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七章 大蚊子扎遍八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群依然還在白岳城苦苦支撐,還在拼命戰斗的人們突然間發現,那只盤旋在他們頭頂上空的雪雕竟然放棄了對他們的攻擊,沖向了另一道血色光芒……咦?那邊竟然還有一個人飛在天上?

  “天吶,那是個符篆師!”

  “那是神符師嗎?”

  “那符篆師好厲害!他竟然在攻擊那個東西!”

  這種時候還敢出現在城里跟次元生靈戰斗的,毫不夸張的說,都是英雄好漢!

  就沒有一個是孬種慫貨!

  他們冒著隨時可能會被神級次元生靈干掉的危險,配合著白岳城的防御系統,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這群次元生靈給干掉。

  就算干不掉那只神級的次元生靈,但至少……也要把神級以下的……全部弄死!

  就不信神族那邊,這種強大的次元生靈是無窮無盡的!

  趙璐也在這群人當中!

  已經進入到大宗師級境界的趙璐身邊聚攏著一群人,這種時候,沒人會在意其他人原本的身份是什么。

  大家都是人類!

  在這個時刻,必須同仇敵愾,團結起來共同抗敵。

  當天空中那道渾身符篆纏繞的身影出現的一剎那,趙璐的動作瞬間一滯。

  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白?

  那道身影,即便在智能裝備的保護當中,她依然一眼就認出來了。

  認出來之后,她的心一下子就懸了起來。

  心說公子這是瘋了嗎?

  他一個人……不對,那個紅色的是什么東西?怎么朝著那只神級雪雕去了?

  就在這時,高天之上,傳來一聲巨響。

  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動,轟然爆發出來。

  所有人都感覺整個天空都被打得一陣顫抖!

  那種強大的能量波動太可怕了,竟然讓天空像是被打破的湖面一樣,泛起了一層層波瀾!

  神級!

  那個抗擊神級雪雕的生靈,竟然也是一個神級強者!

  那是我們的幫手?

  隨后,白岳城中依然在戰斗的這群人,便看見了更讓他們感到震撼的一幕。

  那個符篆師身上的符篆,一股腦打向那神級雪雕。

  而且不像射出去的箭就無法控制那種,那些符篆即便飛到那神級雪雕身前,依然能看出被操控的痕跡!

  這是何等強大的控符能力?

  “神符師!”

  地面有人忍不住高呼一聲:“神符師來救我們了!”

  “神符師!”

  “神符師來了!”

  幾乎所有原本接近絕望的人,在這一刻,身體中的熱血瞬間燃燒起來。

  正在跟他們戰斗的那些大宗師級次元生靈一下子感覺到對面的人類變得更加強大了!

  “殺!”

  “不能讓神符師大人看我們白岳的笑話!”

  “對,干掉這些雜碎!”

  “神符師大人來救我們了,我們也要拿出屬于自己的風采!”

  轟隆隆!

  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自天空中傳來。

  那只神級的雪雕,竟然被那個紅色的神級生靈狠狠撞開!

  那紅色的神級生靈到底是……咦?是蚊子?

  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大的蚊子?

  它竟然會幫助我們?

  “雪雕身體流血了!”

  “那只神級生靈,它受傷了!”

  白岳城中,地面很多人都忍不住大聲歡呼起來。

  哪怕這是一群平日里位高權重的大人物,但在這時候,一個個也都興奮得跟個孩子一樣。

  真的是太激動了!

  就連趙璐,都忍不住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但她更多的,卻是在擔心那到身影……公子他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太莽了呀!

  她很清楚白牧野的戰力有多強,即便是面對一個巔峰大宗師,應該都能全身而退。

  可那是一只神級的雪雕啊!

  就算有那只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大蚊子幫忙,可萬一那只雪雕沖著公子去……

  但很快,她就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

  白牧野的控符能力,隨著無數次的戰斗,已經變得更加可怕了。

  尤其當他手中握著那根至尊權杖的時候,那一身雄渾的精神力量,足以支撐著他去面對任何一個敵人。

  控制符、劇毒符、遲緩符、衰老符……

  打這種東西,直接上劍符和狂雷符這種攻擊系的符篆很難湊效。

  因為神級的生靈,防御能力太特么強大了!

  不,甚至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即便是一張狂雷符下去,最多也就讓對方哆嗦一下。

  但控制系和詛咒系的符篆不一樣,它們是真的可以讓這神級雪雕動作變得無比遲緩。

  控制符打在雪雕身上,雖然不能像打在其他人身上那樣長時間控制,但至少,幾秒鐘還是沒問題的!

  即便那是一只神級的生靈,但只要被控制符打在身上,幾秒鐘之內,也是不能動的!

  如果沒有大蚊子,幾秒鐘的時間沒多大意義。

  但有了大蚊子,一切就完全不一樣了!

  白牧野親自下場,直接用控制符不斷的控這只雪雕。然后用詛咒系的符篆不斷磨滅它的力量。

  短短的一兩分鐘之后,這只原本威風凜凜殺氣四溢的雪雕就已經變得傷痕累累。

  不斷發出瘋狂的鳴叫。

  但沒用!

  當初白牧野一張符只能控住對手一秒的時候他都玩得爐火純青,現在哪怕一張控制符就能控住這只雪雕兩三秒,但卻可以被玩出花來!

  大蚊子的口器就像是一把銳利的釬子,不斷刺進雪雕的身體中。

  神級的防御,防不住同級別的大蚊子!

  噗嗤!

  噗嗤!

  一個窟窿眼接著一個窟窿眼的出現在神級雪雕身上。

  這只可怕的次元生靈一下子變成了一只需要被保護的可憐小動物。

  可惜所有人都巴不得它早點死,沒人保護它。

  白牧野甚至不需要往大蚊子身上打輔助系符篆了,因為這神級雪雕,此時此刻,已經徹底被他給控死!

  禽獸之變詐幾何哉?

  終究還是沒有人狡猾的!

  如果單純只有大蚊子,打不打得過這只神級雪雕都很難說。

  但加上一個狡猾的人類,他們之間所呈現出來的戰力,當真是幾何倍數上漲的!

  這只神級雪雕最后發出一聲哀鳴,硬生生被大蚊子給扎死。

  白牧野隨手一揮,神級雪雕的尸體消失在空氣中。

  地面上。

  林子衿跟顧英俊兩人一遠攻一近戰,殺得風生水起。

  尤其對小顧同學來說,不是跟林子衿在擂臺上做對手的感覺真的太過癮了!

  林子衿一往無前,手中拎著一把長劍,瘋狂的拉住大宗師級的次元生靈,他只需要在遠處放箭就夠了。

  兩個明明只有宗師境界的年輕人,面對大宗師級的次元生靈居然毫無懼色!

  不是沒有人看見他們的戰斗,一開始都以為那是兩個大宗師級的靈戰士。結果很快就發現不對勁,他們的力量并沒有達到大宗師那個層級,可他們的戰力……卻并不遜色大宗師!

  “這三個人還有一只蚊子……到底是哪來的?”白岳城內,除了趙璐之外,所有看見這一幕的人心中都升起巨大的疑惑。

  但不管這三個人和一只蚊子是誰,他們都是白岳城的恩人!

  一會一定要好好感謝下他們!

  這時候,就見那只血色的大蚊子,瘋狂的朝著地面俯沖下來。

  盡管都已經猜到那是幫手,但在這大蚊子沖下來的瞬間,依然還是有不少人心中一緊。

  智能的城市防御系統也將大蚊子判定為“敵人”,瞬間對著它開火,這更讓很多人緊張不已。

  不過這種攻擊,根本就打不中大蚊子。

  如果從高天往下看的話,就可以看見一道紅線繞著巨大的白岳城飛快游走。

  它所經之處,所有大宗師級的生靈瞬間死亡!

  “友軍……是友軍!”

  一個差點被大宗師級次元生靈干掉的高級宗師靈戰士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自己面前已經碎成四五塊的那大宗師級次元生靈,忍不住嘿嘿傻笑起來。

  劫后余生的感覺,真他媽棒棒噠!

  而此時,林子衿則跟顧英俊在干掉那只大宗師級次元生靈之后,收了它的尸體,然后跳上了沒有任何標志的飛行器,向著天空飛走。

  接上白牧野之后,這輛飛行器直接消失在次元空間門里面。

  過了不到五分鐘,那飛行器又飛了出來。

  在天空中懸停了大約十幾分鐘后,接走了已經擊殺全部大宗師級次元生靈的血色蚊子,沒做絲毫停留,瞬間破空而去!

  這就走了?

  這也太干脆了吧?

  拯救了整個白岳城,竟然一句話都沒留……就走了?

  就連趙璐都一臉無語,但她也明白,公子肯定是不想被人發現身份。

  哎,明明是一個熱血青年,滿心善良,骨子里又充滿正義,但卻偏偏如此低調……就算是有原因吧,也很讓人佩服了。

  換做其他那些年輕人,真的能做到嗎?

  老祖宗早就說過,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公子他現在這樣子,絕對算得上是錦衣夜行了吧?

  趙璐想著,拿出通訊器,也不理會其他那些劫后余生,卻對著天空惆悵的人們,直接給白牧野發了一條信息——公子,是你嗎?

  “嗯,我趕場,你自己保重點,回頭找時間來百花城找我一下,給你點靈珠。”

  看著白牧野第一時間給她的回復,趙璐忍不住苦笑著搖搖頭,我滴公子呀……你為什么要這么好啊?非要讓人家死心塌地心甘情愿的給你賣命才滿意嗎?

  她卻是不知,白牧野知道的事情越多,越是能感受到那種恐怖的壓力。

  神族固然讓人喘不過氣來,可老子有靈珠,有神像,只要不斷提升身邊人的實力,至少還能戰斗,至少還能看見勝利的曙光!

  可神族背后的那些存在,當真是令人沮喪甚至有些絕望的。

  所以白牧野決定,自己知道的這些事情,即便是林子衿,也不能告訴!

  這種令人喪到極致的消息,打死都不能散播出去。

  即便是那一天真正到來,大家也要帶著希望好好的活下去。

  白岳城這邊,白牧野他們已經走遠了,一群惆悵的大宗師們才突然有人想起來要去那次元空間里面看一眼。

  剛剛那飛行器進入不到五分鐘就出來了,明顯不是進里面尋找什么寶貝,畢竟人家連滿地的大宗師級次元生靈的殘肢斷臂看都沒看一眼。

  即便是殘肢斷臂,價值也是無比高昂的!

  一群大宗師飛上天空,進了那次元空間之后,尋找了一會,才終于發現那個被破壞得稀巴爛的神族傳送陣!

  就連趙璐都被震撼到了,她目瞪口呆的看著,失聲道:“傳送陣……也能打破?”

  有大宗師緩緩說道:“從古至今,聞所未聞!”

  另一個大宗師道:“我倒是聽說,帝級那種存在,應該是可以破掉一些傳送陣的,就連神級的大佬都不行!”

  “剛剛那個恩人……是帝級?”

  “怎么可能……不過那只蚊子是神級到是真的!”

  “那幾個人看上去,似乎年歲不大呀!”有人皺著眉頭說道。

  趙璐心中微微一動,笑著道:“那幾個人被裝備覆蓋全身你們都能看出年紀來?”

  剛剛說年歲不大那人道:“那符篆師不好說,即便不到神級,至少也是大宗師級的強者了,不然不可能控住那只神級雪雕。但地面那兩人,剛剛我見過,都是宗師級,但卻擁有著大宗師級的戰力。這種……給我的感覺更像是年輕天驕。”

  趙璐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道:“我知道了!”

  幾個人紛紛看向她。

  趙璐道:“我猜,這十有八九是哪個大家族中的長輩帶著晚輩出來歷練!你們還記得之前的古琴城嗎?”

  “記得記得,那驚天一符,直接破掉了神族的神通!拯救了整個古琴城所有人!”

  趙璐道:“你們說,今天這人,像不像古琴城出手那人?”

  “不是說,古琴城那次,是一張神符嗎?今天這人……應該只是大宗師吧?”有人疑惑道。

  “那有什么,你道大宗師都駕馭不了神符嗎?”趙璐微微一笑:“有些強大的大宗師,是可以駕馭神符的!”

  “唉,可惜人家明擺著不想讓我們知道身份,不然也不可能打完就走。”

  “不管怎么說,他們都是咱們的恩人!”

  “不錯,如果日后有機會知曉他們的身份,我一定要去親自當面拜謝!”

  “哈哈哈,當面拜碼頭吧?”

  “不要說得那么直接嘛……”

  一群大宗師開著玩笑,哪怕這次的損失比任何一次都大,可這群人依然還是笑著面對生活。

  因為神族就算再兇殘,他們也同樣有一戰之力。

  這世上還有著很多像剛剛那幾個神秘高手一樣的存在,每當危難來臨之際,都會從天而降……

  所以,只要能活著,就還有希望。

  白牧野在路上就給于秀秀和老宋那些人發了消息,問他們那邊情況怎么樣。

  于秀秀直接給白牧野發了一段視頻過來,視頻中,一群人正在跟那只神級生靈進行著殊死搏斗!

  古琴終究是行政首府,而且有飛大這樣的學校,可以說是高手如云。

  除非像上次那樣,神族年輕人使用可怕的神器要毀滅全城,在沒有神級強者的情況下,大家的確有些無能為力。

  不然的話,即便是面對一條巨大無比的神級劇毒雙頭蛇,古琴城這邊的人類高手依然毫無懼色。

  尤其是老宋這種接近神級的全系符篆師,整個人都打瘋了!

  他根本沒有留意到白牧野發給他的消息,在于秀秀發給白牧野的視頻中,老宋真跟方晴還有幾個人聯起手來,一起狂攻那神級的劇毒雙頭蛇。

  若不是神級生靈的防御太強,不到神級很難打破,那條上百米長的神級劇毒雙頭蛇恐怕早就被干掉了。

  即便如此,它最為脆弱的四只眼睛,都已經瞎掉。

  鮮血橫流!

  看著就特別嚇人。

  巨大的身軀不斷翻騰滾動著,對這城市進行著瘋狂的破壞。

  同時,還有一道神族的身影,渾身上下披掛著鎧甲,正冷冷站在次元空間的門口處,面無表情的往下望著。

  白岳城那里都沒有神族出現,但古琴城這里卻有一個!

  白牧野看完這段視頻之后,直接跟符篆師寶典中的年輕人溝通,問他古琴城那里的神族是什么身份,修為如何。

  “境界還行吧,跟我差不多,大宗師中級,不到高級那樣,但他身上帶著一件強大的法器,可以吸收死氣,吸收到一定程度之后,釋放出來,整座城市……瞬間變成死城,就算神級的強者,也扛不住!”

  “有這么夸張?”白牧野多少有點不信。

  “神族的各種法器,都很厲害。”神族年輕人道。

  “你是不是跟他有仇?”白牧野忍不住問道。

  因為這出賣的可是有點徹底。

  神族的年輕人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有仇與否,很重要嗎?反正這一次的行動,隨著我的失敗,就已經徹底失敗了。”

  “不,應該說,你失敗了,他們也不能成功吧。”白牧野道。

  “你這人很討厭你知道嗎?”神族的年輕人突然很生氣的說了一句。

  白牧野笑起來,隨后封印了這神族的年輕人,然后對大蚊子說道:“咱們到了古琴城之后,第一時間干掉站在次元空間門口的那個家伙,到時候我給你加持一些輔助系符篆,你爭取一下子弄死他!然后他身上有點東西,咱得拿過來。”

  大蚊子做出肯定的回答。

  古琴城。

  蕭玥玥等一群三仙島出來的人聚在一起,幾個團隊,合成一個大團隊。

  他們相互之間的配合無比默契,即便是面對大宗師級的次元生靈,也凜然無懼。

  雖然不敢去比量那條神級的劇毒雙頭蛇,但卻很快干掉了兩只大宗師級的次元生靈。

  那是兩頭狂暴巨熊,皮糙肉厚,破壞力超強。不管什么樣的攻擊,落到它們身上,都跟撓癢癢差不多。

  不過在眾人齊心合力之下,還是給干掉了。

  蕭玥玥用手撩了一下貼在額前的濕漉漉頭發,看著于秀秀道:“他來消息了?”

  “嗯,問我們怎么樣,我給他發了段戰斗視頻,然后他就沒回應了。”于秀秀說道:“反正他沒事就好……”

  正說著,突然間一架飛行器,從遠方飛來。

  于秀秀下意識抬起頭,嘀咕道:“瘋了吧?這種時候……誰還敢駕駛著飛行器往這來啊?”

  正說著,一道血色光芒,朝著天空之上的次元空間門戶直接飛了過去。

  那速度……竟然快得完全沒人看清楚那到底是個啥!

  下一刻,一直站在次元空間門口,渾身披掛著盔甲那人,直接消失了。

  竟然被那道血色光芒……硬生生頂回了次元空間!

  那架飛行器,也緊隨其后,跟了進去。

  “我靠!”于秀秀忍不住說了句臟話,瞪大眼睛,喃喃道:“這啥人啊?這么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