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四十三章 朕也想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飛仙星,古琴城,飛仙大學。

  姚謙正指揮著一大群人,布置著老宋的家。

  是的,萬年老光棍,要結婚了!

  飛大的很多單身男·老教授們,都狂吐酸水。

  “一個糟老頭子,他何德何能,娶到方教授這種好女人?”

  “早就看出他們兩個有奸情,哎,攜手踏入神域,然后開始出雙入對,大家都這么大一把年紀了,何必這樣撒狗糧傷害我們?”

  “老宋這個混蛋,耿直得一塌糊涂,方教授到底看上他哪一點?老夫不比老宋有情趣多了?”

  “你都老夫了,還特么嘚瑟啥?你老伴的棺材板都快壓不住了!”

  “滾滾滾!”

  一群同樣的糟老頭子,聚在老宋家里,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一個個都是一臉不忿的樣子。

  是的,沒有祝福。

  反觀飛大的那些女教授們,一個個都喜氣洋洋的。

  “哎呀,真好,方教授終于結婚了呢!”

  “是啊,以后那些老頭都是我們的了!”

  “呸,誰稀罕那些糟老頭子,要找也是找年輕的小哥哥!”

  “姐,你都五十了,能別作妖了嗎?”

  “你看我哪里像五十?換上一身學生裝,妥妥就是一個十五少女!”

  “嘔!”

  于秀秀等一群真正的年輕人,已經無力吐槽了。

  這就是飛大的教授嗎?

  我們是不是被小白給坑了?

  他該不會把我們扔到這里,然后自己卻跑去第一學院吧?

  不過不管怎么說,這里的氣氛還是蠻好的。

  老宋也被收拾得神采奕奕的,頭發理了,胡子也剃了,換上一身祖龍服,別說,看著還挺帶勁的。

  站在門口,沖著那群狂吐酸水的糟老頭子們冷笑道:“你們一個個,就是嫉妒,有本事你們也踏入神級領域啊,到時候,那邊那些漂亮的大妹子們,還不一個兩個往上撲?”

  “呸,老宋,你少在那得了便宜賣乖,我們怎么就往上撲了?你也神級了,我們怎么不撲你?”一個飛大的女教授,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實際上,這也是一個六十多歲的大宗師。

  境界越高,身體機能越好,想要讓自己變得年輕些,并不是一件難事。

  比如老頭子白勝,恢復青年模樣,也的確能迷倒一群漂亮妹子。

  白牧野一群人來到這里的時候,老宋的家里已經被布置好了。

  一群女教授們也離開了這里,跑去方晴家,準備給老宋出難題呢。

  想要娶走飛大女教授中的一枝花,也沒那么容易。

  神級大能結婚,就算再怎么想要簡單一點,也終究太引人注目了。

  即便飛仙剛剛遭受了重創,但幾乎所有一級主城的城主,全都親自過來道賀。

  還有很多二級主城的城主,也都派人送上禮物。

  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夠尊重,畢竟一級主城的城主都來了,二級主城的那些人卻只是送點禮物過來。

  實際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是他們沒資格來!

  在那些大人物面前,哪有他們的位置?

  這也就是老宋跟方晴低調,不然的話,他們的婚禮,絕對可以辦得無比隆重。

  其他很多星球都會來人道賀。

  他們不想這樣,太折騰人了。連他們自己都覺得折騰。

  甚至就連想要一個婚禮的方晴都有點后悔了。

  因為這場面,著實有點大了。

  周邊一片別墅,全都被老姚戰戰兢兢的給征用了。

  不征用也不行了,老宋的別墅雖然不小,但想要容納那么多人,根本就是開玩笑。

  然后老宋跟方晴都一致拒絕在外面辦。

  像他們這種身份,真在外面辦婚禮,瞬間就得被圍個水泄不通。

  在這飛大校園內還好,至少不是誰都能進來的。

  所以方晴一臉認真的對自己這群飛大的姐妹們說道:“待會兒你們不許太過為難我家老宋,知道嗎?姐姐活了這么大歲數,放在普通人都快當太奶奶了,好容易才嫁出去,你們誰要是敢給我攪和了,我可不放過你們。”

  “哈哈,方姐,你至于嗎?這就你家老宋了?你這得多恨嫁啊!”

  方晴翻了個白眼:“人家三十幾歲不結婚,就大齡剩女了,我這算什么?我這是老齡剩奶奶!所以你們這幫丫頭片子,都不許搗亂,知道嗎?”

  一群飛大女教授全都忍不住笑起來。

  其中有幾個曾經暗戀老宋的女老師也跟著笑,但笑得多少有些勉強。

  她們之前都一度覺得,憑借她們年輕的優勢,可以打動老宋那個萬年鋼鐵直男。卻不想,最后還是被方姐給霸占了。

  不過想想,人家兩個從上學時候就在一起,來飛大教書也是在一起,若是無意,怎么可能這么巧?

  如今雙雙踏入神級,在平定了這一次的次元生靈入侵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宣告了婚訊。

  要是還不明白人家兩人之間早有情愫,那也不配在飛大當老師了。

  很快,老宋那邊的迎親隊伍過來了。

  小白帶著新的符龍戰隊,以及龍傲天等一群人,還有大鵝……這次沒有把它丟在家,跟于秀秀這群已經上了大學的年輕人一起,簇擁著老宋,浩浩蕩蕩,跨越好幾個街區那么遠……來到了方晴的家。

  老宋是騎著自行車來的!

  這創意,來自老姚。

  不得不說,老姚這家伙,肚子里還是有點東西的。

  當他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一大群人都是有點傻眼的。

  自行車是什么玩意兒?

  一大群人的腦子里甚至完全沒有這個概念!

  因為這東西實在是太古老了,早已退出了人類的生活當中。

  就連老宋都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兒。

  然后老姚直接讓機器人定做了一輛,并給眾人普及,說這是人類先祖在銀河系時代,曾經某個年代里,非常盛行的交通工具。

  有人問為什么要用這個,老姚說這個可以體現出宋教授的誠意!

  老宋欣然接受。

  因為他也覺得,這玩意兒挺好玩的。

  騎著自行車的老宋感覺比開著一艘星艦都威風。

  尤其是一群人快步行走,用羨慕的眼神跟在他身邊,讓老宋覺得這比他踏入神域還要風光!

  想想他跟方晴突破神域的時候,正在拼命打仗,那個時候,誰有心思裝逼啊?

  那種感覺,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來到方晴家之后,一群女教授嘻嘻哈哈給老宋出了不少難題。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個暗戀了老宋很多年的女教授,微笑著讓老宋虛空畫符。

  所有人都來了精神。

  就連白牧野都精神一震。

  神符師,可以虛空畫符,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可真正見過的人卻沒有幾個。

  因為虛空畫符這玩意兒吧,對符篆師的消耗相當大,多少有點華而不實的感覺。

  至少對神符師來說是這樣的。

  所以正常情況下,能讓一個神符師虛空畫符,基本上只存在于那種生死戰中,所有的符篆都打光,所有的材料也都打到一點不剩。然后還要拼命,不死不休……直到這種時候,神符師才會動用虛空畫符這種本領。

  老宋想了想,呵呵一笑,今天這種大喜的日子,他再直也不可能干那種掃興的事兒,微笑著點點頭:“虛空畫符嗎?行,那就畫一次!”

  方晴坐在別墅的窗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別墅院子里看上去非常精神的老宋,以及他身邊那輛自行車。

  這老不死……真的是用心了!

  方晴眼睛有些濕潤,這一天,她等了太多年!

  就在這時,幾艘眾人從來沒見過的飛行器,從遠處高速飛來,直接往飛大校園這邊飛來。

  正準備表演一次虛空畫符的老宋凝眸看了一眼,然后迅速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老白。

  老白也愣住,微微挑了挑眉梢,呵呵一笑:“嘿,有點意思啊,皇族……”

  這兩個字,頓時讓在場一群年輕人全都驚呆了。

  宋教授跟方教授大婚,居然有皇族的人到場?

  白牧野身邊的小顧同學下意識的摸了一把大鵝的腦袋,被大鵝輕輕擰了一下手:“公鵝的頭,不能隨便摸!”

  小顧嘴角扯了扯,臉上露出幾分緊張。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是?”

  小顧點點頭。

  臥槽!

  這下真是有點熱鬧了!

  祖龍國君竟然出現在飛大教授的婚禮上?

  誰敢相信?

  關鍵還是突然襲擊。

  老宋到現在都不知道來者何人。

  老白那老東西只說了一句皇族,也特么不把話說透。

  這邊的異常情況,也被在那些別墅中等待的賓客看見,大家都很意外。

  什么人敢這樣駕駛著飛行器直接闖進飛大校園?

  就算他們這群飛仙星的大人物們進校園,那也是乘坐著飛大統一的飛行車進來的。

  除了飛大那群老教授敢駕駛著飛行器出入之外,整個飛大校園上空,那是禁飛區!

  這幾艘飛行器飛臨這里,稍微盤旋了一下,便往方晴的別墅外面降落下來。

  外面的空間很大,倒是有很多地方可以停留。

  不過當這些飛行器降落之后,從里面走出來的那一群人,卻是讓所有人都當場驚呆了。

  老宋瞠目結舌看著走進來那群人,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皇……皇上?”

  魯王臉上帶著笑容,跟在皇帝身后,同時還有幾個人,陪伴在皇帝身邊。

  那幾個人看著都很年輕,臉上表情也都輕松的很,可老宋一眼就能看出來,那幾個人……竟然全都是神級強者!

  都是多年來一直陪伴在皇帝身邊的頂級高手!

  別看他也已經踏入神級,但跟那幾個人比起來,當真差得遠。

  因為那幾位,恐怕距離帝級,也只是一步之遙!

  穿著一身大紅的喜服,坐在床上順著窗戶往外看的方晴以及房間里面一群飛大的女教授也都傻了眼。

  經常能在光幕上看見的皇帝陛下竟然出現在了她們的眼前?

  這是什么情況?

  是專門找來的特型演員?

  如果今天是一場普通的婚禮,那么她們一定會認為那絕對是特型演員。

  祖龍風氣開放,對這種事兒也沒人會太過在意。

  甚至有些看皇帝不順眼的人專門弄出一些丑化皇族的劇情去演,也不會真的受到打壓。

  只不過這么干的人終究是少數。

  而且以老宋跟方晴這種身份,更不可能干這種掉價的事情。

  所以,來的真是皇帝?

  這群人全都有一種如在夢中的感覺。

  實在是太難以置信了!

  皇帝微笑著,沖著老宋揮揮手:“宋先生,多年不見,還是風采依舊,如今又踏入神域,可喜可賀,看來朕今天來的很是時候嘛!”

  老宋深吸了一口氣,骨頭再硬的人,看見皇帝出現在自己面前,怕是也會緊張。

  他連忙往外快走幾步,隨后躬身施禮:“見過陛下!”

  “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無需多禮,朕來這里,不過是湊個熱鬧!”

  皇帝笑容溫和,伸出手,跟老宋握了握。

  無數人在這一刻,眼睛都直了,盯著老宋的手,羨慕得不知說什么好。

  其實絕大多數的人,直到現在,腦子里都是一片空白的。

  從來只能在光幕上見到的那道身影,竟然神奇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這太不可思議了。

  皇帝的目光,隨后又落到白勝跟林采薇身上,眼神多少有些復雜。

  但還是沖他們點點頭:“兩位,別來無恙啊。”

  老白嘴角咧了咧,算是笑過。

  他跟林采薇,年輕時候就跟皇帝有過太多來往,要說敬畏,是真沒多少,但過往的過節,倒是挺多的。

  不過最近這幾年,皇帝在很多事情上,都明顯有補救當年一些事情的意思。

  這讓老白跟林采薇也沒辦法去記恨他什么。

  這位當年跟齊王爭得煙云四起,做過一些錯事,也實屬正常。

  就連老白和林采薇也不敢說自己這些年從來沒做過錯事。

  如今相逢一笑,昔日那些恩怨,也的確沒多重要了。

  尤其皇帝明顯很護著小白,這讓老白心里面感覺非常舒服。

  皇上沒去看顧英俊,因為這種時候,哪怕一個眼神,都能引起無數不同的解讀。

  倒是他身后的魯王,偷偷望向白牧野和林子衿的目光中,帶著一股異樣的神采。

  白牧野感受到了,懶得理會。

  林子衿也感受到了,她盯著魯王,冷冷道:“你看什么?”

  我天!

  很多人腦袋當場就是嗡的一聲!

  皇帝身邊那幾人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林子衿,就都收回了眼神。

  皇帝也看向林子衿,林家這小姑娘,膽子挺大呀!

  林采薇看了一眼林子衿,目光落到皇帝身后的魯王身上,淡淡道:“今天是朋友大喜的日子,感謝陛下前來捧場,但是李遜,你來做什么?”

  臥槽!

  在場這群人再次被震撼到了。

  這特么,太猛了吧?

  林子衿那小姑娘就夠兇的了,魯王不過看了她一眼,她竟然直接開口質問人家看什么。

  沒想到這位更兇!

  直接指名道姓,面對魯王這位親王,竟是絲毫尊重都沒有!

  在場這些人,不認識林采薇的很多。

  不過方晴身邊那群姐妹團倒是大多都知道林采薇。

  天麓女子學院的女教授嘛!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認識皇帝,更沒想到她敢用這種態度對待魯王。

  魯王李遜當場就有點懵,皇上已經警告過他了,他也被嚇屁了,但這么多年的習慣使然,看見白牧野跟林子衿這一對年輕的璧人,內心情不自禁的有些澎湃。

  可沒想到只是看了一眼,竟然就惹出這么大的禍事來。

  他當即一臉委屈:“我,我沒看什么呀?你們這是……何意?”

  林采薇哼了一聲,她當然知道李遜是個什么東西,如果他從來沒有招惹過到她頭上,早就一劍給剁了。

  老白也淡淡瞥了一眼李遜,他同樣知道李遜是個什么玩意兒,但懶得搭理。

  一個垃圾罷了!

  要是他敢打小白和子衿的主意,根本不需要別人,皇帝就能一巴掌拍死他!

  林子衿從不喜歡掩飾自己的情緒,哪怕她知道這種場合,不應該找茬,但看見魯王那惡心人的眼神,想起小顧曾經說過的話,她便覺得惡心。

  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厭惡。

  這時候,皇帝呵呵一笑:“你就是林子衿吧?”

  林子衿看他一眼:“嗯,我就是,您是皇帝陛下,一國之君,怎么身邊還帶著這么惡心的人?”

  皇帝:“……”

  其他人:“……”

  魯王臉都徹底黑了!

  因為皇上到最后也沒跟他說這對年輕人的身份,不過看著白勝跟林采薇的態度,他一下子恍然大悟,終于什么都明白了!

  之前是壓根就沒往那方面去想。

  誰他媽能想到白家和林家的子弟竟然會在飛仙星這種破地方待著?

  這他媽不是坑人嗎?

  皇上看著林子衿,微笑道:“那讓他走好不好?”

  “您就不該讓他來!”林子衿道。

  “好,那是我的錯,我現在就讓他走。”皇上轉頭看著魯王,“看起來,今天有點誤會,要不……”

  “臣這就走,這就走!”魯王覺得繼續在這地方多呆一分鐘他得少活十年!

  今天這個臉丟得可是有點大!

  身為帝國親王,何曾受過如此羞辱?

  關鍵問題是,皇上竟然一點都沒有幫他緩頰的意思,甚至沒有否認那個該死的林家小姑娘說他惡心這件事。

  你們都給我等著!

  李遜保持著微笑,上了飛行器,當艙門關閉那一刻,他的臉,已經徹底陰沉下來。

  聲音低沉的吩咐了一句:“去我的行宮!”

  飛行器上有他的護衛驚訝道:“陛下這邊?”

  “不用管。”李遜淡淡道:“現在就走!”

  這邊,因為皇帝的到來,就連老宋都變得有些拘謹起來。

  那些飛大的女教授們,剛剛都想出來參拜皇帝,是被皇帝身邊的人第一時間給阻止了。可要她們現在繼續起哄,誰還有那個膽子?

  眼看著一場挺熱鬧的婚禮,就要這樣草草收場,白牧野一臉郁悶,道:“師父,您這還沒表演虛空畫符呢啊!”

  老宋心里面MMP,當著皇帝,當著他身邊那么多強者,我還表演個屁的虛空畫符啊!

  結果沒曾想,皇帝一聽這話,頓時來了興趣:“虛空畫符嗎?朕也想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