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8章 求求你放我走吧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陳歌臉色古怪,他想起了監控張鵬倔強的眼神和兇狠的表情:“這哥們真是‘神’樣的對手啊!”

  午夜逃殺場景里切割東西的聲音,并沒有因為張鵬進入就停止,估計鏡怪物也沒有想到,有人會這么耿直的沖進去。

  “不能再繼續等了,我要親眼看著鏡怪物進入張鵬的身體,這樣才能安心。”

  掃了眼監控,確定了張鵬的位置后,陳歌把碎顱醫生外套里的鐵鏈取出扔在地上,披著這件染血的外衣,戴上了人皮面具。

  他試著揮動了兩下鐵錘,種暴虐、邪惡的感覺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怎么感覺自己才是最大的反派?”

  拿好鑰匙和手機,將布娃娃塞進懷里,陳歌抓著那把造型極度血腥的鐵錘走出監控室。

  午夜逃殺場景當,張鵬感覺自己手里的刀越來越重,他為了這天準備了很久,可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剛進來意外就發生了。

  已經是凌晨點多鐘,正常人這時候就算沒睡覺也肯定是在臥室里。他剛才看見員工休息室的門牌后還激動了半天,費了好大勁才平復下心情。

  他不斷暗示自己,激起心的仇恨,終于下定決心壯著膽子破門而入。

  沖進休息室后,他就對著床通亂砍,用力過猛,甚至傷到了自己。

  刀鋒染血,可等他看清楚床上根本沒有人,床單上唯的血跡還是自己留下的時候,心里除了怨恨,就只剩下憋屈,他殺意更盛,理智已經被怒火焚燒殆盡。

  “毀了平安公寓,把娟兒害入監獄,多管閑事的家伙,我定要弄死你!”張鵬越想越氣,他聽著樓內的切割聲,就好像蒼蠅在耳邊飛舞,心情愈發煩躁。

  他握緊了刀,不斷靠近那聲音的源頭,為了防止被發現,他路都小心翼翼。

  “已經很靠近了,就在這層!”張鵬從樓道里探出頭,他沒有任何照明工具,身體緊貼著墻壁,進入了三樓走廊。

  “這鬼屋里陰氣森森,道路復雜和迷宮樣,等我干掉了他,隨便找個地方把尸體藏,估計外人要十天半個月才能發現。”他嘴角上揚,覺得自己現在的笑容肯定很殘酷。

  “聲音就在前面!不過我很好奇這家伙大晚上不睡覺,跑到鬼屋里干什么?連夜修理道具嗎?”張鵬彎下腰,放松身體,他用長袖包住傷口,提著刀慢慢靠近。

  在三樓走廊的盡頭,也就是午夜逃殺場景的正門處,張鵬看到了個模糊的黑影。

  那身影站在正門央,手里拿著什么東西,在大門上劃來劃去。

  “奇怪,他為什么也不開燈?”走到跟前了,張鵬才意識到有些問題,但他并沒有深思原因,大腦被報復產生的快感充斥。

  空氣前所未有的凝重起來,他慢慢把刀舉過肩膀,身體好像張拉滿的弓樣,刀尖對準了前方的黑影。

  “去死吧!”

  全速突襲,張鵬面目扭曲,將手里的尖刀狠狠刺入黑影當!

  他臉上已經浮現出了興奮的笑容,可僅僅只過了零點幾秒,這笑容就蕩然無存。

  尖刀直接穿過了黑影的身體,刺空了!

  巨大的慣性導致張鵬頭栽在門上,差點把腰都給閃了。

  “我特么?!”

  這個結果,張鵬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他慌忙從地上爬起,對著空氣瘋狂揮刀:“人呢?人呢!”

  用盡力氣宣泄完心怒火后,股從未有過的情緒在張鵬心里滋生出來。

  “我剛才明明看到這里有個黑影背對我站立!不可能看錯啊!”張鵬此時也不害怕暴露自己了,取出手機照亮四周,木門上縱橫交錯全是細密的刻痕,地上扔著幾塊邊緣鋒利的鏡子碎片:“這些都是那黑影留下的,我可以百分百確定剛才這里站著個人!”

  明明站著個人,為何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張鵬莫名的打了個寒顫,他心頭的怒火已經被澆滅,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死寂的樓道。

  “人永遠不可能突然消失,除非……那不是個人。”喉結滾動,手機的亮光無法帶給他絲毫安全感,反而讓他更加的心慌,好像所有光線照不到的地方都隱藏著怪物樣。

  “鬼屋老板不是人!這鬼屋里真的有鬼!”張鵬額頭滿是冷汗,握刀的手也被汗水浸濕,什么報仇、行兇全都被他拋到了腦后,他急匆匆往后跑,現在只想著趕緊離開這鬼地方。

  他拿著手機,越跑越快,完全沒有留意,樓道口安全門的張開角度和之前有所不同。

  “報仇的事以后再說,這地方不可久留。”捂著胳膊,張鵬剛進入樓道口,門后面道黑影就砸向了他。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清晰可聞,張鵬瞅著自己軟綿綿失去知覺的右手,大腦就好像當機了樣。

  “不好意思,砸歪了。”陳歌提著鐵錘從門后面走出,殘忍驚悚的人皮面具隨著他開口說話,扭曲出各種恐怖的表情:“我本來是準備砸碎你肩胛骨的。”

  平靜的語調,好像在述說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張鵬看著門后的陳歌,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你這么兇干嘛!我特么才是殺人兇手啊!

  張鵬其實很想試著反抗下,但是他眼神掃過陳歌手里開了血槽,四十多厘米長的鐵錘,握著尖刀的手就不聽使喚。

  鐵錘上開血槽,錘柄還跟脊椎骨個樣!你是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是個殺人狂魔嗎!

  沒給對方更多的時間,陳歌又輪起鐵錘砸向張鵬的大腿,他需要個喪失反抗能力的人,來充當鏡怪物的容器。

  “嘭!”

  樓梯扶手被生生砸彎,張鵬險之又險的躲了過去,他手流著血,手被砸骨折,此時哪里還敢反抗,連刀子都扔了,瘋狂朝樓下跑去。

  “膽子這么小,誰給你的勇氣,個人來我鬼屋參觀?”

  抓著鐵錘,陳歌緊隨其后,雙方追逃,回到了鬼屋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