,歪斜著身體,踉踉蹌蹌朝陳歌跑來。

  封閉的病棟,漆黑的長廊上,個穿著破爛護士服的瘋女人朝自己跑來,這場景任誰都會受不了。

  眉心跳動,陳歌手臂上繃起青色的血管,他用余光看著越來越近的女護士。

  “筆記都還給你了,為什么還追著我不放?”

  換個時間和地方,陳歌根本不會慌,現在主要是門內的怪物帶給他太大的壓力。

  他聽到過聲音,但是從來沒有見過門內的怪物,未知的東西才會勾起人心底最深處的恐怖,這點陳歌也不例外。

  護士不依不饒,張牙舞爪,很快進入陳歌十米之內。

  殺豬刀之前造成的傷口全都不見了,女護士被碎顱錘砸變形的身體也恢復了許多,陳歌甚至能看見掛在女護士領口上的攝像頭。

  “你別欺人太甚了。”

  在女護士沖進陳歌五米以內時,他迅速在心里做出決定,柿子撿軟的捏,先把女護士解決掉,再全力對付門內的東西。

  慢慢把手收回,陳歌看著幾米外的女護士,全力爆發,以比她還要快的速度迎面撞了過去。

  鐵錘掄砸,他完全是副不要命的打法,事實上女護士除了不容易殺死外,自身實力并不是多強。

  抽刀再次刺入女護士制服當,陳歌沒有戀戰,他知道自己最大的威脅來自于身后。

  在陳歌和女護士發生沖突的時候,三號病房的門開始滲血,類似于血液的東西沿著門板滑落,滴落在地直接消失不見。

  只能向內推開的病房門正被股力量推動,門軸轉動,竟然緩緩向外打開。

  “那玩意要出來了!”

  這幾秒鐘的時間根本不足以解決女護士,陳歌夾在它們間腹背受敵,他和女護士纏斗在起,女護士對他怨念深重,扭曲的身體似乎是準備纏在他身上。

  背后就是那扇血門,陳歌也是狠下了心,他向后步躲開女護士扭曲的身體,然后拽起碎顱錘砸在女護士后背上。

  黑色手機獎勵的鐵錘,對于鬼怪也有定的克制,這點還是剛才在女護士身上試驗出來的。

  又是錘砸下,還是同樣的位置,女護士身體前移,停在了陳歌和血門間。

  此時那扇血門已經被推開了半,有東西正準備出來。

  “這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陳歌瘋狂進攻,正常的方法殺不死女護士,他只能冒險嘗試,準備將女護士逼入血門之,然后再將門封死。

  事情要比陳歌想象順利的多,也恐怖的多。女護士剛剛靠近血門,半開的房門后面直接伸出了只長滿毛發的手。

  那手抓的是陳歌原來站立的位置,因為他主動沖出去和女護士硬拼,纏斗過程,在他的刻意引導下,和女護士交換了位置。

  手掌抓住了女護士的身體,股大力向后拖拽,女護士的臉完全扭曲,她連掙扎都沒有就被拽進了門。

  看到這場景,陳歌個箭步沖了過去,甩手將門關上。

  背靠房門,他把全身重量壓在門上,然后又將碎顱錘斜著頂在門后。

  “嘭!”

  門內傳來撞門的聲音,類似的場景陳歌在恐怖屋廁所里經歷過,只不過區別在于,恐怖屋里的門只存在分鐘的時間,而第三病棟里的門似乎會存在整整個晚上。

  “嘭!”

  撞門的力量很大,陳歌后背都被震得發麻:“門后那怪物到底是什么玩意?力氣怎么這么大?”

  他不知道關門的方法,周圍也沒有可以擋在門口的東西,更糟糕的是撞門產生的聲音很可能會吸引來更多的怪物。

  “這扇門必須要關上才行,哪怕只是暫時的,要不今夜別說試煉任務,我能不能活著離開都是個問題。”陳歌狠咬舌尖,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后背頂著房門,拿出手機撥通了高醫生的電話;“定要接啊!”

  忙音響了四聲,電話接通!

  手機那邊傳來高醫生的聲音:“陳歌?”

  可能是信號的問題,高醫生的聲音聽起來飄忽不定、斷斷續續,這加重了陳歌的危機感:“高醫生,快找到門楠!我有急事!”

  “他還沒出院,你突然找他干什么?”

  “生死攸關!他是在精神病院里出生的,隱藏起來的那個第三人格其實才是真正的門楠。”陳歌語速極快,高醫生聽得不是太明白,不過他通過陳歌的語氣也知道事情緊急。

  “我這就開車去醫院,二十分鐘內趕到,你不要掛電話,有其他需要都可以跟我說。”

  “二十分鐘我不定能撐得過去。”陳歌后背被撞的生疼,旁邊的幾間病室里也傳出異動:“高醫生,等你到了醫院,記得定要想辦法弄醒門楠最年幼的那個人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