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可以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哎呦我去,老大,您這也太狠了吧?不是讓您輕點……您這拿我做實驗呢還是拿我出氣呢?”

  “老大我錯了,我知道我之前消失那么長時間是我不對,可是我已經解釋了呀!”

  “哇哇哇……怎么還帶拿火球符燒人的呀?我當時連虛擬艙都被沒收了呀……”

  “也沒辦法在現實中聯系到老大……我,我曾經想往老大那個虛擬郵箱里面發郵件,可那時候我都已經被斷網了啊!”

  “老大不要啊……”

  沒有外人觀戰的擂臺上,顧英俊被打的鬼哭狼嚎,偏偏白牧野還真就依照諾言,沒有打死他。

  可在小顧同學看來,還不如死在這擂臺上更痛快一點。

  即便這是百分之百真實死亡他也認了。

  二十分鐘之后,鼻青臉腫的小顧同學躺在擂臺上,奄奄一息的對走過來居高臨下看著他的白牧野說道:“老大……出氣了嗎?”

  白牧野義正辭嚴的道:“說的這叫什么話?還不是看你在現實中被欺負了,想要給你開開小灶,給你加練嗎?你竟然連我這份苦心都沒能看出來,唉,小顧……你墮落了!”

  “不不不,不是的老大,我知道您的苦心,我也知道錯了!那個啥……您能拉我一把嗎?我沒力氣起來了。”顧英俊欲哭無淚的說道。

  他覺得,今天來找老大哭訴,簡直就是個天大的錯誤!

  以后再也不干這種傻事兒了!

  白牧野往他身上扔了幾張符——靈力補充、耐力、凈化、力量……

  小顧被奶的很舒服,瞇著眼躺在那:“謝謝老大,謝謝老大!”

  又過了幾分鐘,從地上爬起來,然后兩人從擂臺上回到白牧野的房子里。

  小顧同學之前被林子衿一刀秒掉的陰影已經完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被大魔王支配的恐懼。

  這時,外面突然響起一陣門鈴聲。

  “大魔王,開門!”

  小顧微微一怔。

  白牧野微笑道:“小妖女。”

  隨后打開門,一個大傻村妞,甩著兩條大辮子,溜溜達達的進來。

  一眼看見顧英俊,頓時齜起兩顆大齙牙,怒氣沖沖的道:“你還活著?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

  小顧:“……”

  “姑奶奶,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剛剛已經在老大的批評和教育之下,改過自新,改過自新了!”

  白牧野在一旁笑道:“小妖女,這小子今天讓一個近戰給秒了。”

  “啥?”小妖女一雙眼瞪的老大,看著顧英俊,“你太沒出息了吧?”

  “姐姐,那個家伙太變態了,都快趕上您了……”顧英俊說到一半,突然覺得有點不對。

  有殺氣自對面而來。

  抬起頭,頓時一哆嗦。

  看多少次都難以習慣的丑爆了的小妖女正用一種憤怒的眼神看著他:“啥意思?你說我變態?”

  “不不不,姐姐,口誤,口誤!是我說錯了!我的意思是,你們都太強大了,強大到……強大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我不是對手!”

  小妖女冷笑道:“我就不信,什么人會比我還厲害?”

  “那是那是,肯定沒有姐姐您厲害!”顧英俊松了口氣。

  “呵呵,不過小顧,你這么長時間都不上線,是不是疏于修煉?居然被人給秒了,你自己不覺得慚愧嗎?”小妖女冷笑著問道。

  “慚愧,都慚愧得無地自容了,我太慚愧了!”顧英俊都快哭了,我太難了……

  “別說那些沒用的,我沒能從你的眼睛里看見慚愧,”小妖女一邊說,一邊直接開啟了挑戰模式,“走,這么長時間不見,姐姐考驗考驗你現在的實力!”

  還來?

  顧英俊差點當場瘋掉。

  “怎么?連跟姐姐打一架的信心都沒有了?還是說,你不稀的跟我打?”小妖女眼睛一瞪,兩顆大齙牙一呲。

  得,打就打吧!

  顧同學準備破罐子破摔了。

  他甚至連姐姐你輕點都懶得說了。

  直接選擇同意。

  白牧野隨后進入觀戰。

  整個擂臺里面,也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林子衿站在擂臺上,看著生無可戀的顧英俊:“小顧,你要認真起來!你當姐姐是在欺負你嗎?姐姐這是在訓練你,讓你明白,跟近戰戰斗,應該用什么方式!”

  “是是是,姐,您說的對,我一定認真!”顧英俊強打起精神,手中持弓,快步往后退去。

  林子衿并沒有第一時間對他發起攻擊,而是讓顧英俊退到足夠遠的距離,這才拎著那把鋤頭,說道:“近戰靈戰士打弓箭手,其實沒有太好的方法。面對一個頂級的弓箭手,想要迂回閃避,只能被當成靶子。所以,我的選擇是……直接沖上去!”

  顧英俊有點想哭。

  我知道啊!

  我特么今天晚上被林子衿給秒了就是因為這個啊!

  可根本來不及讓他思考,林子衿就已經拎著鋤頭,直接朝著他狂奔過來。

  嗖嗖嗖嗖!

  身為一個頂級的弓箭手,顧英俊的箭術還是相當強悍的。

  連珠箭射出來,即便是化身小妖女的林子衿,也不敢大意輕敵。

  此刻的戰斗,跟今晚虛擬世界那場還有所不同。

  虛擬世界那場戰斗,林子衿是利用了顧英俊爬樓的時間。

  此刻卻是擂臺戰,根本沒有任何屏障和遮擋。

  除了硬剛之外,也不可能有第二條路。

  顧英俊射出來的箭被林子衿手中鋤頭一一磕飛出去。

  眼看著林子衿越來越近,顧英俊也急了。

  他知道自己打不過小妖女。

  可總不能跟林子衿那場戰斗一樣——讓人用刀秒殺一次之后,再用鋤頭秒一次吧?

  他出箭的速度瞬間達到了一個峰值!

  甚至隱隱的,有些突破了極限。

  也是到了這一刻,顧英俊整個人也終于興奮起來。

  一身強大的血液,滾滾沸騰。

  雖然是一箭一箭往外射,但卻給人一種漫天箭雨的感覺!

  這一幕當真是有點太驚人。

  但依然攔不住林子衿!

  她揮舞著手中的鋤頭,甚至連宗師場域都沒有開啟,就這樣硬頂著顧英俊那恐怖的箭雨,一口氣沖到顧英俊的面前。

  然后哐當就是一鋤頭,直接把顧英俊給打飛出去。

  顧英俊身體在半空中滾出幾十米遠,然后狠狠的摔在地上。

  半天沒能爬起來。

  “就這么點本事嗎?起來,再戰!”

  摔得七葷八素的顧英俊耳中出來小妖女那冰冷的聲音。

  他一咬牙,從地上爬起來,身子晃了晃,想要認輸。

  “不準你認輸!”林子衿大聲喝道:“輸一次就要放棄嗎?”

  顧英俊一咬牙,發出一聲咆哮,再一次對林子衿發出瘋狂的攻擊。

  這一次,他的箭術再次發生變化,有連珠箭,有弧線箭……這些年來學習的各種箭術,在這一刻,被他完全施展出來。

  像是一種瘋狂的爆發,也像是一種瘋狂的發泄。

  顧英俊的境界沒有提升,但他的戰力,在這一刻,硬生生被林子衿給逼到極致!

  終于有一支箭,破開防御,射中林子衿右肩。

  顧英俊整個人都興奮了!

  我有機會秒掉小妖女嗎?

  在這一瞬間,他的戰力,在不知不覺當中,竟然再次有所突破!

  只是宗師境界的他,在這一剎那,竟然有了一種悟道的感覺。

  箭之道!

  雖然跟大宗師突破到神級的悟道完全不是一回事,但這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卻讓顧英俊在這一瞬間進入到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空靈境界。

  在這一刻,顧英俊的世界里,已經沒有了任何外物,腦子里也沒有了任何的雜念。

  他有種天地間盡在掌握的感覺!

  他射出了一箭!

  這一箭,他有絕對信心,能夠秒掉小妖女!

  原本坐在看臺上的白牧野插拔建站起身來,整個人都有些發懵。

  他的第一反應是子衿玩大了!

  不過緊接著,又有一種欣喜!

  子衿竟然將小顧的潛力徹底給逼了出來。

  顧英俊這家伙看上去嘻嘻哈哈,實際上輸給林子衿是一件很沒面子的事情,對他也的確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打擊。

  結果到了黑域,又被白牧野狠狠一頓虐。

  然后又被林子衿一頓虐。

  在林子衿的呵斥之下,這個家伙終于爆發出了自身全部的潛力。

  他這一爆發,林子衿這邊的形勢,直接變得岌岌可危起來。

  本身就中了一箭,如今這一箭……她怕是逃不掉了。

  所以白牧野此刻的心情是有些復雜的,他既心疼林子衿接下來可能面臨的遭遇,又為小顧的這種“突破”感到開心。

  好個林子衿!

  右肩中了一箭卻面色不變。

  面對顧英俊爆發之后射出來這必殺一箭,她在須臾之間,用左手拿著鋤頭,狠狠一掃。

  一聲脆響!

  她這一擊……竟然精準的打在顧英俊這必殺一箭的箭桿之上!

  那種生死之間的玄妙感覺,在這一刻,同樣被林子衿抓得牢牢的!

  只是鋤頭雖然打在箭桿上,但卻并未徹底將這支箭給擊飛,依然朝著那張大餅臉飛來。

  須臾間,林子衿輕輕一側頭。

  那支箭貼著林子衿的臉頰飛過,將那張大餅臉,帶出一道近乎滲血的血痕。

  林子衿卻毫不停留,身形連閃,就如同一個強大的刺客,眨眼之間沖到顧英俊面前。

  手中鋤頭,抵在顧英俊的脖子處。

  “你輸了。”

  顧英俊目瞪口呆。

  即便回到了白牧野的房間里,他依然有種深深的不敢置信。

  “你,你怎么可能躲開那樣的一箭?”

  他看著林子衿,這一刻,顧同學甚至忘記了這張臉有多丑。

  因為此時此刻,這張臉跟大魔王那張小黑胖臉一樣,已經完全成為了恐怖的代名詞。

  林子衿淡淡說道:“你那一箭還不錯,如果你每一箭都有那種水準,那不得不承認,以我現在的實力,最多只能躲開十次。”

  “十……十次……”

  顧英俊徹底無語了。

  他很想問一句,丑姐姐你真的是認真的嗎?

  “嗯,對,我最多就能躲開十次。”林子衿那張丑爆了的餅臉上非常認真。

  顧英俊忽然完全不想說話了。

  但他卻沒辦法說今天晚上進入黑域是個錯誤。

  畢竟剛剛他被林子衿逼得連連突破自我,那種感悟,現在依然還停留在他的腦海中。

  他知道,他的箭術……又提升了一步。

  而這一切,的確應該感謝魔王老大跟妖女大姐頭……可問題是,這兩個家伙今天晚上,像是商量好上來折磨他似的!

  即便有所突破,可他依然還是有種特別難過的感覺。

  “老大,妖姐,我下線了……我要去感悟一番,內個,謝謝你們,我最近也穩定了,會經常上線……”

  顧英俊說完,直接就沒影了。

  林子衿笑瞇瞇看了白牧野一眼,然后兩人也雙雙下線。

  來到客廳,大蚊子依然蹲在沙發上堅強的看著相親節目,并且看得津津有味。

  大鵝自己在廚房美滋滋的吃著牛排。

  蚊子肯定是沒法改造了,大鵝已經徹底放棄了它。

  簡直朽木不可雕!

  看見白牧野跟林子衿下樓,大鵝伸著長長的脖子,轉回頭看著二人:“你們兩個很高興的樣子?”

  林子衿點點頭:“對呀,今天白天我們去吃了鐵鍋靠大鵝!”

  大鵝:“……”轉頭,繼續跟牛排較勁。

  “哥哥,你說咱們今天,會不會欺負他欺負得有些狠了?”林子衿問道。

  “不會,他很堅強的。”白牧野道。

  大鵝瞥著兩人:“你們又欺負人了?”

  “什么叫又?吃你的牛排,大人的事情,小鵝別插嘴!”白牧野呵斥道。

  那邊大蚊子有點戀戀不舍的轉頭看了大鵝一眼。

  大鵝剛想還嘴,看了一眼尖銳口器對著它的大蚊子,頓時閉上嘴巴,繼續吃牛排!

  哐哐哐!

  餐刀用力的切切切,把牛排想象成人排!

  林子衿看了一眼大鵝,說道:“大鵝,哪天我帶你出去玩好不好?”

  大鵝微微一怔,隨即有些警惕的看著林子衿:“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就問你要不要出去玩嘛。”林子衿笑瞇瞇看著它。

  大鵝問道:“不是把我帶去鵝店?”

  白牧野:“……”

  完了,這鵝瘋了。自己主動想進鵝店,還能要嗎?

  林子衿道:“當然不是了,就是看你天天悶在家,挺沒意思的,帶你取出玩玩,不過呢,你不許說話,要表現成一個寵物鵝的樣子。”

  “沒問題沒問題!”大鵝頓時興奮起來,雖然下意識覺得這小姑娘有可能沒安好心,可骨子里對這世界的向往已經超越了一切。

  “嗯,記住哦,你要是敢說一句話,我就再也不帶你出去玩。”林子衿強調道。

  “只要你不把我往鵝店里面帶,我就不說話!”大鵝舉起一只翅膀保證。

  “行,明天就帶你出去!”林子衿笑瞇瞇的道。

  白牧野看著林子衿,心說這丫頭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結果一直到晚上睡覺前,林子衿也沒說。

  第二天一早,大鵝起的比誰都早,它生怕林子衿食言,說好的事情不作數。

  不但起得很早,甚至用智能廚房直接給白牧野和林子衿把早餐都給做好了!

  看著這只獻殷勤的鵝,白牧野一臉無語,林子衿倒是笑瞇瞇的說了句謝謝。

  吃過早餐之后,兩人準備開車去學校。

  林子衿看著大鵝道:“走呀!”

  白牧野:“你還真把它往學校帶?”

  林子衿笑嘻嘻道:“一只寵物鵝嘛,你看,鵝哥的樣子,也是威武雄壯的很……”

  大鵝在一旁腦袋伸得高高的,一臉高傲的樣子。

  “所以呢,只要它不開口說話,誰知道這是一個妖族?”林子衿眼睛眨著,也不知在想著什么壞主意。

  “你確定能保證不說話?”白牧野對此有些懷疑,這大鵝比單谷廢話還要多,讓它閉嘴,恐怕比不讓它吃東西都難。

  “確定!”大鵝梗著脖子:“人家小姐姐都說了,要帶我出去玩,你能不能不要從中作梗?”

  帶出去玩就是小姐姐了。

  白牧野撇撇嘴。

  隨后上了車,大鵝也扭動著肥碩的屁股,跟著上了飛車。

  白牧野看著副駕駛上的林子衿,低聲問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林子衿笑著道:“繼續打擊打擊小顧同學。”

  白牧野:“……”

  他不過是給林子衿看了一下昨天晚上她沒進入黑域之前,小顧各種作死的視頻。

  結果這丫頭還真是記仇啊!

  就不能像我這么大度嗎?

  原本白牧野跟林子衿在校園里面已經不是很顯眼了,畢竟大家都帶著口罩和帽子。

  但這次他們一下車就瞬間成為了焦點。

  因為兩人的身后,居然還跟著一只體型肥大的鵝!

  大鵝也的第一次進入到人類這么多的地方,心里面多少有點緊張。

  可與生俱來的驕傲,讓它無法低下自己高貴的頭顱。

  于是,就這樣一路仰著脖子,鼻口朝天,雄赳赳氣昂昂的往校園里面走去。

  這兩人一鵝的組合迅速引起了無數人的關注。

  更有很多人直接打開錄制功能,開始拍攝。

  鵝一點都不稀奇,可這樣牛皮哄哄跟在兩個學生身后上學的鵝,大家都沒見過。

  于是很快的,白牧野跟林子衿也被人認出來。

  好在林妹妹昨晚剛一刀剁了小顧同學,威懾尚在。

  因此一群狂熱的迷弟迷妹雖然很想圍上來,但想想林子衿那恐怖的戰力,還是望而卻步了。

  萬一惹得這位小姐姐不開心,隨手一刀給剁了,跟誰去喊冤?

  于是兩人就這樣,帶著一只牛氣得不行的大白鵝,在校園招搖過市,一路來到班級。

  一點都不出意外的引起了一陣小規模的轟動。

  “哇,這大鵝真漂亮!”

  “哎哎哎你們快看,它的眼睛好人性化啊。”

  “看見了,它好像在鄙視你。”

  “呸呸呸,你家大鵝會鄙視人?”

  “呵呵,我家的大鵝不但會鄙視人,而且還會擰人呢!”

  “白哥白哥,這鵝是你養的寵物嗎?”

  在外面還好,大家只是遠觀,無人敢上來褻玩。

  可進了教室,白牧野這群同學才不管那個。

  尤其是幾個女生,一個個全都眼睛里閃爍著小星星,幾乎是沖一樣的圍了過來。

  你摸一下她摸一下。

  差點當場就把鵝哥給摸翻臉。

  摸你妹呀摸!

  特么男女授受不親不懂嗎?

  一群不知自重的小屁孩,能不能滾遠一點?

  大鵝下意識的就想要罵人。

  可就在這時候,卻看見林子衿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大鵝頓時滿肚子怨念無處發泄——我明白了,這個該死的小姑娘,她分明是在欺負本鵝啊!

  憋死本鵝了!

  好想擰人。

  就在這時,頂著兩只黑眼圈的顧英俊從外面走進來。

  一眼看見被女生們圍住的鵝哥,頓時忍不住笑起來:“哈哈哈哈,哪來的大鵝?這是中午要加餐的節奏嗎?聽說有道名菜,叫鐵鍋靠大鵝……”

  靠你妹呀!

  大鵝幾乎被氣瘋了,看了一眼林子衿,卻見林子衿沖它抬了抬下巴。

  聰明的尼古拉斯·高貴·鵝微微一怔,啥意思?

  這是……可以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