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0章 生銹的鑰匙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小心點應該沒問題。”陳歌打開背包,將小小塞進懷里,然后拿出工具錘和手電筒。

  “你這是要干什么?”高醫生聽到動靜從臥室里走了出來,他看著陳歌另類的造型,感覺有些頭疼。

  “來得正好。”陳歌把高醫生拽到窗邊:“等會我們兩個保持通話,你在304房間守著,我去303看看。”

  “去303干什么?”高醫生的目光掃過陳歌手的鐵錘,最后停留在他懷的布偶上,眼皮狂跳。

  “門楠的病因應該就在303當,我準備在凌晨之前,先進去查看番。”

  “你就準備這樣過去?還帶著個布娃娃?”

  “如果只有我個人的話,可能我還會猶豫會,但有你接應就不同了。”陳歌撥通了高醫生的電話,然后將手機放進胸前的口袋里:“保持通話。”

  高醫生本能的點了點頭,他舉著手機,忽然覺得自己肩上擔子很重,要同時負責兩個“病人”的安全。

  “你當心點!”

  陳歌踩著椅子站在窗臺上,他把工具錘裝進褲子口袋,扒著墻壁,站在304的窗臺上用腳把303的窗戶推開。

  “高醫生,千萬別掛電話,隨時準備接應我。”陳歌說完,左手緊緊抓住304的窗戶,將身體探出窗外,把腿伸到了303的窗臺上。

  此時他的身體重心還在304這邊,伸出去的那條腿踩實之后,抓緊窗戶的手慢慢松開,身體朝旁邊的窗戶傾斜。

  在傾斜過三分之二的時候,他看準303的窗框,松開左手,伸出右手抓住了窗框。

  右手用力,陳歌順勢將身體移了過去。

  “為了給患者治病,去翻鄰居家的窗戶?”

  看著消失在304窗口的陳歌,高醫生想阻攔也來不及了,他從業十余年,還是第次在治療患者時遇到這樣的情況。

  右手抓牢窗框,陳歌慢慢蹲下身體,將窗戶徹底打開,跳入其。

  “可算是進來了。”

  303房間自從出事后就再也沒有租出去過,內部陳設基本保留原樣,屋子里落滿了灰塵,墻壁上依稀能看見斑斑駁駁的污跡。

  屋里很暗,水泥地面凹凸不平,陳歌打開手電筒照了照才發現,屋子央鋪了張破舊發臭的地毯。

  “其他幾個出租屋,包括房東的房間里都沒有地毯,這屋子里竟然還專門鋪了地毯。”

  事出反常必有妖,陳歌抓住地毯邊緣,將其掀開。

  股濃烈的臭味散發而出,陳歌捂住口鼻,把地毯扔到了邊。

  沒有想象很殘忍的畫面,地毯下面只是扔著些舊衣服。

  所有衣服都是男士的,大小尺碼致,應該是屬于同個人的。

  “衣服發霉的氣味不可能這么刺鼻。”陳歌用錘子將那些衣服撥開,很快有了驚人的發現,衣服下面扔著幾只死去的麻雀。

  “尸體完好,死亡時間應該在星期之內。”陳歌在掌握斂容天賦的時候,腦也多出些關于死亡學的基礎知識:“這個房間自從出事后就再也沒有租出去,但是卻有人在星期內進來過,并且在衣服下面埋藏了這些東西。”

  陳歌覺得問題變得有些棘手了,這跟他之前的推測有點出入。

  “王海明就死在這個屋子里,可惜我不知道具體的位置,不過影響也不大,全部搜索遍,總能有所發現。”陳歌在客廳里沒有找到有價值的東西,他躍過地上的衣服,進入臥室當。

  張鋼絲床貼墻放置,靠近床頭的位置擺放著個有些年頭的書架,架上歪歪斜斜放著幾本書。

  書頁受潮發霉,也散發出股淡淡的臭味。

  陳歌檢查了所有的抽屜和柜子,無所獲,他最后抱著試試的心態進入了衛生間。

  公寓樓內所有房間的內部結構都差不多,打開衛生間門,陳歌就看到了正對門擺放的鏡子。

  在手電筒的照射下,鏡的陳歌和真人比起來總覺得有些別扭。

  他沒有進入其,只是在外面看了眼。

  “這間屋子里似乎也沒有什么線索了。”出租屋不大,陳歌幾乎找遍了所有角落。

  站在客廳央,陳歌看著那些藏在地毯下面的衣服:“奇怪了,這些衣服上好像全都沾染著血跡,就憑幾只麻雀的血根本不可能浸染這么多件衣服。”

  他擁有陰瞳,視力要比般人好很多,漸漸發覺不對。

  “衣服有問題。”

  他手持工具錘,將每件衣服都檢查了遍,最后在正央的位置發現了件很普通的灰色外套。

  衣服肩膀、后背位置殘留著塊狀烏黑的血跡,王海明當初可能就是穿著這件衣服撞墻,把頭給磕破的。

  也只有頭部受傷,血跡會呈現出這樣的分部情況。

  “這是什么?”陳歌抖動衣服,第次在衣物口袋里發現了其他的東西。

  他將外套口袋里的東西取出,入手冰涼,放在眼前看,竟然是把生銹的鐵鑰匙。

  “公寓樓房門的鑰匙我見過,是扁平的銅制鑰匙,這個鑰匙要比公寓鑰匙大很多。”陳歌想不明白,個無所用,從精神病院接出來的病人,身上為什么會有把不是自己家房門的鑰匙。

  “這是他在外面撿的?可如果是隨便撿的,肯定不會如此鄭重的收藏起來。”陳歌暫時不清楚這鑰匙的用處,只能先將其收好,他正要離開,手電筒掃到了窗戶。

  打開的窗戶玻璃上映出了個人影,住在302房間的房客,正把上半身探出窗戶,想要偷看這邊的情況。

  “我進入303,他為什么如此關心?”陳歌裝做沒有發現的樣子,埋頭把地上衣物歸位,大腦卻在飛速運轉:“只有302和304兩個房間的人,可以不經過房門就進入303房間。304房間的門楠是受害者,這么想來,303里的麻雀很有可能是出自302那個年輕人之手。”

  “可他為什么要這么做?難道他已經被303的怪物占據了?”陳歌想起302那個年輕人表現出的種種異常,自言自語,自己和自己爭吵,這切都和當初的王海明那么相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