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8章 直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平安公寓里符合這個年齡標準的只有一個人,就是房東屋里那個連吃飯都困難的老人。

  “不對勁啊,結合新聞來看,公寓樓的主人應該是個老人,可接待我的房東卻是個中年人。”陳歌站起身,他走到墻邊,側耳偷聽。

  “如果正常看電視的話,遇到廣告不是應該第一時間換臺嗎?可現在他們已經聽了好幾分鐘的廣告了。”陳歌耳朵緊貼著墻壁,“我肯定是忽略了什么東西。”

  他靜下心來,從頭到尾思索了一遍:“我進入房間后,聽到隔壁傳來飯碗摔碎的聲音,緊接著房東開始對老人肆意辱罵,再往后電視音量突然調高……老人坐在輪椅上無法移動,調高音量的肯定是房東,可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陳歌眼睛瞇起,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想法:“房東是不是在虐待老人?以電視機音量來掩蓋毆打的聲音?”

  他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我剛入住,隔壁就傳來飯碗摔碎的聲音,時間點太巧合了,會不會是老人故意碰碎的?畢竟按照常理來說,只不過是打碎了一個碗而已,房東根本沒必要發那么大的火。對!他是在害怕,怕老人吸引到我的注意力。”

  “可是他為什么要害怕?老人又為什么要尋求幫助?”

  腦海里劃過一道閃電,陳歌又想起了之前的一個細節,房東在辱罵老人的時候,因為太過激動,其中夾雜了幾句外地的方言。

  “老人一家都是九江人,這個房東卻是個外地人,他應該和老人沒有太深的血緣關系。”

  “正常來講,老人不可能把自己的房產交給一個外人打理,除非是跛腳男鳩占鵲巢,挾持了老人!如果真是這樣,那他的真實身份可能是心生貪念的護工,可能是入室偷盜的竊賊,也可能就是幾年前的殺人兇手!”

  細思極恐啊!

  陳歌握了握拳:“怪不得他會突然跑到我房屋門口偷聽,原來是做賊心虛。”

  額頭冒汗,推理這種事情對陳歌來說還是太吃力了一點,他沒有系統學習過刑偵和邏輯學,只能自己一點一點往下順。

  “現在該怎么辦?直接沖到隔壁用工具錘掄死那個房東?不行,太沖動了,萬一推理錯誤,后果不堪設想。”陳歌手里提著工具錘,口袋里塞著水果刀,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找機會再去確定一下?也不行,萬一打草驚蛇了怎么辦?兇手可能有同伙,我雙拳難敵四手,一旦被他們盯上,那我自己的處境就會變得很危險。”

  “現在我沒有任何實質性證據,一切只是憑空臆想。況且我來這里最重要的目的,是找出四年前滅門案的兇手……”

  陳歌又陷入了苦惱,過了一會,隔壁房間的電視機聲音突然停止,安靜的有些嚇人。

  “怎么回事?”他悄悄打開房門,蹲在地上,順著隔壁房間的門縫看去,里面漆黑一片,連燈也給關了。

  “才八點多就睡覺?”陳歌提著工具錘蹲在房東門口,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樣子恐怕會引起別人誤解,趕緊回頭看了看,發現沒有人后,才將錘子塞進懷里,回到了自己房間。

  “僅憑網上的新聞來推測也不一定準確,現在要是能有個專業人士幫我分析一下就好了。”陳歌躺在床上,摸出自己的手機,他的聯系人目錄里除了徐婉外,其他的似乎從來都沒有說話過。

  “做人做到我這種程度,也夠專一了。”

  陳歌想了半天,在他接觸過的所有人里,唯一能和案件偵查扯上關系的,就是那個被嚇暈的倒霉孩子——鶴山。

  “法醫應該會比我強點。”他打開了自己的短視頻個人主頁,剛一登陸就看到后臺提示有幾十條私信。

  隨便點開一條,竟然是平臺里一個工作室負責人發給他的,想要邀請他加入。

  “這人算是星探嗎?”現在陳歌也沒工夫去看,他埋頭尋找起鶴山的ID,根本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可誰知道,過了一會兒,那個工作室又發來了私信。

  “在嗎?你的視頻我們看了,非常有潛力,你有沒有想與我們合作的打算?”

  “我們可以聯系自己的大主播為你引流,給你增加曝光量。”

  “一個人單打獨斗很難成氣候,平臺上基本所有的主播都會抱團,你可以考慮一下。”

  “在嗎?”

  一個個彈窗,發的陳歌有點上火,他這邊正跟五年前的殺人狂魔斗智斗勇呢,哪有閑心去加什么工作室,直接回給那人兩個字:“不在。”

  “呵呵,年輕氣盛啊,考慮一下我們工作室吧,你只需要將你的短視頻打上我們工作室的標志,我們會為你提供最好的渠道,讓更多的人看到你。”

  “不好意思,我暫時沒有興趣。”陳歌覺得自己已經夠禮貌了,換個人在相同的處境下,恐怕會先噴他幾句,然后再直接屏蔽拉黑。

  “你的那條短視頻有成為爆款的可能,但你要弄清楚,這僅僅只是可能,平臺日均短視頻上傳量有一百萬,你只是其中運氣比較好的那一個。現代人追求更快速的娛樂,他們沒有耐心去等待,這個世界每時每刻都會出現更加吸引人眼珠的噱頭和爆點,如果不好好運營,你的那條視頻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淹沒。”

  “明天再說吧,我現在很忙。”陳歌已經找到了鶴山的ID。

  “還有什么比賺錢更忙的事情嗎?如果你實在不愿意,我們可以換一種合作方式,比如我們花錢買下你的拍攝方法……”

  陳歌沒跟他廢話,直接將其拉黑,然后給鶴山發了消息。

  有點出乎他意外的是,不到一秒鐘鶴山就回了私信:“老大,我一直在等你發布新視頻呢!”

  “你先等會,我有個很重要的問題想要問你。”陳歌要到了鶴山的電話號碼,撥通電話后,壓低聲音將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訴了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