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六章 快醒醒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神像本身的確沒有什么副作用,吸收了里面的能量,只要沒有遇到桎梏,便會一路暢通無助的拓寬精神識海。

  但問題是,這片海雖然沒問題,但若是擴張得太快,會根基不穩。

  比如白牧野這種天賦頂級的人,桎梏對他來說并不是什么大問題,可一旦不加節制的強行提升境界,整片精神識海都會變得沒那么穩定。

  就像一座城,都是先修好城墻,然后再建設里面。

  如果不修城墻,任由各種建筑隨便擴張,那么早晚一天,會遇到問題。

  所以盡管白牧野的身上有大量神像,但他的每一步,都依然走的很小心。

  修煉的基石,必須要鋪好才行。

  沒有人能一口吃個胖子。

  沒見用靈珠提升那些,也同樣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如履薄冰?

  一旦根基出了問題,那么以后就算建成高樓大廈,只要出現一次問題,就會大廈傾塌,前功盡棄。

  既然不能從符篆師寶典上面尋找破解之法,就只能一點點通過翻閱魔符宗的那些古籍來尋找了。

  這是一個大工程!

  但白牧野卻樂此不疲。

  他喜歡學習。

  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魯大師那群人是否能看住那個孩子,保證他不被人給偷走。

  想來以魯大師的身份地位,做到這件事,應該不算太難。

  說以回到家之后,白牧野就一頭扎進知識的海洋中,快速的尋找著。

  時間,就這樣一點一點的悄悄流逝著。

  沒有比賽的日子,大家也并不清閑,但相對輕松。

  除了上課,就是各種各樣的訓練。

  白牧野除了給別人上課,就是拼命的讀書。

  魯大師在一星期后打過來一次電話,說發生過一次危險,有人來搶孩子。

  但被他找來的人給打跑了。

  半個月后,又打來一次,說又有人來搶孩子,但還是被他們趕走了。

  只是這一次,魯大師找來的幫手中,有人受傷了。

  好在不是致命傷,但這件事,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高度警覺。

  帝國境內,天子腳下的紫云星上,竟然有人用這種邪惡之術?

  于是更多人自發的跑來保護那個孩子,甚至宮里面也拍出兩個高手過來保護。

  同時,帝國上層開始發動力量,尋找幕后真兇。

  這世上的事情,最怕的莫過于認真二字。

  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認真,總能找到一個答案。

  就像前些天的那個高老六。

  如果不是那么執著,他最終也不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但高老六的力量太弱了,就算知道了真相,恐怕也無能為力。

  但皇家就不一樣了。

  認真起來的皇家,沒人不哆嗦。

  所以到了十月份的時候,魯大師再次來電,說兇手已經確定了,但卻在抓捕的人上門前逃走了。

  逃到哪去了這個不知道,不過在魯大師看來,那個兇手肯定是逃不掉的。

  不過他也有些奇怪,跟白牧野說那個兇手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老實人,天賦也一般,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一開始很多人甚至認為那根本不可能是兇手,只是后來在兇手來不及收拾的家里面,發現了大量關于上古邪惡符篆術的相關知識,最終確定了這一點。

  不管怎么說,那個孩子至少暫時沒事了。

  這也讓苦苦尋找破解之法的白牧野松了一口氣。

  這件事發生的一個半月之后,白牧野終于在魔符宗那無數的典籍海洋中,找到了關于這種活體符篆術的破解方法。

  只不過看完之后,他有點懵,也有點惆悵。

  “神級嘯月狼眉心精血一滴,大宗師級鬼潭蚊子口器一個磨成粉,大宗師級小惡魔頭上尖角五克磨成粉……”

  一共七種材料,至少有六種,白牧野甚至連名字都沒聽說過的!

  唯一算是熟悉的小惡魔,他也從來沒聽說過還有大宗師級的。

  這特么是什么鬼呀?

  白牧野一臉無語。

  他當即撥通了魯大師的號碼,然后跟魯大師說了這七種材料。

  神級的符醫魯大師聽了之后也有點懵。

  不過還好,這其中材料當中,他至少聽說過五種,除了神級嘯月狼和大宗師級的鬼潭蚊子他沒聽說過之外,其他的包括大宗師級小惡魔他都聽說過。

  不但聽說過,還見過!

  “小惡魔是一個非常龐大的群族,最高級的就是大宗師級。我曾經在一個次元空間里面見過,說是小惡魔,體型已經超過五米高,看著就特別嚇人。但并不是特別難對付。”

  魯大師在那邊說道:“這樣,白師,除了嘯月狼和鬼潭蚊子之外的五種材料,我來想辦法。剩下那兩種,我也盡量去打聽。”

  白牧野忍不住問道:“前輩,那個孩子什么身份?”

  能夠讓人惦記上,以身為符紙,在他身上畫符篆術的孩子,肯定是有點說法的。

  魯大師在那邊苦笑道:“孩子就是一個普通的孩子,我沒看出任何異常,孩子的父母,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都是生活在帝都的普通官員。”

  真的沒有異常么?

  白牧野多少有點不相信。

  這些日子,他在尋找破解活體符篆術方法的同時,閱讀了大量那個時代的各種典籍。

  對于活體符篆術也算是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

  但凡能被選中,當成“符紙”的,通常都是小孩子,而且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幾率,是男孩。

  年齡不超過十歲。

  按照典籍上的說法,是這種孩子首先得是心思純凈者。

  這個問題不大。

  一般來說,七八歲的小孩子,即便懂得事情很多,但從根本上來說,心思都不會有多復雜。

  其次便是孩子的身體當中,必須擁有一種特殊的能量。

  這特殊的能量是什么,白牧野看到的那本典籍上沒有提及,他也沒找到相關資料。

  最后是這個孩子的體質,必須得是體弱多病那種才行!

  心思純凈,身體中擁有特殊能量,然后還要體弱多病……必須得符合這三種情況的孩子,才有可能被挑選為活體“符紙”。

  “那孩子從小體弱多病嗎?”白牧野問道。

  “這個倒是,多病算不上,但體弱是真的。基因也檢測過,沒能發現什么原因。”魯大師道:“現代的科學手段,很難解釋清楚他身上的問題,莫非白師知道?”

  白牧野道:“這樣,我把相關資料給你傳過去,你先看看。然后我也再找找鬼潭蚊子中的鬼潭究竟是在哪,還有那神級的嘯月狼,究竟是次元生物還是我們這個世界中有的生靈。至少得先弄清楚這些,咱們才能進行下一步。不然就算你那邊準備好了另外五種材料,也是沒什么意義的。”

  “那倒是,那就辛苦白師了!”魯大師一如既往的客氣。

  對此,白牧野也挺無奈的,反正不管你咋說,老頭就一口一個白師的叫著,態度無比的恭敬……讓人想發火都不好意思。

  白牧野相信,既然能在魔符宗的典籍上找到相關資料,那么關于嘯月狼和鬼潭蚊子的信息,也一定是能夠找到的!

  小白是真的喜歡學習喜歡讀書喜歡寫作業的,但面對魔符宗那不知多少年積累下來的無數藏書,想要一本本看下來,恐怕至少要幾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不過這樣吸收到的知識,是最扎實的!

  一旦他使用了別的手段,即便是他這種喜歡學習的人,也會生出一絲絲惰性——

  能用搜索引擎隨時搜到的知識,何必非要記下來?

  不能通過自己學習得到的知識,都是木有靈魂的!

  好吧,其實這些都是借口,習慣了類似的事情都是大漂亮去解決的白牧野一開始根本就沒想到用這種方式去處理……他,給忘了。

  幸虧那個幕后的家伙被嚇跑了,幸虧那個孩子到現在都是安全的。

  不然,他真的會愧疚的。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啊!”小白老師有些感慨。

  “智腦。”輕嘆一聲,將高級智能召喚出來,然后找了一間巨大的空屋,將魔符宗的那些書籍,一整排一整排的往外搬。

  “把這些知識,全部掃描上傳,分檔歸類。”

  “完畢。”

  白牧野:“……”

  之前哥為什么要一本本的去讀啊?

  好吧,以后有時間,還是要一本本的讀下來。

  現在是特殊情況,特殊對待。

  畢竟他是個愛學習的人。

  原本可能需要用幾年甚至更久才能讀完的書,在高級智腦的掃描之下,前前后后一共只用了小半天的時間。

  而且這小半天的時間,基本上都是浪費在白牧野不斷從空間指環里面往外搬書上。

  林子衿坐在一個小板凳上,兩手托著下巴,看著白牧野在那忙活。

  忍不住說道:“這么簡單的方法,之前你就應該想到才對。”

  “可是我沒想到。”白牧野面無表情的往外搬書。

  “說明哥哥也有笨的時候呢!”林子衿看上去很開心。

  “說的也是,你偶爾也會聰明一點。”白牧野道。

  林子衿的好心情沒了,打哥哥又舍不得,也打不過,只能去黑域虐虐其他天才這個樣子。

  等到高級智能將全部書籍掃描完畢之后,天色已經徹底暗下來。

  白牧野輕輕舒了口氣,道:“智腦,搜索嘯月狼和鬼潭蚊子的相關信息。”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愈發懷念起大漂亮來。

  也不知道漂亮姐現在怎么樣了。

  無盡的宇宙深處,一艘飛船已經離開了仙女座星系,向著更加遙遠的陌生星系不斷行駛著。

  飛船時而進行空間跳躍,時而以極高的速度在清冷孤寂的宇宙中飛行著。

  棲身于神秘金屬中的大漂亮翹著二郎腿,面前放著一杯茶。

  茶早就已經冷了。

  大漂亮眼前的光幕中,播放著白牧野十一歲時候的畫面。

  畫面中,只有十一歲就已經特別帥的白牧野正一臉憤怒的看著對面一道虛擬投影。

  投影是一個留著大波浪長發,穿著開衩很高旗袍的女人,正笑嘻嘻看著少年。

  “大漂亮,你又往我的包子里面放蔥,雖然你把味道處理掉了,但別以為我吃不出來!”

  “脫水素菜,對你身體有好處,吃點怕什么?”女人笑嘻嘻的說道。

  “我說過,我討厭這種東西!”

  “我不討厭呀!”

  “那我討厭你!”少年被氣得眼圈都紅了。

  大漂亮端起杯子里的茶,那早已經冷卻的茶突然間冒氣了熱氣。她卻輕輕嘆息一聲,將茶又放下了。

  “這一路上,你都反反復復看了幾百遍了,不膩嗎?”同樣棲身于特殊人性金屬中的寒冰雪仙子走過來,坐在大漂亮對面,也抬起頭看著畫面中的少年。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偷的在看林子衿的生活片段。”大漂亮幽幽說道:“大家都一樣,何必跑過來笑話我?”

  “我原本以為隨著時間的推移,能夠輕易的忘掉這段經歷呢。”寒冰雪輕聲說道:“畢竟我們活過太久歲月,經歷過太多事,結識過太多的人……這段經歷,不過是我們漫長生命中的一個小插曲罷了,甚至連一朵小浪花都算不上。可誰知道,我到現在竟然還在惦記著她。月,你說是不是我們現在變得太弱了?以至于就連性情都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大漂亮笑笑,然后輕聲道:“現在我們弱嗎?我倒是不覺得,就算突然間冒出來一個符帝,你會怕他嗎?”

  寒冰雪淡淡道:“有什么可怕,我們打不死他,他也打不死我們。”

  大漂亮看著她:“所以呀,我們不是變弱了,而是……變得更有人性了吧。”

  寒冰雪看她一眼:“這話放在我身上沒問題,你?你本來就是人好吧?”

  大漂亮笑起來:“我是仙呀!”

  寒冰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艘孤獨行駛的飛船再一次進行了空間跳躍,朝著更加遙遠的地方飛去。

  沒人知道它的最終目的地在何方。

  “嘯月狼,生來強大,靈智極高。喜食月之精華,生長之地,必有伴星存在,伴星越多的星球,嘯月狼存在可能性越高。”

  “嘯月狼雖名為狼,卻喜獨居,越是境界高深的嘯月狼,領地面積越大。”

  “嘯月狼為妖族中比較高級的一種,通常會遠遠避開人類,根據多年尋找,最終發現三處有嘯月狼活動的地方,分別為坐標……”

  白牧野看著系統檢索出來關于嘯月狼的資料,多少有點頭疼。

  那些坐標點,都是上古時代的坐標點,想要確定這些坐標點的真實位置,恐怕又得耗費不少時間。

  隨后,他又打開了關于鬼潭蚊子的相關資料。

  “鬼潭,位于于坐標點xxx到xxxx之間的一塊巨大扁平大陸上,時而出現,時而消失,且沒有規律,因而得名鬼潭。”

  “鬼潭蚊子,只生長在鬼潭中的一種吸血昆蟲,群居,普通的鬼潭蚊子大多在宗師境界,鬼潭蚊子精英為大宗師級,鬼潭蚊王為神級昆蟲!”

  “鬼潭蚊子的口器可入藥,也是制作多種大宗師級符篆墨水的絕佳材料。但鬼潭蚊子攻擊性極強,因鬼潭水可入藥,可做符篆墨水主料,因此經常會有人光顧鬼潭,但因鬼潭蚊子的存在,取鬼潭水九死一生……”

  白牧野看完,一臉惆悵。

  這太難了!

  他就算再對自己有信心,面對這兩種生物也有種完全無從下手的感覺。

  神級生物嘯月狼的眉心精血……媽的,這玩意兒要怎么取?

  看那資料上的口氣,似乎沒多少難度。

  想想魔符宗當年那一群神級的符篆師……對那些人來說,似乎真的沒太大難度。

  既然嘯月狼有極高的智慧,那就跟它做交易好了。

  所謂眉心精血,聽起來高大上,但那東西對嘯月狼來說是可再生的。

  只要能夠打動它,那么就沒什么不能交易。

  實在不肯交易,那就徹底打動它……打服為止。

  反正魔符宗神級強者辣么多。

  可小白不行啊!

  就算他為了救那孩子,把老白、老宋和老魯都喊上,再叫一群幫手,面對一直神級妖獸,恐怕也占不到半點便宜。

  所以,魔符宗可以輕易做到的事情,他卻做不到。

  沒有實力打服,就去跟人家談交易,不被一口吞了絕對就是有智慧的神級嘯月狼懶得搭理他們!

  至于鬼潭蚊子,就更可怕了。

  最差的都是宗師級……一旦遇到,真的是絕望。

  想想當初在副本地圖里面遇到那鋪天蓋地的蚊子,除了老老實實的藏起來,幾乎沒有任何辦法。

  即便小白如今已經接近中級宗師,掌握有落石和流星火雨這種群攻的符篆術,面對這種小怪宗師,精英大宗師,BOSS神級的群體,也是無能為力。

  “唉……”白牧野嘆了口氣,真的不是他見死不救,而是想要取得這兩種材料,幾乎就是不可能的完成的任務。

  林子衿再次從黑域中出來,看見白牧野還坐在書房里發呆,頓時有點心疼,走過來問道:“還是沒找到嗎?”

  白牧野苦笑道:“找是找到了,但拿不到。”

  說著,他將這兩種生物的信息在光幕上打開。

  林子衿看了一會兒,也不由蹙起眉來,喃喃道:“真的好難啊!這兩種生靈,就算咱們現在全都到了神級,想要對付它們恐怕也沒那么容易。”

  “是啊,”白牧野點點頭,“所以我現在都有點不忍心把這信息發給魯大師那邊。”

  林子衿輕輕嗯了一聲,如果一點希望都沒有還好,如今明明有希望,但卻沒機會……這種感覺會讓人更加煎熬,也更加絕望。

  她想了想,忽然道:“哥哥,你說,存不存在這種可能性?”

  “哪種?”白牧野看著她。

  “如果我們能夠去找到嘯月狼,跟它做一筆交易……你看呀,嘯月狼呢,是神級生靈,在它眼睛里,咱們這兩個小孩子,跟螻蟻似的,肯定是不屑一顧的。如果咱們能夠拿出可以打動它的東西,是不是可以跟它做個交易,求它一滴眉心精血救人?”

  林子衿看著白牧野:“哥哥我知道我這想法有點異想天開,但這應該是我們求得嘯月狼眉心精血的唯一辦法!”

  “倒不算異想天開,我也想過,可我們拿什么打動它?”白牧野苦笑道:“還有,就算能打動嘯月狼,大宗師級的鬼潭蚊子口器咱們怎么弄?一滴眉心精血不會對嘯月狼造成太大損傷,可口器對蚊子來說意味著什么你肯定清楚。再說鬼潭蚊子……是攻擊性極強靈智極低的生靈,它們會跟咱們講道理做交易?”

  “可以請嘯月狼幫忙呀!”林子衿幻想道:“如果咱們能夠打動它,可以讓它幫我們嘛!”

  “丫頭,快醒醒吧。”白牧野哭笑不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