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50章 第二次抽獎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年人也有些無奈,他賣了半輩子豬肉,像陳歌這種情況還是第次見:“如果你沒有其他事的話就走吧,我這沒有殺豬刀。”

  “那你常用的這些刀具賣不賣?”陳歌是鐵了心,今晚就要開始直播,不管有沒有用,先買把帶在身上再說。

  “賣給你我怎么做生意?”年人這邊剛說完,人群后面擠進來個染了發的年輕人,他看起來也就十九歲,外套系在腰上,打著哈欠。

  看到年輕人過來,年人把手里的剁骨刀下砍在案板上,油膩的手往圍腰上抹了抹,朝年輕人走去:“你還知道回來?昨天晚上跑哪去了!”

  “跟幾個朋友唱歌,然后上了會。”年輕人戴上了耳機,似乎是不想聽年人廢話。

  “為什么不接電話?”常年剁骨切肉,年人看起來要比年輕人壯的多,他直接上前把年輕人的耳機揪掉:“我在跟你說話!”

  耳機硬生生被拽掉,年輕人捂著耳朵,站在年人面前,句話也不說,死盯著年人。

  “啞巴了?我問你昨天晚上為什么不回家?打電話也不接,你到底想干什么?”年人聲音很大,旁邊買菜的大爺大媽都開始勸他,站在另邊的年輕人瞪著年人,抓起耳機,就朝市場外面跑去。

  “回來!”年人因為生意忙,走不開,他氣的跺腳,抓起案板上的菜刀,狠狠的剁開骨頭。

  看著他兇殘的樣子,陳歌很識趣的將案板旁邊的錢收回,抱著自己的公雞離開了。

  走出農貿市場,陳歌正在尋找自行車,那個染發年輕人突然主動找到了他。

  “聽說你想買殺豬刀?”

  “新刀我可不要,我需要的是那種使用過很長時間的屠刀。”

  “我家有把,跟我來,別讓我爸看見。”年輕人領著陳歌跑到農貿市場附近的棟居民樓里,他讓陳歌在門外等待,沒過會從屋子里抱出個紅布包裹的條狀物體。

  “我爺就是殺豬的,這把刀他本來準備帶進棺材里,說以后不讓家里再干這行,可我爸非要把這破刀留下來。結果從那以后家里萬事不順,他做生意把家底賠了個精光,我媽也不在了,最后自己落得只能去菜市場殺豬。”年輕人把紅布包裹的條狀物塞給陳歌:“這刀不吉利,我也不想坑你,百塊錢你直接拿走吧。”

  被年輕人這么說,陳歌心里好奇,他將紅布掀開,低頭看去。

  陰瞳跳動,好像被針扎了下,兩、三秒后才恢復正常。

  紅布里是把將近四十厘米的單刃尖刀,可能是浸染了太多鮮血的原因,刀身竟然是黑紅色的。

  刀片間開有血槽,木質刀柄表面如同血絲般,殘留著條條紅色細線。

  陳歌試著揮動了兩下,要比想象重點。

  “這把刀感覺有點兇啊。”

  不知被紅布包裹了多久,刀刃已經不再鋒利,但是它身上的散發出的氣息卻沒有改變。

  “我小時候親眼看見我爺提刀進入豬圈,沒有只豬敢哼哼。”年輕人看了看紅布,朝陳歌伸出手:“你要滿意就給錢吧。”

  “不錯,這就是我要找的殺‘豬’刀。”陳歌遞給年輕人百塊錢,又給年輕人留了自己的電話:“如果你父親問你關于刀的事情,你可以讓他給我打電話。”

  “這跟他有什么關系?”年輕人冷著張臉,拿錢進入屋內。

  “你父親說話有點沖,看樣子是個暴脾氣,不過他也挺不容易,據我所知九江附近根本沒有屠宰場,他想要早上進新鮮的豬肉賣,必須要凌晨三點多起床去郊區進貨,這樣才能趕得上早市。”

  提著活雞和殺豬刀,陳歌回到新世紀樂園,距離開門營業還有段時間,陳歌拿出自己昨晚羅列的清單。

  “公雞、殺豬刀、食鹽都有了……三星恐怖場景危險系數極高,如果不能安全回來,其他切都是空談。”陳歌準備將身上的所有東西,都盡量變現成可以在關鍵時刻幫助自己的底牌。

  他取出黑色手機,將頁面滑到了最下端,目光鎖定在恐怖轉盤那欄。

  老實說,他對黑色手機的這項功能有定的心理陰影:“之前完成擴建鬼屋日常任務時,獎勵了次抽獎機會沒有用,鬼屋營業這么長時間,積攢的尖叫也足夠兌換次抽獎機會,我連抽兩次總不可能全是厲鬼吧?”

  對于這種無法掌控,完全看臉的游戲,陳歌向敬而遠之。如果不是三星試煉任務帶給他的壓力太大,他估計會繼續選擇性遺忘黑色手機的這項功能。

  “兩次機會,說不定真能抽到保命的東西。”陳歌直是個很果斷的人,他手指輕點屏幕,轉盤直接轉動了起來。

  隨著轉盤越來越慢,陳歌雙手握緊:“千萬別再弄出來個厲鬼了!”

  手機發出聲輕響,指針停在了轉盤的某個方向。

  “抽獎完成!恭喜你獲得特殊道具——白色情人節糖果(張雅好感度達到情有獨鐘時,有百分之七概率出現)。”

  “誠摯、潔白、浪漫、純凈,在你收到這份禮物的時候,你們的友誼將得到升華。”

  “白色.情人節糖果:香甜的味道縈繞在舌尖,當你吃掉糖果時,張雅就會出現。”

  “你收下了張雅生前沒有送出的禮物,張雅對你的好感度小幅提升。”

  看了半天,陳歌心里出現了種不詳的預感,他坐在鬼屋門口的階梯上:“我收下了張雅生前沒有送出的禮物,這話聽著怎么覺得那么別扭?”

  脖頸涼,陳歌回頭發現自己背后放著個糖果袋子,包裝設計和西郊私立學院舞蹈室里的糖果袋子很像。

  他打開看,里面僅僅裝著粒白色軟糖。有些嚇人的是,糖果表面是張女孩哭泣的臉。

  “這張臉跟張雅的個室友長的很像,她該不會是把室友的殘念做成了糖果吧?”

  將糖果塞進紙袋,陳歌覺得自己有必要靜靜:“這次抽獎雖然沒有沒有抽到厲鬼,但是獎品仍舊和厲鬼有關,是不是因為我距離鬼屋太近,所以才會老是抽到這些妖魔鬼怪?”

  他拍了拍身上灰塵,進屋里洗了把臉,把公雞放好,然后騎著自行車遠遠離開了新世紀樂園。

  “按照黑色手機的介紹,轉盤里獎勵有很多種,從概率上講也該抽到好東西了。”陳歌站在初陽下方,面朝太陽,點擊屏幕。

  指針在轉盤上飛速旋轉,十幾秒后才慢慢停下。

  “抽到了什么?”初陽灑落在陳歌身上,仿佛給他的身體鍍了層金邊。

  “抽獎完成!幸運的厲鬼眷顧者,恭喜你獲得稀有類特殊道具——哭泣的磁帶(獎概率百分之三)!”

  “他第次聽這盤磁帶時就發現了問題,空白的磁帶里有段無法消除的雜音,他嘗試各種辦法最終還原出了雜音的內容。原來,那是他臨死時掙扎求救的聲音。”

  “幸運的厲鬼眷顧者,恭喜你又次抽稀有厲鬼!”

  “注意!累積五次抽厲鬼后,厲鬼眷顧者稱號將自動升級!”

  初陽升起,陳歌坐在馬路牙子上,他點了根煙,看著三千米外的新世紀樂園:“早知道就不跑這么遠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