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章 尋人啟事的正確用法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小腿發抖,如果不是身體有些不聽使喚,猴子可能會狠狠抽自己個大嘴巴子,在鬼屋立fg這種事,他估計這輩子都不會再去做了。

  和隊友走散,孤立無援,個人站在陰暗的走廊間,面對隨時可能出現的殺人狂,最關鍵的是身后還跟著個怎么都甩不掉的玩偶。這種地獄級的鬼屋體驗,讓猴子快要喘不上氣來了:“它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它是什么時候跟過來的?它為什么會動?”

  大腦瞬間涌現出無數問題,前二十年的人生經驗被無情粉碎,猴子握著手機,身體在不斷打顫。

  “猴子你過來了沒!快!救我出去!我感覺屋子央的布娃娃在看我!他們真的好像在看我!”電話那邊是另個歇斯底里快要被逼瘋的聲音,詩鈴的處境同樣不容樂觀。

  “大姐,我救你,誰來救我?”生物的本能驅使著猴子向后退了步,腳踝好像碰到了什么東西,他下意識低頭看去,原本在自己身前的布偶此時靠在了他的鞋邊。

  黑色的頭發充滿質感,帶有燒灼痕跡的臉微微向上抬起,明明連五官都看不清楚,卻帶給人種奇特的感覺。

  “它在笑!”

  猴子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為何會浮現出這樣的想法,現在他也不想去思考為什么了,他感覺自己在這短短十分鐘的時間里經歷了太多東西。

  他繃著臉,挪動腳步,想要離開。但可能是因為站的太久、太過緊張的原因,小腿肌肉鼓成了個大疙瘩,陣突然出現的疼痛鉆入心。

  “臥槽!抽筋了!”

  猴子下倒在地上,現在他什么面子都不要了,抱著腿,直接在走廊上大喊了起來:“有人沒!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陳歌和小婉此時正在樓,他倆剛合力把嚇懵逼的老宋給送出了場景,從員工通道回來就聽見三樓撕心裂肺的慘叫。

  為了保障游客的安全,兩人不敢停留,直接跑到了三樓。

  進入走廊,陳歌就看到在地上打滾的猴子,他示意小婉退后,自己打開手電筒走了過去:“你沒事吧?”

  “我不玩了,我再也不玩了,你讓我走吧。”

  猴子和進來之前比,像完全變了個人樣。

  陳歌沒有立刻答應,他蹲下身,按住猴子膝蓋:“用力,伸直膝關節。”

  邊幫助猴子緩解疼痛,陳歌邊掃視四周,他心里也覺得奇怪:“我和小婉都不在鬼屋里,這家伙怎么會被嚇成這樣?”

  地上除了兩個布偶外,再無異常,陳歌試探性的問了句:“兄弟,你剛才看見什么了?”

  “我看見了什么,你心里沒點數嗎?”猴子眼睛都是紅的,副受了大委屈的樣子:“這兩個布娃娃追著我跑,是不是你在操控?你定躲在監控后面偷著樂對吧?”

  “布娃娃追著你跑?”陳歌停頓了下,沒有告訴猴子實話,他實在是不想繼續傷害對方的幼小心靈了:“我先送你出去。”

  “等下,屋子里還鎖著個人,都快要被嚇瘋了,順便把她也帶出去吧。”猴子拿著手機和詩鈴通話。

  趁著他不注意,陳歌將地上的兩個布偶撿了起來,放在掌心。

  布偶看著不大,算不上精致,就像是小孩子在手工課上自己做的玩具樣。

  “這兩個小家伙能把成年人嚇抽筋?”陳歌伸出手指點了點玩偶的臉蛋,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竟然從玩偶身上感受到了種嫌棄不爽但是又無法反抗,所以不得不接受的無奈感覺。

  “有點意思……”

  在詩鈴的求救聲,陳歌和猴子終于找到她所在的房間,從外面打開房門。

  “別怕,我這就帶你們出去。”

  這位靜的女同學沒有理會陳歌,她靠在墻角,嘴唇發白,嚇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玩偶在看我,我躲到哪,它們就看著哪!”

  “又是玩偶?”陳歌看向屋子正央,那里平躺著兩個大點的布偶。

  “它們之前是坐著的!真的!”詩鈴漂亮的大眼睛里滿是驚恐。

  “我知道,這都是……我們的項目。”陳歌安撫了下女孩,走到玩偶旁邊,兩個玩偶,個縫著胡子,另個外面的衣服是圍裙。

  “看這打扮,應該個是父親,個是母親。”他將自己手里的玩偶也放在地上,四個玩偶好像是家四口。

  “這跟平安公寓滅門案的受害者數量完全吻合,午夜逃殺場景模擬的就是平安公寓,難道這四個布偶代表的就是當初遇害的四人?”陳歌剛想到這里,他口袋里的黑色手機忽然震動了下,取出看,上面多出了條信息。

  “幸運的厲鬼眷顧者!你已觸發午夜逃殺場景唯隱藏任務!亡者的執念尚未放下,完成它們的心愿,它們方才能為你所用。”

  “唯隱藏任務?黑色手機開啟的新場景還自帶隱藏任務?”這對陳歌來說是個重大發現:“平安公寓受害者的執念肯定和王有關,將王繩之以法,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應該就算是完成他們的心愿了吧?”

  陳歌扶起詩鈴和猴子往樓下走,腦卻在思考隱藏任務的事情。

  他們從員工通道出來以后,陳歌并沒有立刻趕回午夜逃殺場景之,而是個人跑到了道具間,他將箱底那張王的尋人啟事拿了出來。

  “這玩意對于受害者來說應該有用。”抱著試試的想法,陳歌回到三樓,進入詩鈴曾呆過的房間。

  進門,陳歌就看到了奇怪的幕。

  代表父母和姐姐的三個玩偶都平躺在原地,沒有發生任何變化,但是個子最小的那個玩偶卻趴在了門口,似乎是準備跑出去。

  陳歌拿起腳邊的玩偶放在眼前,仔細觀看,這玩偶就像是裝死被發現了樣,不僅不嚇人,在他看來竟然還有點可愛:“亡者的殘念應該就寄托在它們身上。”

  關上了房門,陳歌提著玩偶坐到了屋子正央:“或許,我們可以談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