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五章 你這想法有點危險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狼覺得白牧野身上有特殊的秘密,但小白卻覺得自己沒什么秘密。

  如果精神力高也算秘密的話,那整個人類陣營,那些精神力高的少年全都有秘密了。

  這個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不過老狼也沒有說太多,因為它也看出小白沒撒謊,所以只是讓小白自己記著點這件事就好。

  同時它也告訴小白,這只大蚊子其實挺不錯的。

  “當年我的老師就曾帶我來過這里,取鬼潭水還有鬼潭花入藥,那時候這家伙還不是神級,老師跟它的帝級老祖打了一架,然后我們順利的拿到了想要的東西。”

  老狼跟白牧野說道。

  白牧野:“……”跟個帝級的生靈打了一架,然后順利拿到了想要的東西?還能出面調停人類跟神族之間的戰爭?

  老狼那位神秘的老師,有點強大得令人無法想象啊!

  “生靈血誓,是最為嚴苛的一種契約,從今后,它的生死完全掌控在你的一念之間,所以,你接下來要做的,是怎么藏好它。”

  老狼很嚴肅的對白牧野說道:“畢竟這東西有點嚇人,出現在人類世界里,很容易引起人們的恐懼。人類世界中的神級存在數量比你想的要多。到時候真出現那種替天行道的……怕是會連你一塊連累了。”

  “前輩放心吧,我會小心的。”白牧野點點頭,心里想著,大不了就把它往星艦里面一扔,讓它自己看電視去好了。關鍵時刻直接拎出來扎人就夠了。

  隨后,這只神級蚊子飛走,它還需要回去交代一番,并且從蚊群當中,選出最出色的一個,暫時替它管理好鬼潭蚊群。

  嗡……!!!

  隨著神級蚊子的回歸,也不知道它都嗡了些什么,反正那群蚊子發出一陣陣驚天動地的嗡鳴聲。

  但很快被神級蚊子的嗡鳴聲給壓過去。

  然后,神級蚊子也跟著一起回了鬼潭。

  這時候,白牧野這邊的星艦里面,傳來黑山冒險團那邊的通話請求。

  林子衿直接拒絕了。

  即便對方能猜到一些什么,他們也不想這樣暴露身份。

  神級的老狼啊,神級的蚊子,還有這艘星艦本身……都不應該跟兩個正在上高中的大好少年扯上什么關系。

  雖然拒絕了通話請求,但小白卻讓林子衿給對方發消息,說大家目的都是一樣的,他們這邊得到了蚊子口器,讓對方就不用再費勁去攻擊蚊群了。

  大胡子那邊一群人雖然有些失落,但也明白規矩。

  不能因為人家得到十個口器就厚著臉皮求人家勻一個出來。

  至于搶?

  還是算了吧。

  且不說黑山冒險團本身就是名聲口碑都很好的正規冒險團,即便他們是一群星際海盜,可面對一頭吊打神級蚊子的神級老狼,沒人能生出那個勇氣。

  而且黑山冒險團這邊,這次也不是沒有收獲。

  大量的鬼潭水,以及幾多鬼潭花,已經是不虛此行。

  加上對方也解釋了,說大家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同一件事情,那么也就不需要耿耿于懷。

  冒險團本身就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職業,干的不是星際海盜的活,可危險性卻比星際海盜更高!

  所以能進冒險團的人,通常都會很豁達,凡事也都看得開。

  很快的,大胡子一群人乘坐飛行器,回到了天空的母艦上面,然后,發消息跟不愿意透露身份的救命恩人告別。

  是的,雖然不清楚對方身份,但人家的確是他們黑山冒險團的救命恩人。

  這個情,他們必須得領。

  眼看著大胡子這群人的星艦飛離這里,進行空間跳躍徹底離開。

  白牧野這才讓林子衿駕駛著星艦,緩緩落到鬼潭大陸上。

  來都來了,還有神級寵物蚊子這個便利條件,不取一些鬼潭水和鬼潭花等資源回去,心里會過意不去的。

  蚊群盤踞在鬼潭之上,發出的驚人嗡鳴聲中,帶著濃濃的不舍。

  它們完全無視了信步閑庭的老狼,戰戰兢兢的小白和林子衿以及更戰戰兢兢的大鵝。

  仿佛這些生靈,完全不存在一般。

  任由小白和林子衿采摘這里的鬼潭花,用巨大的容器裝鬼潭水。

  做完這一切之后,老狼像是想到什么,對神級蚊子說道:“再去弄點鬼潭石出來。”

  神級蚊子隨即嗡了兩聲,大量鬼潭蚊子直接進入到鬼潭。

  白牧野看著老狼問道:“鬼潭石是什么?”

  老狼說道:“鬼潭里面的石頭唄。”

  白牧野:“……”

  這條老不正經的狼!

  老狼道:“鬼潭石因為終年浸泡在鬼潭當中,藥性極強,而且因為特殊的礦物成分,用來制藥,比鬼潭水要好得多!只是對于其他生靈來說,想要取得鬼潭石的難度實在太大了,所以才用鬼潭水替代。”

  原來如此,白牧野看著老狼:“還是前輩有見識!”

  老狼咧嘴笑起來。

  過了一會兒,大量宗師級的鬼潭蚊子頂著大大小小的鬼潭石浮出水面,將這些石頭稀里嘩啦扔在外面。

  眨眼間就堆出一座假山來。

  白牧野撓撓頭,有點無語。

  這明明是非常珍貴的東西,至少比價格昂貴的鬼潭水值錢。

  可突然間眼前出現一座鬼潭石堆成的山,頓時讓人有種這玩意兒也不過如此的感覺。

  不過小白也清楚,這東西可比金山值錢。

  隨手收進空間指環里面,沖林子衿笑著說道:“以后咱們修一個大大的園子,然后可以用這些鬼潭石當假山。”

  老狼瞥了白牧野一眼,道:“這個想法挺好,我回去可以嘗試一下!喂,給我也弄點!”

  于是,一大群在世人看來恐怖無比的鬼潭蚊子,再一次成了力工,干起了搬運石頭的苦力活。

  老狼也收了一座假山之后,笑瞇瞇道:“圓滿,咱們可以回去了!”

  神級的鬼潭蚊子王無聲無息的跟在白牧野等人身后,離開了它從未離開過的家鄉,踏上了一條未知的路。

  鬼潭那里,無數的蚊子發出一陣陣悲壯的嗡鳴,為它們的王壯行。

  當星艦再一次出現在飛仙的時候,距離他們從這里離開,已經過去了二十幾天。

  但這一趟的經歷,卻是讓白牧野跟林自己兩人難以忘懷。

  這種經歷,當真太讓人開拓眼界了!

  回到飛仙之后,白牧野便第一時間聯系了魯大師。

  魯大師那邊似乎也正等著白牧野來電。

  “白師,你們是不是去了鬼潭?”魯大師就是這么耿直的一個老頭,根本不會什么拐彎抹角的把戲。

  換做一般人,在聽黑山冒險團那邊的人說對方不愿透露身份之后,肯定不會這樣直截了當的問。

  白牧野猶豫了一下,點點頭道:“不錯,我們是去了鬼潭,黑山冒險團遇到的人就是我們。”

  “哈哈哈,我就說嘛,肯定是你們,不過我很睿智的沒有說你們是誰!”投影中的魯大師表情還有點小得意。

  “嗯,前輩您真機智!”白牧野夸獎了一句。

  “這么說的話,嘯月狼的眉心精血,你們也一定拿到了吧?”魯大師一臉熱切。

  連嘯月狼本狼都幫著打鬼潭蚊子去了,那滴精血,還能算是問題嗎?

  “是的前輩,都拿到了,現在就要麻煩前輩來一趟飛仙了,不過您的行程最好的保密一點,您有私人飛船吧?”白牧野問道。

  “嗯?白師難道不過來一趟?”魯大師問道。

  所以說,老頭是真耿直啊!

  “我正要跟前輩說這件事,”白牧野笑笑,“到時候,治好這孩子的人,就是前輩您,所有一切,都和我沒關系。”

  “那怎么行?明明是白師的功勞,學生怎么敢居功?”魯大師連連搖頭。

  白牧野道:“您就當,我害怕對方的報復好了。”

  魯大師那邊愣了兩秒,這才恍然大悟的道:“哦哦哦,對不起對不起,怪我了,我沒想到這茬。”

  白牧野點點頭:“嗯,所以,這件事和我沒什么關系,前輩乘坐私人飛船,隨便說一個不是飛仙的目的地,然后將目的地設定到飛仙這里,您的飛船進入飛仙星系給我發消息,我會過去跟您會面。”

  “嗯嗯,保密!保證不被任何人知道!我懂了!”老頭一副我明白的表情。

  等掛斷通訊器,白牧野揉揉腦袋,身邊林子衿笑道:“這老頭兒太耿直了,也虧著他是一名符醫,這種情商,如果不是可以治病救人的話,當真很難在這世上混啊!”

  “其實也挺好,簡單,純粹。”白牧野道。

  這時候,大鵝在樓下喊道:“小白,我餓了,什么時候開飯啊?對了,今天還有好吃的白岳城小黃牛肉嗎?”

  白牧野頓時滿頭黑線,這只賤鵝!

  還是蚊子好,安安靜靜,每天就是看各種視頻,從來不會煩他。

  “賤鵝,你要清楚自己是一只食素的鵝,你特么不是肉食動物啊!”白牧野無語的道。

  “誰說的?本鵝怎么就不能吃肉了?大家都是高等級智慧生靈,憑什么你們能吃肉,本鵝就不能?你們人類老祖宗不是有句話嗎?說辛辛苦苦站在了食物鏈頂端,不是為了吃菜的!本鵝也是……”

  “不,賤鵝,你還沒站在食物鏈頂端,你是食物鏈當中的一環,你是被吃的。”白牧野道。

  “鵝哥,要不……今天我請你吃鐵鍋靠大鵝?”林子衿笑嘻嘻的道。

  “你們這對黑了心的狗男女!太過分了!當初你們是怎么答應我家老鵝的?”大鵝怒氣沖沖在樓下咆哮:“怎么轉眼間就變臉?太過分了!本鵝要告你們虐待小動物!”

  所以,當姬彩衣、單谷和司音聽說白牧野回來了,一起登門拜訪的時候,就遇到了這樣奇葩的一幕。

  一只體型碩大,甚至有些肥大的大白鵝,大搖大擺坐在椅子上,兩支翅膀特別靈動的使用著刀叉……哦對了,大鵝胸前還掛著一塊餐布。

  正在那大快朵頤的吃牛排呢。

  “這是一只成了精的鵝?”單谷目瞪口呆的看著大鵝在那吃牛排。

  “你才成精了,爺爺是妖族!妖族聽說過嗎?比你這種小子更有智慧的強大的鵝!記住爺爺的名字……尼古拉斯·高貴·鵝!”

  單谷:“……”

  姬彩衣跟司音也全都一臉無語。

  然后她們就看見了坐在沙發上看光幕里面娛樂節目的血色蚊子。

  “我去……”

  三人都被嚇了一跳。

  如果說看見一只會說話鵝已經讓他們震撼加上無語,那么看見一只磨盤大的蚊子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視頻節目……則是震撼加恐懼!

  “這,這都什么情況啊?”姬彩衣看著白牧野跟林子衿。

  司音:“我有點怕。”

  那只大蚊子看都不看他們一眼,但那尖銳無比的口器,以及身上閃爍著的紅色光芒,的確讓人脊背生寒。

  “沒事沒事,這只賤鵝……你們就當它是跟著我出來見世面的,至于那只蚊子……嗯,你們可以當它是我的寵物。”白牧野道。

  “不是……這都哪來的呀?”單谷看著大鵝在那吃牛排,下意識的咽了下口水,倒不是饞的,而是覺得這一幕太荒誕離奇了。

  “賤鵝是從一顆只有妖族生存在那里的星球上來的,蚊子……是鬼潭生物。”白牧野道。

  單谷彩衣和司音三人一臉茫然。

  他們對妖族的了解,幾乎約等于零,因為如今的人類史上,幾乎見不到對妖族的描述,反倒是某些上古遺留下來的典籍當中,對妖族還是有著一些介紹的。

  不過那已經是上一個文明的事情了,如今的人類,幾乎很少有人知道,就在同一片浩瀚的星空下,還有很多妖族的身影。

  至于鬼潭生物什么的,大家更沒什么概念了。

  他們甚至連鬼潭這地方都沒聽說過。

  “下次再有這種出去歷險的好事兒,能不能帶著我們一起呀?我說白哥,你想想看,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我們也是需要開拓眼界的嘛!你跟林妹妹兩個倒好,雙宿雙飛的,恩愛恨不得秀遍全宇宙。我們幾個只能在家老老實實的枯燥訓練……而且還被人欺負,好生郁悶!”單谷在那嗶哩吧啦的說了一堆。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誰欺負你了?”

  單谷撇撇嘴:“還不是那個顧英俊?那家伙怎么那么厲害?擦……一對一單挑,這些天我們進行了三次,我都輸了。我聽你的話,沒用他的呼吸法,結果那家伙說我的呼吸法太爛了!白哥,你得幫我把這場子找回來啊!”

  跟小顧同學這種黑域天才打,單谷即便用了那呼吸法也不是人家的對手。

  不過白牧野也沒打擊他,笑著道:“放心吧,你早晚有一天能打過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打好基礎,然后用靈珠不斷快速突破……”

  “不行了,不能再用你的靈珠了。”單谷一臉認真的道:“吃人家最短,拿人家手短,白哥,我們已經欠你太多了!”

  單谷說著,還瞥了一眼大鵝:“大鵝,你說是吧?”

  大鵝長長脖子轉過來,看了一眼單谷:“小子你找擰呢吧?你這是在敲打鵝爺?”

  這個家伙,怎么精到這份上了?

  單谷目瞪口呆的看著。

  姬彩衣跟司音都忍不住笑起來。

  剛剛的那份緊張,倒是減少了很多。

  姬彩衣道:“小白,那個顧英俊的確很厲害,我們幾個,有個想法……”

  林子衿笑著插話:“要把他招進來嗎?”

  姬彩衣點點頭:“是啊,他既然是你們在黑域中就認識的朋友,那么招進我們這支團隊,不是正合適嗎?只是他現在還不知道你們倆的身份,要怎么做,我們幾個聽你們的。”

  林子衿道:“我也聽哥哥的。”

  白牧野笑笑:“這個先不急,我得先弄清楚,他為什么跑到這里來。”

  隨后,一群人打算去米線店轉轉,畢竟已經很久都沒有過去了。

  尤其是白牧野,更是很長時間都沒有吃到那邊的米線了。

  大鵝也想去,被白牧野留在家里。

  “那么牛肉,想吃就自己讓智能廚房做,我們是去吃素的!還有,你這種妖孽一樣的東西,出現在人類眼前,要是敢開口說話,肯定有人想要降妖除魔,要是不開口說話,肯定有更多人問我賣不賣……”

  “啥意思?”大鵝斜眼看著白牧野。

  “人家也想吃鐵鍋靠大鵝呀!”白牧野說道!

  “擰你昂!”大鵝當場翻臉。

  頓時一陣鵝飛人跳。

  大鵝怒氣沖沖的道:“說好的單挑,你憑什么出動蚊子?”

  “誰跟你單挑了?”白牧野冷笑看著蚊子的口器抵在大鵝那長長的脖子上。

  “那你讓它趕緊上一邊去啊!這樣頂著不累嗎?”大鵝快哭了。

  白牧野對蚊子說道:“看好它,它要是敢離開這個家,你就直接把它血吸干吧,雖然沒啥營養,但就當飲料了。”

  大鵝快瘋了:“臭小子你給爺爺等著,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鵝窮……”

  “你都老鵝了,自己在家慢慢享受你的牛排吧,再見。”白牧野揮揮手,帶著幾個目瞪口呆的伙伴出門上車。

  “白哥,您這日子……真精彩,那只蚊子……什么境界啊?”單谷問道。

  姬彩衣也若有所思的道:“那只大鵝……不弱啊!”

  林子衿笑笑:“它當然不弱,宗師級的鵝呢。”

  “宗……宗師級……”姬彩衣一臉無語,她看著單谷和司音:“我怎么突然間覺得,自己有可能連一只鵝都打不過呢?”

  單谷弱弱的追問:“那蚊子呢?蚊子到底什么境界?”

  林子衿知道白牧野不會對身邊這幾個有生死之交的同伴隱瞞什么,笑了笑,說道:“那蚊子,是神級。”

  彩衣、單谷和司音當場就懵了。

  頂著蘑菇頭的司音瞪著一雙超萌的大眼睛:“神級的蚊子?以后可以帶上賽場嗎?”

  白牧野快速伸手在司音腦袋上揉了揉:“司小音同學,你這想法有點危險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