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8章 三號房的病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第三精神疾病康復心修建于二十三年前,是九江最早的批私立精神疾病治療機構。

  從名字上已經能夠看出,他們并不是正規的精神疾病醫院,只是家康復療養心。

  康復心共有三棟病樓,第病棟收費要比正規醫院便宜許多,不過住宿環境極差。

  第二病棟收費要比正規醫院高出五分之,配有專人看護和值班醫生。

  第三病棟專為少部分病人服務,收費極高,是普通病房的數倍。

  從院長留下的筆記能夠看出,康復心剛建立的時候和后來完全不同,那個時候第三病棟不僅不是封閉禁區,還是整座康復心里收費最高、環境最好的地方。

  就這樣營業了大概三個月時間,康復心迎來了位特殊的病人。

  院長詳細記錄下了當時的場景,在他心,那天應該是個轉折點。

  輛套著外省牌照的轎車開入病院,兩個男人從車子后座拖出個容貌精致、素顏極美的孕婦。

  院長親自接待了他們,詢問過后才知道這個女人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

  出于對孕婦身體安全的考慮,院長拒絕了對方。

  男人不以為意,拿出十倍于高級病房的住院費,并且告訴院長,他會次性預付半年的費用。

  看著桌上的現金,院長和幾位醫生有些動心,康復心開始營業后,普通病房人滿為患,第三病棟的房間卻還大多都空著。畢竟大多數不缺錢的病人,還是會選擇正規醫院去接受治療。

  在醫生的勸說下,院長為孕婦辦理了住院手續,將她安排在了第三病棟三號房。

  確定孕婦安穩入住后,男人給醫生留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聲稱自己是孕婦的丈夫,但是當院長想要看下兩者的結婚證時,男人卻拿不出來。

  收了錢,此事已成定局,院長就算是想要反悔也不行了,他能做的僅僅只是照顧好那個孕婦。

  經過醫生診斷,孕婦確實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是很典型的雙相障礙癥狀,從不會和人交流,時而獨自哭泣,時而暴怒,摔砸看到的所有東西,甚至會去傷害自己。

  院方為了保護她,特意將三號房里的家具包裹上厚厚的棉布。

  女人的病情很不穩定,又因為她懷有孩子,大部分藥劑都無法使用,醫生只能輪著班對她進行心理疏導。

  就這樣過了三個多月,隨著預產期臨近,院長專門找來幾個護士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守著病房。

  也不知道是因為孩子即將出生,喚醒了瘋女人的母性,還是醫生的治療有了效果。

  孕婦不再發瘋,大多時間也不讓人靠近,只是摸著肚子,個人坐在低矮的病床上自言自語。

  四個月后,嬰兒出生,孕婦的病情明顯有了好轉。

  院長和康復心的醫生都松了口氣,當天就給孕婦的丈夫打了電話,可是連打了幾個電話,卻沒有人接聽。

  他們心里有了不好的預感,專門去查驗了男人的身份證,結果發現所有證件都是假的。

  院長和醫生商議過后決定,等預付的錢花完,如果男人還沒有過來,他們就報警。考慮到女人的病情,他們并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女人。

  孕婦并不知道這個消息,在孩子出生后,她似乎重新拾起了生活的希望,開始積極配合治療,不時還會主動去詢問自己丈夫的信息,她覺得自己病好以后,丈夫就會來接她。

  可是直等了半年時間,預付的住院費全部花完了,男人就像是失蹤了樣,再也沒有出現。

  病院里漸漸出現了不同的聲音,有些醫生和護士建議將孕婦送走,照顧大小費時又費力。

  院長于心不忍說要再等等,但是照顧女人起居的護士卻在無意間說漏了嘴。

  女人主動要求和自己丈夫通電話,話筒那邊是冰冷的機械合成聲,這個號碼已經暫停服務。

  在送女人進入康復心接受治療前,女人似乎和男人達成了協定,現在協定被撕毀,本身就已經患病的女人,情況變得更加糟糕了。

  她開始對身邊的人充滿敵意,就像迷失在了座漆黑的迷宮里,走不出去了。

  為防止犯病的女人傷害到新生兒,醫生將她和嬰兒分開。

  女人瘋了,無法溝通,嬰兒還小,院方沒辦法只好代為撫養。

  他們也在積極對女人進行治療,想要通過女人得到那個男人的信息,讓他補齊后續治療和住院費用。

  沒人能想到這治療就是三年時間,女人的孩子在精神病院里長大,在這個滿是瘋子的病院里,學會了說話和走路。

  零到三歲被稱為嬰兒期,是人生學習效率最高的時期,也是形成對事物基本認知的關鍵時期。

  女人的孩子就是在這個扭曲病態的環境,經歷了最重要的三年。

  預付的錢早已花完,醫生護士現在算是義務照顧他們,天、兩天還好說,時間久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抱怨,連帶著看那個小孩的目光也變得復雜。

  發瘋的母親住在病房里,孩子這三年間做過最多的件事就是,被醫生護士抱起,順著三號病室門上的窗戶,隔著門板看看里面的女人。

  時間久了,在孩子學會走路之后,他有時候也會自己跑到三號病房外面,看著是他身高好幾倍的病房門。

  天天過去,同齡的孩子有家人陪伴,世界是充滿色彩的。

  這個孩子眼的世界卻有些變形,冰冷的白色調占據了大多數記憶,漸漸的他出現了些異于普通孩子的行為。

  陳歌不知不覺就翻到了最后,白紙上的內容就像是院長的私人日記樣:“這個孩子比我小時候的經歷還要可怕。”

  他本以為自己小時候玩人頭模型、拆塑料骨頭已經夠過分了,沒想到竟然有比自己更凄慘的。

  放下白紙,陳歌看向那幾封未寄出的信件。

  信封上沒有貼郵票、沒有署名,看起來泛黃破舊,應該是很多年前就寫好的,直沒有寄出去。

  按照時間先后順序,陳歌將幾封信打開。

  第封信寫在二十年前,那時候女人的孩子才兩歲。

  “陳醫生,我是第次見到如此聰明的孩子,真不敢想象,他竟然什么東西都學的那么快。”

  “出生在個被正常世界忽視的地方,生活在個病態的環境里,我是不是應該把他送走?”

  “這孩子長大后絕對是個天才,但是他現在的種種表現讓我覺得很不安。”

  “他自從學會說話后,就像他的母親樣,總是喜歡自言自語。不,那種感覺更像是他在和某種我們看不見的東西溝通。”

  “醫生和值班護士都很忙,除了我沒人教過他說話,可是我總能從他嘴里聽到些陌生的字眼。”

  “是他通過偷聽醫生和病人談話自己學會的?還是有什么東西在教他?”

  “我是個唯物主義者,可是這孩子身上發生的事情卻讓我有些動搖,傳聞嬰兒時期,孩子能看見大人看不見的東西,難道這些都是真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