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6章 最后一間教室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藏在第六個隔間里的人是范郁的父親!”在看紙條之前,陳歌從來沒有往這個方向想:“看來范郁的姑姑隱瞞了很關鍵的東西。”

  陳歌之前推測兇手的時候,缺乏了很重要的環,那就是殺人動機,現在這些紙條的出現,為陳歌指明了方向。

  “共三張紙條,筆跡各不相同,也就是說至少有三個人清楚范老師曾經做過的齷齪事情,這應該不是誣陷和惡意恐嚇。”

  陳歌沒有去碰書里的紙條,因為時間過去太久,紙張十分脆弱,他很擔心會毀掉這份關鍵的證據。

  “紙上的筆跡很清晰,沒有刻意隱瞞,范老師留下這三張紙條應該是想要通過比對字跡,來抓住這三個學生。畢竟暮陽學不算大,他又可以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三天時間也差不多可以驗完所有學生的筆跡了。”

  陳歌將紙條上的內容記下,其實他心里也很好奇,這三個學生是如何發現隔間里秘密的:“難道她們都是受害者?可是看字里行間透露的語氣不像啊,尤其是最后句,不愿意離開,那就永遠留下,這完全不像是受害者會說的話。”

  三張紙條里傳遞出的信息非常強勢,但是他們提出的要求在陳歌看來又十分兒戲,像范郁父親這樣的行為,正確的處理方式應該是報警,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而不是什么所謂的公開道歉,因為某些事情旦公開,會對受害者造成二次傷害,將她們心底的痛苦暴露于人前。

  “看紙條上的內容確實是像是學生寫的,難道將范老師扔進井里的是他們?”殺人動機有了,可是作案手段和時間又對不上了,那夜失蹤的是兩個成年人,想要將兩個成年人無聲無息的處理掉,并掩蓋現場,不留下任何痕跡,這不太像是幾個學生能做出來的。

  “我肯定是忽略了什么東西。”陳歌試著站在范郁父親的角度來思考。

  公開道歉對于范郁的父親來說是不可能的,這事情旦捅出去,他就會身敗名裂,而且還要面臨法律的制裁,他在來暮陽學之前已經犯過次錯誤,再出事就是累犯,要從重處罰。

  范郁的父親心里肯定清楚這些,所以他才保存紙條,想要通過比對字跡找出威脅他的學生,可是從結果來看,他找了三天,什么都沒有找到。

  “總結下已知的東西,三張不同人書寫的紙條,范老師比對了學校所有人的字跡,個都沒有找到;這三個人還發現了第六隔間的秘密,奇怪的是他們并沒有報警或者通知學校,反而采用了效果最差、最容易暴露自己的笨方法,直接去威脅范老師;最后點,紙條上的內容真的應驗了。”

  這三點是陳歌覺得不合理的地方,串聯起來就是,三個在學校里找不到的人,發現了范老師偷窺的秘密,在警告范老師無果后,讓他失蹤了。

  “能同時符合這三點的人,基本不存在。”兇手是誰,陳歌心里已經有了想法,但是他現在還不能確定。

  “紙條里提到過個女孩,他們想讓范郁的父親向那個女孩道歉,只要我能找到她,很多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用直播鏡頭記錄下切后,陳歌合上了書,將其放回原處。

  “這幾張紙條夾在書里,如果不是我特別留意搜查了抽屜,就會錯過。看來想要弄清楚前因后果,還是要從細節入手才行。”陳歌離開數學組辦公室,仔仔細細搜查了二樓的其他房間,可惜再無其他收獲。

  “十點三十了,再這么下去剩下的兩個支線任務會很難完成。”陳歌打著手電從辦公樓里出來,他冒著暴雨在學校里尋找水井,但是足足找了個小時都沒有找到。

  “井呢?黑色手機不可能出現失誤啊!”陳歌跑遍了校園都沒有看到井口,他鞋子、褲子已經濕透了,模樣有些狼狽。

  “距離午夜十二點就剩下半個小時了,深井的任務先放邊吧。”陳歌抓著雨衣帽檐,低頭朝教學樓走去,他想要在午夜十二點之前去最后間教室里看看,如果教室任務完成難度也很大,那他就準備跑路了。

  鞋子里進了水,走起路來感覺腳步很沉,每步邁出都會在地上留下個鞋印。

  進入教學樓后,陳歌直奔最后間教室而去,既然來了,不進去看看不是他的風格。

  站在窗戶外面往里看,只有教室間的那張書桌上擺放著課本和紙筆,讓人覺得非常突兀。

  “看著確實很詭異。”

  暮陽學原址是火葬場,陳歌在上看到的那些帖子里有提到過,部分人說最后間教室對應著火葬場停尸的地方,陰氣很重,所以老校長才會把這間教室鎖上。

  還有的人說暮陽學有個班級出去郊游的時候,大巴出了車禍,多人死亡,這個班級學生總是還回來上課,不得已騰出了這間教室。

  最后種說法則比較勵志,在暮陽學沒有封停的時候,這所學校是九江所有學里,綜合實力最差,學生平均成績無可爭議倒數第的學校。為了改變這情況,學校老師建議按照成績劃分優劣班,成績越差的班級越往后排,但這個提議被老校長否決了,并且把最后個教室鎖上,用以鼓勵學生,沒有人生來就是倒數,給他們貼上優劣標簽是錯誤的行為。

  關于暮陽學最后間教室的傳說還有很多,陳歌只記得討論人數最多的三條。

  他再次確定了時間,在晚上十點三十六分的時候,撬開了最后間教室的門進入其。

  陳歌腳步很快,他目的明確,就是近距離看眼間那張桌上的東西。

  剛進入這間教室,他也沒有感覺和外面有什么不同,只是稍微安靜了些。

  來到間那張課桌旁邊,陳歌翻看課本和白紙,上面什么東西都沒有,等他把課本拿起來的時候,忽然發現木頭桌面上刻著很多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