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8章 攤牌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陳歌見范郁的姑姑如此配合,他便主動上前,將地上的畫撿起。

  白紙上畫著座黑房子,房子里擠滿了紅色的小人,在所有紅色小人不愿靠近的位置,還有個極為醒目的黑色小人。

  “這就是你說的畫里有我?怎么證明?”陳歌可不會僅憑幅畫就相信對方。

  “范郁畫里的人直都是紅色的,我也是第次看到黑色小人出現,想了很久,才確定這個黑色小人就是你,因為最近個月,只有你個外人進入過我家。”范郁的姑姑站在廁所角落,身上的雨滴滑落在地,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僅此而已?那這些紅色小人是什么意思?黑色小人和紅色小人又有什么區別?”

  范郁的姑姑站在黑暗默默看著陳歌,就在陳歌以為對方不會說出真相的時候,她突然開口:“紅色小人代表著鬼,黑色我第次見,可能是代表人吧。”

  “鬼?”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有些東西確實說不清楚。”范郁的姑姑聲音平靜,這番話她似乎早就想好了:“在范郁的父母沒有出事前,我就知道范郁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東西,這件事他的父母也清楚,不過他的父母并不相信鬼魂之類的東西。”

  “范郁的父母都不相信,為什么你會相信?”陳歌的好奇心被勾了出來。

  “開始誰都不知道范郁有這個能力,直到我丈夫和兩個孩子因為車禍去世,那是我生最黑暗的時間,只要看到他們的照片我就會崩潰痛哭,每當這時候,范郁總會拿著他的畫跑來找到,黑色的房子里畫著兩個紅色的小人,他說那兩個紅色小人就是弟弟和妹妹。”

  范郁的姑姑眼神有了絲少見的暖意:“我起初并不相信,以為是范郁在哄我開心,但隨著范郁畫出越來越多的畫,我動搖了。我找到范郁,問他弟弟和妹妹現在在干什么,他描述的十分詳細,其還有些我孩子特有的小習慣,這些東西只有我這個做母親的知道。”

  “所以你就相信了范郁能夠看見鬼魂?”

  “是的,可能我主觀上也渴望這切都是真的,有時候我甚至會以為自己的孩子附到了范郁身上。”

  “就算這是真的,僅憑幅畫也說明不了什么,難道被范郁畫在畫里的人都會死?”陳歌仍未放下戒心。

  “你可以看下這張畫的另外面。”

  在范郁姑姑的提示下,陳歌把畫翻了過來,白紙上畫著口枯井,井里面有幾個顏色更加鮮艷的紅色小人正在向外爬,個黑色小人站在井邊,有意思的是畫紙背面黑色小人的位置,正好也是畫紙正面黑色小人站立的位置。

  “這學校據說有口死過很多人的井,井里面的鬼快要脫困,而你就站在井口,你已經被它們盯上,再停留在這里,會出事的。”范郁姑姑說的很真誠,似乎確實是在為陳歌著想。

  摸了摸畫紙,陳歌仔細盯著畫看了半天,眉頭輕輕皺了下,他對比了畫紙正反兩面的小人,心有了答案。

  “看來是我誤會你了。”陳歌隨手將范郁的畫塞進口袋,并沒有要歸還的意思:“正好我也準備離開,咱倆路上也能做個伴,這地方太瘆人了。”

  “是啊。”范郁的姑姑點了點頭,朝陳歌走來。

  陳歌也好像徹底相信了范郁的姑姑,轉身離開,他將沒有任何防備的背后暴露在范郁姑姑的視野。

  兩個人各懷心思,前后。

  陳歌走的很慢,工具錘緊握在手,身后范郁的姑姑好像是害怕個人獨處,漸漸加快了腳步,這時候如果有人能看到陳歌表情的話,就會發現,走在前面的陳歌,雙眼平靜的嚇人。

  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當范郁的姑姑快要超過陳歌時,這個黑瘦女人露出了和剛才截然不同的表情,臉上青筋繃起,藏在雨衣下面的手突然伸出,拿著什么東西刺向陳歌!

  “早就知道你有問題。”陳歌的反應比她還要快,出手比她還要狠,工具錘直接掄了過去,緊跟著又腳踹出。

  “嘭!”

  范郁的姑姑撞在了廁所后墻上,手里的東西也掉落在地,發出聲脆響。

  陳歌走到跟前,這時候才看清楚,那發出聲響的是把剔骨刀。這刀不大,是屠宰用來剔斷筋骨、切割軟骨的,非常鋒利。

  披頭散發,范郁的姑姑好像惡鬼般從地上爬起,但陳歌沒有給她進攻自己的機會,又“幫助”她躺倒在地。

  “在你家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有問題,只是直證明不了,現在終于讓我看到你的真面目了。”

  力量對比懸殊,范郁的姑姑試了幾下沒有站起來,她看向陳歌的目光滿是憎惡:“你是怎么發現的?”

  “從開始我就沒相信過你,還有這張畫,背面的畫是你自己偽造的,你以為孩子的畫很容易模仿嗎?別用那種眼光看我,犯了錯的人是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陳歌將剔骨刀撿起,看著冒著寒意的刀鋒:“范郁的父母是你殺的吧?不管出于什么樣的動機,殺死自己的親人,你和禽獸又有什么區別?”

  “我從沒想過殺人!你根本不知道那天發生了什么!”范郁的姑姑面色猙獰,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不好的回憶。

  “我不知道發生過什么,但我知道你定是兇手之。”陳歌在考慮如何讓對方暫時失去行動能力。

  “殺人的是范郁的父親!”

  “把所有罪責推到個死人頭上?你以為這樣就能洗白自己嗎?”陳歌確定范郁姑姑身上沒有其他兇器后,才稍微放松下來。

  “是真的。”范郁的姑姑趴在地上,終于說出了隱藏在心底的記憶:“我哥有特殊癖好,就在這個廁所里,他逼瘋了個女孩,那個女孩后來聽說是自殺了。這件事發生以后,我哥就更加不正常了,疑神疑鬼,總說有人要殺他。嫂子實在受不了決定跟他離婚,但是我哥死活不同意,嫂子沒辦法就威脅我哥,說如果不離婚,就將他的癖好和罪行全部公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