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神族大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哈哈哈,小螻蟻,想不到你竟然還有這種身份?你身邊居然還能出現一個皇子?哈哈哈哈哈,太好了,簡直天助本尊!待本尊本體到來,將你們一網打盡!”

  那已經沉默許久的陰冷聲音,突然間出現在白牧野的腦海當中。

  “你閉嘴!辣雞!沒感覺自己越來越弱嗎?”白牧野在腦海中冷冷回應。

  “且容你這螻蟻猖狂數日,不過區區一道神念,本尊根本不在乎!能夠抓住你,得到符篆天書,能夠俘虜一個皇子……哦,你也算一個,隱世白族,真想不到……你這小螻蟻竟然還有這種身份!”

  陰冷的神念聽上去無比得意,聲音都變得輕快了幾分。

  “你是個傻逼嗎?再嗶嗶起來沒完現在就弄死你信不信?”白牧野有點煩了。

  這件事,的確是一個天大的麻煩,這個家伙雖然跟個腦殘似的,在符篆師寶典當中叨逼叨起來沒完沒了,可一旦當他本體降臨那一刻,對整個飛仙恐怕都是一場天大的劫難。

  所以,必須要盡快想辦法,解決掉這個麻煩才行。

  這種事兒,必須得求助老頭子了。

  雖然平時輕易不愿意麻煩他,可當這種他幾乎不可能獨自面對的事情發生時,該求助決不能含糊。

  顧英俊看著突然間發起呆的白牧野,忍不住問道:“老大,你怎么了?”

  “對了小顧,你來這里,身邊有沒有護衛?”白牧野問道。

  “護衛?有啊,怎么了?”顧英俊微微皺眉。

  “有多強?神級嗎?”白牧野問道。

  “想什么呢……四個巔峰大宗師。”顧英俊沒好氣的道:“老大你當神級是大白菜嗎?我哪有資格讓神級的大佬給我當保鏢?”

  “那他們人呢?怎么戰斗的時候沒看見?”白牧野問道。

  “他們也都在戰斗啊,只不過沒有跟我們一起,我特意吩咐過的,不用跟我太近。”顧英俊有些奇怪的看著白牧野,“老大,發生了什么事嗎?”

  “有個棘手的問題,需要解決掉。”白牧野點點頭。

  腦海中那陰冷意念得意的道:“別掙扎了!你沒有任何機會!”

  “有沒有機會,不是你這種被我困住的垃圾說了算的。我會讓你眼睜睜看著,我是怎么解決掉你本體的!”白牧野斬釘截鐵的回應道。

  “什么棘手問題?真需要的話,我求助父皇。”顧英俊見白牧野不像開玩笑的樣子,也認真起來。

  “沒事沒事,不用那么緊張,走,咱們收拾差不多,就回去吧,也別在這里太久了。另外,關城主那邊恐怕也不好壓制太久。這一場戰斗,百花城損失估計也不小,把這次元空間留給他們,可以多少彌補一些損失。”白牧野道。

  顧英俊看了一眼這巨大的次元空間,以及那尸橫遍野的場面,咽了咽吐沫:“豈止是彌補一些損失……我看都能賺好幾倍!”

  這次元空間里面的次元生靈太多了,即便白牧野一群人都挑好的裝,依然還有很多。

  其實白牧野可以把這里的生靈全部裝走,但那有點太驚世駭俗了。倒不怕小顧發現他空間指環超級大,而是怕回頭百花城里面的那些城衛軍來了會傻眼。

  為啥別的城市的次元空間都有無數生靈,咱百花城這個卻這么窮?

  所以,想想還是算了吧,做人也沒必要太貪婪,差不多就行了。

  兩人一邊往外走,白牧野一邊問道:“你是幾皇子?對了,聽說你的某個兄弟,還追求過我家丫頭?”

  “我排行老二,是二皇子,你說的那個人是我三弟,追求你家丫頭?老大你恐怕是對追求這兩個字有什么誤會吧?”顧英俊看著白牧野:“你是不知道你家那林妹妹有多可怕,她也就在你面前是只乖貓咪,面對別人,那就是一只超兇的母豹子!我那三弟本身就性子柔軟,都被你家林妹妹給嚇出心理陰影來了。你不知道林子衿離開紫云他有多高興……”

  白牧野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那邊的林子衿,林子衿也正好心有靈犀的抬頭看他,然后沖他甜甜一笑。

  “看,不兇啊!”白牧野強調。

  顧英俊不想說話。

  “你明知道她兇,當天還敢調戲她?”白牧野忽然想起了這件事。

  “調戲?我那明明是想要替我三弟報復一下,誰想到她竟然提升那么多!”說起這個,顧英俊就一臉哀怨,翻著白眼道:“原本我是不屑跟她打的,畢竟我是遠程她是近戰,而且當時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實身份,所以一直覺得她修煉的功法肯定也不如我,能夠在虛擬世界揚名,全靠那張超美的臉……誰能想到我進宗師了,她竟然也進宗師了!而且還是林家的女兒,修煉的功法一點都不比我的差。老大你是不知道,我從來就沒吃過這么大的虧!”

  白牧野點點頭,一臉同情的看著顧英俊,安慰道:“多吃點就好了。”

  聽聽,說的這叫人話?

  顧英俊有點自閉。

  林子衿從遠處走過來,看著兩人問道:“你們兩個嘀嘀咕咕,在那說什么呢?嘮了這么半天也沒膩?”

  顧英俊微笑:“我在夸小妖女嫂子長的太漂亮,老大簡直太有眼光了!”

  “真的嗎?”林子衿一臉不信。

  “真的,特別真!不信你問老大!”顧英俊把鍋甩給了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嗯,他為之前對你的口花花表示歉意。”

  顧英俊:“是的是的,還請小妖女嫂子不要跟小弟一般見識。”

  林子衿一臉大度的拍拍顧英俊的肩膀:“小顧同學,嫂子怎么會跟你一般見識呢!你說,是吧!”

  當林子衿終于把手拿開之后,顧英俊抖了抖酸疼的肩膀,擠出一絲笑:“您說得對!”

  一群人從次元空間出來,大蚊子第一時間破空而去。

  白牧野也讓高級智能直接刪掉百花城所有跟大蚊子有關的那些畫面。

  即便有人懷疑,會傳出一些各種各樣的謠言,但只要沒有證據,就沒什么關系。

  一群人回到百花城之后不久,便有大量城衛軍進入了次元空間,他們需要花費很長時間一點點去清理。

  不過恐怕不會有哪次比這次更省事兒的,整個次元空間里面幾乎一個活著的次元生靈都沒有。

  同時那些城衛軍也發現了一個讓他們恐懼的事實,那就是……絕大多數的次元生靈,竟然都是被震死的!

  其中不乏一些宗師級的次元生靈!

  這種被震死,就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出手的人當中,有巔峰大宗師,甚至更高層次的存在!

  當他們把這消息匯報給關城主的時候,關城主卻直接下了死命令:誰都不許再談論這件事,違者斬!

  關城主都快被嚇死了,因為他竟然接到了貨真價實的皇子手令。

  祖龍皇室,自有一套驗證方式,一旦啟用,像關城主這種身份的人也能在第一時間確認真偽。

  但他完全不清楚,那位皇子到底是誰?

  雖然那位轉學到百花一中的顧英俊有很大嫌疑,但他完全不敢確認,也不敢多問,只能遵照。

  姬彩衣等人下來之后,都在第一時間回了各自的家,發生這么大的事情,他們的家人只希望孩子們能夠平安無事。

  顧英俊這只單身狗則跟著白牧野和林子衿走了,小顧同學其實心里很清楚,他的身份,可能會瞞過姬彩衣他們那些人,但卻不可能瞞得過林子衿。

  與其讓白牧野說,回頭再被林子衿狠狠收拾一頓,莫不如自己趕緊坦白從寬,還能少挨一頓毒打。

  做皇子做到他這份上,估計也是沒誰了。

  所以一到白牧野家,顧英俊便巴拉巴拉趕緊把自己的身份跟林子衿說了一遍。

  林子衿深感意外的同時,對一個白牧野都沒怎么關注的問題非常好奇:“為什么你姓顧?”

  “當然為了隱藏身份啊……”顧英俊苦笑道:“我娘姓顧啊!”

  “哦哦哦,想起來了,顧皇后……”林子衿恍然大悟,“之前居然都沒能想到!”

  顧英俊一臉無語,心說你們兩口子差不多就行了啊!你家小白一上來就是連蒙帶唬,徹底把我給嚇住了,以為身份完全暴露了,結果被成功炸出真實身份。你要是憑借我一個姓就能想到身份,豈不是神了?

  白牧野沒有管他們,讓林子衿招待一下小顧,就自己一個人進了書房。

  把門關好之后,一臉嚴肅的撥通了老頭子的通訊器。

  老頭子很快接通,第一句話就是關心白牧野現狀如何。

  “不要擔心,我正跟你奶奶……”

  “姐姐!”那邊出現一道強調的聲音。

  老頭子翻了個白眼:“我們正在往你們那邊趕,你沒事就好。我也沒想到飛仙那邊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看來神族真的是開始不安分了。”

  白牧野沒有太多廢話,直接把自己的符篆師寶典收了一個靈魂還有一道神族神識的事情說了出來。

  在他說的時候,腦海中還不斷傳來那意念冷嘲熱諷的聲音。不過白牧野完全沒有搭理他的興趣,一個目前只能放嘴炮且越來越虛弱的家伙,沒必要理會。

  老頭子聽了之后,倒是一臉震驚:“符篆師寶典能收靈魂?你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啊,它自己飛出來的……”白牧野道。

  老頭子的投影一臉無奈的搖搖頭,嘆息道:“果然天生就是你的東西,它在我身邊多年,除了一點點皮毛的符篆術之外,對我吝嗇的很!真是過分!”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老頭兒,你到底有沒有聽明白我在說什么?現在這問題很嚴峻好不好?”

  “嚴峻個屁!”老頭子在那邊冷笑道:“不過一道神族強者的神識,他既然被寶典給收了,還能做什么?至于本體……你讓他放馬過來!他要是能來到飛仙,老子跟你姓!”

  白牧野:“……”

  投影中伸過來一只纖纖玉手,抓著老頭子的耳朵擰了一下,嗔道:“你這老不修,怎么跟孩子說話呢?”

  隨后,林采薇那張精致的面孔出現在投影中,對著白牧野微微一笑:“你好呀小白!”

  “呃,奶……咳咳,姐姐好!”

  “不用擔心這個問題,那個神族的家伙在嚇唬你呢,如今能夠通過傳送陣,用空間降臨的神族最強不過神級,所以不用擔心什么!我們很快就到!”

  白牧野滿頭黑線,什么叫最強不過神級?神級也很可怕好吧?

  大蚊子雖然也是神級生靈,但如果面對一個真正的神族神級生靈,十有不是對手。

  到時候一個神級甚至能毀滅掉整個飛仙星上的所有人!

  “我跟你姐……唉我去這個別扭!”老頭子抱怨著嘀咕道:“我們現在,都已經進入神級了!”

  “啊?”白牧野目瞪口呆看著老頭子,想要確認他是不是在開玩笑。

  “啊個屁?多大個事兒?進入神級很難嗎?”老頭子冷笑道:“是不是老宋在背后編排我們,說我們不夠優秀?切!那個老東西懂個屁!進入神級,靠的不是資源,是天賦!是頓悟!老子天縱之才!豈是他那種笨蛋能比的?”

  白牧野:“……”

  隨后他眼里露出驚喜之色:“真神級了?”

  老頭子一臉得意:“不然你以為我們兩口子消失這么久是干嘛去了?真的只是在度蜜月嗎?不……哎呦!”

  老頭子耳朵又被一臉羞憤的林采薇擰了一圈。

  白牧野心里嘆了口氣,進入神級有個屁用啊,還不是一個老婆奴?以前咋就沒看出來呢,天天咋咋呼呼的,好像天老大他老二似的,一個字慫!

  看看我家丫頭!

  白牧野對著青年模樣的老頭子露出一個神秘笑容。

  老頭子一眼看懂,冷笑道:“小子,子衿那丫頭還小,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他被忍無可忍的林采薇一腳踢出鏡頭。

  然后林采薇對著白牧野微微一笑:“小白,你跟子衿不用擔心,我們馬上就去保護你們了。不過我有點好奇,為什么就只有百花城幾乎安然無恙?你還能收了一道神族的神識意念……這種神識意念,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寄生于某個神族重要人物身上的吧?這種神族的重要人物,通常來說都有強寶護體,你怎么擊敗他的?即便你現在是宗師……也不應該有這份實力啊?”

  這位林奶奶的心思可是比子衿那丫頭縝密太多了!

  三言兩句的就問出了問題的關鍵核心點。

  反正早晚也會知道,白牧野笑道:“我身邊有一只神級的蚊子。”

  老頭子的投影刷的一下回到鏡頭里,一臉震驚:“神級蚊子?”

  “嗯,鬼潭蚊子王。”白牧野道。

  老頭子看著白牧野,嘀咕道:“氣運加身……真特么牛逼!”

  他又被踢飛了。

  林采薇一臉微笑:“先掛了,我跟你家老頭子有點體己話要說……”

  通訊被斷掉。

  白牧野默默的同情了老頭子一秒鐘。

  隨后,他冷笑著在腦海中跟那神族意念溝通:“辣雞,聽到了嗎?”

  那意念無聲無息。

  白牧野直接拿出符篆師寶典,稍微溝通一下,卻發現原來那道神族的神識意念已經虛弱得無法突破寶典封印,不能說話了!

  白牧野讓寶典放開他說話的功能,那道神族神識意念沉默良久,才道:“那兩個人說的沒錯,本尊的本體,的確無法真正過來……”

  白牧野微微一怔,隨即想起老頭子那句話如今能夠使用傳送陣,通過次元空間降臨的神族最高不過神級!

  難道說,這道神族神識意念的本體……是一個超越了神級的……帝級?

  “但傳送陣,我們也正在加緊建設當中,不需要很久,最多不會超過十年,我們便可以架設出能夠容納帝級的傳送陣!小東西,是,咱們這第一場較量,的確是你贏了!本尊這道神念,即將被這符篆天書所吞噬。而且沒有任何辦法將信息傳遞出去。但沒關系,本尊的本體一旦降臨這個世界那天,絕對會在第一時間推演出全部經過。到時候,不管你逃往何處,本尊的本體都一定能夠找到你。”

  “這算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白牧野淡淡說道:“謝謝你告訴我還有十年的時間可以提升自己。”

  “你這是在開玩笑嗎?十年之后,就算你是天縱之才,了不得是一個初級大宗師,這都太高看你了。本尊承認你是一個絕世天才,但你不會有時間成長起來的!”

  白牧野笑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不過我挺好奇的,你到底什么身份?”

  “等那天到來,你就什么都知道了!”這道神族的神識意念顯然不想告訴白牧野,倒不是怕什么,而是覺得……丟人!

  只能說符篆天書的出現,實在是太意外了!

  這世上除了符篆天書之外,根本沒有幾件寶物能如此迅速的收走他孫子的靈魂,更是幾乎沒什么東西,能困住他這道神識意念。

  “你不說就罷了,我一會兒可以拷問你孫子。”白牧野說道。

  “小朋友,如果你能放過我孫子,我可以保證,將來無論發生什么,本尊都欠你一個人情!天大的人情!本尊的身份,高貴無比。到時候,你可以用這人情,跟本尊換任何一個條件。即便是讓本尊放棄對人族的攻擊,本尊都會答應你!”

  “你覺得我會同意你這要求?”白牧野冷笑道。

  “我覺得你會。”這道神識意念甚至沒那么冰冷了,跟白牧野說道:“這對你來說,簡直就是舉手之勞,你饒他一命,不代表要你放了他,你掌握著符篆天書,即便只是宗師,也會有很多種辦法將我孫子那已經虛弱不堪的精神體封印起來,到時候,有一天本尊本體降臨,你手里面握著本尊孫子的性命……你說本尊會不會跟你好好談談?會不會答應你的條件?”

  “我覺得不會。”白牧野搖頭,“你們神族跟人族之間,永遠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和平。即便你是神族的大佬,可你退出了,還有其他人。對我來說,能多消滅掉一個神族的敵人,人族就少一分威脅。想想你孫子干的都是一些什么事兒吧,我不可能放過他。”

  “那好,不要后悔。”這道神族神識意念說完,便沉默起來,不再說話。

  隨后,白牧野徹底封印了他,然后打開了對那年輕人精神體的封印之前的所有一切,因為在徹底封印當中,這神族年輕人都完全不清楚。

  此刻封印驟然解開,他恢復了跟外界溝通的能力,卻是驚疑不定,半晌沒有開口。

  白牧野淡淡說道:“你爺爺已經死了,小子,坦白從寬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