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9章 鏡子里的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衛生間里片漆黑,四周很安靜,陳歌能隱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他看著面前的鏡子,當指針劃過十二點后,鏡面變得有些模糊,好像蒙上了層什么東西,緊接著,個數字出現在了鏡子正央——“0。”

  鏡面的數字再次發生變化,這完全出乎了陳歌的預料,在他看來這個數字是鏡怪物留下的,現在鏡怪物已經被張雅吃掉,數字也應該消失了才對。

  “難道這個數字和鏡怪物無關?”

  他拿出手機準備將數字拍下,可是剛抬手,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鏡子里的場景和現實出現了差異,廁所隔間的房門竟然變成了紅色!

  那是種由內向外,徹底被鮮血浸透的紅色。就好像隔間里裝滿了鮮血,血液還不斷從房門縫隙滲透而出樣。

  “鏡子里蹲位隔間的門為什么會發生變化?”陳歌取出手機錄像,轉過身慢慢推開了隔間的門。

  現實隔間的門被推開,鏡子里隔間的門也被打開。

  現實隔間里面什么都沒有,而鏡子當隔間里的切都被染成了紅色,包括擋板、紙簍,甚至墻壁上貼著的小廣告。

  在漆黑陰暗的衛生間里,血紅色的隔間顯得異常刺眼。

  陳歌也弄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他往前走了步,半邊身體剛探入隔間里,皮膚表面就產生了種粘稠的,好像被什么東西擠壓包裹住的感覺。

  他急忙后退,大概分鐘過后,鏡子里隔間的房門恢復正常。

  此時陳歌再進入現實當的隔間,已經沒有了那種奇怪的感覺。

  鏡子里那扇血紅色的門,只在午夜十二點后出現了分鐘,隨后切恢復正常。

  “為什么鏡子里廁所隔間的門會變成紅色?而且推開那扇門板,房門后面的墻壁和裝飾也全都是血紅色。”陳歌打開了燈,靠在窗臺上,默默沉思:“難道那就是鏡的世界?鏡怪物就是從那個血紅色的世界里逃出來的?”

  為了確認心猜測,陳歌在黑色手機里翻找到了第次做噩夢任務時的信息。

  當時的任務提示是——想要看到另個世界,需要過人的勇氣,非凡的運氣,以及點小小的幫助。

  “任務當明確說了,是要看到另個世界,這個世界指的應該就是隔間里血紅色世界。”

  回想起那天詭異的任務過程,陳歌雖然沒有睜眼,但是他的耳朵卻直在留意周圍動向。

  “我可以肯定,那個時候我聽到了廁所隔間門扉晃動的聲音!開始切正常,所有詭異的事情都是在房門晃動后才出現的。”

  任務進行到半的時候,他聽到隔間房門忽然發出聲響,當時他以為是風吹動,所以并沒有在意。現在想起來,當時門扉晃動的聲音很有可能是從鏡子里發出的。

  “鏡子有可能是連接兩個世界的緩沖地帶,鏡子里廁所隔間的門被推開,怪物從血紅色的世界逃出,因為布偶的阻攔,最后被迫滯留在了鏡子里。”陳歌怔怔的看著蹲位隔間的木門,心里出現了奇怪的想法:“假如我在鏡子里房門變紅的時候,進入現實當的隔間里會發生什么?那我算不算是踏足了另個世界?”

  搖頭驅散這個瘋狂的想法,陳歌再次走到鏡子前面:“數字歸零后鏡子里出現了血紅色的房門,看來我之前的猜測全都不對,這個數字和殺人數量無關,應該只是個倒計時,有可能代表著鏡怪物在現實當活動的期限。”

  鏡子里的門已經恢復正常,但陳歌不敢保證它以后會不會再次出現,甚至有可能,只要鏡怪物沒有回歸,那扇門每到十二點就會準時出現。

  “明天晚上要是它繼續出現,就把鏡子給摘了,暫時也只能這樣了。”陳歌找來厚厚的黑布將鏡面蒙住,然后離開了衛生間。

  回到員工休息室,陳歌打開黑色手機,開始查看今天的日常任務。

  “簡單難度:段驚悚的經歷不應給體驗者造成創傷性的心理陰影,我想你應該明白過猶不及的道理,請完善鬼屋的安全制度,清查鬼屋當的安全隱患。”

  “般難度:獨木難支,好的鬼屋需要優秀的團隊來運作,招聘更多的人才,他們會幫你度過難關。!”

  “噩夢難度:你的房間里直住著另外個人,你難道不想知道他是誰嗎?”

  這三個任務,陳歌都很眼熟,事實上他也十分糾結,為了鬼屋可以更快更好的發展,選擇噩夢任務最好,但是經歷了鏡怪物事件后,他對黑色手機的噩夢任務有點犯怵。

  “算了,今天還是好好休息下,明天再做打算。”自從獲得了黑色手機后,陳歌還沒有睡過個安穩覺,再這么下去,他的身體可能會撐不住。

  蓋上毛毯,沒過多久陳歌就進入夢。

  早上點,“滿血復活”的陳歌急匆匆跑出房間,他先是來到樓僵尸復活夜場景,昨晚他選定的那塊區域已經發生改變,場景里多出了條通往地下的通道。

  “黑色手機效率還挺高。”

  地板被挖空,他沿著樓梯向下走,直接來到了廢棄的地下停車場。

  舉目四望,停車場里連個燈都沒有,十分破舊。

  “沒了?擴建就擴建出個樓梯?”陳歌略有失望,不過想到這整個地下停車場都是自己的場地,他很快又重新燃起斗志:“東郊的未來虛擬樂園最遲三個月建成,我要在這三個月之內盡可能多的去解鎖恐怖場景,升級恐怖屋,爭取打造出座不輸于對方的主題樂園。”

  回到鬼屋樓,陳歌拿著黑色手機又來到恐怖屋門口,在防護欄和鬼屋長廊間的位置,多出了個不透明的黑色木質建筑,外形就像是兩個衣柜拼在了起。

  “這就是午夜售票臺?也太粗糙了吧?”打開門,陳歌坐在里面感受了下,內部空間逼仄狹窄,就像是被按在了棺材里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