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四章 求白師指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白一方面有些沒辦法,另一方面也的確想要讓一中變得更好。

  所以只能把自己師父搬出來。

  別說,再三確定了他的這個建議是認真的并且可信的之后,一中這群校領導一個個眼睛都跟汽車遠光燈似的。

  能把人晃瞎。

  于是當晚白牧野聯系到老宋,說了這件事之后,那邊一肚子怨念。

  “所以臭小子你就這樣把我給賣了?”

  “您是我師父啊!我呢,對一中又很有感情,更不好推脫他們的熱情……只能想辦法幫他們一把嘍。”

  “所以就這樣把我賣了?”

  “讓您桃李滿天下,怎么能教賣?符篆師的事兒,怎么能跟買賣這種庸俗的世俗觀點扯到一起去?”

  “你還是把我給賣了!”

  “就賣了,您答不答應?”

  “答應。”

  老宋也是沒招兒啊!

  能咋辦?

  攤上這樣一個天賦卓絕的徒弟,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嚇著。

  就算將來他有個女兒,估計也就這樣了。

  但他并沒有女兒,媳婦都沒有呢。

  一想到這個,老宋就有些惆悵。

  為什么就沒有哪個慧眼識英雄的女人看見我老宋身上的光芒?

  這時候,方晴那邊來電。

  老宋隨手一揮,方晴的投影出現在他面前。

  美艷無雙的成熟女人,身上還系著圍裙,滿臉笑意的看著老宋,說道:“我做了點好吃的,過來吃吧?”

  “哼,你這女人分明是想要使計騙我!”

  “啊?我騙你什么了?”方晴一臉茫然。

  “你分明想要我沉迷于你的美食當中而無法修煉,這樣你就能永遠保持對我的領先優勢,讓我沒有時間修煉,無法超越你!”

  老宋目光灼灼,一臉我早看穿你了的表情。

  面前的投影沒了。

  老宋冷笑:“哼,果然被我看穿了吧?被我猜中了心思,自己羞愧的遁走了!呵,女人!”

  說著,又忍不住感嘆起來:“好想有個女兒啊!這臭小子太氣人了,我要有個女兒,肯定比他乖一百倍!可是,為什么沒有女人對我表白?我老宋差哪了?”

  這時候,又有一個來電過來。

  老宋隨手接通,一道年輕漂亮的投影出現在他面前。

  是一個看上去也就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子。

  端莊秀麗,帶著一副眼鏡,顯得非常斯文。

  是飛大的一名年輕老師。

  “小潘啊,這么晚了有事嗎?”老宋和藹的問道。

  “宋教授,我有一個問題不太理解,能不能去您家當面請教一下?”年輕女子似乎有點不好意思,臉色微紅,還微微低著頭看著腳尖。

  老宋當即一臉嚴肅的道:“小潘吶,你是靈戰士,我是符篆師,我能解決你什么問題呀?還有啊,你得長點心啊小潘,你說你一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這大晚上的沒事往我一個老頭子家里跑什么?叫人看見,不說你閑話嗎?好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說吧。另外,如果是靈戰士方面的問題,我可以給你介紹方教授,她才是真正的專家。嗯,好了,就這樣!”

  老宋說著,直接將投影揮走,掛了來電。

  “唉,惆悵啊!”老宋癱在沙發上嘆息。

  不過沒一會兒,這注孤生的老頭就打起精神,準備去修煉,去頓悟。

  什么終身大事,哪有畫符好玩兒?

  就在這時,有警告聲傳來——有危險生物闖入,警告!

  老宋被嚇了一跳,心說誰活膩了嗎?敢闖飛大最危險的一片區域?

  “姓宋的,給老娘開門!”

  老宋松了口氣,原來是方晴……的確是危險生物!

  不情不愿的打開門,方晴徑自闖進來,看了一眼老宋的客廳,一臉嫌棄。

  然后直接指揮機器人開始往餐桌上鋪餐布,擺放碗筷。

  天吶,這女人真是瘋了!

  這是用計害我不成,就變成強來了嗎?

  太過分了!

  太過分了!

  真香。

  老宋聞見香味,已經到了嗓子眼的話頓時咽了回去。

  心說就這一次,其實也耽誤不了多少修煉進程。

  看在她這么有誠意的份上……嗯,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方晴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宋先生人緣不錯嘛,剛剛還有年輕漂亮的女老師要登門請教呢,為什么不答應?”

  “嗯?你怎么知道這件事?”老宋微微一怔,呆呆的看著方晴。

  “哼,我怎么知道,人家剛剛跟我訴苦,說終于明白為什么你這么大歲數還單身了。”方晴冷笑道。

  “嘿,這都什么跟什么?不是,我單身不單身,關她一個小姑娘什么事兒?她小孩子家家,管得也太寬了吧?”老宋義憤填膺的道。

  方晴呆呆的看著老宋,看了半晌,把老宋看得直發毛。

  “你瞅啥?”他問。

  方晴忽然笑起來,那種完全控制不住的笑意洶涌而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不死的,姑奶奶我認識你這么多年,第一次覺得,你是真可愛,哈哈哈哈哈!”

  老宋皺著眉,看著方晴:“簡直莫名其妙!”

  不過隨后注意力便被桌上菜肴勾走,拿起筷子,剛要去夾,對面忽然傳來一陣危險氣息。

  不好,有殺氣!

  老宋迅速出筷……

  但還是慢了一步,說到手疾眼快,他如何能跟一個接近神域的大戰士相提并論?

  “你干嘛?”老宋看著自己被夾住的筷子。

  方晴幽幽的從空間指環里面又拿出了一瓶酒。

  老宋眼睛頓時亮了!

  心中在歡呼:臥槽,酒!好酒!陳年的好酒!歐耶!

  腦子里卻在想:不行,這女人分明就是有備而來,她分明是想要把我灌醉,讓我不能修煉!然而睿智的我,早已經看穿了你!

  “喝不喝點?”方晴看著老宋。

  “喝。”老宋直接站起身,拿酒杯去了。

  小樣還治不了你了?

  方晴冷笑。

  忙亂的開學季終于過去,一中再度恢復了平靜。

  只不過一中的小區……比去年硬生生擴大了一倍!

  沒辦法,來的人太多了!

  即便是優中選優,今年招收的生源也比去年整整多了十倍。

  這是個說出去都沒人肯信的數字,可這卻是真的。

  光是符篆師班,今年就整整開設了四個!

  沒看錯,真的是四個!

  每個班級二十五人。

  基本上達到了一個符篆師班所能達到的極限。再多的話,即便有符篆老師,也教不過來了。

  更別說現在還沒有。

  但很快就會有。

  白牧野提的那個建議,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風聲才剛放出去幾天,根本沒用一中這邊主動出擊,就已經開始不斷有人來電咨詢了。

  所有前來接洽的人,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們說的那個準神符師指點的條件,是真的嗎?

  一開始一中這邊還有點緊張,雖然小白再三保證過,這個條件肯定是真的。

  但他們還是心里沒底啊!

  于是他們再次跑來跟小白這邊求證。

  再一次得到很認真嚴肅的肯定答復之后,終于徹底放心了。

  然后也變得硬氣起來。

  “先說說您的條件吧……哦抱歉打斷您,我問的不是您開什么條件,而是……您的自身條件,呵呵,對,對的,哦,高級輔助系……這個,您有時間方便來一趟我們學校嗎?不方便?那好吧,那就等您方便的時候再說好了……現在呀,也不算多,也就十幾個吧?不過還有人在不斷聯系我們,宗師?呵呵,這個保密呢……”

  “什么?中級呀……您能接受低工資的助教嗎?不能……那真的很抱歉了,不不不,沒有沒有,您可能誤會了,我們的確沒有看不起您的意思,事實上,如果在半年前,如果您主動聯系我們,我們一定會非常開心的立即聘用您。但現在真不成,因為,已經有十五個高級符篆師還有一個宗師級的符篆師聯系我們。嗯,您懂的……”

  “質疑什么?準神符師?真對不起,我們沒時間解答您的質疑,是的先生,這不是強硬與否的問題,是真的沒時間,就是字面意思,不要誤會。不好意思,我還要去接下一個人的自薦來電……”

  就連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小白都沒想到,一個準神符師,嚴格來說是巔峰大宗師級的全系符篆師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一中這邊也只是在圈子內部放出了風,結果就連很多一級主城的重點高中老師,都來電咨詢起來。

  很多人這才明白,原來一個頂級的符篆大師的一對一指點,對更多的年輕符篆師來說,是多么難能可貴的一件事情。

  最終,一中這邊在得到了上面麗明城乃至白岳城的贊助之后,大手筆的簽下了四名符篆老師。

  一名輔助系初級宗師,一名輔助系高級、一名攻擊系高級,一名法陣系高級。

  這陣容,雖然比不上那些高校,但跟一座一級主城里面最好的重點高中比起來,也已經不差什么了。

  而這些老師來到學校之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別的,而是前去拜訪小白!

  因為他們都已經知道,想要得到那個準神符師的指點,需要通過在飛仙高中聯賽上大放異彩的小白才行。

  這種時候,還有誰會把小白當成一個學生,然后端著架子等著小白過來請教問題?

  人家背后有一名準神符師在,用你指點?

  所以,新來的四名老師,在小白面前,態度那叫一個和藹,姿態那叫一個平等。

  那名輔助系初級宗師名叫都旭,看上去四十多歲,實際上年齡已經過了六十。身材中等,白面無須,留著一頭短發,看著有些富態,從見到白牧野那一刻起,就笑容可掬的樣子。跟個和氣的老財主似的。

  輔助系高級符篆師,名叫霍佳玉,是個看上去三十來歲的成熟少婦,實際年齡也已經過了四十歲。長相不算很漂亮,但氣質非常好,說起話來,溫婉動人。

  攻擊系高級符篆師,名叫喬梁,是一個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歲的年輕人。真實年齡三十七歲。

  單看這人的話,肯定看不出他是一個攻擊系的。

  因為喬梁長得風度翩翩,往那一站,玉樹臨風的。

  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眼睛干凈明亮。

  一中這一次挑選符篆師,也總結了之前那次的失敗經驗,反正可選擇性非常多,也不怕像以前那樣,多問兩句把對方問煩了再跑了。

  所以對每個符篆師的各種經歷,全都打探得清清楚楚。

  但凡有一些存疑的,也都要問清楚。

  態度不好的,全都直接給過濾掉了。

  沒辦法,現在的一中就是這么牛逼,完全的買方市場。

  第四個法陣系高級符篆師名叫于千秋,于老爺子年齡一看就很大了,看上去就年逾古稀,七十多歲的樣子,實際上老爺子已經是耄耋之年了。

  可以說,這是一個基本上不可能有上進空間的高級符篆師。

  但老爺子還是來了!

  而且面對白牧野的時候,特別客氣。

  老爺子說話很風趣幽默,說自己特別想跟準神符師大能請教一二,原因不是問道,是怕死。

  要是能踏入宗師境界,他的壽元還可以延長很多!

  這種延長,跟當代高科技那種延長,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對于這群清楚能量是什么的人來說,沒有了能量的生存,基本上等于是沒有價值的神古城內。

  白牧野對這四位老師也是十分尊重,沒有半點托大倨傲情緒。

  對于他們最關心的問題,白牧野也沒有賣關子,不但直接給出了肯定的答復,而且還當場撥通了老宋的視頻。

  當看見那個他們之前只在少量采訪中見過的飛大著名教授的投影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四個老師當場就被震撼到了。

  “前輩好,晚輩都旭,是輔助系初級宗師……”

  “晚輩霍佳玉,是一名輔助系高級符篆師……”

  “前輩您好,晚輩喬梁,是一名高級攻擊系符篆師……”

  “前輩……”于老爺子一開口,那邊老宋頓時不干了。

  “停停停,我說老爺子,您今年高壽?”老宋一臉無語的看著于千秋。

  “九十二歲。”老爺子說的時候,似乎還有點不好意思。

  投影中的老宋先是一臉無語,然后豎起大拇指,看著老爺子道:“您比我年長,千萬別叫我前輩,叫小宋就行。”

  于千秋連連擺手,表情特可愛那種:“那可不行,那可不行,您聞道在前,我還要跟您多請教!”

  “您客氣了,有時間來飛大,咱們當面聊!”老宋給出了他的承諾。

  通訊關掉,四個老師全都眼睛亮亮的看著白牧野。那眼神,就像淘金的看見了金礦,打魚的拖不動網。

  一個個拍著胸脯保證,一定要把百花一中的符篆學生們教好,絕不辜負宋教授的期望!

  而真正將這件事情推到巔峰的,卻是這時候突然間打到白牧野這里的一通電話。

  白牧野看了一眼來電的人,毫不猶豫的就掛斷了。

  那邊停頓了幾秒鐘,再次打過來。

  白牧野這次有點無奈,只能接通這個視頻通話請求。

  當仙風道骨的魯大師投影出現在白牧野面前的時候,這邊四個符篆老師都微微一怔,其中兩個輔助系的符篆師,都旭和霍佳玉眼神中露出疑惑之色。

  “白師,是不是打擾到您了?我這邊有要事相求,不然也不敢貿然打擾!”魯大師投影剛一出現,第一時間給白牧野道歉。

  隨后才看見白牧野身邊站著的幾個人,臉上露出更明顯的歉意。

  白牧野苦笑道:“前輩別鬧,什么白師,前輩有事兒請說。”

  “是這樣,我這邊遇到另一個難題,這個病癥是之前從來沒有見過的。我們的醫學肯定是沒辦法解決的,我試了除厄符跟凈化符,只能抑制,但卻無法根治。所以特來請教白師。”魯大師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道。

  完了,白師這個稱號,算是徹底扔不掉了。

  白牧野道:“病人在你跟前嗎?”

  “在的在的。”

  魯大師走到病床邊,將視角對準了病床上的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

  小男孩雙眼緊閉,似在熟睡,但臉上和露出來的手腕上、手上那一道道鮮紅的仿佛紋身一樣的紋路,給人一種十分詭異的感覺。

  白牧野皺起眉頭,認真看著小男孩身上的那種紋路,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仿佛在哪里看過。

  仔細回想了半天,突然想起,這圖案似乎跟自己在魔符宗搬回來那個圖書館的書籍里面看見過。

  “前輩先等等,我好像看過這種圖案,您別著急,我一會找到之后,就立即聯系您那邊。”

  “好的,那就拜托白師了!就知道白師有辦法!”魯大師沖著白牧野微微鞠躬,然后掛斷了通訊器。

  白牧野有些歉意的看著四個符篆老師,道:“抱歉啊幾位老師,你們也看見了,我這邊還有點事,這樣,改天我去拜訪您四位!”

  都旭看著白牧野,像個溫和的老財主突然間看見一箱子黃金。

  “小……額,白同學,剛剛那位……怎么那么像咱們祖龍著名的神級符醫……魯大師啊?”

  霍佳玉也是一臉震撼,在一旁道:“不是好像,那個人……就是魯大師,神級的……符醫!”

  那邊的喬梁跟于老爺子整個人都懵了。

  呆呆的看著白牧野。

  小白有點尷尬,點點頭道:“是的,魯大師風趣幽默,就喜歡跟我開玩笑……唉,你們干嘛?”

  四個人,整齊劃一的朝著小白行禮,異口同聲道:“白師!”

  白牧野:“……”

  如果時間能倒退回幾分鐘之前,他肯定打死都不接魯大師的電話。

  真的,說什么都不會接!

  魯大師這老頭情商太低,看不出聽啊!

  林子衿剛砍翻了幾個黑域天才,出來準備弄點宵夜吃的時候,一眼看見了四個一中剛來的符篆老師,對著她的哥哥行禮這一幕。

  客廳里的氣氛莊重且嚴肅,有點跟那啥似的……呸呸呸!

  這什么鬼?

  林子衿呆呆的看著。

  于千秋:“白師,求指點啊!”

  都旭:“白師,請多多指教!”

  霍佳玉:“我有一個女兒……”大姐一偏頭看見了清理絕倫不可方物的林子衿,面色不變的道:“精神力天賦也還湊合,我希望她能有一個特別好的老師,白師……”

  喬梁:“白師,雖然我還沒結婚,但我未來的孩子,一定會為他的師爺趕到驕傲的!”

  于千秋:“我們之前簡直就是舍近求遠,有白師在,還求什么神符師啊?”

  白牧野:“老爺子您別鬧,魯大師他真是開玩笑的。”心里恨死了魯大師這老頭。

  于千秋道:“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三人行必有我師。白師,在上古時代的宗門里面,師父比徒弟小這種事情比比皆是,不足為奇,我們不求白師收徒,但求指教!”

  “但求指教!”其他三人,異口同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