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八章 打遍飛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由不得于秀秀不震撼,莫說是她,即便是老宋他們那群正在跟劇毒雙頭蛇拼命的強者們一個個也全都驚呆了。

  這是什么情況?

  高天之上那道身影,沒人看見嗎?

  不,當然看見了。

  不當回事嗎?

  怎么可能?

  那身影特別裝逼的杵在那,但凡境界高一點的人一眼都能看見,怎么可能不當回事?

  但地面上這條劇毒雙頭蛇的破壞力太強了!

  這是一個神級的次元生靈,無論如何也繞不開的一道坎。

  所以,即便再怎么想弄死次元門戶那里站著裝逼的那個神族,也得先解決了這條蛇再說。

  更別說下面這群強者沒那么膚淺,這么多年下來,哪個大宗師以上的靈戰士、符篆師沒跟神族打過交道?

  最少的,也都打過一兩次交道了。

  那王八蛋站在次元門戶的門口,顯然不是為了裝逼,肯定是沒憋什么好屁!

  但他們還能怎么?

  這是一場他們有生以來,史無前例的大規模次元生靈入侵。

  這已經是一場真正的戰爭了!

  就算急,也得一步一步的來。

  沒有人能一口氣吃出個胖子來。

  但就在這種時候,那個站在高天之上、次元空間門口裝逼的身影,居然消失了!

  “加把勁兒,先干掉這個!”

  老宋身上圍繞的符篆再一次成片成片的拍向那條劇毒雙頭蛇——這是他跟白牧野學來的戰斗方式,以前都是一把揚出去,自從學會這一手,感覺自己更牛逼了!

  劇毒雙頭蛇瘋狂的嘶吼起來,變得更加暴躁,雖然四雙眼睛瞎了,但這東西的神識敏銳到極致,攻擊兇悍無比,劇毒令人頭疼,防御也特么強大到變態。

  圍著它打的不少大宗師都身中劇毒,不得不依靠各種丹藥和老宋的凈化符硬撐著。

  但這種生死之戰,卻是讓老宋跟方晴全都有一種行將突破的感覺!

  尤其是方晴,她的攻擊愈發的強勢,整個人也進入到了一種近乎忘我的狀態。

  常人看不出什么來,但境界和她差不多的那些人,全都心生感應,偶爾瞥向方晴的眼神,也全都充滿了羨慕和喜悅。

  只要方晴能夠突破,那么,古琴城從此就有神級高手坐鎮了!

  終于,方晴一劍斬出,那綻放著璀璨光芒的劍氣,突然間將原本幾乎打不破的雙頭蛇其中一個腦袋斬下來大半!

  巨大的劇毒雙頭蛇剩下那個頭顱的口中發出無比瘋狂的嘶吼,身體也跟著劇烈的翻騰起來。

  所有人全都第一時間迅速往外飛走。

  這時候,方晴又斬出一劍!

  那劍氣,宛若天外游龍一般!

  太驚艷!

  太璀璨!

  無比奪目!

  劇毒雙頭蛇的另一顆頭顱,竟被方晴這一劍斬掉,掉落在城市的廢墟當中。

  它那龐大無比的身軀,也在這一瞬間,轟然砸落!

  泛起了漫天煙塵!

  一股可怕的氣勢,順著方晴身上直接爆發出來!

  老宋先是呆了一呆,一股說不清的情緒在心間蔓延,他覺得他會有點生氣——憑什么你比我先晉級了?

  可實際上并沒有。

  在方晴突破的那一刻,老宋竟然一點生氣的念頭都沒有生出來,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

  她突破了!

  她終于突破了!

  太好了!

  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來描述的情緒,自老宋心間蔓延開來。

  然后,他咧開大嘴,無聲無息的笑起來。

  一種特別玄妙的感覺,自他的腦海中,一念生出。

  天地間,大量的能量,在這一瞬間,直接往老宋這里匯聚過來。

  無數人全都愣住了。

  到他們這個境界,對氣機的感應,實在是太敏銳了。

  但凡有一點點風吹草動他們都比別人感應得更加清楚數百上千倍,更別說眼下這么大的動靜。

  “哈哈哈哈!一場大戰,兩大神級誕生!天佑古琴城!”一名同樣出自飛大的大宗師笑聲震天。

  “天佑我古琴城!神族的雜碎,有本事再來呀!”另一個大宗師同樣仰天咆哮。

  那聲音中,有歡快,有解脫,亦有無盡的悲憤!

  若我們古琴早一點有神級強者坐鎮,那些死去的強者們,是否就不用死了?

  還好,如今來了也不晚,從今后,我們古琴,也是一座有神級存在的城!

  兩股能量形成的漩渦,自高天形成,不斷往方晴跟老宋那里匯聚。

  兩人如同心有靈犀一般,竟同時張開眼,第一時間望向對方。

  那是一種散發著戀愛味道的酸腐味。

  方晴的身形,沖天而起,直奔那次元空間門!

  戰斗,并未結束!

  老宋深深看了一眼方晴沖天而起的身形,他也同樣飛起,但目標,卻是依然在古琴城中肆虐的那些大宗師級次元生靈!

  雜碎們,你宋爺爺來了!

  轟隆隆!

  大神級大佬,可以虛空畫符的存在,強大到什么地步?

  古琴城的這些強者們,終于親眼看見了。

  從巔峰邁入神級領域,看上去不過是提升了一小步,可實際上,那卻是修行者的一大步!

  大宗師領域依然是術,神級,卻是道!

  在大宗師眼里需要尋找的破綻和機會,在神級眼中,根本不需要找。

  因為敵人身上,到處都是破綻,隨時都有機會!

  摧枯拉朽!

  大量的強者,跟隨在老宋身后,已經不需要他們打了。

  他們只需要看就行了!

  甚至就連看熱鬧,都有點跟不上節奏!

  次元空間門內,被大蚊子一下子頂進去的那神族人做夢也都想不到,對方身邊竟然有一個他們神族的叛徒。

  幾乎將他的全部信息,都詳細的告知了對方。

  所以,被白牧野加持得狀態快要溢出的大蚊子一擊得手。

  那根銳利無匹的口器,精準的刺穿了他身上戰甲最為薄弱的地方,將他刺了個對穿。

  原本他境界就是不如大蚊子的,如今又被成功破防,哪里還能有什么好下場?

  大蚊子兇狠殘暴,動作麻利無比,干脆利落的一頓刺……直接將這神族給扎成了篩子。

  渾身上下全都是窟窿眼,鮮血順著那些窟窿眼汩汩流淌出來。

  哪怕是緊隨其后進來的白牧野,都幾乎沒看見大蚊子出口器的過程。

  進來的時候,這神族就已經幾乎被扎死了。

  他掙扎著,嘴里面往外流淌著鮮血,看著白牧野:“你們……怎么可能知道……我這戰甲的……缺陷?”

  這一身戰甲,堪比神級防御,但再好的戰甲,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只是外人怎么能知道?他想弄個明白,不然死不瞑目。

  “想知道?”全身籠罩在裝備中的白牧野,淡淡問了一句。

  “想……”

  咔嚓!

  林子衿一刀剁了這神族的腦袋。

  那雙眼依然瞪得溜圓。

  當真死不瞑目。

  “不告訴你。”白牧野說著,直接在這神族身上找到了那件收集死氣的神族法寶,收起來之后,看了一眼對方身上這戰甲,默默的把它拔下來,收好。

  就在這時,方晴的身影,出現在這里。

  一眼看見白牧野幾個。

  方晴此刻,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驚天的殺機。

  剛剛進入神級,那種感悟還沒有過去。

  但在看見裝備覆體的白牧野幾人之后,心中的驚愕瞬間壓過那一身凜然殺機。

  “是你們?”

  “嘿嘿,師父,這樣您都認得出?”林子衿嬌憨的一笑,隨后露出那張國色天香的臉來。

  方晴嘴角抽了抽:“臭丫頭,回頭跟你算賬!”

  白牧野則走到林子衿身邊:“恭喜師娘,突破神級!”

  方晴臉色一紅,瞪著白牧野:“臭小子你叫我什么?”

  “咳咳,恭喜方姐!”白牧野笑嘻嘻的改了口。

  “還是叫師娘吧,好聽,再叫兩聲聽聽。”

  白牧野:“……”

  方晴瞥了一眼一旁的顧英俊和那只血色大蚊子。

  大蚊子正在偷偷喝那神族的血。

  對大宗師這個級別的生靈它沒多大興趣,但在過去就聽說神族的血更好喝一點,它想嘗嘗。

  “師娘,這是我們的同學顧英俊,絕對值得信任的。這只大蚊子……”

  方晴淡淡道:“神級的鬼潭蚊子,小白,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啊!”

  白牧野嘿嘿一笑:“還請師娘幫著保密。”

  “你們這已經不是打了一個地方了吧?”方晴眼睛很尖,一眼看出白牧野等人身上同樣帶著強烈的殺機,那必然是經歷了很多場戰斗之后才能形成,“原本不知道是誰,想著來看看,見是你們,就想訓你們幾句胡鬧,不過,在看見這神級的鬼潭蚊子之后,我又改變主意了,你們去吧,這里我幫你們遮掩一二。只是接下來,不管去哪,一定要注意安全!這一次神族對飛仙的入侵力度,已經是那場大戰之后,最為嚴重的一次了。你們要小心!”

  “放心吧師父!”林子衿乖巧的點點頭。

  方晴心說臭丫頭老娘信你個鬼!

  瞪了一眼林子衿:“等這次戰爭結束,為師一定好好帶著你加練!”

  林子衿頓時一臉苦相。

  白牧野微笑道:“放心吧師娘,我會照顧好她。”

  方晴壓根就沒問地上那幾乎被大蚊子吸成干尸的家伙身上的戰甲還有空間指環的事情。

  幾個小家伙帶著一只神級生靈到處馳援,即便目的單純就是為了資源,這種行為,也足以讓所有被他們幫助過的城市感謝了。

  那些資源,是他們該得的!

  很快,白牧野等人上了飛行器,沖向下一座城市。

  方晴則在破壞了那座傳送陣之后,帶著更強烈的震撼離開了次元空間。

  小白帶著一只神級蚊子到處打架……這個她能理解,因為那孩子本身就足夠神奇,他背后的力量更神奇。

  可他怎么能知道破壞傳送陣的手段?

  剛剛被小白告知的時候,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如果不是知道小白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跟她胡說八道,換做別人她早就大聲呵斥了。

  離開次元空間,已經進入神級靈異的方晴依然有些神情恍惚,喃喃道:“真是太神奇了!”

  “什么太神奇了?是我們一起踏入神級領域嗎?”老宋那張跟呲牙豹似的老臉出現在方晴面前。

  方晴白了他一眼,道:“你收了一個好徒弟。”

  “哈哈哈,知道我厲害了吧?我當然收了一個好徒弟?嗯?你什么意思?剛剛那架飛行器里面是小白?好哇,這臭小子,竟然敢不見我一面就跑?太不孝!都不知道來拜見一下他的神級師父嗎?”

  “嘚瑟!”方晴狠狠白了一眼老宋,低聲道:“那孩子帶著一只神級鬼潭蚊子,不方面露面,并且……他剛教會我,如何破壞現有的那些神族傳送陣。”

  老宋頓時收起玩笑,一臉嚴肅的看著方晴:“這事兒可開不得玩笑。”

  “誰和你開玩笑了。”方晴看他一眼,“不信你就自己進去看看。”

  老宋情商雖然不咋地,但也沒低到那地步,對方晴一臉認真說出來的話,他還是相信的。只是有些難以接受。

  這感覺,好像自己進入了神級領域,也沒什么了不起呀,怎么有種被那小子把風頭給蓋過去的感覺呢?

  這時候,方晴看著他道:“幾個孩子,帶著一只神級生靈,都敢到處去支援,老不死,你敢不敢?”

  “如你所愿!”老宋淡淡一揮手,一架飛行器頓時出現在天空,但卻因為忘記開啟,那飛行器翻滾著往地上掉去。

  “哎呦我去,啟動,趕緊特么的啟動……臥槽!”那飛行器距離地面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終于啟動,又緩緩的飛上來。

  方晴一臉無語的瞪著他:“學不會你那寶貝徒弟的帥氣,就少出點洋相!”

  老宋一臉不開心的飛到飛行器跟前,忍不住輕輕踹了一腳:“不爭臉的東西!也不知道學學你主人我!有些人一直吹噓著自己就要突破了,可最終還不是跟我一起突破的?”

  方晴怒道:“我比你早!”

  老宋嘿嘿賠笑:“對對對,你更早一點,你大。”

  “你才大!”方晴怒道。

  老宋:“……”

  隨后飛行器開啟,朝著另一座一級主城飛去。

  地面上,大量古琴城的強者,全都一臉羨慕的看著那艘飛行器的離開。

  這種事情,他們不需要問,也知道老宋跟方晴干什么去了。

  古琴城這邊已經沒有什么危險了,即便這場次元生靈的入侵造成難以想象的巨大損失,但用不了幾天,整座城市又會重新煥然一新。

  只是已經死去的人,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于秀秀一群人聚在一起,在那議論著,剛剛干掉高天之上次元空間門那個裝逼神族的,究竟是不是小白跟林子衿。

  他們都發消息詢問了,但并沒有得到回應。

  這在于秀秀等人看來,基本上就是了!

  沒見方晴老師進去之后沒多久,那架飛行器就離開了嗎。

  接下來的時間里,一級主城、二級主城、三級主城……

  一只神級的大蚊子,和三個不怕死的年輕人,他們的足跡幾乎在短時間內,踏遍整個飛仙星的每一片區域。

  但真的很累!

  到后期,飛行器上趕路的時間,就成了三人的休息時間。

  誰都不想說話。

  林子衿跟顧英俊看上去像是在打醬油,可實際上,他們每到一地,至少都要干掉一個大宗師級的次元生靈!

  因為沒有比這更好的歷練了!

  他們雖然不能直面偶爾遇到的神族人,但至少,在面對那些大宗師級的次元生靈時,已經有了豐富的經驗!

  如果不是不想暴露太多,林子衿甚至想給彩衣跟單谷他們發消息,讓他們也加入進來!

  神級的大蚊子其實也很累,它甚至要比白牧野這三個人更累!

  但它卻非常興奮!

  在過去,像這樣的戰斗幾乎是它無法想象的。

  鬼潭那里就是它的地盤,偶爾一些冒險者過去,也根本不需要它出手。

  不計其數的鬼潭蚊子瞬間就能把那些入侵者給吸成干尸。

  所以,論戰斗經驗,它跟嘯月老狼那種從小就打架的家伙根本沒法比。

  但隨著這一次的歷練,大蚊子的戰斗經驗直線上升!

  只能說,它的下限太低了……提升起來那種幅度連它自己都感覺到驚訝。

  隨著他們行動的軌跡,一座又一座的城市,留下了一道血光和一架飛行器的傳說。

  那道血光究竟是什么,除了少數大宗師級的強者看清楚了那是一只大蚊子之外,幾乎沒人能夠看清楚。

  至于那架飛行器里的三個人到底是誰,更是眾說紛紜。

  但卻沒有一個精準答案。

  相比之下,兩個隨著這場戰斗誕生出來的神級大佬,身份卻是明明白白的擺在臺面上!

  方晴,神級靈戰士!

  老宋,神級全系符篆師!

  這是兩個真正的寶貝!

  可以說,整個飛仙星,都將因為他們的存在而變得更有安全感。

  與此同時,幾乎所有一二三級城市的城主們,也都收到了一個加密的信息。

  那信息的來源讓他們目瞪口呆——祖龍皇室辦公廳!

  這特么是皇帝的秘書處發來的消息啊!

  消息的內容也特別簡單,但里面的每一個字,都讓人感到無比的震撼!

  “破解神族目前已經架設好的傳送陣之法!”

  “破解……之法?”

  “這是……什么情況?真的有用嗎?”

  大量城市的城主在收到這消息之后,全都有種莫名的震撼,甚至不敢相信的感覺。

  方晴和老宋,這兩個新晉的神級大佬,也很快收到了這消息。

  方晴看著老宋,幽幽說道:“這法子,十有八九,是你那好徒弟先給皇室的。”

  老宋咂咂嘴,有點無奈的道:“這敗家孩子,他是真不知道這個方法的價值……還是太憨?”

  “你那徒弟憨?”方晴翻了個白眼,想到小白同學在她進去之前就麻利的收好所有戰利品的舉動,忍不住啐了一口,“那家伙,賊著呢!我那傻徒弟才叫憨!被小白那小混蛋給吃得死死的!”

  被吃的死死的林子衿,這會兒正靠在白牧野身上睡覺。

  此時距離這次神族全方位入侵,已經過去三天。

  他們也終于走完了最后一座三級城市,正在乘坐飛行器往回趕的路上。

  就在這時,白牧野的通訊器響起。

  同樣睡得很熟的小白一開始都沒聽見,但通訊器卻不依不饒的一個勁響著。

  迷迷糊糊的接通:“嗯……”

  “臭小子你在哪呢?我們過來了!”

  是老頭子!

  白牧野頓時有點精神起來,忍不住道:“才來?要等你們……黃花菜都涼了!”

  那邊傳來老頭子略微有些低沉的聲音:“趕緊滾回來,老子跟你奶奶都受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