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五章 帶上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胡說八道!我爺爺那是……他不可能死!”這年輕的神族此刻就像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大街上的小可憐蟲,哪里還有半點之前紫光環繞威風八面的氣勢,第一句話就差點被白牧野炸出那個神族大佬的身份。

  不過關鍵時刻,這家伙居然給咽回去了。

  白牧野心中暗道遺憾,但也沒什么,老狐貍不好對付,這只小狐貍……看上去還是可以套一套話的。

  “呵呵,可不可能死,你自己心里面有數,你覺得面對我這法寶,你爺爺能逃得掉?他能逃走的話,會不回來救你?”

  “你胡說,我才不信你!”年輕人的精神意念在白牧野腦海中咆哮。

  白牧野這時候從空間指環中把這年輕人的肉身取出,摘下他手上空間指環,然后在他手腕處,發現了一個手鐲模樣的東西。

  手鐲晶瑩剔透,有點像是紫色的玉。

  “你這手鐲不錯呀,之前你身上那紫光環繞的場景,就是這手鐲弄出來的吧?教教我怎么使用唄。”白牧野虛心求教。

  “呸!”年輕人的精神意念怒不可遏。

  想什么呢?

  自己已經被封印到這里,明知必死的情況下,怎可能教你使用這件神級法寶?

  “唉,真是有點遺憾,這么好的東西,居然沒辦法使用,看來得多用一些時間去研究它了。”白牧野輕聲嘆息著。

  “就憑你?下輩子也研究不出來!”這神族的年輕人冷冷回應,看上去依然硬氣的很。

  “不會那么久的,你得相信,我其實是一個天才,特別厲害那種,只要我想研究的東西,基本上沒有研究不明白的。”白牧野微笑著道。

  年輕人被氣得差點自閉了,媽的老子是在這里跟你拉家常嗎?你那一副跟朋友炫耀的語氣是什么鬼?

  “聽你爺爺說,你們神族正在重新架設過來這邊的傳送陣,等架設好了之后,帝級的強者就可以跨越遙遠星域,來到這里了。我心里面有很多好奇不解的地方,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嗎?”白牧野依然一副跟朋友聊天的語氣,跟年輕人溝通著。

  神族的年輕人根本懶得回應了,媽蛋的,你愛說什么就說什么吧,老子當你自言自語就好!

  “之前根據各種史料,都說你們神族來自三角座星系,不過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如果你們真的來自三角座星系的話,根本不需要架設這種傳送通道……嗯,雖然遠,但你們可以遠征嘛!空間跳躍對現在的人類來說如同家常便飯,沒道理對你們神族就成了難題,你說是吧?”

  年輕人忍不住哼了一聲。

  “你哼一聲表示不屑,那我就當你默認了。”白牧野微笑著道,“如果不是來自三角座星系,那你們神族又是來自何方呢?更遠的地方?看上去也不怎么太像,因為不管多遠,只要使用空間跳躍這種技術,一年到不了就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尤其對帝級生靈來說,干嘛非要架設傳送陣?雖然不是很懂你們的傳送陣技術,但也能感覺到,架設那種級別的傳送陣所需要消耗的材料,即便是你們,也沒有那么輕易拿出來。”

  “你絮絮叨叨,到底想要表達什么?”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被困在符篆師寶典里面,精神體日漸衰弱,要說內心深處不恐懼那是不可能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們究竟來自何方。”白牧野道。

  “想要打過去?死了這條心吧!就你這種,就算真的過去了,也是送菜的貨色!”年輕人嘲諷道。

  “嗯,你說這個我理解,我現在境界的確是差了點,不過我只想弄明白。”

  “我不會告訴你!”

  “我猜,你們應該是來自一個完全不同的位面!”白牧野直接下結論道。

  “呵呵。”年輕人的語氣更不屑了。

  “你呵呵冷笑,試圖表現自己的不屑,其實不過是在掩飾自己內心深處的震驚,這次跟剛剛那一聲冷哼完全不一樣。我感覺得到。”白牧野突然說道,“所以,應該是被我猜中了!你們的確來自完全不同的位面!”

  年輕人不敢吭聲了,心中的確震撼無比,這件事,即便在上古時代神族入侵的時候,也根本沒有幾個人知道,他又是如何猜到的?

  就算那些背叛了神族,跟人類結合的叛徒……也都不敢說自己真正是從哪來的!

  因為這事關一個特別大的秘密,也事關整個神族的生死。

  這是一個真正的禁忌!

  “既然你們是在另一個不同的位面,卻依然瘋了一樣的要往這邊打,似乎……在上古文明開始的時候,你們神族就曾經試探著往這邊打過。結果被揍回去了!”白牧野一邊思索著,一邊信口開河道:“但有意思的是,上古文明湮滅之后的那么多年,你們卻也始終按兵不動,直到我們人類先祖通過遠征,來到這里……然后你們就又來了。”

  神族的年輕人依然沉默著。

  “那你說,你們是不是很賤啊?”白牧野問道。

  “你們才賤!”年輕人怒氣沖天。

  “你不用跟我喊,那么激動做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說的話有沒有道理。上古時代的生靈,就知道你們神族的存在,而且在他們看來,你們神族也不過是上古種族的一個分支,談不上有多厲害……”

  “你怎么知道?”這神族的年輕人第一次打斷白牧野的話,冷笑著問道,“是誰跟你說上古時代的神族不厲害的?”

  “是一個超越了帝的存在。”白牧野淡淡道:“所以你不用擔心這句話的真偽,的確有人跟我這么說過。”

  年輕人頓時反駁道:“你當我傻?超越了帝的存在?哈哈哈哈,你有沒有膽子在你們人類的網絡上把這番話放出去?哈哈哈哈,簡直笑死個人!”

  “為什么我要把這番話放在網絡上?”白牧野認真討教。

  年輕人又不出聲了。

  白牧野心里冷笑,漂亮姐跟雪姐姐她們小心低調到那個份上,從始至終,完全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她們存在。你卻想框我把這種消息散播出去?

  不過很顯然,這神族年輕人十有八九是知道些什么的!

  “我們現在回到你們神族是不是很賤這件事情上。”白牧野又把話題給扯了回來,他微笑道:“你也不用生氣,也犯不著跟我喊,也不需要非得回答我,我只是友好的跟你探討一下。”

  年輕人:“……”

  友好的探討一下,你有種把我放出來再說這話呀!

  “你們神族在上古文明那個時代究竟是不是特別強大,這件事姑且不論。咱只說一件事,那就是為什么上古文明湮滅了那么多年,你們沒有來占領這仙女座星系?雖然聽說你們神族人口不算多,但那無盡歲月中,你們想要占領這里,并不難吧?可為什么你們沒有這么做,反倒是我們人類來到這里之后,沒過多少年,你們就打過來了?難道搶來的東西特別香?”

  白牧野的態度非常平和,精神意念也特別平靜,他道:“還是說,你們神族,也不過是某些存在的工具而已,說的再直白一點,就是某些存在養的狗,叫你們咬誰,你們就得咬誰?”

  神族的年輕人徹底不吭聲了。

  那種沉默,如果不是知道他在聽,甚至會認為他已經死掉了。

  “嗯,看來還是被我猜中了呀!你們神族,果然就是人家養的狗。我們人族來到這里,蓬勃發展之下,應該是觸及到了某些存在的根本利益,所以,對方便驅使著你們,來滅殺我們人類。即便是戰爭失敗,也要留下無數的次元空間,時不時的騷擾一下。歸根結底,就是不想讓人類日子過得太舒服。比如說這一次突如其來的戰爭,根本目的其實就是想要毀滅吧?再比如之前在古琴城那一次,我也見到過你。所以也就是說,從八千年前,一直到今天,你們神族想要做的事情,根本就是要毀滅人族在仙女座星系的根基!”

  “你們當然不可能徹底把人族完全滅掉,但至少,人族那些強大的頂級存在,卻會被你們神族的頂尖戰力通過兌子的方式給兌掉!這樣一來,人族就永遠不存在什么頂尖的戰力了。自然也就威脅不到你們背后的主人。呵呵,還有上古文明的湮滅,十有八九,也是跟這件事有關的,對吧?”

  白牧野不知道,隨著他在這信口開河胡說八道的猜測,被封印在寶典中這個年輕人已經開始瑟瑟發抖了!

  這特么是個妖孽嗎?

  他怎么可能知道這些?

  僅憑猜測猜出來的?

  不可能的啊!

  “唉,所以說,那個我翻遍典籍也找不到精準地圖的天河,其實也應該是一處異位面。那些守衛在天河的人,擋的不是你們神族,就是跟你們神族一樣的異域生靈吧?”

  白牧野忍不住嘆息一聲:“我終于有些想通了,為什么那么多人,從來都不敢公開提這種事兒。我也明白了,為什么剛剛你還在給我挖坑。原來有些東西,的的確確是禁忌,并非他們不想告訴我,而是怕說出來,被某些存在‘聽’到。”

  “你到底還知道些什么?”寶典中,那神族年輕人終于忍不住,冷冷問道。

  “我其實什么都不知道,剛才說的那些,都是我瞎猜的。”白牧野笑呵呵的道,“只不過是跟你爺爺那道神識意念聊天的時候,突然間福至心靈,腦子里生出許多靈感。”

  “我爺爺那道意念?你把他怎么了?”年輕人忍不住問道。

  “一道意念而已,當然是被抹除了。”白牧野道。

  “你……”神族年輕人似乎脾氣很暴躁,下意識的又想狂暴發火,可接著便想到自己此刻也是個階下囚,再怎么發火也沒什么意義。

  “你爺爺應該是個神族大佬,你的身份地位也不低吧?不然的話,就憑你這種境界,也敢跑到人族的地盤上耀武揚威?”白牧野笑呵呵的道,“他求我饒你一命,說如果我放過你的話,將來有天見到,他會答應我任何條件,包括停止對人類的攻擊……哎你說,你爺爺這話靠譜不?”

  年輕人:“……”

  媽的靠譜不靠譜,我說你信嗎?

  不過白牧野這話,似乎讓他看到了一線生機。

  沉聲道:“我爺爺是什么人,豈會騙你這種這樣一個小人物?”

  “你爺爺是什么人我不知道,但我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你爺爺威脅恐嚇的話可是沒少說,但我不吃他那一套。”白牧野道。

  神族年輕人再次徹底無語。

  “不過我在想,你爺爺那種帝級的存在,真的也心甘情愿給人家當狗?”白牧野繼續刺激道。

  “你懂個屁!”性子急躁的神族年輕人再次怒了,雖然明知這該死的人類是在故意激怒他,可他真的容不得有人這樣嘲諷他爺爺。

  “我不懂,那你說說唄。”白牧野淡淡道。

  “你死了這條心吧,即便是死,我也不會說的。”神族年輕人道。

  “還真是有骨氣,那你就死吧,反正我也理順很多東西了,接下來,我就要帶著我的神級大蚊子,去干你們各地的次元空間了!這次的布局,也用了很多年來完成的吧?雖然傳送陣沒完全架設好,但也過來了不少小嘍啰嘛,先把他們全部干掉再說。”白牧野笑呵呵的說著,準備收回符篆師寶典。

  他是真的不需要寶典中這年輕人繼續多說什么了,就像套小顧同學一樣,很多事情其實都并不需要一個精準的回答的。

  “有些事情,不是我想不想說,而是我不能說。”神族年輕人忽然說道。

  “哦?”白牧野停止了收回符篆師寶典的動作,“那你撿點能說的,說來聽聽。”

  “我說了,你會放過我嗎?”神族年輕人聲音低沉。

  “放過肯定是不會放過,但卻未必會殺你。”白牧野道,“當然這要看你的表現。”

  “如果我說,我上次出現在古琴城,加上這次出現在百花城,目的就是為了要殺你,你還會放過我?”年輕人問道。

  “啊?都是為了殺我?為啥?”白牧野真的有點意外,他并不覺得自己的存在,會引起神族的忌憚。

  開什么玩笑,萬億人族,即便他白牧野是最出色的那個天才,而且是舉世皆知的那一種,以他的年齡和境界,也不至于引起神族這么大的忌憚吧?

  更別說他一直以來,都保持著低調。

  是,飛仙他是拿了個冠軍,但在整個比賽的過程中,他始終將自身的精神力壓制在高級層次。

  要這都能引起神族的忌憚,那整個祖龍帝國……乃至整個仙女座星系內的三大帝國的所有天才們一個都跑不掉。

  “你跟別人不一樣,但究竟哪里不一樣,我不是很清楚。我得到的命令,就是干掉你。”神族年輕人說道。

  “誰命令你的?”白牧野問道。

  “我的上司。”神族年輕人道。

  “你這跟沒說有區別嗎?”白牧野冷笑:“你這種不配合的態度也想讓我放過你?”

  神族年輕人沉默了一會,說道:“是一個神族的強大占卜師。”

  “占卜師?算卦的?”白牧野很意外,“他也在這里?”

  “他在神族。”年輕人說道:“但他傳遞消息給我,第一次傳遞消息,是要我在那段日子,毀滅古琴城。失敗之后,又趁著對整個飛仙星發起攻擊的機會,讓我來百花城這里,毀滅整個百花城!他說,有一個人,很特殊,一定要干掉那個人。”

  “那憑啥確定是我?”白牧野滿臉黑線。

  “我也問過。”神族年輕人道:“神師告訴我,那個人出現的時候,我自然會知道。”

  “這么玄乎?我出現的時候,你就知道了?”白牧野冷笑著問道。

  “上一次在古琴城的時候,我不知道,因為沒等我的攻擊落下去,便被那個恐怖的神符師一張符給破掉了,我不敢繼續停留在那里。”神族年輕人道:“但這一次,在見到你的一瞬間,我的確就知道了。因為我的那個手鐲,給了我提示。可惜,我發現你太晚了,更沒想到你身邊不但有神級生靈幫忙,竟然還有上古時代的邪惡符篆……”

  “什么邪惡符篆?都是好符篆!”白牧野懟著人,心里面卻是若有所思。

  子衿跟他聊過這話題,想要沖擊帝級的嘯月老狼也跟他說過,神級的鬼潭蚊子那么草率的就跟他跑到這里,甚至跟他締結了血誓契約……

  這一切的一切,不可能不引起他的一些想法。

  只是,當真沒有任何頭緒。

  他唯一可以確定的一件事,就是他的精神力超級高!

  比所有同齡人都高。

  要說聰明這個,不謙虛的說,的確是很聰明。

  但也沒到天下第一聰明的地步。

  氣運的確是好,可這東西太虛無縹緲了。

  神族年輕人道:“我知道的,能說的,也就這些……”

  “不不不,還有很多,比如,你們這一次對飛仙發動的戰爭,是如何部署的?每一座城上空的次元空間里面,都擁有著怎樣的力量,這些信息,我覺得沒什么不能說的,對吧?”

  “不,我是不可能出賣我的同族的!”神族年輕人義正辭嚴的拒絕。

  “行,真是大義凜然,那你就慢慢等死。”白牧野說道。

  “等等,我可以跟你說一部分……”

  “要說就說全部,我沒那么多耐心跟你斗智。”

  “好吧,我說……”

  半個小時候,林子衿在樓下喊白牧野下去吃飯。

  白牧野這邊也終于從神族年輕人嘴里挖出大量有價值的消息。

  跟白牧野想的一樣,這神族年輕人遠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么剛,什么視死如歸?狗屁!不過是明知必死之后的絕望和瘋狂。一旦給他一線生機,那么除了那些真正不能說的禁忌話題之后,在他口中就沒什么是不能掏出來的!

  當然,對小白來說,他更想知道的還是那些不能說的禁忌話題,可他也明白,那些話題,即便對漂亮姐這種存在來說,都不敢提,更別說這神族的年輕人了。

  白牧野把這年輕人封印起來之后,并沒有讓符篆師寶典停止對他精神體的煉化,反正一時半會也死不了,讓他衰弱一點沒什么壞處。

  如今不殺他,也是為了從他嘴里掏出更多東西來,以及以后一個活著的、身份尊貴的神族年輕人,應該比死了的價值更大些。

  下樓之后,顧英俊忍不住無語的看著白牧野道:“老大,就算我是你小弟,但你就是這么待客的?把我往這一扔就不管了?”

  “不是還有子衿嗎?”白牧野道。

  “我怕自己忍不住犯錯。”顧英俊翻著白眼道。

  白牧野:“呵呵。”

  林子衿:“你是不是想死?”

  三皇子都被她揍出心理陰影了,還差你一個二皇子了?

  “行了,別鬧了,一會收拾收拾,咱們連夜出發,去別的城市。”白牧野道。

  林子衿眼睛一亮:“要去打架嗎?”

  白牧野點點頭:“對。”

  顧英俊則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老大,你這是要拯救全球嗎?”

  白牧野看著他:“你有什么問題?”

  顧英俊呲牙笑道:“帶上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