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四章 托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宋面露為難之色,看著皇帝,又看看皇帝身邊人,這時候,一直在窗邊往外看的方晴突然道:“我也想看!”

  下面一群人終于忍不住發出一陣哄笑聲。

  主要是三仙島這群年輕人。

  他們原本看見皇上心里都多少有些忐忑,皇帝好騙,他身邊那群神級的護衛難欺呀!

  雖然這些人在白小花的神奇化妝術之下,一個個全都變了個人,但這樣扎堆出現的宗師級年輕人,終究還是挺引人注目的。

  不過見皇帝態度親和,加上林子衿和林采薇剛剛的強勢,這幫原本就膽子很大的年輕人終于露出了他們活潑的一面。

  聽見方晴的聲音,大家都笑著起哄。

  “宋老師,我們也想看!”

  “宋教授,讓我們開開眼吧!”

  “對呀宋教授,我們都還沒見過虛空畫符呢!”

  老宋一咬牙,心說怕啥?

  就當老夫聊發少年狂一次,今天老夫是新郎官,還不許放肆一次浪一下了?

  他沖著皇帝一抱拳:“陛下既然想看,那我就獻丑了!”

  說話間,他抬起手來,往虛空處,看似隨意的比劃著。

  皇帝身邊幾個人全都凝神看向那虛空處,仿佛那里有什么東西似的。

  白牧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

  老白撇撇嘴,低聲咕噥道:“顯擺!”

  林子衿用胳膊肘輕輕碰了碰白牧野:“哥哥,那里有啥?”

  白牧野一臉認真的看著虛空處,輕聲道:“我也看不見!”

  林子衿:“……”

  看不見你那么認真?

  其實在場這些人,大多數人都看不見。

  大宗師這個級別的,多少能感應到老宋前方的虛空中,仿佛有能量在流淌,但同樣看不見!

  那些原本跟老宋處于同一境界的大宗師們,一個個都有點酸溜溜的。

  這神級……就是不一樣啊!

  隨著老宋的手勢,那虛空中,漸漸的開始有些不一樣了。

  這群宗師級的年輕學生們,也都感覺到那里仿佛有什么東西在翻騰滾動。

  皇帝饒有興致的看著,眼神不經意間瞥一下白牧野身后低著頭的顧英俊。

  小顧同學正在心里默念: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對于一個不向往皇位的皇子來說,看見自己的老子,總會有點慌。

  隨著老宋的手勢越來越復雜,皇帝身邊幾個人臉色漸漸變得凝重起來,他們甚至不經意間,往皇帝身邊挪了挪。

  皇帝倒是一臉不慌不忙的樣子,完全不覺得會有什么威脅。

  五分鐘后。

  額頭已經見汗的老宋突然低喝一聲:“去!”

  老白翻了個白眼:“這老貨,真賣力!”

  呀的一聲清脆鳴吟,驟然在那虛無的空氣中響起,接著,一片金光,驟然從那里爆發開來。

  在場所有人全都目不轉睛,一臉震撼的看著那里。

  一只金色的孔雀,足有三丈多長,張開雙翼,緩緩飛起!

  “哇!”

  在場很多女孩子全都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呼。

  就連那些女教授們,一個個也早都忍不住,從別墅里面沖出來,一臉癡迷的看著那只金色的孔雀。

  方晴坐在窗邊,眼圈有些微紅。

  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個時候,他們都還年輕。

  老白跟林采薇整天給大家撒狗糧,以至于她也有些羨慕,有一天當著眾人問老宋——等你結婚那天,你要給新娘子一個怎樣的驚喜?

  老宋當時哈哈大笑著說道,老子是不結婚的!

  然后就被她給揍了一頓。

  符篆師對上靈戰士,在不敢出符的情況下,顯然是要被吊打的。

  揍完之后,方晴讓老宋重說。

  老宋被逼無奈,說了句——老子若是結婚,就給新娘子虛空畫符,畫上一只大大的金色孔雀!

  “為什么不是鳳凰?”當時的方晴問他。

  “因為你喜歡啊!”老宋當時也是脫口而出的。

  說完之后,連老宋自己都愣住了。

  那大概是……他們兩個年輕時候,老宋唯一給她說過的最動人的情話了。

  后來她逼問老宋是不是對她有意思,老宋卻死都不承認,還讓她死了那條心吧……結果當然也是顯而易見的。

  老宋又被她打了一頓。

  回想當年,幾十年光陰匆匆而過。

  就連她都快要忘記老宋年輕時候說過的話了,沒想到他還記得。

  方晴看著那只冉冉升起飛天的金色孔雀,臉上露出特別幸福的笑容。

  這是屬于他們兩個的秘密!

  而他還記得!

  真是有心了。

  笑著笑著,眼淚便從方晴的臉上流下來。

  一旁準備隨時給她補妝的花姐一臉淡定,她的妝,隨便哭,不花!

  現場一片安靜。

  所有人都癡癡的看著那只飛天的金色孔雀。

  神級的符篆師,符篆術的時效性自不必多說,這只金色的孔雀一直飛到高天之上,依然不散,竟一口氣飛入云霄當中!

  直到看不見的那一刻,院子里很多人忍不住發出一陣嘆息。

  皇帝鼓起掌來,微笑道:“精彩!太精彩了!”

  所有人都跟著用力的鼓起掌來。

  那些身在飛大校區的賓客們,以及很多古琴城的人們,全都看見了這只金色的孔雀,他們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金色孔雀到底是什么。

  但所有人都忍不住對那金色孔雀發出一陣陣贊嘆。

  當真好美!

  這時候,白牧野看著那群依然站在別墅院子里紅著眼圈望著天空發呆的飛大女教授們,突然大喊一聲:“敵方虛弱,沖啊,搶親了!”

  一群年輕人幾乎將各自所學施展到了極致,朝著別墅里面就沖去。

  老宋更是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防御符,大聲吼道:“好徒弟,控住她們!”

  控個屁呀!

  白牧野可不敢,往自己身邊人身上奶了一堆速度符和敏捷符,沖進去就算贏。

  真敢控住這群飛大女教授,以后他也就不用來這上學了,得被修理死!

  糟老頭子也不教點好的!

  好在那群飛大的女教授們當著皇帝,加上剛剛看見那金色孔雀,一個個心中充滿感動,只是笑著看著一群人沖進去,并沒有進行任何阻攔。

  二十分鐘后,美滋滋的方晴坐在自行車的后座上,摟著老宋的腰,開心地道:“騎快點……再快點!”

  老宋用力的蹬著自行車踏板,朝著自家一溜煙的沖去。

  一大群人,跟在后面,笑著鬧著往回走。

  方晴的別墅里,皇帝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里面的陳設,然后對白牧野和林子衿道:“你們兩個坐吧。”

  他留住了白牧野跟林子衿,沒理會自己的兒子,就像完全不認識。

  小顧同學也如蒙大赦一般,跟著姬彩衣、單谷和司音一群人跑了。

  小白跟子衿相互對視一眼,然后看向皇帝:“不知陛下留我們兩個在這里,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嗎?”

  皇帝沒回答,走回到客廳的沙發處坐下,指了指對面的沙發:“先坐下說吧。”

  白牧野有些無奈,他還想回去跟著一起熱鬧呢,這種場面,他第一次經歷,還想學著點呢。

  皇帝看向白牧野,聲音溫和的道:“小白,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白牧野點點頭:“當然了。”您是皇帝,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唄,我還敢反駁您不成?

  皇帝笑笑,說道:“你們不要拘謹,留你們在這里,就是想跟你們說說話。”

  我信你個鬼!

  堂堂帝國君主,竟然悄無聲息地跑到飛仙星這種地方來,專門把我們兩個留下,只是想說說話?

  現在星際旅行的成本都如此低廉了?

  還是說您老人家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干?

  “朕就是想和你們拉拉家常。”看著有點心不在焉的小白,皇帝依然溫和的笑著。

  “嗯,您說。”白牧野滿臉真誠。

  不愿意聽也沒辦法,沒見那些神級的護衛們,一個個都守在門口?

  闖都闖不出去。

  “你現在,應該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吧?”皇帝看著白牧野問道。

  “嗯,知道。”

  “那,你對自己這身世,作何想呢?”皇帝又問。

  “沒什么想法啊。”白牧野有些茫然的抬起頭,看著皇帝:“努力學習,努力成長,爭取成為一個對帝國有用的人才唄。”

  皇帝:“……”

  這種套話他在當皇子的時候經常能夠聽到,可自從他登上大位,成為一國之君后,已經太多年沒有人敢在他面前這樣說話了。

  不過從這小子嘴里說出來,明顯不是在跟他表忠心。

  這小不點,是在跟他表示不滿呢!

  自幼被偷偷送進三仙島,與父母分離,甚至對父母都沒有任何印象!

  幼年出逃,歷經生死劫,又被封印六年……

  這一切,看上去是齊王的鍋,可這背后,若是沒有他這個皇帝的默許,齊王肯定也不敢如此放肆。

  “過去的事情,有很多歷史原因在里面,很難說得清誰是誰非,”皇帝看著白牧野,“這種事,即便你們父母在這里,我也會這樣說。但是,你的成長速度,有點驚人,齊王封印了你六年關鍵的成長期,卻依然沒有封住你的成長,這讓我感到很意外。”

  白牧野沉默著,沒有吭聲。

  “朕今天過來,不是想和你解釋什么,也不是想要要求你什么,就是單純的過來看看你。”皇帝和顏悅色的看著白牧野,“想看看當年那個號稱萬古無一的白家天才,如今成長為什么樣子了。”

  白牧野笑了笑:“那您看見了?”

  皇帝哈哈一笑:“是啊,看見了!”

  “看見了就行了唄,我們是不是可以去參加婚禮了?說起來,我師父那老光棍也不容易,這么大歲數了,也就我師娘不嫌棄他……”

  皇帝笑吟吟看著白牧野,林子衿在一旁憋著笑。

  就知道哥哥哪怕是面對著皇帝陛下,也不會有所畏懼。

  不過小白有點說不下去了,看著皇帝,有點無奈的道:“陛下,您是一國之君,您金口一開,便是圣旨,您那么忙,哪有太多時間浪費在我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身上?所以,有什么話,您直說便是。您是君,我是民……”

  “那朕就直說了吧,”皇帝突然打斷了白牧野,輕輕一嘆,“朕希望你……跟李英在交往的時候,不要考慮他的身份,能真正把他當做朋友。”

  李英?

  白牧野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您說小顧?”

  “小顧?”皇帝嘴里咂摸一下,然后笑著點點頭,“對,就是小顧。”

  白牧野道:“我也從來沒拿他當什么皇子呀,子衿也沒有,連我家大鵝都能欺負他。”

  皇帝:“……”小子你是不是有點過于放松了?

  無語的看了白牧野半天,皇帝道:“朕對李英,寄予厚望。”

  白牧野撓撓頭:“陛下,這種話,您跟我一個小孩兒說,有點不合適吧?”

  “朕,時日無多。”皇帝依然很平靜,語氣平淡的很,仿佛在說著一件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白牧野卻是被嚇了一跳,身旁林子衿也愣住。

  “陛下,這種話可不能……”

  “孩子,聽我說。”皇帝輕輕搖搖頭,“國師推演過,子衿身上的氣運,他尚能猜到一二,但你,他看不透!所以,朕將李英送到你身旁。只希望你能真正把他當做朋友。這孩子看著有點孤傲,卻是從小成長環境造成,實際上宅心仁厚,朕這些子嗣當中,唯有他,最適合成為那個接替朕的人!”

  白牧野已經有點說不出話來了,呆若木雞的看著皇帝。

  這比他聽老頭子說起造化液的事情更讓他感到震撼。

  祖龍帝國,萬億人的君主,竟然從帝都星球,跨越無盡星系重重星河,跑到自己面前來說帝國未來儲君的事情?

  我不是您的首相,也不是您的智囊團成員,我只是一個剛剛成年的孩子呀!

  您的國師太不負責任了!

  您也太草率了!

  這種事兒跟我說啥呀?

  “朕相信國師的話,因為,他從未錯過。”皇帝看著白牧野,似乎看穿了他在想什么。

  “萬一這次就錯了呢?”白牧野咕噥道。

  皇帝淡淡一笑:“顯然不會,因為國師這一次,是用命推演的。”

  白牧野緩緩抬起頭,一雙已經呆滯但依然好看的眼睛更加呆滯的看著皇帝。

  “是的,國師已死。”皇帝說道。

  雖然不知道國師是誰,但白牧野在這一瞬間,還是有種很難過的感覺。

  至于嗎?

  為了推演一個人,把自己的命搭上?

  圖啥?

  “圖的是帝國的長治久安,圖的……是這李氏皇族的將來。”皇帝一雙眼,也真是銳利,直接說出了小白的全部心聲,“因為,國師也是皇族中人,他姓李。他既然享受著這個姓氏帶給他的無盡榮耀,那么,就要承載屬于這個姓氏的全部責任!他是這樣,朕,也是。”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氣,突然往后一靠,癱在沙發上,有點破罐子破摔的看著皇帝:“您覺得,即便我是那個大氣運之人,但您這樣光明正大的來找我,別人看到之后,會放過我嗎?”

  “你指的誰?齊王嗎?他不會動你的。”皇帝淡淡說道:“即便他到現在,依然還想著那個位置,但他肯定不會再動你了。”

  “為啥?帝國戰神他老人家,突然間喜歡我了?”白牧野看著皇帝,十分大膽的道。

  “因為你白家一位先祖回歸了。”皇帝微笑著道,“他成帝了,就在前日,警告了齊王一句。”

  白牧野:!!!

  白家一位成帝的先祖回歸?

  老頭子怎么沒說?

  還是說,老頭子都不知道?

  然后我的老祖宗,還因為我警告了齊王一句?

  “警告什么了?”白牧野有些失神的問道。

  “老祖宗說,別人不管,但李彧你這么做,有點過分。”皇帝微笑道。

  老祖宗,皇帝都叫他老祖宗?

  不過想想,這似乎也沒什么,畢竟李白林三家的先祖就是結拜兄弟。

  白牧野突然有點好奇,忍不住問道:“我那位老祖宗,是創立三仙島的那位嗎?”

  皇帝搖搖頭:“那位先祖,早已跟我李家先祖和林家先祖一起,遨游星河去了……”

  “那您……又是怎么回事?”白牧野看著皇上。

  這話問得也很大膽,但這是皇帝自己說的。什么叫時日無多?

  “朕,被人暗算了。”皇帝微笑的看著白牧野,“已經不可逆,朕知道你很厲害,也知道你連符篆術都能破解,但朕的問題,已經不是人力可以解決的了。不然,你白家的老祖宗就能給朕治好。”

  白牧野長出了一口氣,眨眨眼,看著皇帝,依然有點不敢相信,輕聲道:“沒試過,怎么知道?”

  “呵呵,要不你試試?”皇帝笑瞇瞇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道:“那陛下也得先說說您的癥狀!”

  “癥狀么……就是你現在看見的皇帝陛下,其實已經是一個死人。”

  白牧野整個人都徹底懵了,身邊的林子衿也呆住了。

  這明明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身上的生機是騙不了人的,怎么可能是一個死人?

  這忽悠誰呢?

  一國之君就能這樣信口開河嗎?

  皇帝站起身,輕輕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然后說道:“朕這身體,只是一具仿生體,真正的朕,在半年前,就已經死去了。”

  林子衿忍不住說道:“可是,即便是仿生體,陛下的靈魂仍在呀!”

  “這靈魂,也快散去了。”皇帝淡淡道。

  林子衿一臉駭然的看了一眼白牧野,白牧野無比震驚的盯著皇帝,他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

  “說了你們也很難理解,簡單來說,就是朕被人暗算,真正的身體早已死去,精神體卻通過某種方式存在下來。但這精神體在當時一并受到不可逆轉的重創。最多,只能在這仿生體里面留存一年。”

  皇帝依然保持著微笑,看著白牧野道:“朕終究不是上古時代那些神級大能,沒有他們那種精神體存活萬古的本事。如果朕不是這一國之君,恐怕在當日就已經煙消云散了!”

  “所以朕,將李英送到你這里,所以朕,發出信息,懇求你白家老祖回歸,所以朕,今日來到這里見你。因為,朕將離去,塵土歸宗。但朕希望這祖龍不亂!希望你能輔佐李英,成為一代明君。”

  “朕知道你身邊的那些小朋友,都是頂級的精銳,朕也知道即便是齊王的陣營里面,也被你收服了不少人。”

  “朕還知道……”

  “所以,朕知道你是個有想法的孩子,經過觀察,朕也相信你的人品,更相信白家世代忠良……”

  白牧野看著眼前滿臉平靜跟自己說話的皇帝,倒不是多震撼皇帝知道的怎么那么多,而是心里面有種淡淡的悲哀——這是在托孤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