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4章 可能存在的紅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個多小時后,年男人扶著302的年輕人回到海明公寓。

  年輕人頭頂纏著紗布,眼神還有些迷茫。

  “你總算回來了。”陳歌從304客廳走出,手里還提著工具錘:“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只是想要問你幾個問題。”

  年輕人的目光躲躲閃閃,無奈打開自己房間的門:“你倆都進來吧。”

  302里飄著股濃濃的臭味,連不修邊幅的年男人都捂住了口鼻:“你這屋里多久沒打掃衛生了?是不是有什么東西放臭了?”

  陳歌也覺得奇怪,屋子里看著很整齊,這個年輕人穿著打扮也很干凈,不像是那種特別邋遢的人。

  “我這兩個月的遭遇,就跟做夢樣。”年輕人捂著頭走到床邊,從下面取出幾個黑色塑料袋,里面是些小型動物的尸體:“真的,這就是個沒辦法醒過來的噩夢。”

  陳歌朝袋子里看了眼,目光重新放在年輕人身上:“現在噩夢已經結束,你可以放心說出所有的東西了。”

  年輕人把袋子扔到邊,臉上帶著幾分歉意:“三個月前我剛搬進這房間的時候,房東給我說過,如果住不習慣,或者遇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就可以退房。結果入住的第個晚上,我就做了噩夢,夢見窗戶怎么都關不嚴,在夢里我去關窗的時候,發現旁邊房間里站著個男人。”

  “開始我沒在意,后來連續做了幾天這個夢后,有天我突然發現,那個本該站在旁邊房間里的男人,跑到了我家里。”

  “我想要在夢里反抗,但是什么都做不到,不過那個男的也沒傷害我。他只是告訴我,想要讓我幫他個忙。”

  “夢醒以后,我白天都恍恍惚惚,最后決定躲到朋友家湊合晚上。可誰知道那男的似乎纏上了我,我不僅又夢到了他,而且這次他直接出現在了我的床邊。”

  “那個男人告訴我跑不掉的,說只要我幫他以后就再也不糾纏我。我信以為真,就按照他的要求,將些活著的小動物綁好,扔進303房間里。”

  “動物剛扔進去還是活的,但是過了晚上,等第二天再去看時,那些動物就全都死了。”

  “身上找不到傷口,我也不知道那些動物是怎么死的。”年輕人越說越害怕:“我想要擺脫夢的那個男人,可是誰知道他胃口越來越大,剛開始次只要只麻雀或者老鼠就行,僅僅過了個星期,他就開始讓我給他抓流浪狗,最后甚至要我在午夜十二點以后誘騙活人進入303房間。”

  “我做不到,他就逼迫我,威脅要在夢里殺死我,我幾乎都要崩潰了。”年輕人眼睛通紅,他低下了頭:“當天我把這事告訴了朋友,我們幾個人壯膽在晚上進入303房間,但奇怪的是那晚上什么事情都沒發生,再往后大家就不相信我了,覺得我精神出了問題。”

  “我也是走投無路了,那個男人貪得無厭,不管白天黑夜我總能感覺他站在我身邊。”他越說越是痛苦,雙手抓著頭頂的紗布:“我當時只想著能擺脫他,就算真的能騙個人進入303也好,可惜難度太大了。”

  過了許久他才調整好狀態,繼續說道:“就這樣耗了幾天,我無意間在學校貼吧看到了尋求合租的廣告,再后來的事情你們就都知道了。門楠因為自己的怪癖不愿意在寢室里住,他個月生活費又不多,所以我就給他推薦了海明公寓。”

  “這么說門楠會住進304房間是因為你?”陳歌沒想到還有意外收獲。

  “當時我提醒過他句,不過他跟我當初樣都沒有在意。”把心里的話全部說了出來,他也感覺好受了些。

  “這些都過去了,具體要不要追究,等門楠醒過來再說。”陳歌從口袋里拿出那把生銹的鑰匙:“下面我問你的這幾個問題,你要老老實實回答,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也別瞎說。”

  “你問吧。”

  “你有沒有看到夢那個男人的正臉?”

  “看到過次。”年輕人猶豫半天才開口:“他有兩張臉,像是兩個人拼在了起,而且他們兩個還會對話、爭吵。”

  “除了要求你做各種事情外,他們有沒有說過其他東西?”這是了解另個世界絕佳的機會,陳歌自然不愿錯過。

  “他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互相咒罵,有次其張臉特別生氣,說如果不是害怕被紅衣發現,他寧死都不會和個垃圾共存。”

  “紅衣?”陳歌從年輕人話里聽到了個有些熟悉的名詞。

  他拿出黑色手機,點開了好感度頁面,小小的名字后面寫著厲鬼,而張雅的名字后面則特別標注著紅衣厲鬼。

  別看只是多了兩個字,張雅在黑色手機里可是擁有屬于自己的專屬頁面。

  陳歌陷入沉思當,王海明從第三病棟帶出來的怪物知道紅衣的存在,這說明第三病棟里很可能就有紅衣厲鬼!

  “和張雅同級別的厲鬼。”

  陳歌想想就覺得頭疼,自己遇到的第個鏡鬼可是被張雅給生生玩死的,由此可見普通的鬼魂殘念,在面對紅衣時毫無還手之力。

  他輕嘆口氣,示意年輕人繼續往下說。

  “除了紅衣外,我還總結出了他們的幾個弱點,本想著到最后魚死破的時候再用上。”年輕人坐在床邊,也不嫌棄旁邊黑色袋子里的臭味:“那些怪物在午夜十二點以前很少出現,他們畏懼強光,不喜歡嘈雜的環境,還有最重要的點,他們似乎害怕貓。”

  “怕貓?”陳歌下來了興趣。

  “對,夢的男人讓我準備過很多活物,唯獨沒有流浪貓,所以我覺得他們有可能是害怕貓。”年輕人說的不無道理,但這畢竟只是推測,沒有人驗證過。

  如果有可能的話,陳歌也不想成為第個去驗證的人:“我要不要回自己的鬼屋里試試?”

  年輕人見陳歌半天不開口,他也不敢說話,倒是年人副不明覺厲的樣子,聽著兩人的對話,眼睛睜的老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