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9章 八號房的病人(三)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他是在報復,有目的、有針對性的進行報復。”陳歌在瞬間想到了很多東西。

  年男人的故事里透露出了很多信息,而這些信息和陳歌腦海里的條線索高度吻合。

  第三病棟的九個病人里,有個人的情況和年男人故事里的主人公很像。

  曾經都是醫生,都是因為目睹太多扭曲痛苦的患者,導致心理出現了問題,從醫生變成病人,最關鍵是他們都具有很強的攻擊性。

  陳歌站在原地,腦海里浮現出個名字——熊青。

  這人住在號病房,患有偏側空間失調癥,被隔離治療,危險評定等級極高。

  熊青能成為治療精神疾病的醫生,自身智商至少在基準線之上,他在發瘋的時候才會去做種種恐怖的事情,平時和正常人差不多。

  “他會不會就是精神病院里隱藏的兇手?”

  這個人對康復心非常了解,既是病人,又是醫生,他完全有能力去做這樣的事情。

  “對方占據絕對的地利優勢,不太容易對付。”熊青本身就是個可怕的人,偏側空間失調癥雖然不是什么太恐怖的病,但是患病的人強加給了自己要去矯正那些錯誤的想法,這就導致熊青會做出很驚悚的事情。

  他看什么都是錯誤、扭曲的,就算是完整的人站在他面前,也會覺得沒有半邊手腳才順眼。

  般的偏側空間失調癥患者清楚自己患病,會努力去改變這種錯誤的認知,但是熊青不同,他是要用這種錯誤危險的認知去改變別人。

  以病院里簡陋破舊的條件,如果真有人丟了手腳,那結果已經注定,有死無生。

  樓內發現了四個人的頭發,但是現在陳歌只找到了三個人,少的那個估計已經遇害了。

  “午夜未到,還沒有進入第三病棟就出了這么多事情,今夜有點難熬了。”

  三星試煉任務的難度從開始就超過了午夜逃殺和暮陽學,旦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可能就會面臨生死危機。

  個兇手已經鎖定,不過陳歌并沒有見過熊青,他不知道那個長著畸形臉的人是熊青,還是眼前這個藏在籠子里的年男人就是熊青本人。

  他對于老人的過去知道的那么詳細,是熊青本人的可能性很高。

  蹲在年男人的鐵籠外面,陳歌檢查了下籠子上的鎖,三個籠子上的鎖都樣,沒有什么不同。就算年人身上藏有鑰匙,在陳歌的眼皮底下,這男的也不可能開鎖跑出來傷到他。

  晃動工具錘,陳歌盯著年男人的眼睛,思考了會,還是決定直接問清楚:“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就是老人的兒子?”

  “我?”年男人聽出陳歌話語的懷疑,他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我,你們全都在懷疑我,就像我在懷疑你們全部樣!饒過我吧,我都躲到這地方來了,你們為什么還能找到我?不要再監視我的人生了!”

  “懷疑我們全部?監視你的人生?你在說什么?”陳歌不知道年男人在發什么瘋。

  “每當我揭穿你們的時候,你們總會露出這樣無辜的表情!這就是我最厭惡你們的原因,已經被我識破,你們還想要騙我到什么時候?”年男人十分理智的說些陳歌完全聽不懂的話:“不知道我是該叫你王銘?還是徐菲?李昌?馬勇?又或者你又換了新的名字?”

  “你在說什么?”

  陳歌示意他冷靜,但是年男人卻越來越瘋狂:“接下來你是不是該說,這幾個人我全都不認識?”

  “可我確實都不認識啊。”

  “別再演了!你們全都是個人扮演的!你們虛偽的笑容讓我惡心,終止這無聊的把戲吧!”

  “全都是個人扮演的?”聽到年男人的這句話,陳歌想起了高醫生提供給他的另條信息。

  五號病室的病人叫許童,患有人身變換癥,他認為身邊所有人都是由同個人偽裝的,他生活在個被操控的世界里。

  這個年男人的表現和五號病室的病人很像,開始還可以正常交談,但是當陳歌對他露出懷疑的時候,他潛在的病癥就爆發了。

  陳歌是第次見到重度精神病人,上秒看著還非常正常,下秒就開始語無倫次,面目扭曲恐怖。

  他看著鐵籠里的男人,心里卻在想另外個問題。

  為什么曾經住在第三病棟的病人,又回到了這里?是這里有東西在吸引他們?還是他們全都被鬼怪操控,不得不回來?

  獲取答案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詢問年男人,可是他現在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做出回答。

  無法交流,陳歌只好重新走到那女人身邊。

  察覺有人靠近,女人用腳蹬著鋼筋,支撐身體往遠離陳歌的方向挪動。

  用手電照了下女孩的臉,她看起來二十歲出頭,長相般,完全無法和第三病棟里的兩位女患者相提并論。

  “這女孩和老人的頭發都被剃掉,他倆可能才是真的受害者。”陳歌現在還沒弄明白兇手為何要把別人的頭發剃掉,如果按照報復心理來猜測的話,可能是兇手曾受過類似的逼迫。

  “放輕松。”

  陳歌把手伸進鐵籠,女孩在里面拼命躲閃,過了大概三四分鐘,她把自己折騰累了,才消停下來。

  “我對你沒有惡意,相信我。”陳歌輕輕抓住女孩嘴里的枕頭套,將其拽了出來。

  在枕頭套被拽出來的瞬間,女人就瘋了樣沖著陳歌大喊:“手!手!手!”

  “什么?”

  女人聲音很大,還十分尖銳,陳歌也不知道她遭受過什么刺激,為何會有這么大的反應。

  聽到了女人的聲音,左邊鐵籠呆滯的老人突然趴在地上,動不敢動。

  右邊年男人也停止發瘋,直勾勾的看著房門,眼里滿是驚恐。

  “手!手……”

  女人還在叫喊,陳歌直接把枕頭套又塞回她的嘴里。

  “她也是個瘋子。”

  整個病棟里似乎個正常人都沒有,這讓陳歌有點心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