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4章 尋人啟事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有一座冒險屋

  ,。下午四點三十,陳歌個人站在鬼屋道具間里,他看著滿桌子的東西有些拿不定主意。

  “在兇宅住宿需要準備什么東西?”

  “身份證、手機、充電寶、打火機、水果刀、多用工具錘……對了,這個布偶也要帶上。”

  陳歌將昨晚出現在鏡子前面的布偶塞進背包,確定沒有遺漏什么東西后,他拉上背包拉鏈走出了房間。

  “小婉,今天提前下班。會你來鎖門,我有點事先走了。”

  “老板,現在還不到五點,你這是要去旅游嗎?”

  “鑰匙在道具間桌上,明天見。”

  看到陳歌副要放飛自我的樣子,徐婉無奈的哦了聲,扔下鬼屋宣傳單,溜煙跑進道具間。

  “這丫頭。”傍晚的微風吹亂了宣傳單,陳歌搖了搖頭,撿起塊石頭將其壓好:“希望她不要在明天的早間新聞上看到我。”

  和表現出來的輕松愜意不同,陳歌其實非常緊張,整個下午他都心緒不寧。

  昨夜的噩夢級任務為他打開了另扇世界的大門,也讓他清楚意識到,黑色手機發布的任務確實存在定的危險性。

  “試煉任務肯定要比日常任務困難,今夜定要多加小心。”為了安穩度過這個夜晚,陳歌天還沒黑就騎著共享單車前往平安公寓。

  任務信息只提供了個地名,為了找到平安公寓,陳歌結合九個月前的那條投訴留言,邊走邊問,足足耗費了兩個多小時才抵達目的地。

  “公寓樓建在如此偏僻的地方,會有人入住嗎?”

  長滿野草的土路歪歪斜斜延伸到樹林深處,周圍沒有裝路燈,隔著稀疏的樹杈依稀能看到遠處有棟深灰色的建筑。

  在來的路上陳歌詢問過很多人,但是他們絕大多數都沒有聽說過平安公寓,最后還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大爺給他指了條路,并善意的勸阻了他幾句,說那地方以前死過人,很不吉利,附近的人大白天都會繞著走。

  陳歌也是有苦說不出,若不是為了完成黑色手機里的任務,誰會沒事干去那種地方住宿。

  “現在是六點五十,任務要求晚上十點之前抵達,我還有足夠的時間去弄清楚兇宅里的情況。”

  沿著蜿蜒的土路,陳歌進入樹林深處,步行了幾十米后,終于看到了那棟傳說的兇宅。

  宅院被深灰色的高墻包圍,出入口只有個,銹跡斑斑的鐵門朝兩邊打開,門上還掛著把嶄新的大鎖。

  “大門這么破,鎖倒是挺新,等下,這是什么東西?”鐵門旁邊貼著張白紙,陳歌本來以為是小廣告之類的東西,借助手機的亮光仔細看后才發現,這是張尋人啟事。

  “張晴,女,27歲,身高157,偏瘦,右眼靠鼻梁處有枚黑痣,喜好穿紅色衣褲……知情者請聯系王先生,必有重謝!”

  尋人啟事末尾留有聯系人的聯系方式和住址,引起陳歌注意的是,那位王先生的住址填寫的就是這棟兇宅。

  “有點奇怪。”他本能的覺得不太對勁,取出手機對著尋人啟事拍了張照片,然后才進入院內。

  這棟建筑比他想象大的多,主樓三層,旁邊還有個倉庫和個類似于水房的建筑。

  “墻皮脫落成這個樣子,看起來至少有二、三十年的歷史了。”建筑整體雖然嚴重老化,但是打掃的還算干凈,地面上看不到什么垃圾,雜草也全被清除。

  把自行車停在院子里,陳歌背著包進入主樓:“有人嗎?”

  長長的走廊里漆黑片,過了十幾秒,臨近樓道口的房門打開了條縫。

  “你好。”陳歌走向那個房間,可是屋主人似乎并不愿意面對陳歌,房門也只打開了半指寬就停下。

  屋內沒有開燈,陳歌只能看到門縫后站著個女人,她的眼睛里布滿了血絲,似乎經常熬夜,精神狀態很差勁。

  “我想問下咱們這個公寓住晚要多少錢?”陳歌聲音很輕,盡量讓自己顯得和善點,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的反應非常古怪,沖著他笑了笑就立刻關上了門。

  “什么意思?”他還沒弄明白為什么,公寓二樓便響起了腳步聲,走廊拐角唯的聲控燈亮起,有個跛腳年人走了下來。

  那人剛才似乎聽到了陳歌之前說的話,開口詢問:“你要在我這住店?準備租多久?”

  “你是房東?”陳歌主動走了過去:“我只住晚。”

  “住晚?”跛腳男人上下打量陳歌,那眼神仿佛是想要將他徹底看透般:“行,身份證讓我看下,來二樓交錢。”

  陳歌正要跟隨男人往二樓走,院門口的鐵門忽然傳來響動,聽到這個聲音,跛腳男人皺起了眉,臉色瞬間變得很差。

  他停在原地,陳歌也只好干等著。

  沒過會,外面進來個神色憔悴的年人,衣衫破舊,手里還拿著厚厚摞宣傳單。

  “王,我說過你女朋友不在這里,如果你繼續死纏爛打,別怪我不客氣!”跛腳男人站在樓梯間,擋住了路。

  年人沒有理會跛腳男人,悶著頭朝樓上走。

  “我在跟你說話!”跛腳男人用力推,毫無防備的年人直接撞在了墻上,手里的宣傳單散落地,其有張正好落到了陳歌腳下。

  “是尋人啟事,和公寓樓大門上貼的模樣。”陳歌眼睛瞇,他不動聲色撿起了地上的尋人啟事,偷偷關注著樓梯上方。

  年人并沒有和跛腳男人大打出手,他從地上爬起,默默撿著尋人啟事,宛如行尸走肉般。

  “你不用管他,這人是個瘋子。”跛腳男人沖陳歌招手,示意他先去二樓。

  “瘋子?”陳歌在經過年人身旁時,悄悄瞥了他眼:“午夜逃殺的場景介紹曾提到過,公寓樓內混入了個精神病患者,如果這人是瘋子,那他有沒有可能就是我要找的殺人兇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