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二章 孫公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別說沖進來那幾個人是因為彩衣才來到百花城,即便是幾個陌生人這樣沖進來求助,在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白牧野也不可能任由外面的人這樣沖進來殺人。

  雖說如今這世界,強大靈戰士或是符篆師私下里戰斗的時候出現傷亡很正常,但這樣在城市里面當街殺人,依然還是叫人不能接受的。

  來人相貌很英俊,但身上卻散發著一股冰冷的殺機,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塊冰,無時不刻向四周散發著寒冷的氣息。

  白牧野看著他:“把話說清楚。”

  這人抬手又是一劍,這一次,這一劍直接劈向白牧野!

  “亂管閑事者,死!”

  他那冰冷的聲音,伴隨著這一劍傳出。

  萬雄剛要舉盾再次迎上去,白牧野身邊環繞的符篆當中,一張符瞬間飛出,瞬間化成一道光劍。

  速度同樣宛若流光一般,精準劈在那道劍氣之上。

  那道強大的劍氣,在這種碰撞當中,消弭于無形,但符篆化成的光劍,卻是并沒有任何衰減,以可怕的速度,轟然斬向對面那人。

  那人眼中露出駭然之色,大概沒想到這種小城里面,居然也會有如此可怕的符篆師。

  當場高速向后退去。

  同時揮動手中的劍。

  他的劍跟白牧野符篆化成的光劍狠狠對轟在一起,爆發出一股洶涌的能量。

  阿噗!

  一口鮮血順著那人口中噴出,整個身子被撞得往后面退出幾十步,才堪堪停下。

  “那你就先滾遠點,冷靜下來的時候再說。”

  白牧野看著他說道。

  被轟出去那人手中的劍,也哐啷一聲掉在地上。

  兩條胳膊像是灌了鉛一樣,難以抬起來,一股股劇痛傳來。

  他無法相信的抬起頭,看著站在會所門口那個超級帥的年輕人。嘴巴微張,想說點什么,但卻說不出話來。

  萬雄就站在白牧野身邊,全程目睹了白牧野一張劍符退敵的過程。心中更是感慨萬千。

  小白是真的強大啊!

  一年前他剛入學那會兒,誰能想到一個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家伙,竟然是個超級天才?

  這個當真是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啊!

  沖進會所里面的幾個人,很快得到了救治。

  還好,他們身上的傷并不是很重。

  不是很重的意思是不致命。

  如果不能很快得到處理的話,結果就很難說了。

  就連姬彩衣都有些吃驚,多大的仇啊?下這種死手?

  之前從對話中可以知道,這幾個人都是第一次來到百花城。而且剛剛才從這里走了沒多久,就算是往死里挑釁別人,也不至于弄出不死不休的仇恨來吧?

  那長著一雙桃花眼的瘦高年輕人看著姬彩衣道:“謝謝你的救命之恩……謝謝你們!”

  此刻他的眼里沒有半點輕浮,只有濃濃的感激。

  姬彩衣微微蹙眉:“方便說說怎么回事嗎?”

  “媽的,大意了!是老仇家。”瘦高年輕人深吸了一口氣,身上的傷口在藥勁兒的作用下開始作痛,但他卻強忍著,沒讓自己發出聲音來,看著姬彩衣,“沒想到這王八蛋竟然會跟著我們來到這種地方……不過你放心吧,不會連累到你們的。”

  說著,他掙扎著站起來。

  “你還有傷呢。”司音在一旁小聲提醒。

  瘦高年輕人看了司音一眼,呲牙一樂:“小妹妹,放心吧,死不了人的!”

  他一邊說,一邊往門口走去。

  其他那幾個人就沒有這么堅強了,除了兩個沒受傷的女子,另外幾個都或多或少受了點傷,臉色蒼白的躺在地上。

  瘦高年輕人來到門口之后,看著那邊依然沒有退去,但明顯受傷的人說道:“高老六,你有種!敢追殺我到這里來,本少爺今天命好,你殺不成了。你要么趕緊滾,要么就在這等著。本少爺的確不是你的對手,但本少爺可以找人來。你給本少爺聽好,你最好趕緊滾!滾到一個本少爺找不到你的地方,不然的話,下次再見到你,你絕對活不成!”

  “孫鵬遠,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那身材頎長的男子一雙眼無比陰冷的盯著桃花眼年輕人,咬牙說道:“我茍活于世,就為了等今天這樣一個機會!所以,即便死……我也要殺你!”

  說著,彎下腰,一只手顫抖著,想要去撿起那把劍,試了兩次,終于成功把劍撿起來,但一條胳膊卻哆嗦得不成樣子。

  這時候,桃花眼瘦高年輕人孫鵬遠看了一眼小白,感激的道:“感謝救命之恩,之前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白牧野微微點點頭。

  孫鵬遠隨后看向對面的高老六,忍不住樂了:“我說高老六,你現在這狀態,你覺得能殺我嗎?”

  “我不會放棄。”身材頎長的高老六一點點挺直了身子,一雙眼甚至不看白牧野,只死死盯在孫鵬遠身上。

  白牧野此時都有點無語了,心說這莫不是個傻子?

  孫鵬遠忽然嘆了口氣:“高老六,弄死你妹妹的人,不是我……唉,他娘的,我孫鵬遠這一生,最討厭的就是跟人解釋這種事兒。但這盆臟水扣得太難受了!不錯,本少爺名聲是不咋地,但本少爺睡姑娘那都是用錢砸出來的!砸到對方心甘情愿為止,你這種窮人能明白用錢砸人的感覺嗎?本少爺用錢都砸不到的人的確是有,但砸不到就砸不到唄,對方視金錢如糞土,本少爺也得高看一眼。面子上過不去也得在心里承認……這樣的姑娘牛逼!”

  他看著一瘸一拐,拎著劍的手都哆嗦的高老六:“本少爺還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那就是,從不用強!你明白嗎?那種行為太他媽掉價了!這頂帽子扣在本少爺身上已經有三年了,三年了啊!你當三年的時間,本少爺真的從來都殺不了你嗎?”

  高老六抬起頭,目光依然冰冷的看著孫鵬遠。

  孫鵬遠怒氣沖沖的道:“這就是別人潑在本少爺身上的臟水,也只有你這種沒見過世面的傻缺才肯信!是,你妹就是本少爺用錢沒能砸動的女人之一,本來是砸動了的……”

  高老六的面頰劇烈抽搐起來,表情也變得更加猙獰。

  “你他媽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每次都是這樣,三年來,你刺殺我不下十次了吧?之前我身邊一群護衛,你根本靠近不了我,我也懶得跟你這種白癡解釋。但這次不一樣,這次我是借著陌生人的光……勉強逃過一命。這讓我有種感覺,我要不跟你把這件事說清楚,你特么一天不死,這件事就不算完。但本少爺跟你無冤無仇,殺你做什么?能產生快感嗎?”

  孫鵬遠雖然境界不高,實力不強,但這膽魄還真是有幾分。

  他站在會所的門口,看著距離他只有十幾米的高老六:“所以,你能像個正常人一樣,聽我把話說完嗎?”

  “說。”高老六瞥了一眼孫鵬遠身旁的白牧野,終于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來。

  “唉,真特么不容易。”孫鵬遠嘆息一聲搖搖頭,“你妹妹當年的確答應了,說愿意跟著我,但不要錢,要一顆靈珠……”

  孫鵬遠看著高老六道:“那靈珠給誰要的,你自己心里應該有數。”

  高老六額頭上青筋暴起,似乎又要發作,但卻強忍著,咬牙道:“狗賊!”

  “雞毛狗賊,你特么心里到底有沒有點逼數?你妹妹就是因為你這傻逼死的!”孫鵬遠怒道:“今天話已經說到這,老子他媽不妨把話說得再明白一點!”

  他看著高老六:“我沒答應!聽懂了嗎?我沒答應你妹妹!你他媽知不知道一顆靈珠的價錢是多少?五百多億!操!五百多個億!你妹妹值嗎?”

  高老六面色有些蒼白,嘴角抽搐著,定定的看著孫鵬遠。

  孫鵬遠怒道:“她的確漂亮,也善良,一看就是個好姑娘,可問題是,你讓本少爺花五百個億包一個姑娘?是本少爺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所以她被我拒絕了!聽明白了嗎?本少也想的是,千八百萬的……甚至幾千萬,能睡到你妹這樣的姑娘也是值得的。可五百多億,鬧啥呢?我爹知道這種事兒還不把我腿打折?”

  “但你妹妹不知道怎么想的,或許是鬼迷了心竅,或許是為了你這哥哥她什么都豁得出,反正她一個小姑娘,在我先撩她,拿錢砸她反倒被她開的價錢嚇退之后,她竟然主動去找了另一個人!”

  “然后她就死了!”

  “再然后我特么都不知道為什么,你就跑來找我復仇!”

  “傻逼,現在聽明白了嗎?”

  孫鵬遠也是徹底暴怒了,這件事他一直不說,是因為不管他怎么去掩飾,都很難改變他因為對方開價太高而慫了的事實。

  對他這種要面子的人來說,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但他又不想去說人家姑娘對自己定位過高這件事——因為那姑娘的確國色天香,是個超級美女。

  如果他不是孫少,而是孫家主,說不定也就睡了。

  一顆靈珠而已。

  之前這個高老六也確實傷害不到他,他身邊幾個護衛全都是真正的高手,加上又是在自己家的地盤上,他完全不在乎這人。

  但今天不一樣,今天他差一點就特么掛了!

  真是做夢都沒想到,高老六竟然能查到他的行蹤,然后一路跟著過來了。

  果然是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

  如果再不把這件事說清楚,那么誰也不敢保證,這種事以后會不會再次發生。

  這次是命好……真他媽是命好啊!

  百花這種小地方,居然隱藏著一個如此可怕的年輕符篆師。

  孫鵬遠同時也慶幸,幸虧自己之前只是想著演一場戲,用一場苦肉計把家里安排的婚事給攪黃。

  這要真跟這符篆師發生了沖突,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高老六聽完孫鵬遠的話之后,整個人都愣在那里。

  三年的追殺,唯一支撐他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孫鵬遠實力沒有多強,他以命換命的話,是有機會的!

  但同時,也正是這三年多的追殺,讓他對孫鵬遠相當了解。

  包括孫鵬遠這個人的性格,他也是了若指掌。

  這家伙是個典型的紈绔子弟,整天就是吃喝玩樂醉生夢死,但卻有一個最大的優點,那就是……不撒謊!

  或者說,根本就不屑撒謊!

  之前他追殺孫鵬遠的時候,孫鵬遠從來沒解釋過,對高老六來說,不解釋,就是默認了。

  所以他從來沒想過,這紈绔子弟竟然不是他的仇人。

  如果他不是的話,那么誰是?

  他抬起頭,嘴角微微顫抖著,道:“我……我不信!”

  “呸!高老六,你特么少在那扯沒有用的,這幾年你對我的調查和了解還少嗎?本少爺是個什么人你恐怕比我自己都清楚!我稀得騙你?”

  “那……是誰殺了我妹妹?”高老六的手哆嗦的愈發厲害。

  孫鵬遠看了他一眼:“這些年,誰暗中給你提供的幫助越多,你就好好查查唄。反正不是我殺的!她死的時候我既沒有在現場,手上也沒有任何證據指向任何人。這種不負責任的話,我沒辦法對你說。所以,你自己查去吧。不過最后給你這白癡一個忠告,如果我是你,就先找個角落好好活下去!”

  高老六搖搖頭:“我要報仇。”

  “就你這種腦子……報什么仇?省省吧!知道你為什么能活到今天嗎?本少爺不想跟你一般見識,你真正的仇家躲在暗中看笑話。可那邊一旦發現你知道了真相,你會有什么后果?自己好好想想吧!你妹妹都已經沒了,她肯定不希望你再因為愚蠢而死。”

  孫鵬遠說著,一臉厭惡的擺擺手:“你趕緊滾,本少爺為了你打破多年的規矩,破天荒給你解釋這么多,你特么是第一個!現在我不想再看見你了。”

  高老六怔怔看著孫鵬飛,嘴唇微微動了動,最終還是什么都沒能說出口,轉過身,步履蹣跚的一步步向外走去。

  孫鵬遠翻了個白眼,喊道:“哎,你等等!”

  高老六站住,沒回頭。

  孫鵬遠皺眉道:“最后警告你一下,你真正的仇家,特么連我都惹不起!人家能拿一顆靈珠出來包養你妹妹,而本少爺卻舍不得!話說那顆靈珠你用了吧?不然你能進宗師?所以……你妹妹的死,或許沒那么簡單,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本少爺言盡于此。”

  高老六背對著孫鵬遠,沉默半晌,說了句“謝謝”,然后一瘸一拐的走遠了。

  “媽的,真是個白癡!”孫鵬遠忍不住又罵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白牧野,又看看萬雄,臉上露出一絲歉意:“對不起了兄弟,連累你受傷,身份識別碼給我,我給你轉一千萬過去隨便買點補品補一補吧,我窮,只能聊表寸心……”

  萬雄有點無語,看了孫鵬飛一眼,道:“適逢其會,不必客氣,你的錢還是留著泡姑娘去吧。”

  “哈哈哈,行,你這兄弟我交了,改天到紫云,我請你!”孫鵬飛大笑起來,突然牽動了傷口,頓時齜牙咧嘴,又罵了一句:“媽的真特么狠……王八蛋,我怎么那么善良?”

  在場眾人都一臉無語。

  半個小時候,一群人圍坐在一張大圓桌上。

  孫鵬飛端著一杯酒,站起身,先對白牧野說道:“白公子,我這人呢,是個混球,先前的事情,希望你別放在心上。”

  白牧野搖搖頭,端起一杯水:“我不喝酒的。”

  “沒事沒事,符篆師不喝酒的多,我喝就行!”說著一口干了杯中酒。

  這家伙到現在都沒說之前的沖突是想要攪黃家里面安排的婚事,說明情商其實還是很高的。

  隨后,孫鵬遠又端起一杯酒敬了萬雄:“哈哈哈,沒想到萬兄弟居然考上了第一學院,行,以后在紫云有什么事兒,盡管來找我,我有時間肯定去找你玩!”

  萬雄笑著跟孫鵬遠碰了一下杯,能夠交到這樣一個身份背景明顯不一般的貴公子,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這家伙雖然看上去像個混球,但做事風格萬雄還是挺欣賞的,至少不反感。

  “對了,第一學院不是快開學了嗎?你怎么還沒走?”孫鵬遠問了一句。

  萬雄道:“票已經訂好了,后天就走。”

  “退了退了,回頭做我的私人飛船走!”孫鵬遠看著萬雄:“就這么說定了啊,不然就是不認我這朋友。”

  “那怎么好意思?”萬雄連連擺手:“都訂好了,反正也是睡一覺的事兒。”

  “那不行,就這么說定了,趕緊退了,正好我也要回去了。”孫鵬遠手一揮,再次牽動傷口,疼得翻了個白眼。

  看得其他人一臉無語。

  隨后,孫鵬遠又敬了單谷跟司音:“兄弟,感謝你那一箭,真的很刁鉆啊,一看就是比我還厲害的神射手!”

  單谷一臉無語,心說誰跟你這種花花公子一樣啊?

  “高老六那家伙是個中級宗師……所以最厲害的是白公子!”

  孫鵬遠說著,又看向司音:“小妹妹,感謝你哪句提醒!”

  說著,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司音喝了一口飲料。

  孫鵬遠最后看向姬彩衣,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抱歉啊,我口花花慣了,管不住自己的嘴,多有冒犯!”

  說著,連干三杯。

  姬彩衣笑笑,也拿起酒杯,連喝了三杯。

  孫鵬遠眼睛一亮,有些遺憾的道:“唉,有點后悔了……”

  姬彩衣眼睛一瞪。

  孫鵬遠哈哈笑道:“開玩笑,開玩笑的!”

  原本一群相熟的人聚會,到最后成了一場認識新朋友的聚會。

  直到結束,孫鵬遠也沒說自己身份,告辭之前,跟萬雄約定好一同返回紫云星,又邀請白牧野等人去紫云做客。

  他走之后,單谷忍不住好奇,問姬彩衣這位孫公子身份。

  彩衣也已經從老媽那里知道了孫鵬遠的真實身份,輕輕一笑,道:“這位來頭可不小,帝國新首相的小兒子。”

  在場幾個人,全都愣在那里。

  單谷忍不住道:“帝國首相家的人,都這么接地氣嗎?”

  白牧野點點頭:“看上去,是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