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好像真成爸爸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面對林子衿這種特別扯特別不切實際的想法,白牧野只能滿頭黑線的讓她該干嘛干嘛去,真是,竟跟著添亂。

  咋不直接說神級嘯月狼被他虎軀一震震得當場納頭便拜口稱主公?

  林子衿也覺得自己的幻想有點不靠譜,說給哥哥準備宵夜,就蹦蹦跶跶的跑了。

  林妹妹不是不善良,也不是不想幫白牧野,實在是這件事真心沒法幫!

  白牧野撥通了魯大師的電話。

  “哈哈白師,我正準備聯系您呢,除了神級嘯月狼眉心精血和大宗師級鬼潭蚊子的口器之外,其他那五種,都已經有著落了!”

  白牧野微微一怔,心說這么快?

  “我老魯這些年來,也算是有些人脈積累,關鍵時刻,大家還都挺給面子的,愿意把手里的存貨拿出來幫忙。”魯大師在那邊興奮的道。

  白牧野在心里輕輕一嘆,找到另外那五種材料固然是好,可問題是,剩下這兩種……怎么辦?

  “還要一個好消息,嘯月狼可能出現的地方我這邊也已經有了一定的線索,還有鬼潭,我也已經查到它可能出現的星域……”

  魯大師在那邊道:“現在我們只要得到這兩種,孩子的病就有救了!而且通過我最近的調查,發現這種事情并非個例!白師,您可能不大清楚,在我們帝國內部,這樣的事情,每年有記錄的,至少有數百起啊!唉,數百個孩子,就這樣沒了,數百個家庭,也這樣被毀了。要是這次能建立一條解決這個問題的通路,找到真正的解決辦法,那么在未來,這樣的事情我們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

  “前輩,您的醫者仁心令人佩服,可問題在于,這兩種材料,咱們怎么得到?”白牧野問道。

  那邊魯大師沉默了一下,說道:“我想,還是有辦法的。既然古人能夠找到解決辦法,咱們這些后人,也總能想到解決之道!”

  掛斷電話,白牧野再一次陷入沉思。

  話說的宗師比較輕巧,可辦法何來?

  如果這個“活體符”是一個皇家子弟,那么這件事情可能會相對簡單一些。

  憑借皇家的力量,總能拿到大宗師級的鬼潭蚊子口器,也總能取得一些神級嘯月狼的眉心精血。

  “要是我和身邊的團隊,能再強大一點就好了……”

  白牧野不由嘆息。

  “哥哥,下來吃點東西吧!”

  林子衿的聲音通過智能設備在樓上響起。

  白牧野應了一聲,站起身下樓。

  餐廳里,林子衿準備了幾樣點心,先給白牧野準備了一份,然后坐到白牧野對面,看著白牧野欲言又止。

  白牧野看她一眼:“怎么了丫頭?”

  林子衿說道:“哥哥,要不……咱們出去走一趟吧,有句話叫盡人事聽天命。我知道哥哥善良,如果這件事就此視而不見的話,哥哥心里面一定會特別不舒服。”

  “那孩子……暫時還沒問題。只要沒有能夠激活他身上符篆術的人出現,他就沒事。”白牧野說道。

  “話是這么說,可萬一呢?哥哥說魯大師醫者仁心,其實哥哥也是同樣的仁厚。這種事情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咱們總得做點什么。”林子衿看著白牧野,“我跟哥哥一起去!”

  “好吧!”白牧野點點頭。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白牧野將要講的一些知識全部集中起來,每天都給這群符篆師學生上一堂課。

  他的課也永遠都是最受歡迎的。

  四個符篆老師對此不但一點意見都沒有,而且早已經跟四個學生一樣,對白牧野這個年輕,但超級天才的年輕人佩服得五體投地的。

  這一天,上完課之后,白牧野將四個老師叫到一起。

  “四位老師,我有事要出門一段時間,這些天我基本上已經把各種能被他們吸收到的知識講了一遍。剩下的,就拜托您四位了!”

  “白師言重了,我們四個領著學校的高額薪水,還能學到這么多過去想都不敢想的知識,當真是受教了。教書育人,也是我們應盡的責任。”于千秋老爺子特別認真。

  “白師放心吧,這里交給我們!”都旭感覺自己最近都有點飄了,短短幾天,甚至比過去幾年的收獲都大!

  “白師要走嗎?您什么時候才能回來呀?”霍佳玉看著白牧野,心里想著給自己女兒半個轉學還真是費勁啊!

  對于這件事,她是認真的,她真的想讓女兒來百花一中上學。正好她女兒也是上高二,精神力一百出頭,不算是頂級天才,但至少,在這群符篆學生當中,也不算弱。如果能夠得到白師指點,絕對是最完美的一件事情!

  白牧野說道:“還不知道歸期,但估計至少要半個月到一個月之間。”

  嘯月狼可能出現的那些地方,都是遠離人類生活圈的星系,即便是擁有遠航能力可以不斷進行空間跳躍的星艦,去到最近的可能嘯月狼的星系,也得個幾天時間。

  鬼潭就更不好找了,一塊漂浮在仙女座星系的移動大陸,神出鬼沒的,根本沒辦法通過它的運行軌跡判斷方位,找到它估計就得一星期。

  喬梁看著白牧野,說道:“白師,我最近這段時間畫各種輔助系符篆比過去有了很大進步,您說得對,可以專精一門,但其他的……也必須得會!”

  面對四個老師的感激,白牧野并沒有感到自傲。

  其實就像老頭子當初不想讓他上學一樣,在老頭子看來,能教白牧野的人,至少也得是大宗師以上的那些人。

  即便是那種,也會很快被白牧野把肚子里的知識給掏空。

  小白的學習能力太強了!

  天賦又太好!

  他的成長速度,完全不能用常理去推斷。所以尋常的老師,根本就教不了他。

  但小白喜歡上學,喜歡這種氛圍,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辭別了四位符篆老師,又跟姬彩衣、單谷和司音等人打了個招呼。

  最近這幾個人也全都特別努力,全都在心里面暗暗憋著一口氣——不是怒氣,而是心氣。

  小白肯定是個難以想象的頂幾天才,這點他們早已經知道。小白也不會拋棄他們,永遠不會!這點他們更清楚。

  可恰恰因為這原因,哪怕是彩衣這種過去有點懶惰,司音這種一直沒太大志向的少女們,都變得無比勤奮起來。

  因為她們不想掉隊!

  在漫長的人生中能夠擁有這樣一個朋友,實在太難。

  如果她們一直被小白拖著走,一直接受著小白的各種照顧但卻完全幫不上忙……這種事情,他們是無法忍受的。

  所以得知小白又要出門,哪怕單谷這種話癆,都沒有多問什么。

  大家只是讓小白多加小心。

  隨后又跟李敏、孫莉莉和穆錫幾個人交代一下,又給他們留了一堆讓他們崩潰的作業。

  “有時間寫作業,是一件特別快樂的事情。”看著一臉絕望的幾個人,白牧野一臉認真。

  李敏道:“你咋不給我那兩個師妹布置點作業?”

  她說的是張可欣跟鮑菲羽。

  白牧野隨開一道光幕,那上面,密密麻麻……全都是各種各樣普通紙張畫出來的符篆。

  李敏頓時無語了。

  不過也突然平衡了。

  那兩個天賦比她其實高得多的師妹,原來也沒逃過來自師父的“關愛”。

  嗯,不患貧,患不均。

  大家都一樣,這樣就舒服多了。

  最后,白牧野找到班主任王良,準備跟他交代一聲。

  “小白你來得正好!”王良看見白牧野,頓時一臉開心,把小白往他已經擴大到四十多平方……帶一個小套間的辦公室里面請,“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那個轉學過來的同學吧?之前家里有點事耽擱了,今天正好過來報道了,我先介紹你們認識一下,以后你多照顧點!”

  王良滿面紅光,他現在一中已經進入校領導序列了。

  對他這種“年輕”的老師來說,這在過去是根本不敢去想的一件事情。

  托小白的福,他如今在家族里面,地位也是高的不得了。

  甚至很多大人物,都專門托人找到他,希望能把孩子送到他這里,希望他能在小白面前美言幾句……

  老婆現在都允許他每個月有一千塊的零花錢了!

  嘿,簡直都有點膨脹了!

  白牧野撓撓腦袋,然后點點頭:“好,不過老師,我來是想跟您說一聲,我得出去一段時間。”

  “好的好的,這都是小事。”王良滿口答應。

  只要能回來就行!

  這樣的學生,別說出去,就算去星際旅行他都不管。

  只要能夠保證安全的回來,愛去哪去哪。

  推開里間的門,跟門平行的小沙發上,坐著一個少年。

  聽見推門的聲音,本能的回頭看了一眼。

  白牧野看見這人,差點驚呼出聲。

  勉強保持著面部表情不變,心里面卻如同翻江倒海一般。

  顧英俊?

  小顧?

  這家伙怎么跑到這來了?

  自從上次分別,已經很久都沒有他的消息了。偶爾上一次黑域,也都沒有這個家伙的留言。

  之前倒是聽他說,被自家老子逼著要去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上學,說的就是這兒?

  飛仙星很大好吧?

  鳥的種類成千上萬!

  一分鐘的鳥屎就能把你給埋了。

  臭小子……還真是巧啊!

  白牧野不動聲色,沖著顧英俊微微點點頭。

  “小顧啊,我來給你介紹一下……”王良滿臉笑容。

  他真的是開心啊!

  之前故意跟白牧野賣了個關子,并沒有說明來的人是誰,什么修為,什么水準。

  這個小顧,年紀輕輕,竟然就已經是宗師級的靈戰士了!

  老王目前還不知道姬彩衣、單谷早都已經宗師了,還以為這位新來的顧同學是蝎子粑粑獨一份呢。

  顧英俊瞥了一眼白牧野,淡淡的道:“大名鼎鼎的小白嘛,我知道,之前見過他的比賽視頻,挺不錯的。”

  呦呵?

  小顧你有點膨脹啊!

  挺不錯?

  看來在黑域里面你受的教訓還是不夠慘痛。

  王良哈哈笑起來,他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如此年輕的靈戰士宗師,怎么可能身上一點傲氣都沒有?

  “小白,這位顧同學,名叫顧英俊,是個年輕的宗師級弓箭手!哈哈哈,怎么樣?不錯吧?”

  白牧野點點頭,一臉真誠的道:“真是厲害,讓人羨慕!”

  “哈哈,不用羨慕,你也是天才,小顧,你們都是天才!老師希望你們,能在未來的日子里,攜手并進,共同為一中譜寫新的篇章!”老王的確是有點飄了,說話都開始套路了。

  白牧野微笑著點點頭:“那,老師,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說著,對顧英俊同學微微一笑:“顧同學,不巧,正好有事要出門一段時間,等我回來,咱們可以切磋一下。”

  顧英俊果然眉梢一挑,淡淡一笑:“切磋?呵呵,這也正是我的愿望呢,我也很想知道,飛仙星球高中生聯賽的冠軍得主,到底有多強。”

  “嗯嗯,好說,好說!”白牧野沖兩人揮手告別。

  出來之后,即便戴著口罩,旁人也能看出白牧野笑得似乎很開心。

  小顧居然來了?

  太好玩了!

  他直接在小群里面發了一條消息。

  “單谷,你還記得你那本呼吸法嗎?咱們來了一個新同學,你那呼吸法,千萬別在他面前使用。”

  “為啥?那呼吸法是他的?”單谷問道,后面還跟了一個撇嘴表情。

  姬彩衣:什么樣的新同學,連你都在意?

  白牧野:“單谷你這張嘴真是開過光的,你猜對了。”

  姬彩衣:“……”

  司音:“……”

  單谷:“臥槽不是吧?”

  林子衿:“小顧???”

  林子衿當然是認識顧英俊的。

  黑域里面,她是小妖女,哥哥是大魔王,之前于秀秀曾一度想要拉小顧組團來著。

  后來因為顧英俊一直在忙,這件事只能作罷。

  但林子衿對小顧這個外表有點高冷,實際上挺逗比的家伙還是不討厭的。

  彩衣:“子衿你認識?”

  司音:“黑域?”

  單谷:“是真的嗎?他真的是給我呼吸法那人?他怎么跑到咱們這里來上學了?白哥是你給弄過來的嗎?到底啥情況啊?你把話說清楚啊……”

  彩衣:“單谷你能不能先閉嘴!”

  單谷:“能。”

  白牧野:“是這樣,這個家伙呢,是我在黑域里面認識的朋友,但是……我跟子衿在黑域里面的身份,跟現實中完全不一樣,知道我們現實身份的黑域天才沒有幾個。這其中并不包括這位顧英俊同學。”

  單谷:“白哥您魅力真大,不知道現實身份都能給一本這么高級的呼吸法!”

  “跟那沒關系……不過總之呢,這家伙人不錯,但有點欠揍。可你們真未必能打過他,一起上的話還有可能,一對一,單谷……別看你現在是宗師,他一個能打你三個!”白牧野笑著在群里說了一句。

  果然,單谷當場就炸了,各種不服氣。

  “呼吸法雖然是他給的,但我現在也宗師了啊!他就算再厲害,不也是個弓箭手?他能咋的?他還會用符不成?就算不用他的呼吸法,我也不怕啊!白哥你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司音道:“單谷哥,還沒打過,先別說大話,不然臉疼。”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單谷發了個打滾的表情:“我要跟他一對一!”

  “那隨便你,反正別用他給你的呼吸法,在我回來之前,不要讓他察覺出來。能做到不?”白牧野問道。

  “不用就不用啊,我現在也不是沒有功法的人,巨人城試煉場,還有你那里給我的,我隨便用哪種呼吸法,都能分分鐘秒了他!”單谷在群里面跳得厲害。

  回到家之后,林子衿忍不住問白牧野:“哥哥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

  “別裝傻,你是故意刺激單谷吧?”

  “一半一半吧,”白牧野笑笑,“單谷這家伙,有點成績就容易翹尾巴,如今他已經進入宗師級,說起來,別說這百花城,就算是整個白岳城大區,也沒有多少弓箭手是他對手。但人外有人,他這樣下去,以后很容易吃大虧的。得找個機會敲打敲打他。”

  林子衿掩嘴笑起來:“哥哥你不知道,你現在這樣子,真的就像個操心的爸爸。”

  白牧野看她一眼,嘆了口氣,一本正經的道:“爸爸為你們操碎了心!”

  “切!”林子衿紅著臉跑開了。

  白牧野愣了愣,心說她居然聽明白了?

  什么時候長大的?

  隨后又跟孫岳琳交代一番,跟老姚打了個招呼,跟龍傲天交代一番,跟于秀秀……

  白牧野突然發現,短短一年時間,他的牽掛便比從前多了太多!

  明處有彩衣這些伙伴,有幾個徒弟,暗中有趙璐、夏侯明他們這些人,一半明一半暗的有小龍,有在飛大的秀秀那些人。

  怎么感覺,自己好像突然間真的成了一個爸爸?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跟林子衿吃過早飯之后,給魯大師打過去一個電話。

  魯大師在那邊堅決反對!

  “不行,白師,這太危險了,您這邊能找到解決的方法,已經算是天大的恩情,這種冒險的事情,怎么能讓您去做?您就在家等著就好,我會想辦法的……”

  “那前輩現在能解決嗎?若是能,我就不去了。”白牧野道。

  魯大師那邊沉默半晌,苦笑道:“鬼潭……還有點辦法,那些蚊子雖然難對付,但我的人脈當中,也有一些厲害的冒險團,可以嘗試,但嘯月狼……那種神級的生物,確實有點難啊!不過……白師放心吧,我還認識一些神級的老朋友……”

  “前輩,神級的嘯月狼,即便是同級的大能也未必能奈何,再說,我在古老的典籍上查到過,嘯月狼智商極高,是可以溝通的。人家是妖族,不是野獸,跟鬼潭蚊子不一樣,不會見人直接就咬。如果能通過和平的方式得到它的眉心精血,犯不著平白無故給自己添這樣一個強敵。”

  白牧野說道。

  “可是那也太危險了!”魯大師還是覺得很過意不去。

  “如果真的去了一群神級生靈,除非能保證碾壓人家,不然……那就是挑釁了。反倒不如我們。”白牧野道。

  “我們?”魯大師問道,“還有誰?”

  “我媳婦。”白牧野道。

  魯大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