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11章 越來越近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門楠講完后,陳歌和高醫生都久久沒有說話。

  洗頭代表洗去霉運和污垢,夢見洗頭通常來說會有好事發生,但門楠所說的場景卻跟好事完全沾不上邊,怎么看都是個噩夢。

  “你還記得夢那個人的長相和你所處的環境嗎?”門楠極有可能是黑色手機提示的特殊游客,陳歌現在做出的每個選擇,問出的每個問題,都會影響到最后的獎勵。

  “好像就在我租住的衛生間里,物品擺放的位置都很熟悉,不過我也不能確定。”門楠壓低了頭,聲音更小了:“那個站在我旁邊的人也看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他離我越來越近,這幾個星期我都在做同個夢,每做次夢,夢里的情景就會變得清晰點。那個男人的臉,我也看的越來越清楚了。”

  “他長什么樣子?”

  “快了,應該下次做夢就能看到他的臉了!”門楠頭向下壓低,說話的時候,眼珠往上移動,看起來有些嚇人。

  這個年輕人說的很模糊,并沒有提供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陳歌不死心,又繼續追問:“能不能說的再詳細點,比如在你洗頭的過程,那個人有沒有做出什么動作,或者說過什么話?”

  “夢的內容幾乎是完全樣的。”門楠嘶啞的聲音有些顫抖:“三個星期前我第次做這個夢的時候,并沒有覺得很嚇人。夢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半夜起床進入衛生間,在夢里我的任何思維都停止運轉,只能按照身體的本能去做,或者當時有另股力量支配了我。”

  “最初的夢境是模糊朦朧的,我停在鏡子前面,將洗臉盆接滿水,然后把頭伸入水。”

  “當我彎下腰的時候,低著的頭,能顛倒著看見門口有人。”

  “開始他距離我很遠,直到我洗完后才發現,他似乎往我所在的位置靠近了點。恩,只有點。”

  “這個夢做完后,我又做起了其他夢,所以最開始的時候我并沒有在意。”

  “可真正讓我不敢想象的事情發生了,就在第二天,我又次做了這個夢!”

  “模樣的場景,來到衛生間,站在鏡子前,接滿水,然后彎腰把頭伸進水里。”

  “在我的頭觸碰到水面的時候,眼睛能看見客廳站著個人,等我洗完再看,那個人又朝我靠近了點。”

  “同樣的夢境不斷重復,我從最開始做夢時的渾渾噩噩,到后來完全清醒的注視著切,我的大腦在正常運轉,我的感官在夢愈發靈敏,最關鍵的是那個從門口進來的男人,每次做夢,他都距離我越來越近!”

  “我不清楚這是什么原因,在夢我害怕的要死,可是卻怎么都醒不過來。”

  “只要睡著,夢就在繼續,兩個半星期前夢的男人進入了客廳,個星期前,男人出現在了衛生間門口,而就在四天前,那個男人走到了我的身邊!”

  “他就站在我身邊,只要我彎腰把頭伸入水,他的身體就會跟著我起傾斜,那張模糊的臉慢慢貼近。”

  只是聽門楠講述,陳歌就覺得有點瘆人,更別說這個年輕人親身經歷了這切。

  連續三個星期做著同個夢,夢還有個看不清臉的男人在不斷靠近,也難怪他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前天晚上,我又做了這個夢,這也是我最后次做那個夢。”門楠試著抬了抬頭,他的眼珠在眼眶里飛速轉動:“那個男人的臉距離我很近,我幾乎就要看清楚了,可就在這時他用雙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接著我就醒了,直到現在都沒敢入睡。”

  門楠的情況已經到了很糟糕的地步,夢境的男人雙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這個夢境再繼續往下發展,不知道會演變成什么樣子。

  事情比高醫生說的還要緊急,也難怪高醫生會來找陳歌,純粹是死馬當活馬醫,想碰碰運氣。

  “直重復做這個夢,場景都是在衛生間里。”陳歌想了會問道:“會不會是公寓樓本身有問題?我先說個可能,你別害怕,這只是我的猜測。”

  “你說。”

  “有沒有可能是你所租住的房間里曾經死過人,而尸體到現在還沒發現,所以它就托夢給你,希望你能幫助它報警,還它個清白。”

  陳歌說完后,門楠的臉都綠了,他劇烈的往肺里吸氣:“我租住的房間里藏著具尸體?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情緒激動,如果不是被高醫生按住肩膀,估計又要犯病了。

  旁邊的高醫生也面色古怪:“我去過他的租住的地方,里里外外全部檢查了遍,沒有任何異常。而且個星期前,我把門楠接到自己家里住,他依舊做了那個夢,并沒有因為不在公寓里,就停止。”

  “他第次做夢看見那個男人時,男人是站在門口的,所以說那個男人極有可能是從外面進來的。我們的搜查范圍不能局限于門楠自己的房間,應該擴大范圍,搜查整棟公寓樓。”陳歌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因為害怕刺激到門楠,他還有后半句話沒說出口,鬼怪說不定已經纏到他身上了,不是換個地方睡覺就能解決的。

  “我們不是警察,沒有搜查整棟公寓的權利。就算有,這個搜查的理由也很牽強。”高醫生現在不知道自己來找陳歌,究竟是不是個正確的決定了:“不如我們還是先來分析下這個夢境,門楠直在夢洗頭,或許我們可能從洗頭本身象征的意義上找到線索。”

  高醫生試圖勸說陳歌,陳歌也耐心聽完了對方的分析,只可惜這些東西,并不能解釋門楠為何會不斷去做同個夢。

  “我現在也不敢肯定,不如等今天晚上,我們起去門楠租住的地方看看如何?實地勘查遍,或許會有全新的收獲。”陳歌靜靜等待兩人回答,他的手伸進口袋里,直到現在,黑色手機都沒有出現反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