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九章 鐵鍋靠大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臥槽,尼古拉斯鵝?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撇撇嘴,完全忽略了中間的“高貴”,一看就是一只賤鵝,哪而高貴了?

  “小子,有煙沒?”尼古拉斯·高貴·鵝兩支翅膀抱著,又抻著長長的脖子,用兩只鼻孔對著白牧野。

  “大鵝,你是覺得我沒有鍋?還是廚藝不好?”白牧野斜眼看著尼古拉斯高貴鵝,身上幾張控制符飄啊飄的,一點點往前飄去。

  “嗨,真是的,現在的人類連這點幽默感都不具備了嗎?還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呀!”大鵝嘆了口氣,扭著屁股自己找了一張椅子,嗖的一跳,坐了上去,然后道:“那就直說你們的來意,本鵝是一只善良熱情的鵝,非常樂意幫助遠道而來的朋友們。”

  白牧野看著這只自來熟的大鵝,問道:“你知道嘯月狼嗎?”

  “嘯月狼?”大鵝微微低下腦袋,想了想,用一只翅膀,不知從哪弄了一副眼睛帶在腦袋上,仔仔細細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

  林子衿:“……”

  這鵝戴上眼鏡之后,跟特么狼外婆似的,那叫一個滑稽。

  偏偏它還很認真的樣子。

  看了半天,小白差點問了一句你瞅啥。

  大鵝才慢條斯理的道:“看你的血統,挺正宗的呀,地地道道的人類血統,也不像是那種人妖混血然后回來尋親的,你找嘯月狼……”

  它這邊沒說完,白牧野那邊哐當扔出一口大鐵鍋。

  真的很大!

  直徑足有兩米多。

  接著,又扔出來一個灶臺,然后面無表情拎著大鐵鍋,架在灶臺上。

  然后是正宗的上好紅松木劈成的燒柴。

  接著往里面開始添水。

  大鵝當場就瘋了,天殺的小王八蛋,要不要這么狠?

  “嘯月狼我認識,在這顆星球,能被稱為嘯月狼的,就只有一位,其他的為了避諱,都叫小嘯月狼。那位大佬是一位神級的妖族前輩,你們找它做什么?”

  尼古拉斯·高貴·鵝審時度勢,非常明智的快速說道。

  白牧野這會兒已經拿出了一張火球符準備點火,聽了大鵝的話,淡淡說道:“跟我說說這位神級前輩的情況吧,所有你知道的信息,都要說,不然的話……”

  那張火球符直接燃燒起來,懸在半空中,烈火熊熊,散發出驚人的熱量。

  很顯然,這不是那種中看不中用的火球符。

  白牧野心中嘆息,由儉入奢易呀!

  之前一張都舍不得浪費,現在卻能用它來當打火機點柴火了。

  大鵝那長長的脖子又低下了幾分,看著白牧野,昂昂昂的笑了幾聲表示友好。

  “想要知道嘯月狼前輩的信息,找我還真找對了!在這顆星球,鵝爺不知道的事兒,別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大鵝呀,你知道,我們時間有限,不想浪費在這種沒有意義的對話上。”白牧野看了一眼那團火球。

  大鵝一凜,心說這小王八蛋的火球怎么還不滅呀?媽的符篆師的符都這么久嗎?

  想想剛剛那張控制符,鵝哥頓時有點口干舌燥。

  “小姑娘,有沒有水?剛剛你們也看見了,我被兩個白眼豹追的那叫一個凄慘呦……”

  林子衿面無表情的把剛剛往鍋里面倒的大桶水拎過來一通,隨手甩給大鵝。

  大鵝伸出翅膀接住,看看這桶,又看了看那口大鍋,面無表情的將這桶水又放在地上。

  “嘯月狼前輩是這顆星球上最強大的妖族前輩,它老人家幾乎終年都在閉關,就連我……尼古拉斯·高貴·鵝,也只見過它兩三次,其中一次……”

  白牧野二話不說,直接讓快要到時間的火球引燃了灶臺里面的木柴,火焰頓時熊熊燃燒起來。

  “你看看,你看看,這就生氣了呢?我簡明扼要,簡明扼要好吧?”大鵝嚷嚷著,心里面那叫一個后悔。

  早知道這樣,它寧可在外面逃命了。

  這特么倒好,簡直就是飛鵝撲鍋!

  “嘯月狼前輩也是這顆星球上最有智慧的真正智者,可以說,這顆星球能有如今這種局面,各種妖族生靈在這里安居樂業,它的功勞是最大的!無人能及!”

  大鵝的簡明扼要,其實也一點都不簡明扼要,啰里啰嗦的在那說了半個多小時,總算把關于嘯月狼的信息說了個八九不離十。

  而此時,大鍋里面的水,早就沸騰了。

  弄得四周都是熱氣騰騰的。

  白牧野瞄著這只肥碩的大鵝,心說這么大一只鵝,一鍋恐怕都燉不下!

  大鵝被這不懷好意的眼神看得頭皮發麻,看著白牧野道:“說好了的,爺……咳咳,我這么配合,你干嘛還用那眼神看我?我是高等級智慧生靈!不是那種蒼白膚淺的鵝!”

  “這么智慧的鵝,吃了之后,也不知道會不會讓我變得更有智慧一點,”白牧野笑瞇瞇的看著大鵝,“你覺得呢?”

  “說吧小子,你們問嘯月狼前輩,肯定是有事兒想求它對吧?留下我,我還能幫你們做很多事情呢!”

  “那你說說,你都能干啥。”

  “我可以帶路啊!”

  “除了這個呢?”

  “還可以幫你們引薦!”大鵝也是豁出去了,不管能不能做到,先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再說。

  反正真到了嘯月狼前輩面前,大家同為妖族,怎么也不可能向著這兩個人族壞小孩吧?

  看著那一鍋沸騰的水,心都拔涼拔涼的。

  白牧野這才笑著點點頭:“行,大鵝,這你說的啊!來,我這有一顆高科技的納米爆炸丹藥,你把它吃了,你要是敢耍花招,到時候我只要一個念頭……嘭!”

  大鵝嚇得脖子伸老長,身子都一哆嗦,眼鏡差點都嚇掉,看著白牧野:“咋地?”

  “你就變成鵝塊了。”白牧野嘿嘿笑道。

  “我不吃!鵝可殺,不可辱!”大鵝怒了,扇著翅膀就要沖上來跟白牧野拼命。

  不過只是做做樣子,從椅子上跳下來往前挪了兩步就停下了。

  好鵝不吃眼前虧!

  暫時忍他一忍,等見到嘯月狼前輩,就什么都解決了!

  大鵝含冤負屈的吞了白牧野拿出來那個所謂的高科技納米丹藥。

  吞下去之后,看著白牧野:“怎么還有點甜?”

  “當然,我們也是要講人性化的嘛。”白牧野一本正經的道。

  一旁的林子衿看得都有點忍不住想笑,哪有什么高科技納米爆炸丹藥啊,那分明就是一個普通的糖豆,哥哥還真是……優秀!

  大鵝生無可戀的看著白牧野:“好了吧?這回放心了吧?咱么可以去了!真是,遇到你們,算我倒霉!”

  “等等……”白牧野說著,從空間指環里面拿出兩顆大白菜,隨手扔給大鵝,“我這人呢,恩怨分明,我剛剛那是把丑話說在前面,但如果你事情做好了,同樣也是有獎勵的!”

  “臥槽?白菜?這特么是傳說中的白菜?”

  大鵝瞬間張開翅膀,將那兩顆白菜摟在懷里,露出母鵝摟著自己下的蛋的幸福神情,眼淚差點激動得掉落下來。

  這只大鵝果然對人類世界一點都不陌生啊,就是不知道它到底是從哪知道的這些,那個嘯月狼前輩嗎?

  如果是的話,那這一趟……果然是沒有來錯的!

  他之所以走這一趟,一方面的確是因為那個孩子,雖然那孩子和他沒有任何關系。可眼睜睜看著一個小生命還沒來得及見識這世間精彩就消逝,心里終歸是不舒服的。另一方面,也是他在魔符宗的那些典籍中,發現上古時代的各大種族,其實都有屬于自己的輝煌燦爛文明!

  那是一個萬族并起的超級星際大時代!

  巨人族、精靈族、人族、妖族,都在同一片星空下,享受著這個世界的各種精彩。

  這些全都是高等級的智慧種族,人族雖然占有一定程度的優勢,但也算不上是絕對的霸主。

  強大的妖修同樣擁有縱橫星空的可怕本領,身強體壯的巨人天生強橫,幾乎不用怎么修煉便可擁有一身駭人的本領,神秘的精靈族對大自然的掌控超乎現代人的想象。

  但這一切,都隨著上一個文明的湮滅而消失在歲月的長河中。

  如果不是得到那么多的魔符宗典籍,白牧野也根本沒辦法了解到這些。

  然后通過人類遷徙到仙女座之后的幾場戰爭可以發現,上古文明……似乎并沒有徹底滅絕掉。

  似乎……還是有一些火種留在世間。

  但從人類近代史中那諱莫如深的語言里,很難弄清楚真相。

  所以他才想出來走一走,看一看,確定一下,如今是否還有妖族存在于世。它們不與當今的人類接觸,原因又是什么。

  帝國的上層,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它們的存在?

  還是說,雙方之間存在著某種協議。

  互相不去打擾?

  人類的近代史中,關于七八千年前那場三國大戰和神族入侵倒是介紹得非常詳細。

  對妖族,幾乎從來就沒有提到過。而事情的真相,真的是這樣么?

  對此,白牧野深表懷疑。

  他清楚一件事,太多太多的頂級符篆材料,都來源于妖族。

  比如說眼前這只鵝,它身上的某些羽毛,如果用來制作符篆筆的話,品質絕對是一流的!

  如果能利用這次機會,打通一條跟妖族互相交易的通道……那就太好了!

  無人駕駛的飛行器中,白牧野跟林子衿坐在后面,大鵝坐在前面指路。

  面對高級只能,大鵝似乎挺好奇的,在那哇啦哇啦跟高級智能聊天。

  高級智能則一句一句應付著,同時也在反問著,通過這種方式,記錄著各種關于大鵝的信息。

  飛行器的速度非常快,大鵝很羨慕,說道:“這種東西,真好啊……就跟上古時代的戰船、戰車似的。”

  白牧野看它一眼:“想要嗎?”

  大鵝斜睨了白牧野一眼,覺得但凡從這壞小孩嘴里說出來的話,幾乎都沒什么好話。它懷里抱著那兩顆大白菜,雖然垂涎三尺,但卻沒舍得吃,準備回頭拿回去孝敬自己爹娘的。

  “你會送我?”大鵝小心翼翼的問道。

  “送是不可能送的,這輩子都別想。”白牧野道。

  “擰你昂!”大鵝有點惱火。

  不給撩什么閑?

  “不過,你可以拿東西來交換,但這種飛行器,價格昂貴,破爛肯定忽悠不了我。”白牧野說道。

  大鵝說道:“我們鵝族都窮得很,哪有什么東西能交換的?”

  “不,你們渾身都是寶。”白牧野道。

  “擦,你想讓鵝爺出賣自己的身體換你這破玩意兒?想都別想!鵝爺不是那種鵝!”大鵝雖然已經向惡勢力低頭,但覺得最基本的底線跟節操還不能丟。

  關鍵是這小王八蛋你說就說,你看著我咽口水干什么?

  鵝爺把自己給你燉了,然后換你一架飛行器?

  特么孝敬家里的老鵝也不能把自己搭進去吧?

  “不不不,不燉你。”白牧野笑瞇瞇的,只要你翅膀上幾根羽毛而已。

  大鵝長出了一口氣,一臉大氣的道:“幾根?”

  這玩意兒就算不給人,自己偶爾也會掉,打架的時候掉的更多。反正回頭還能生長出來,這東西當真不心疼。

  白牧野道:“一百根。”

  “我……”大鵝差點一口氣沒上來憋過去,“你這是想讓鵝爺光膀子嗎?那種不體面的事情……鵝爺堅決不答應!”

  “你是不是傻?非得從你自己身上拔毛嗎?你就不會去找別的鵝?找你的兄弟姐妹!”白牧野忽悠道:“好好想想,一百根翅膀上的大羽毛而已,就換這樣一架頂級的飛行器,你是不是賺了?血賺吧?”

  “你確定?一百根翅膀上的大羽毛,就能跟你換一架這樣的飛行器?”大鵝一臉懷疑的看著白牧野,它總覺得這里面有什么陰謀。

  天知道這飛行器會不會到時候自己飛走了,或者突然變成一口大鐵鍋。

  媽的被這小東西搞出心理陰影了!

  “當然,但前提必須得是最好的那根羽毛,你們自己身上最滿意的那根!”白牧野強調道。

  “這買賣……好像要得。”大鵝自己在那嘀咕。

  “當然要得了!”白牧野一臉鼓勵的看著大鵝。

  林子衿安靜的坐在一旁看著,心里面都已經佩服死了。

  心說哥哥真的是太厲害了!

  就這樣就把這種頂級的符篆筆材料給忽悠過來了?

  看上去大鵝還覺得自己占了天大便宜的樣子?

  這只大鵝看著慫慫的,還那么狡猾,其實境界真不低!

  這是一只至少有宗師實力的大鵝,之前那些黑豹,也全都差不多的境界。

  大鵝能在黑豹的追殺下輕而易舉的逃脫,最后跑到他們這里來,恐怕更多的原因也是想要打探他們的來意,并不是無法逃脫那些黑豹的追殺。

  所以,它身上的羽毛,完全可以制成大宗師級的符篆筆。

  這樣的成品符篆筆,一支就已經是天價了,雖然換不來一艘這種艦載飛行器,但十支筆……絕對可以換一艘!

  關鍵哥哥連星艦都是搶……不不,都是別人送的。

  所以這買賣怎么看都不虧呀!

  白牧野看著大鵝接著道:“當然,如果有比你境界更高深的老鵝身上的羽毛,我還可以給你提供一些白菜,作為鼓勵!”

  “白菜?”大鵝眼睛變得無比明亮,看上去似乎它對白菜的興趣更勝過對這飛行器的興趣!

  飛行器終究是代步工具,是個大玩具,可白菜……白菜那是整個鵝族夢寐以求的極品美食呀!

  這兩者,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嗯,如果你們還能提供出更好的東西來,我甚至……可以給你一把白菜種子!”白牧野一臉嚴肅,“你知道,這東西,是可以種出白菜來的。”

  大鵝看了白牧野一眼:“這東西,在你們人類那邊,也不值錢吧?聽說為了表示一種東西很便宜,都是用白菜價來形容的……”

  這死鵝!

  這么不好騙。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你們身上的羽毛就很值錢嗎?打一架都會掉很多好吧?”

  “嘖……你說的,倒也有道理,行,這買賣我答應了,等見過嘯月狼前輩之后,我就帶你去鵝族!到時候你可以自行選擇!看好誰的毛,咱就拔誰的!誰不配合,就是影響鵝族未來千年大計!這罪名,它們擔不起。”尼古拉斯·高貴·鵝自信滿滿的道。

  心里卻在想著:看來在嘯月狼前輩那不能告發你了,但只要到了鵝族,你們兩個人類小不點,還不是任由鵝爺揉圓捏扁任意擺弄?

  這時候,飛行器來到一座巨大的雪山前,大鵝嚴肅的道:“到了到了,你們先等在這里,我得先去求見嘯月狼前輩,記住啊,一定要等在這里,年輕人,不要缺乏那一點耐心。知道嗎?”

  白牧野點點頭:“放心吧,我們就在這等你們。”

  飛行器緩緩降落,大鵝從口袋里面掏出一副一看就是自己DIY出來的大墨鏡,扣在腦袋上,然后拿出滑雪棍,滑雪板。

  全副武裝之后,嗚呼一聲,屁股一扭,在這高低起伏的雪地上快速向前滑去。

  一會兒的功夫,來到大雪山腳下,也不知道說了些什么,很快,那里出現了一道宛若水波一般的結界。

  接著,大鵝又掉頭回來,一臉興奮的對白牧野和林子衿道:“運氣好,運氣好啊!嘯月狼前輩竟然肯見你們!真的,我都不知道說什么才好,就連我都從來……咳咳,我都只見過……”

  “行了行了,趕緊帶路吧。”白牧野擺擺手,打斷了這只吹牛逼吹爆了的大鵝。

  跟林子衿相互對視一眼,然后拉著手,拍出兩張飛行符,慢悠悠的往那邊飛去。

  大鵝吃了一嘴狗糧,而且一肚子怨念——你特么就差那一張飛行符嗎?不知道鵝爺最向往的就是能體驗一下飛一般的感覺嗎?

  無良的壞小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