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9章 最危險的病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住在五號病室的叫做許童,患有人身變換癥,全稱fregoli妄想綜合癥。他認為身邊所有人其實都是同個人偽裝的,他生活在個被操控的世界里。”

  “六號病房的患者叫做韓寶兒,是個午夜秀場主播,檔案里沒有照片,但是她的主治醫師在病例末尾寫有這樣句話——上帝究竟是多想毀掉個人,才會賦予她這樣的美麗?”

  “韓寶兒只在封閉病區里住了兩個半月就被人接了出去,她患有種十分罕見的疾病——身體畸形恐懼癥。”

  “她總是夸大外貌的缺陷,強烈認為自己身體某部分不好看,無法接受任何輕微缺陷。她甚至在住院期間,因為無法將指甲修理對稱,想要砍斷自己的手指。”

  “七號病室的病人沒有留下名字,他患有科塔爾綜合癥,認為自身軀體和內部器官發生了變化,稱自己五臟六腑已經潰爛,覺得自己其實已經死了。他宣稱自己曾看到過真實的世界,而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其實并不存在。”

  “號病室特別加固了鐵門,住在里面的病人叫做熊青,這個病人曾是第三病棟的醫生,可能因為目睹了太多痛苦扭曲的病人,他在三十歲時患上了偏側空間失調癥。”

  “患者喪失了把相等注意力集在個空間兩邊的能力,患這種病的人,當他畫個人的時候常常剩下邊的手臂和腿不畫,被問起時會說這看起來很完美。”

  “這個病嚴格來說并不嚴重,但是熊青卻是個追求完美的人,所以當他看到手腳健全的病人時,就會控制不住的想要去矯正改變。”

  “住在九號病室的叫做吳非,這個病人直到病院封停,他的病都沒有確診。”

  “部分醫生認為吳非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癥,通俗的來說就是沒有智能障礙的自閉癥,這個人記憶力超群,在某些方面有著超乎常人的能力,平時他從不和人交流,估計他認為周圍只是群傻子,包括治療他的醫生在內。”

  “他曾在治療時,坦言自己做過很多瘋狂的事情,有些事甚至驚動了警察。可惜調查過后發現,那些事情大多是虛構的,少有幾件真實發生的事情,兇手已經找到,并且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條,應該和吳非沒有關系。”

  “吳非在病棟里沒有傷害過任何人,但院方還是決定將他關在九號病室,這是院方和警方共同商議的結果。”

  “按照危險等級劃分的話,最危險的應該是十號病房。住在這個房間里的病人沒有名字,我查看了所有病例,姓名那欄只填寫了個編號10,醫生從來不提他的名字,在病例里通常用魔鬼來指代他。”

  “這個病人患有lesyhan綜合癥,也稱為自毀容貌癥,發病時會用各種器械把臉弄得猙獰可怕。他的認知和正常人完全不同,擁有極強的破壞欲。”

  “10號患者大多數時間都被鎖在床上,外出時,他也會被捆綁在輪椅上,由專人看守。”

  “事實上患有lesyhan綜合癥的人很少能活過二十歲,這個十號恐怕現在已經不在人世了。”

  高醫生將九位病人的資料全部說出,陳歌拿筆將九人的資料和名字全部記到了紙上。

  他看著紙上記錄的內容,越看越覺得不舒服:“高醫生,你知道這九個人離開第三病棟后,都轉院去了哪里嗎?”

  “除了王聲龍、許童和韓寶兒有在其他地方的就診記錄外,其他幾人就像是消失了樣,搜索不到任何與他們有關的信息。”

  “那你有沒有這幾個人的聯系方式?”陳歌想要在直播開始之前,更加全面的了解下第三病棟。

  “檔案里的聯系方式基本上都已經無法使用,給你說也沒有用。”高醫生委婉的拒絕了陳歌的要求:“我這么晚打電話過來,主要是想告訴你,那個王聲龍可能很危險,很多患者清醒時是個樣,犯病后是另外個樣。你千萬不要去刺激他們,畢竟如果是你刺激他們在先,他們就算傷害了你,判罰也會很輕。”

  高醫生的意思很簡單,概括起來就是不要作死。他在陳歌摔倒后,發現地毯平整沒有褶皺,當時就懷疑陳歌并非自己跌倒,而是被外力撞倒的,所以才會在深夜專門打電話提醒。

  “我明白,以后會注意的。”陳歌想了會又補充道:“高醫生,如果你又發現了和第三病棟有關的信息記得告訴我,我對那所病院很感興趣。”

  “你這興趣還真是獨特,行了,早點休息吧,我這邊如果有新的進展會第時間通知你。”

  掛斷電話,陳歌將桌子上的幾張紙收好,腦海里思考著九個病人的事情。

  “十間病室,為什么只有九個病人。如果病室編號和危險程度有關,那為何偏偏把三號房給空出來?里面究竟有沒有住過病人?還是說三號房的病人在病棟里遇害了?”

  陳歌也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時候睡著的,他衣服也沒脫,再睜眼時就已經天亮了。

  看了下表,剛剛六點,陳歌出去洗了把臉,打開鬼屋門,騎著樂園外面的共享單車趕往最近的農貿市場。

  天色剛亮,市場里已經人聲鼎沸,陳歌擠在群大爺大媽間,很是顯眼。

  他先是購買了只活公雞,然后又跑到賣豬肉的地方,眼巴巴的站在旁邊。

  好不容易等店家不忙了,他趕緊湊了過去。

  賣豬肉的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他也早注意到了陳歌:“你想要什么?”

  真開口的時候,陳歌也覺得挺不好意思:“我想買你的殺豬刀。”

  “你跑我這買刀?”男人還以為陳歌是在消遣他,臉拉了下來。

  “我是真心想買。”陳歌直接把錢放在了案板旁邊:“開個價吧。”

  解釋了半天,賣豬肉的才知道陳歌買刀的原因,他哭笑不得:“不是我不賣你,現在都是用專門的機器電擊殺豬,再說我這只有剁骨刀、剔骨刀和普通切肉的刀,你要找殺豬刀那要去屠宰場才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