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65章 誰在扮演醫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陰暗的走廊間扔著很多被褥,下面鼓鼓囊囊好像藏著什么東西。

  陳歌用鐵錘隨便掀開了個,散發霉味的被子下面是個用床單、枕頭扎成的假人。

  做工粗糙,勉強能看出個人的形狀。

  比較恐怖的是,枕頭上用彩筆畫出了張人臉,眼睛、鼻子、裂開的嘴巴,明明就像是小孩涂鴉樣,但是卻讓陳歌感覺毛骨悚然。

  “不應該啊。”

  陳歌強忍著錘頭砸扁它們的沖動,思索起來。

  “恐怖屋里的那二十四個人偶無論從哪方面,都要比這些枕頭床單做的假人嚇人,我面對那些人偶的時候點害怕的感覺都沒有,可站在這些假人旁邊,心里卻總是覺得不安。”

  他翻動假人,枕頭背面,寫著個陌生的人名——李春燕。

  “怎么還有名字?”這些假人就像是小孩子在玩過家家游戲樣,孩子們有時候會用假人、布偶來充當爸爸媽媽,或者用它們來指代現實的某個人。

  隨手往假人臉上撒了把鹽,陳歌觀察了兩三分鐘,假人沒有出現任何變化,接著他走出幾步遠,又掀開了床被褥,下面同樣趴著個枕頭床單扎成的假人。

  “張啟思?”假人背后同樣寫著個名字。

  陳歌看向堆滿走廊的破舊被褥,后背感到絲涼意:“是不是每個假人背后都有個名字?這些假人其實是在指代活人?”

  走廊上個個隆起的被褥,看著如同個個墳包,陳歌握著碎顱錘的手都出了汗,他覺得完成這次試煉任務后,自己的膽子會變得比以前更大。

  剛走出十幾米遠,兩袋鹽就已經撒完了。

  事實證明,鹽對臟東西的效果并不是太好,走廊那種不舒服的氣息非但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強烈了。

  “最后袋鹽還是省著點用吧,不能再浪費了。”陳歌每走出幾步遠,就會回頭看看,他很擔心自己遇到恐怖片里的經典場景,走了路,后面搖搖晃晃跟著排假人。

  全身肌肉繃緊,陳歌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算身后有假人站起來,他也會第時間沖過去,將其錘個稀巴爛,再用殺豬刀補上刀。

  “不用慌,我現在還有很多底牌沒有動用。”陳歌也不知道是在向直播間里的水友介紹,還是在安慰自己,總之隨著他不斷深入第三病棟,直播間的人氣也在以種恐怖的速度攀升。反觀秦廣那里已經陷入瓶頸,人氣在不斷減弱,現在全靠神豪打賞在撐場子。

  第三病棟的病房和其他兩個病棟不同,所有病房全都是單間。比較詭異的是,病房里連個床位都沒有,似乎從來沒有住過人。

  “我聽高醫生說,第三病棟只有十個病房,留有記錄的病人也只有九個而已,那這些多出來的空房間是用來做什么的?”

  所有病房都沒有編號,統的門板,刷著統的白色油漆,但似乎從來都沒有開放過,應該不是用來安置病人的。

  “第病棟人滿為患,很多床位甚至安排在過道上,這第三病棟竟然空空蕩蕩,寧愿空著也不給病人住,其有什么深層原因嗎?”

  陳歌走的非常小心,當他走到四樓走廊正間的時候,空氣的臭味突然加重了。

  耳邊除了冷風外,還多出了另外種聲音。

  很難形容,就像是有無數人在用力呼吸,想要從噩夢醒過來樣。

  手電照射四周,陳歌心里的不安愈發強烈,他后背緊緊貼著墻壁,取出手機看了眼時間。

  “午夜十二點整!”

  在陳歌看手機的時候,第三病棟樓下的某個房間里,傳出了門被推開的聲音。

  那種感覺非常奇特,聲音明明是從樓下傳出的,但是卻好像響在耳邊。

  “恐怖屋鏡子里的那扇血門,每到午夜凌晨會打開分鐘的時間,這第三病棟里的門難道和我鬼屋里的門樣?”

  門會在午夜出現,但是卻不會主動打開,當推門聲響起,那預示著門后有東西跑了出來。

  “王海明刻下的那段字里說,他是在衛生間完成了最后的儀式,康復心里似乎也只有衛生間里有比較大的鏡子。”

  十二點過后,整座病棟都變得不太樣了,仿佛沉睡的怪物正在蘇醒。

  來到四樓最深處,陳歌站在樓道口向下張望,漆黑的樓梯,級級臺階延伸入黑暗當。

  誰也不知道里面隱藏著什么,不清楚下刻會有什么東西從意想不到的角度沖出。

  陳歌的眼眸輕輕跳動,他抓著工具錘站在樓道口,思索片刻,關掉了手電筒。

  第三病棟藏著精神錯亂的病人,冤死的靈魂,還有從血門內跑出的怪物,可以說是步步殺機。

  在這種情況下,手電的亮光會暴露自己,讓他成為活靶子。

  閉上雙眼,再睜開,陳歌讓雙眼適應黑暗,然后踩在樓梯上,朝三樓走去。

  這次試煉任務從開始到現在,陳歌也不是毫無收獲,至少他和白貓的關系好了許多。

  原本白貓對他愛答不理,進入第三病棟走廊深處后,白貓竟然主動跳到了他肩膀上,爪子緊緊抓著他的衣服和背包,副死也不會松爪的樣子。

  “別怕,切都還沒有超出掌控。”陳歌摸了摸白貓的腦袋,脾氣暴躁的白貓罕見的沒有反抗,雙異色貓瞳盯著遠處的黑暗。

  在黑暗下樓,臺階似乎變多了樣,陳歌用了兩分鐘的時間,才挪動到三樓。

  窗戶被封死,三樓要比四樓更加陰暗,只能隱約看到走廊上個個鼓起的被褥。

  “畸形臉進入第三病棟就好像消失了樣,地上連個鞋印都沒有。他現在會藏在哪里?躲在某個房間里?還是就藏在被褥下面,隨時準備偷襲?”

  三樓拐角處也有個護士站,比較奇怪的是,柜臺里面的所有藥品和記錄都擺放的整整齊齊,更讓陳歌覺得奇怪的是,那些柜臺里面絲灰塵都沒有,就像是直在正常使用樣。

  翻入護士站,陳歌發現柜臺上擺放著很多配好的藥片,顏色各異的藥片裝在個個白色小紙袋里,袋子上還寫著個個病人的名字。

  “李春燕?張啟思?這兩個人名不是四樓假人背后貼的名字嗎?難道有人每到晚上會給假人配藥?”陳歌心里產生了個有些誕的想法,這座病棟里就好像有個孩子在做游戲樣,他制作出假人來充當病人,自己扮作醫生來給它們開藥治病。

  “大半夜在第三病棟里玩這樣的游戲?”陳歌望著柜臺上的個個名字,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