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6章 不能被提及的名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掌握的線索太少,陳歌無法還原出事情的真相。

  他將三把椅子放回原位,扭頭看了眼四周,因為鏡子的存在,顯得舞蹈室格外的空蕩。

  陳歌從鏡子旁邊離開,走到了舞蹈室角落,墻壁上張貼著各種榮譽證書,還有個類似于成績榜的東西。

  看了兩眼,陳歌忽然發現了個問題,這個榜單的第名被人用碳素筆給抹掉了。

  “沒有第名的榜單?”陳歌在榜單里看到了錢玉嬌等幾個女孩的名字,但卻唯獨沒有找到張雅。

  他移開目光,墻壁上還貼著些榮譽獲獎的照片,其有張引起了陳歌注意。

  那應該是張六人合影的照片,其五人簇擁在起,臉上露出燦爛陽光的笑容,至于第六個人則站在邊角,和其余五人相隔了段距離,她的影像被人用剪刀裁下,如果不是照片下端露出了小半只雪白的舞鞋,恐怕陳歌也會以為這張照片原本就是五人合照。

  “全都是個人照和小團體照片,為什么沒有整個班級的合照?”陳歌取出手機對著榮譽墻拍了張照片,然后摸著墻壁繼續向前,很快發現了個沒有任何標示的房間。

  帶著好奇,他推門進入。

  屋子里擺著辦公桌、衣柜,還有張單人床。

  “看樣子像是輔導老師的辦公室,不過為什么還要放張床?難道還有老師要值夜班?”陳歌翻箱倒柜,抱著絲希望尋找起紅舞鞋,可惜衣柜是空的,抽屜里只塞著大堆榮譽證書的復印件。

  “看來西城私立學院的舞蹈特長生還挺厲害,獲得過這么多的獎。”陳歌隨意的翻了幾張,其有張上印著錢玉嬌她們幾個的名字:“天鵝湖市級芭蕾舞團體賽冠軍,獲得省級賽資格。”

  這張榮譽證書復印件沒有張貼在外面的榮譽墻上,更奇怪的是,獲獎的應該是六個名字,但是最后個名字卻被涂抹掉了。

  “和成績榜單樣。”

  陳歌又在屋內轉悠了片刻,再無收獲之后就走出了房間。

  剛拉開房門,陳歌的心就猛跳,那三把椅子偏離了原來的位置,跟著他過來了。

  “又開始了!”

  陳歌強迫自己不去看那些椅子,他快步向前,如果三分鐘內再無收獲,他就決定離開活動心。

  用手機照明,直走到舞蹈室最深處,陳歌才在邊角看到了女子更衣室的牌子。

  “女子更衣室、女生寢室的衛生間據說都是學校里陰氣較重的地方,我要小心點。”他輕輕推開女子更衣室的門,兩排鐵柜靠墻放置,間是長溜木椅。

  “原來女子更衣室是這個樣子。”

  陳歌還是第次進入這地方,他把門關了半,隨開了個柜子。

  鐵柜上層放著套女式校服,她們這種私立學院的校服和公立學校不同,設計的更加精美好看。

  “裙子才到我膝蓋這里,是不是太短了些?”

  陳歌翻找了下校服的口袋,并沒有什么收獲,他又看向鐵柜下層,那里擺著雙白色的舞鞋。

  “顏色不對,不是我要找的。”合上柜門,陳歌發現在鎖頭上面有個小卡片,上面寫有女孩的名字:“這就方便找了。”

  他舉著手機貼著衣柜查看,可是找了圈都沒有找到張雅的名字,只是在更衣室角落里發現了個孤零零的,什么標志都沒有的柜子。

  “這個衣柜好像被所有柜子孤立,獨自扔在角落里。”陳歌打開了柜門,衣柜上層扔著套臟兮兮的芭蕾舞裙,下層什么都沒有。

  “沒有名字,被排擠在所有人之外,這個柜子會是誰的?”陳歌心已經有了個答案,他將裙子拿出,發現在裙子下面還壓著五盒早已變質的糖果禮袋。

  “這是什么意思?禮物?”陳歌把芭蕾舞群放在木椅上,拿著糖果盒看了起來,盒子外面套著手工制作的包裝袋,每個小袋子上都認認真真寫著個女孩的名字。

  名字各不相同,但筆跡完全致,可以看出這幾個名字都是同個人書寫的。

  “糖果盒應該是她特意準備的禮物。”當陳歌拿起最后盒糖果時,他看到了放在柜子最下面的張照片。

  這張照片是外面榮譽墻上那張照片的完整版,背面寫著祝賀414宿舍獲得省級賽資格,正面共有六個女孩。

  其五個簇擁著擠在照片最右邊,笑容燦爛開心,在相隔她們半掌寬的地方,站著第六個女孩。

  這女孩身材高挑完美,大概在米七左右,她就像是只真正的白天鵝,優雅、純凈、柔和、美麗,縱使盡力想要融入別人的圈子,但她自身的氣質卻和那些人格格不入。

  “這個該不會就是張雅吧?”

  陳歌實在無法把怨念深重、邪惡殘暴的紅衣厲鬼和照片的女孩聯系在起,他低聲自語,不經意間念出了張雅的名字。

  這對陳歌來說只是個無心之舉,可就在他念出張雅兩個字后,女子更衣室里好幾個衣柜里都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就好像不堪重負,隨時會被擠爆樣。更讓他想不到的是,同時間,女子更衣室門口響起了密集的“呯”、“呯”聲,好像有什么東西沖了過來。

  “誰?”

  將照片塞入衣服口袋,陳歌提著工具錘朝房門走去,他把關了半的木門推開,外面三個椅子并排將他堵在了女子更衣室里。

  “真以為我不敢拆了你們?”陳歌的后背已經被冷汗浸濕,但他表情依舊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手握工具錘主動朝椅子走去。

  女子更衣室沒有其他出口,如果不沖出去,局勢會朝著更加不利的方向發展。

  陳歌視線向外面飄去,他在計劃逃脫的路線,可是當他的眼睛看到舞蹈室的鏡子時,抬起的腳步,怎么也放不下去了。

  鏡子里映照著女子更衣室門口的景象,唯不同的是,鏡的三個椅子上還坐著三個女學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