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三十三章 皇子殿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混賬東西!”那道陰冷的意念顯得無比憤怒,在白牧野精神識海中瘋狂咆哮起來,試圖影響小白。

  居然還有符篆師寶典都難以壓制的東西?

  看來這玩意兒的本尊級別不低呀!

  白牧野心里面多少是有點震撼的。

  不過一聽對方這種軟弱無力的威脅,頓時樂了。

  呵呵一笑:“辣雞!”

  “你敢這樣跟本尊說話?”那陰冷意念憤怒至極。

  白牧野一邊扔符,一邊笑呵呵的說道:“太感謝你了,原本我都困得沒了一點精神,差點就睡著了,說不定會被你下面這群更辣雞的東西給弄死,結果你這么一鼓勵,嘿,我一下子就變得清醒起來了!你說神不神?”

  “呵呵,小螻蟻,如果本尊說是故意的你信不信?”

  “不信呀!”

  “本尊故意留你一條螻蟻命,將來本尊會派人親自來取!”

  “拉倒吧,那個紫光環繞的家伙都被我收了,你這種寄生在人家身體里的辣雞,還能做什么?”白牧野故意刺激道。

  “你個螻蟻懂個屁!若不是你有符篆天書,你有本事困住本尊最疼愛的孫子?本尊放在孫子身體中一道神念,是為了關鍵時刻保護他!”

  符篆天書?

  原來這神族也知道符篆師寶典。

  白牧野微笑道:“是嗎?但你太慫了,真的,我都把你孫子給收了,你都沒反應,像你這種,即便是在神族,也是一個垃圾!”

  “本尊的身份,不是你這種螻蟻能夠探聽的。”那陰冷的意念不再像剛剛那么瘋狂,冷笑道,“小東西,想不到本尊遍尋不著的符篆天書竟在你手里,你跑不掉的!本尊的本體現在已經在來的路上了!天上地下,你都無處遁形!”

  “小爺是被你嚇大的?”白牧野心里多少有點緊張,這神族太特么妖孽了。

  剛剛這么一會,他已經不斷溝通符篆師寶典,試圖讓這道神族意念閉嘴,可不知是他境界太差,還是這神族太強,反正符篆師寶典反饋回來的信息,是沒有辦法阻止這神族生靈。

  “本尊跟你說話,只是想要告訴你,你完了!如果你識相一點,主動放出本尊的孫子,還有本尊這道意念,到時候,再把符篆天書主動獻給本尊,或許……本尊會饒你這螻蟻一命。否則,不管你逃到何方,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你還沒完了?剛剛那么半天不吭聲,就是在努力拼命想要逃出來吧?現在發現自己逃不出來,就開口威脅小爺?你不用說那么多廢話,被困在這里,你就等著力量一點點被消磨掉,然后死翹翹吧。”白牧野冷笑道。

  這時候,遠方突然間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嘶吼,那只神級的幽冥螳螂,被大蚊子用口器穿過身體,高高舉起!

  雖然還在拼命掙扎,但不用想,大蚊子已經贏了!

  “好樣的大蚊子,把這群次元生靈全都給我干掉!一個都別剩下!打完這地方,我帶你去別的城市打!”

  白牧野大聲喊道:“這種戰斗,有沒有感覺熱血沸騰?有沒有感覺自己的境界不斷提升?”

  嗡嗡嗡!

  遠方傳來大蚊子的回應。

  翻譯一下——很爽!有提升!

  白牧野隨后跟腦子里那道陰冷意念溝通道:“看見了嗎?來找小爺?那就來唄!但在你來到這里之前,小爺肯定將你們這次對飛仙星的入侵攪個稀巴爛!”

  “你必將遭受最為恐怖的懲罰。”那陰冷意念冷冷威脅著,但在此時此刻,卻顯得太過蒼白了。

  本體沒來,誰特么怕你?

  大蚊子徹底干掉那只幽冥螳螂之后,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展開了無比瘋狂的殺戮。

  白牧野這邊終究還是太過疲憊了,雖然被符篆師寶典里面封印的強大神族神念給嚇得精神不少,但也只是一時的。

  等到大蚊子將整個次元空間的生靈全部掃了一遍之后,白牧野感覺自己再也支撐不住。

  搖搖晃晃的騎在大蚊子身上:“馱著我……去找那幽冥螳螂的尸體……那玩意兒……值錢!”

  白牧野說完,直接就睡了過去。

  大蚊子非常忠誠的帶著白牧野來到幽冥螳螂尸體處,小心翼翼的將白牧野放在地上,想了想,又去弄過來一堆身體柔軟的次元生靈尸體,鋪在那里,然后再把白牧野小心的放在那堆帶毛的次元生靈尸體上。

  整個過程,動作輕柔無比,白牧野始終酣睡著沒有醒來。

  然后大蚊子便蹲在那里,緩緩的恢復著自己身體的傷口,守衛著白牧野。

  等白牧野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幾個小時之后的事情了。

  一睜眼,便發現了一身傷的血色蚊子,不過那些傷口,大部分都被處理過了。

  他微微一怔,隨即聽見一陣陣興奮的聲音。

  “臥槽!這是什么玩意兒?死了都能散發出這么強大的力量波動?大宗師級的熊!肯定是大宗師級的!這張皮歸我了!”

  單谷?

  白牧野試圖抬起頭,但卻發現渾身上下酸痛無比。

  這時候,姬彩衣的聲音傳來:“你要是用這張皮做一件大衣,到時候你就是大熊了。”

  “還是一只營養不良的熊。”司音道。

  “這個小惡魔挺有意思,竟然已經達到了宗師級……你們看它的角!”

  這聲音,是小顧同學的?他也來了?

  白牧野深吸一口氣,一張靈力補充符篆奶在自己身上,感覺力量增強了很多。

  他終于抬起頭,卻看見這次元空間里,離他不遠的地方,姬彩衣、司音、單谷和顧英俊正興高采烈的在收集次元生靈的尸體。

  子衿哪去了?

  白牧野扭頭一看,頓時樂了,原來林子衿就趴在他身邊一頭早已經死去的巨熊身上。

  巨熊身上那長長的絨毛幾乎把她徹底淹沒進去,以至于他沒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她。

  大蚊子見白牧野醒來,翅膀輕輕震動一下。

  “放心,等我們修整一下,就帶你去戰斗!但咱們不能被發現。”白牧野道。

  嗡嗡!

  “嗯,你速度快,我也可以刪掉所有監控。”白牧野點點頭。

  這時候,林子衿悠悠轉醒,看見白牧野,精致的小臉上露出一抹嬌憨的笑意:“哥哥,你醒啦?”

  “你們怎么又來了?”白牧野伸出手,抓過林子衿有些冰涼的小手,笑著問道。

  “下面的戰斗已經結束啦,咱們百花城,是收到損失最小,也最早結束戰斗的一座城。我們上來的時候,已經有五十多座三級城市淪陷了,還有三座二級城市……也淪陷了。”

  林子衿語氣中帶著一絲哀傷,輕輕嘆息著。

  “放心,咱們會打回來的!”白牧野低聲道。

  隨后,他打出幾張治療符,奶在大蚊子身上。

  嗡嗡!

  大蚊子很歡快,因為它發現自己的傷口恢復速度更快了。

  這時候,那邊幾個人也發現白牧野醒來,頓時圍了過來。

  單谷哈哈笑道:“白哥,不得不說,你真牛逼,一個人就把整個次元空間給挑了!”

  顧英俊卻看向那只血色蚊子,一臉若有所思。

  白牧野搖搖頭:“沒有大蚊子,我哪有能力一個人挑整個次元空間?”

  說著,白牧野看了一眼遠方入口處,看著幾人道:“怎么沒有其他人進來這里?”

  顧英俊淡淡說道:“我跟城主說,這里面還有大危險,請求他暫時不允許任何人進來,他答應了。”

  白牧野贊許的看了一眼顧英俊:“可以嘛!”

  顧英俊嘿嘿一笑,然后看著大蚊子問道:“這是?”

  “這是一直神級的蚊子,妖族。”白牧野平靜的道。

  顧英俊雖然心中早有猜測,可那終究是猜測,跟白牧野親口承認是兩回事。

  他看著白牧野:“為什么……你們都這么信任我?這里面是不是存在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

  單谷站在顧英俊身后,沖著白牧野擠眉弄眼。

  很顯然,在剛剛的戰斗中,話癆單同學應該是用了顧英俊的心法,被他察覺了。

  白牧野哈哈一笑,道:“小顧同學,這么長時間,你總算問出這個問題了,難道你就不覺得,我跟子衿有種熟悉的感覺嗎?”

  顧英俊頓時黑著臉,怒氣沖沖的道:“真的是你?我家老頭子讓我交好……咳咳,你真是大魔王?”

  “你家老頭子?”白牧野微微皺眉。

  “你別打岔,你真是大魔王老大?”顧英俊臉色有些漲紅,說不出是憤怒還是無語,繼而轉為哀怨的看著白牧野:“老大……你太過分了!”

  “你又沒問過。”白牧野輕描淡寫的道。

  “你明明第一天見到我就認出來了,卻裝作不認識的樣子!我多誠實啊!我在黑域什么樣,在現實就什么樣,老大你呢?你太過分了,你在黑域中弄成一個小黑胖子,林子衿更過分!把自己弄得奇丑無比,我我我……我對你們太失望了!”

  林子衿笑瞇瞇看著顧英俊:“小顧啊……”

  “咋?想道歉!我,不,接,受!”顧英俊義憤填膺,一臉悲憤。

  “不不不,沒想道歉,”林子衿笑瞇瞇的看著他,“你的演技呢,還差了點,說吧,你家老頭子是誰?他怎么會知道哥哥的?讓你來接近他,目的是啥?”

  顧英俊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那頭大熊尸體上,目光朝著眾人環視了一圈:“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坦白了是吧?”

  “嗯哼。”姬彩衣在一旁微笑。

  “沒錯,小顧同學,坦白從寬,說吧,你到底是誰派來的?”單谷笑嘻嘻地問道。

  司音看了一眼顧英俊,然后又看了看白牧野,小聲說道:“不是被打發過來結交小白哥的嗎?”

  顧英俊再次嘆息一聲,目光變得深邃起來,看著幾人道:“其實,我是一個隱世家族的嫡出子弟,我家老頭子呢,是認識老大家里人的,知道老大是個超級天才,于是就打發我過來,先認識一下,混個臉熟……可在我的心目中,我的老大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大魔王!”

  林子衿看了他一眼。

  顧英俊:“當然,除了老大,我還有一個大姐大,那就是小妖女!”

  眾人:“……”

  白牧野看著顧英俊:“你認真的?”

  “當然啊!”顧英俊撇著嘴:“在我心目中,真的就只有大魔王這一個老大,所以來到這里之后,我一開始看你跟林子衿特別不順眼,就想趕緊跟你們交惡,說不定我家老頭子一失望,就會把我弄回去。然后我就可以去投奔我的大魔王老大了!”

  “你家老頭子……是哪個隱世家族的?”白牧野看著他問道。

  顧英俊撓撓頭:“這個,他不讓說啊!但老大您放心,我不管到什么時候,都是你的小弟,永遠都不會背叛你的!”

  白牧野看著顧英俊,沉吟了一下,點點頭道:“那你家老頭子,知不知道我跟齊王有仇?”

  顧英俊微微一怔:“他沒說這個。”

  “那你現在怕不怕?”白牧野看著他。

  “齊王……昔日的青年戰神嘛!若是見到了,還是有點怕的,但如果見不到的話,那怕個毛?”顧英俊滿不在乎的說道。

  白牧野微笑著伸出一只手:“歡迎你加入符龍戰隊!”

  顧英俊愣了一下,臉上也露出笑容,也把手伸出來,剛想跟白牧野握手,那邊姬彩衣、司音、單谷和林子衿,一起把手伸過來,跟白牧野的手搭在一起。

  顧英俊一臉無語,也把手搭上去。

  “歡迎加入!”眾人齊聲道。

  “你們就這么相信我的話了?不會有點草率嗎?”顧英俊屁顛屁顛跟在白牧野身邊,看著白牧野挑挑揀揀往空間指環里面收東西。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秘密,我身上的一些秘密,就連彩衣她們都不是特別清楚的,但這并不妨礙我們成為最好的伙伴,”白牧野淡淡說著,看了一眼顧英俊,“隱世家族?你覺得我會信?”

  “為什么不信?我知道你們白家是隱世家族,也知道子衿的林家也是隱世家族,為什么不信?”顧英俊道。

  白牧野笑笑,說道:“我不像你知道的那么多,我所知道的隱世家族,整個祖龍,一共就只有三家。”

  顧英俊愣了一下:“哪三家?”

  “白家,林家,還有……李家。”白牧野看著顧英俊,又看了一眼遠處沒有跟過來的其他人,“隨隨便便就把一本完美品質的神級心法送人;一句話,就能讓百花城的關城主毫不猶豫執行你的意圖,不允許任何人上來……這份魄力,這種能力,是一個隱世家族子弟擁有的?我也是隱世家族,我咋沒有這個待遇呢?即便是當日新帝國首相家的小兒子孫鵬遠暗戳戳的來到百花城,也沒有您這份力度啊……”

  顧英俊微微沉默了一下,也是看了一眼遠方,低聲道:“老大,你太狠了吧?憑這個就敢斷定我是老李家的人?”

  “當然不是。”白牧野道。

  “那還有什么?”顧英俊問道。

  “關鍵是,你自己心虛默認了。”白牧野笑起來。

  “我靠!”顧英俊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那種在黑域中被大魔王籠罩的陰影,在這一刻,完美的映射到了現實當中。

  良久,顧英俊才嘆了口氣:“老大,你真牛逼!”

  “別,皇子殿下,我可擔不起你的老大這身份。”白牧野道。

  “不,你擔得起。”顧英俊一臉認真,看著白牧野,“我不過是一個胸無大志的普通皇子,我那皇帝老爹把我打發到這里跟你結交,目的也不過是想要緩和當年他曾犯下的一些錯誤罷了。我實話實說,一開始我是拒絕的,雖說父債子償天經地義,但我對這種主動結交人的事情沒多大興趣。好在我很幸運,真不敢相信你就是大魔王……其實也怪我蠢,前段時間你跟林子衿換著法的折磨我,我就應該想到這些的,但你們在黑域跟在現實中的差距實在太大了!”

  白牧野笑道:“其實當年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到現在都不是特別清楚。”

  顧英俊搖搖頭:“上一輩的恩恩怨怨,又關系到我爹跟齊王叔之間的奪嫡,這里面的事情說復雜也復雜,說簡單也簡單。”

  “那你就簡單說說唄,反正現在有時間。”白牧野繼續往空間指環里面收著強大次元生靈的尸體。

  這些都是上好的符篆原材料,稍微加工一下,就可以制作成各種各樣的符篆,回頭繼續用來對付這些次元生靈。

  嗯,就應該這樣,取之于次元生靈,用之于次元生靈,很合理。

  顧英俊猶豫一下,還是輕聲說道:“其實齊王叔跟你父母之間的恩怨,在他跟我父皇奪嫡那會就開始了。當時他試圖拉攏白家跟林家,讓他們站隊支持他。不過被這兩家當中大部分人給拒絕了。李白林三家從古至今,就是白林兩家輔佐皇室,但卻從不站隊。不可能因為他一個齊王,就打破無數年的規矩。”

  “可還是有些人動搖了吧。”白牧野輕嘆一聲。

  至今為止,白家除了老頭子白勝之外,沒有一個人出現在他面前,其實已經能夠說明很多問題了。

  他白牧野,在如今許多掌權的白家人眼中,恐怕不過是一枚棄子。

  “那是必然的,但你的父母,跟林子衿的父母,以及跟他們關系親近的人,卻是沒有選擇站隊的。”顧英俊苦笑道:“他們不但拒絕了齊王,同時……也拒絕了我的父皇。”

  “呃……”白牧野微微一怔,這個倒是他過去沒想到的。

  “后來齊王為了報復你父母,就故意讓白家人趁他們不在家的時候,硬生生把你從白家給帶走,帶去三仙島。等你父母聞訊趕回來的時候,事情已經成了定居。即便你父母大鬧一場,也于事無補,還被齊王叔找到機會,在我父皇面前告了你父母跟林子衿父母一狀,那一次,他們都受到了責罰。”

  顧英俊苦笑道:“父皇當時一是出于無奈,二來也有些惱怒你父母那群人當年不肯站隊……再英明的人,也難免有犯錯的時候嘛。”

  白牧野笑笑,沒說什么。

  顧英俊接著道:“后來你出逃三仙島,其實不僅僅是白勝前輩暗中幫忙,我父皇……也出力了。”

  “哦?”白牧野眉梢一挑。

  “這是真的!”顧英俊強調道:“如果沒有父皇的幫忙,你真當三仙島上一些強大的老前輩們是擺設嗎?老大你應該是知道三仙島一些情況的。”

  白牧野點點頭,這個,他倒是認同的。

  顧英俊又道:“只是那一次,你父母跟林子衿父母也有點太兇了,憤怒的干掉了三仙島上很多高手,那些高手當中,不乏效忠我父皇的人……”

  白牧野:“……”

  他看了一眼顧英俊:“你們皇族的破事兒真多!”

  “是啊,我也很煩的。”顧英俊十分認同白牧野的話,笑著點點頭:“所以這些年來,父皇一方面掣肘于齊王叔,另一方面,卻也是想要緩和當年的那些矛盾。其實說到底,不管你在哪,都沒人能傷害你,也沒人敢傷害你。齊王叔看著各種小動作不斷,很想殺你的樣子,可那也不過是做給一些人看的,畢竟他的陣營里面,有太多曾經被你父母傷害過的人……”

  這個角度,倒是白牧野從來沒考慮過的,只是顧英俊這家伙居然幫著齊王說話,倒是讓他有些意外。

  “沒什么好奇怪的,齊王叔跟我父皇奪嫡不假,但他也是祖龍帝國的頂級戰將!他只不過是想要皇位,卻沒想過要傷害這個國家,再加上,贏的人是我爹,我沒道理恨他。”

  說著,顧英俊一臉無奈的看著白牧野:“老大,我夠坦白嗎?”

  這個家伙……

  白牧野有點無語,不得不承認,他真是夠坦白,只能點點頭。

  “那,能不能替我保密啊?哎,來的時候父皇再三叮囑,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暴露身份。現在倒好,這才幾天呀!不但被你們裹挾著加入了符龍戰隊,去打那狗屁帝國聯賽,身份也被你給扒出來……早知道這樣,打死我都不來!”

  小顧同學一臉哀怨。

  白牧野拍拍他肩膀:“顧小弟,認命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