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二十四章 神級打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距離這里還極其遙遠的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看得一臉無語,老狼聊發少年狂了這是?

  看起來,這頭神級老狼跟隨它那人類老師的年輕時候,也是挺浪的呀!

  大鵝站在兩人身邊,從光幕也看見這一幕,喃喃道:“狼爺威武霸氣,太威風了!”

  同為神級,老狼竟然一擊就把那血色的蚊子給打了出去,散發出的那種力量波動相當恐怖。

  那艘星艦都被波及得一陣劇烈顫抖,把里面的人嚇得不輕。

  他們甚至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那只神級的血色蚊子看上去極為憤怒,一身鮮紅的顏色變得更加艷麗,仿佛有光芒在上面流淌。

  它那堅硬到不可思議、已經接近道的銳利口器,對準老狼,瘋狂的扇動著翅膀,像是一道紅色的流光,再次沖了過來。

  “小蚊砸,當年吃的虧還不夠是嗎?真想死?你狼爺爺就成全你!”

  老狼已經太多年沒有出手,所以在這一刻,情不自禁就想要浪一下。

  抬起一只前爪,準備著……

  當紅色蚊子的口器已經倒映在它瞳孔里那一瞬間——揮爪!

  一巴掌狠狠抽在紅色蚊子那口器上,當場就將紅色蚊子再一次給抽飛出去。

  “唉,蠢貨!神級了還是這么蠢!”

  老狼嘲諷道。

  天上地下,全都被徹底嚇住了。

  這頭白毛老狼……是友軍?

  還是恰巧路過,順便調戲一下這神級蚊子的?

  太不可思議了!

  就在這時……扁平大陸上的鬼潭附近,無數的蚊子,嗡的一聲,發出一陣劇烈的轟鳴,竟然齊齊的朝著天空飛去!

  那蚊子的數量,遠比大胡子這群對鬼潭有所了解的人預料中多無數倍!

  不是幾十萬也不是幾百萬,更不是幾千萬。

  而是上億!

  那種恐怖的嗡鳴聲,簡直如同魔音一般。

  將大胡子等人嚇得臉色都變了。

  高天之上的老狼瞥見從鬼潭中飛出來的蚊群,冷笑道:“又來這招?不是我說你,小蚊砸,你真的是太丟人現眼了!”

  說著,主動化作一道白光,朝著紅色蚊子發起了攻擊。

  嘭嘭嘭!

  幽深的高天之上,不斷傳來劇烈的轟鳴聲。

  這只神級的紅色蚊子根本不是老狼的對手,被打得不斷發出刺耳的嗡鳴。

  當那鋪天蓋地的蚊子群穿過大氣層,出現在外太空的時候。

  老狼基本上已經將這紅色蚊子打到完全懵逼的狀態。

  見過貓戲老鼠時候的樣子嗎?

  讓你跑兩步,然后一爪子按在那……眼前的場景,就是這種。

  星艦里,一個年輕英俊的男子一臉興奮:“錄下來了嗎?都錄下來了嗎?天吶,神級的嘯月狼,這是神級的嘯月狼啊!妖族中最為聰明的生靈,智慧完全不弱于人類,甚至更強!我曾經去過很多地方尋找它們的身影,可惜從來沒見過,沒想到今天竟然在這里……被它救了一命!”

  “錄下來了,都錄下來了!這戰斗……太過癮了!這就是神級生靈的戰斗嗎?”身邊有人同樣興奮的道。

  都是一群不怕死的家伙,剛剛死里逃生,一個個雖然臉色蒼白,卻能很快談笑風生。

  “神級生靈的戰斗?不,嘯月狼贏得太輕松了,那只蚊子雖然也是神級,但完全不是它的對手,它并沒有拿出真正的本領。”一個中級大宗師老者在一旁說道。

  “報告,有星艦正在接近這里……”這時,有負責監控星空的人過來報告。

  “啊?星艦?什么情況?發消息過去詢問對方身份來意!”那年輕英俊的男子立即收起笑容,一臉沉穩的道。

  “呃,他們發消息過來了,說是……說是……”負責監控那人讀取消息的時候滿臉難以置信。

  “說什么?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啰嗦了?”年輕英俊的男人一邊看著光幕上老狼逗弄蚊子,一邊頭也不回的問道。

  “人家說是,跟那頭狼……是一起的。”負責監控的人支支吾吾的道。

  年輕英俊的男人嘴角抽了抽,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竟然有人類能跟妖族同行?

  “你問問對方的身份是什么?是人類嗎?”

  他有點不敢相信!

  外面。

  老狼站在紅色蚊子面前,沉聲道:“念在你也是妖族一員的份上,現在給你一條生路,給你狼爺獻上十個大宗師級的蚊子口器,今天就饒你一命,放你一條生路。另外,介紹個人給你認識,以后他來到這里,無論鬼潭的水,還是鬼潭里面的什么,還是你那群族的蚊子口器,他要什么你給什么。如果答應,我就放了你,如果拒絕,我今天就把你這神級鬼潭蚊子的口器,送給我的朋友!現在,你可以選擇了!”

  老狼這段話,用的是神念波動,它不想給自己那兩個小朋友帶來麻煩。這群人類,應該就是小白說的來尋找鬼潭蚊子口器的。對于人性的貪婪,老狼非常清楚。

  紅色蚊子有氣無力的震動了一下翅膀。

  老狼很滿意的點點頭,“行,算你沒有蠢的那么厲害,現在就去吧,別想著耍花招,不然狼爺拆了你這鬼潭,讓你們一群蚊子無家可歸!”

  紅色蚊子似乎抗議似的震動兩下翅膀。

  “狼爺說到做到!”老狼冷笑道:“狼爺從來都是個狠角色。”

  紅色蚊子終于屈服了。

  拖著一身傷,朝著下面那數以億萬計的蚊子群飛了過去。

  那里面,大宗師級的蚊子同樣多到難以計數。

  神級的紅色蚊子飛過去之后,發出一聲充滿威嚴的嗡鳴。

  整個蚊群,瞬間安靜下來。

  大地上,天空中,很多人都在看著這一幕。

  真的是太神奇了!

  很明顯,是那頭白毛老狼跟那神級蚊子交流了什么。

  但不是說鬼潭蚊子哪怕是神級,也是混亂思維,腦子里只有進攻嗎?

  它們竟然也是能溝通的?

  如果這想法被老狼知道,肯定會一臉不屑。

  這世上有什么生靈是不能溝通的?

  天生的趨利避害,是萬物生靈的共性!

  不能溝通那是你沒打疼它們,真打疼了,你看能不能溝通?

  這時候,蚊群當中,有十只紅色蚊子飛出來,翅膀震顫,竟然發出了一陣令人覺得悲傷的嗡鳴聲。

  那聲音被采集到之后,真的有一種悲壯的感覺。

  就像人可以通過樂器來展現情緒一樣,這群鬼潭蚊子,竟然也有這個本領!

  神級的紅色蚊子震動翅膀,那聲音中……居然帶著一絲淡淡的無奈。

  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老狼根本不在乎這些,一群小蚊砸,玩什么生離死別的套路?有意思嗎?

  用神念催促道:“快點的!”

  這時候,那十只大宗師級的蚊子,瞬間自斷口器。

  嗡……!!!

  數以億萬計的蚊子群,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嗡鳴,音波悲壯無比,宛若在為那十個壯士送行。

  神級蚊子將那十個口器抓過來,再次飛上高天,來到白毛老狼面前。

  白毛老狼伸爪,抓過這十個口器,滿意的點點頭:“你講信用,老狼也說到做到,放你一條生路,現在,你跟著我,去認識一下那兩個人,回去之后,把關于他們的信息傳遞給你的群族。記住了,那兩個人來到這里,一旦出現任何危險,老狼都跟你沒完!”

  神級蚊子回應了一聲。

  然后乖巧的跟在老狼身后,朝著遠方飛去。

  那里,懸停著一艘巨大的星艦。

  黑山冒險團的所有成員,無論天空還是地下的,全都一臉震撼的看著這一幕。

  他們到現在都在猜測著,那艘完全沒有任何標志的星艦里面,究竟是什么人?

  太牛逼了!

  竟然能讓一頭神級嘯月狼來幫忙?

  嘯月狼?

  地面的黑山冒險團團長大胡子突然間微微一怔,因為他想到雇主在找到他的時候,說這件事是受神符醫魯大師的委托,當時似乎跟他提過一嘴,說想要煉制那份救命的藥,還需要神級嘯月狼的眉心精血一滴?

  當時雇主是怎么說來著?

  他好像說,已經有人去嘗試著跟嘯月狼接觸了,如果不行的話,回頭可能還得用他們。

  但當時他就苦笑著告訴雇主,他去了很多嘯月狼可能存在的星球,其他妖族的生靈倒是見過一些,但根本就見不到嘯月狼的面。

  那些妖族生靈也都認生的很,根本不想跟他這個人類有什么交集。

  將這些信息綜合一下,大胡子整個人都有點呆,因為他覺得,那艘星艦里面,十有八九……就是雇主之前說過的,去尋找嘯月狼的人!

  他們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這時候,大胡子身邊有人提醒道:“老大,鬼潭蚊子好像全都走了,咱們要不要趁機弄點鬼潭水呀?”

  大胡子這一刻才如夢方醒,大吼道:“各單位注意,取鬼潭水……快點,能弄多少弄多少!還愣著干什么?趕快啊!”

  星艦里。

  白牧野跟林子衿還有大鵝全都一臉無語的看著垂頭喪氣跟著老狼過來的血色蚊子。

  這東西身上依然散發著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

  一只被擊敗的神級蚊子,也絕不是那些大宗師能惦記的。

  “看見了嗎?這就是我的兩個人類小朋友。”老狼輕輕揮爪,將十個大宗師級的鬼潭蚊子口器送給白牧野。

  看著那十個堅固銳利,宛若刺刀一般的口器,白牧野對老狼點點頭:“前輩,真的太謝謝您了!”

  “跟我客氣什么?”老狼一臉豪爽。

  然后用一副教訓的語氣對身邊這神級的鬼潭蚊子說道:“看清楚了吧?記下來了嗎?就是他們,以后再來你這里,必須有求必應,反正你們鬼潭蚊子的繁殖率高得嚇人,也不差那幾個大宗師,對吧?”

  老狼眼睛一瞪,一臉嚴肅:“不對?”

  嗡嗡!

  老狼表情變得和藹了一點:“這才乖嘛,記住了就滾蛋吧,狼爺對你們這區小蚊砸沒什么好印象。不殺你,是因為當年老師也沒殺你們,老師教育我,世間萬物皆有靈。守在自己的地盤上,又沒有去禍害別人,就應該被尊重。我不如老師那么豁達,但也不會殺你。”

  嗡嗡嗡嗡!

  老狼點點頭:“你這話就不對了,狹隘!太狹隘!什么叫我幫著人類欺負妖族?世間萬物生靈沒什么區別,這兩個人類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幫朋友,難道還要幫你不成?你們這個群族從上到下都很愚蠢,其實大部分妖族的大佬是不承認你們的,也虧著你們曾經出過一個蚊帝,不然你以為在當今這個時代,誰會承認你們?”

  白牧野跟林子衿在一旁聽得滿心震撼。

  蚊帝?

  臥槽,人家群族有帝的存在,老狼還敢如此囂張?

  嗡嗡嗡。

  血色蚊子又嗡了幾聲。

  老狼嗤笑道:“你也想進階帝級?那就拓寬自己的眼界,敞開自己的胸懷,所謂的悟道,不是讓你每天在鬼潭里面貓著哪都不去,明白嗎?否則的話,就你這種,一輩子都不可能像你的祖先那樣,晉升帝級!”

  老狼哈哈大笑:“還想超越你狼爺?笑死個狼了,行了,你趕緊走吧,狼爺突然發現你還挺可愛的……但記住他們兩個啊,不許欺負,不然狼爺不會放過你!”

  血色蚊子又嗡了一聲。

  老狼卻當場愣住:“啥?你說啥?”

  老狼額頭上層層疊疊,直接皺起了眉,說道:“你瘋了吧?你真以為自己是無敵的?狼爺都不去!明白嗎?那里能打死你的存在太多了!”

  老狼嘆了口氣:“怎么感覺你被狼爺給忽悠瘸了呢?你去那也未必能開拓眼界吧?”

  “臥槽怕了你了!”老狼突然將狼頭轉向白牧野跟林子衿,一臉嚴肅的道:“它想跟著你們一起回人類的世界。”

  “啊?”

  白牧野跟林子衿也徹底懵了。

  “前輩……這,這啥情況啊?”白牧野看著那只渾身透著危險能量波動的血色蚊子,也一陣頭大。

  現在他跟林妹妹不怕這蚊子,那是因為有老狼在一旁,但如果老狼走了,這蚊子想要弄死他們倆……實在是輕而易舉啊!

  大鵝也有點不淡定了,它也怕啊!

  這么大個的一只蚊子,它身上這點血夠不夠人家一口?

  “剛剛你們也聽到了,我教育它,想要成道,整天守在自家門口肯定是不行的。必須得走出去,增進自己的眼界,拓寬胸襟,讓格局變得更大,才能看見這天地浩瀚,才能感受到這宇宙波瀾……”

  老狼這會兒要是鼻子上架一副眼鏡,就是狼老師……不,應該是狼教授。

  “可沒想到,它居然生出了跟著你們一起,去人類世界的心思。我不讓它去,說那邊太危險,但你們也看到了。”老狼一臉無奈。

  血色蚊子又嗡了一下。

  老狼道:“它說它肯定不惹事……事實上,到它這種境界,同境界的生靈它很難打得過,但不是同境界的生靈血液,它也看不上。修煉同樣靠的是天地靈氣。”

  “前輩,這……不合適吧?”白牧野嘴角抽搐著。

  這特么身邊隨時帶著一只恐怖的神級蚊子,這玩意兒不是保鏢,是特么催命符啊!

  “你能立血誓嗎?認他為主,如果能的話,你就跟他去,如果不能,就算了!”老狼也有點被這蚊子弄煩了,皺著眉頭出了一個相當不靠譜的主意。

  在它看來,這只有志晉升帝級的蚊子肯定不可能認別人為主的。

  因為那樣,即便它將來有朝一日能夠踏入帝的領域,但生命依然在主人手中掌握著。

  誰知聽了老狼的話之后,這只紅色的神級鬼潭蚊子抬起頭,支棱著可怕的口器,對著白牧野很是認真的打量了幾眼。

  然后,竟然做出了一個讓老狼都目瞪口呆的舉動。

  一滴紅得令人心悸的血,就這樣順著它的眉心處飄飛出來,緩緩的……出現在白牧野面前。

  老狼當場就震驚了:“你玩真的?”

  老狼立即回頭,看著白牧野道:“快收了那滴血!用手碰一下就好!”

  白牧野還有些愣神,老狼道:“神級打手你真不要?”

  林子衿在一旁抓著白牧野的手,輕輕觸碰到那滴血液,血液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但在這一瞬間,白牧野卻突然像是有一種跟這鬼潭蚊子心意相通的感覺,同時,還有一種生殺予奪的掌控感!

  “這……”

  林子衿笑瞇瞇的:“恭喜哥哥。”

  大鵝戰戰兢兢看了一眼那只蚊子,又看看白牧野,特別沒誠意的道:“恭喜恭喜……”

  大鵝心里想著,等到了人類世界,我一定跟小姑娘走!

  這家伙身邊整天帶著一只神級的大蚊子,太可怕了!

  神級的血色蚊子沖著白牧野嗡了一聲。

  之前完全聽不懂,但在收了這滴血之后,白牧野竟然瞬間理解了它的意思。

  “它在叫我主人?”

  白牧野多少有點哭笑不得。

  感覺這有點太兒戲了吧?

  一只神級的生靈,就這樣成為他的寵物了?

  老狼猶豫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對白牧野道:“小白,你跟我來,我有話單獨對你說。”

  “哦……”白牧野點點頭。

  隨后兩人來到一間安靜的屋子。

  老狼十分嚴肅的道:“你身上,有秘密!”

  白牧野:“……”

  誰身上還沒有點小秘密呢?

  老狼道:“鬼潭蚊子,的確是即便到神級,靈智也不算很高,但它們很敏銳,也很認死理,認定的東西,就不會改變。這點跟我們這群智慧高的生靈完全不同,智慧越高,越是爾虞我詐。”

  “但它們完全不同,它們的感知能力,老狼我都自愧不如。你別以為它是為了見世面,就隨便找人認主。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最大的原因,肯定是你身上的某種秘密,或者說,你身上的某種氣息,吸引著它,讓它覺得即便以后能夠晉升到帝級,也心甘情愿做你的寵物。”

  白牧野苦笑道:“前輩,我哪有什么秘密呀?無非就是精神力比別人高一點……”

  “呸,說話要摸著良心,你那是高一點?”老狼撇撇嘴,“說不定這小蚊砸認你,原因也正是在這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