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1章 好感度提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陳歌很慶幸自己剛才沒有在背后說張雅的壞話,他略有尷尬的笑了下:“我只是覺得舞蹈室里太悶,所以想出來透個氣。”

  紅色血液自衣領流下,遍又遍浸濕身體,張雅盯著陳歌看了很久,然后抬起蒼白纖細的手臂,朝著校園辦公樓的方向指了下。

  “你想讓我去那里?”不等陳歌繼續發問,張雅就消失不見了。

  陳歌現在距離學校大門就剩下幾米遠的距離,他有些糾結,前去查看的話,很可能又會遇到危險,就此離開的話,又有點不甘心。

  “張雅對我的態度好像緩和了點,她的提示應該跟四年前的案子有關,不過這學校里類似于張雅的恐怖存在,好像不止個,我還是等警察來再進去比較保險。”

  翻出校園,陳歌抓著工具錘守在門外,他不確定張鵬是否還活著,高度警戒,隨時準備沖出去補刀。

  十五分鐘后,刺眼的車燈穿透黑夜,兩輛警車從公路盡頭駛來。

  陳歌從路邊鉆出,揮舞手的手機手電筒:“我在這!”

  警車停在了西城私立學校門口,李隊和另外個完全陌生的警察走了出來。

  “李叔,你們這動作挺快啊。”按照陳歌估算的時間,警察至少還要半個小時才能到。

  “我們之前接到了出租車司機報案,說疑似碰見劫匪,原本就準備來西城私立學院的。”李隊頂著黑眼圈,他已經連續高強度工作好幾天了。

  “辛苦,辛苦,快進來吧,張鵬應該還在學校里!”陳歌指著廢棄的學校大門,那模樣就跟歡迎別人來自己家做客樣。

  “大勇。”李隊朝后面招了下手,個體型壯碩、身高米九的警察從后備箱里取出液壓鉗弄開了學校大門:“進入校園后按照守則條例執行,嫌犯非常狡猾,兩兩組不要分開。”

  他回頭看了陳歌眼:“你最后次見到嫌犯是在什么地方?”

  “嫌犯的位置我現在也不清楚,不過我有另外件事要向你匯報。”陳歌走到李隊身邊,望向張雅所指的辦公樓:“李隊,我帶你去個地方。”

  “大勇留下,其他人按計劃行事。”李隊叫上那個身高米九的警察,兩人跟在陳歌后面,起進入了辦公樓。

  這棟樓只有三層,裝修檔次卻要比外面其他建筑好很多。

  “你帶我們來這里干什么?嫌犯曾在這里出現過?”李隊舉著手電筒,眼神銳利,身上的疲憊已經散去,進入案發現場,他就像變了個人樣。

  “張鵬應該沒有進入過辦公樓。”陳歌走在前面,回想著張雅手指的具體位置:“我帶你去的地方和四年前女孩自殺有關。

  “我不是說了,等張鵬落后,再去幫你調查嗎?碼歸碼,現在當務之急是抓住張鵬。”

  “到了,就是這間屋子。”陳歌沒有回答李隊的話,他之所以會等到警察來再進去辦公樓,只是想要把風險降到最低。

  門上寫著體育器材室,撕掉封條,踹開房門后,陳歌和李隊進去其。

  屋內胡亂堆著各種球類,墻邊的柜子上擺著羽毛球拍、乒乓球拍等體育用具。

  “你帶我們進來就是為了看這些?”李隊用手電掃過屋子的每個角落:“它們能證明什么?”

  “體育用品管理……”陳歌走到屋子間,他翻箱倒柜,最后停在柜子后面的張單人床旁邊。

  舞蹈室內也有張這樣的單人床,比正常的床板要窄的多,應該是特制的。

  “有人會在體育管理室值班?”陳歌帶著疑惑將床板掀開,驚人的幕出現了。

  在破舊發霉的床板下面,藏著十幾只尺寸各不相同的芭蕾舞女鞋,其還有雙被鮮血染成了黑紅色!

  “這么多?”看著床板下面似乎是被人特意收藏起來的舞鞋,陳歌說不上來是憤怒,還是震驚,西城私立學院的案子有可能比他想象的還要令人發指。

  “受害者不止人。”陳歌大聲對李隊說道:“跳樓女孩的舞鞋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你們的報告沒有提及女孩的鞋子嗎?”

  “沒有關于鞋子的記錄。”李隊緊皺著眉:“在密閉房間的床底下,舞鞋上還落滿了灰塵,看來這些鞋子已經放在這里很久了。所有鞋子都擺放的整整齊齊,像是有人專門在收集,這個人應該有特殊的癖好。”

  “李叔,你可是人民警察,要為受害者做主啊。”陳歌把床板扔在邊:“逼死女孩的兇手,能夠自由進出舞蹈室和體育器材管理室,他的身份很可能是管理員之類的。”

  “如果真如你所說,排查范圍確實小了很多。”李隊被那雙黑紅色的舞鞋吸引,他也有些動容:“你放心,這案子我定會追查到底,不管兇手是誰,定會將他繩之以法!”

  在李隊說出這句話后,陳歌的黑色手機震動了下,他將其取出掃了眼。

  手機屏幕上出現了新的信息:

  “天亮之前成功找到張雅的紅色舞鞋,張雅好感度任務完成,任務完成度為百分之五十。”

  “非你莫屬!張雅對你的好感已經提升!你可以在張雅的專屬頁面,寫下想要她去完成的件事(注意:不能違背張雅的意愿)。”

  陳歌翻看手機,悄悄退到房屋門口:“今夜的經歷雖然波折,但結果還是好的。”

  他點開了張雅的專屬頁面,看著瞬間變為血紅色的屏幕:“我提的要求,只要不違背張雅的意愿就可以。”

  思考片刻,陳歌在屏幕下方寫了句話:“我希望張雅永遠聽從我的話。”

  “很抱歉,你違背了張雅的意愿,請更換個請求。”

  “我希望張雅能夠保護我不受到傷害。”

  “很抱歉,你違背了張雅的意愿,請更換個請求。”

  “我希望張雅不要傷害我,不要產生殺我的念頭!這總該可以了吧?”

  “很抱歉,你嚴重違背了張雅的意愿,請更換個請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