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2章 門后的怪物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人氣飆升,滿屏彈幕,陳歌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我早就提醒過秦廣,可是他意孤行,這也不能怪我。不過還好,暮陽學不算太危險,里面的邪祟并非兇靈厲鬼,他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陳歌打心里覺得自己是個善良的人:“希望他能早日康復,下次直播千萬不要再跟風了。”

  看著快四十萬的人氣,陳歌趁機為自己的鬼屋打了幾個廣告。

  從彈幕數量能夠看出,他的直播間人氣水分極少,僅這次,九江西郊恐怖屋的名字就能被許多人牢記。

  熱度發酵,未來段時間,估計會有源源不斷的水友前往恐怖屋體驗。

  “陳歌,合同的事情需要提上日程了,另外我還有個問題想要問你。”劉刀沒有掛斷電話,他那邊也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今夜這次直播是你安排好的吧?整個場景是不是你們恐怖屋的團隊在運作?”

  劉刀不清楚陳歌的底細,雙方是合作關系,他只知道陳歌是開鬼屋的,肯定認識專業的扮鬼演員,能夠設計出最真實的恐怖場景。

  對于個不信鬼神的人來說,第次看到非正常事件,都會根據自己的已有經驗去猜測。

  “算是吧。”陳歌回了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他當然有自己的鬼屋團隊,只不過這個團隊的成員除了徐婉外,其他的都無法跟外人去說。

  “我就知道你不是個人在里面。”劉刀好像是松了口氣:“剛才你手腕上的攝像頭掉了,你跑出去以后,掉在地上的攝像頭忽然又動了起來,拍攝到了新的畫面,李姐看到后還以為真的鬧鬼了。”

  “新的畫面?”陳歌扭頭看了眼手腕,攝像頭在和護士打斗時被碰掉。

  “你看,它又動起來了!”

  陳歌直接屏蔽了彈幕,看向直播畫面右下角,那個屏幕是手腕攝像頭的拍攝視角。

  畫面在向前推進,那個攝像頭好像是掛在了護士衣服上,正朝陳歌所在的方向追來!

  “砍成那個樣子都沒死?是因為這里地形特殊嗎?”

  劉刀并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認真向傳授陳歌經驗:“你最好聯系你朋友下,告訴他不要在鏡頭前出現,這樣能帶給水友更多的期待感。”

  “期待個鬼啊!”掛斷電話,陳歌二話不說就往樓上跑。

  直播間里兩個攝像頭拍攝著不同的畫面,似乎是在相互追趕。

  這場景別說水友們沒見過,陳歌自己也是第次遇到,他飛速逃回三樓走廊。

  跑出了十幾米遠,陳歌低頭看了眼手機屏幕,他在自己的直播間里,看到了自己的后背!

  “追過來了!”

  暫時沒有能完美解決掉護士的辦法,陳歌頭也不回,沿著走廊側的樓梯又回到二樓,加速甩開女護士后,他改變方向,溜進樓。

  追在后面的女護士好像只是憑借本能行事,失去了陳歌的蹤跡后,她又開始重復打開房門,挨個病室搜索。

  “那怪物和鏡鬼不同,沒有自己的意識,她應該與此地特殊的環境融為體了。”

  等女護士走遠后,陳歌才從藏身之地走出,這層就是切恐怖事件的源頭。

  “那股臭味更濃重了。”

  樓走廊和其他幾層的走廊都不樣,地板開裂出細小的縫隙,里面不知是蟲子還是其他什么東西在爬動,墻壁上開始出現淺淺的紅斑,扣下墻皮后能發現,那種紅已經浸透入墻體當,好像人身體里的毛細血管般。

  “類似的描述我在院長信看到過,可是那時候他說只有三號房門框周圍出現了異常。”

  樓共有十間病房,對應著十個編號,陳歌靠近距離自己最近的那扇門。

  十號病房的門是特制的鐵門,比起病房,更像是囚室,陳歌嘗試了各種方法,都無法將其打開。

  “質量真好,這么多年過去了,點松動的跡象都沒有。”

  十號房的人被稱之為魔鬼,雖然高醫生斷言此人患病活不長,但凡事都有例外。

  今天夜里陳歌遇到了好幾個第三病棟的病人,說不定十號房的病人也在這里。

  九號、號兩個病室同樣安裝了鐵門,在不鬧出大動靜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打開。

  陳歌不再耽誤時間,直奔三號房而去。

  墻皮被剝離,從墻體里往外滲出血紅,地面上的被褥高高鼓起,假人的部分身體露在外面,就像是隨時會伸手抓住路過的人樣。

  頭頂、腳下,建筑內部血跡斑斑,但是觸摸那些血痕就會發現。

  血跡并不是在建筑表面上的,而是位于建筑內部,不斷向外滲透。

  這種感覺非常奇怪,仿佛流血的是建筑本身。

  空氣的臭味已經到了刺鼻的地步,陳歌強忍著不適靠近三號病房,在還有幾米遠的時候,他看到了三號房的門。

  那是扇完全被鮮血染紅的門,半開著,門鎖上掛著塊禁止進入的木板。

  “這就是毀掉了整個康復心的‘門’。”真正站立在門前,才能體會到那種難以言說的感覺。

  陳歌雙腿機械性的向前邁動,手的殺豬刀和碎顱錘無法帶給他絲毫的安全感。

  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高喊,這里很危險,千萬不要靠近,但是腦海最深處卻好像又有個聲音在催促他、誘引他向前。

  汗毛立起,陳歌最終停在了三號病房門口。

  漆黑的長廊間,被血色染紅的墻壁上打開了扇門。

  它就好像是第三病棟的心臟,切都在圍繞著它。

  “我鬼屋里的那扇門如果放任不管,會不會也變成這個樣子?”陳歌順著半開的房門,看向第三病房內部。

  天花板、墻壁、床鋪,陳歌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紅色的,門之隔,內外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他伸手按住了房門,想要將木門合上,在他推動病房門的時候,種熟悉的聲音出現了。

  這聲音他曾在自己的恐怖屋里聽到過,是種類似于重物被拖動的聲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