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一十章 投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瑞哈哈一笑:“好啊,是不是給瑞叔準備了好酒?那你可不應該當著你恒叔的面兒拿出來,你也知道,你恒叔是我的頭兒,當著他拿出來,還有我的份嗎?”

  白牧野看著孫瑞:“瑞叔您覺得我這種連酒都不會喝的人,會想起來送別人酒?”

  孫瑞撓撓頭:“為啥想不起來呢?你不喝我喝呀!”

  白牧野笑著,從空間指環里面取出一個木盒,看向一旁的孫恒:“恒叔,這里說話方便吧?”

  孫恒有些奇怪的看他一眼,點點頭:“方便,你這是?”

  白牧野道:“這里有一百枚靈珠,我要送給您和瑞叔,至于秦姐那……給多少,怎么給,反正那是您媳婦我嬸嬸,都是您自家的事兒了。我呢,就不直接跟她說了。”

  “有她啥事兒……不是,小白,你剛剛說的是什么?”孫恒一開始根本沒反應過來,可隨即瞪大雙眼,一臉震撼的看著白牧野:“一百枚啥?”

  孫瑞在一旁臉上的笑容也完全凝固住,不可思議的看著白牧野。

  “他說的……是一百枚靈珠。”林子衿在一旁微笑著提醒。

  “靈珠?”孫瑞看著白牧野:“一百枚?”

  “嗯,是的瑞叔,一百枚靈珠,不是一百枚雞蛋。”白牧野微笑。

  孫恒深吸了一口氣,定定的看著白牧野,眼里滿是不敢置信的震撼表情。

  半晌,才聲音低沉的問道:“真的?”

  白牧野沒說話,直接將木盒打開。

  整齊排放的靈珠,一個挨著一個,看著挺圓潤飽滿,但其實如果不說這是什么,也不會有人把它當成多好的東西。

  可問題是,這東西,一枚……五百億!

  孫恒伸手將木盒的蓋子扣上。

  深吸一口氣,咽了咽口水。

  又深吸了一口氣,又咽了一口口水。

  有些艱難的說道:“小白,叔叔不能要。”

  就連跟白牧野感情最好的孫瑞,也是苦笑著拒絕道:“小白,我們的確不能要。”

  白牧野有些奇怪:“怎么?你們難道有規矩?有紀律?”

  “不是,那倒是沒有,晚輩送點禮物又不是行賄,誰會吃飽了撐的管這事兒?”孫恒看著白牧野,“可你這……你這份禮物,都能把我跟你瑞叔買下來了!”

  孫瑞在一旁點點頭,補充道:“是啊,小白,這太可怕了。”

  白牧野看著孫恒:“恒叔,您怕有朝一日我會讓您為難嗎?”

  “不,不是這樣的小白,你是個聰明懂事的孩子。你身上即便有很多秘密,我跟你瑞叔也都很喜歡你,愿意跟你親近,我們更不怕你給我們帶來什么麻煩。因為我們一天到晚麻煩已經夠多,不差你那的。關鍵你這份大禮……貴重到可怕,真的沒辦法接受。”孫恒再次拒絕道。

  “恒叔,大道理我不跟您講了,那些冠冕堂皇的東西,沒什么意思。”白牧野想了想,看著孫恒說道:“我只希望,能在不久的將來,看見三個神級的大能。而這三個大能,都是跟我最親近的人。您知道的,我身邊現在沒什么親人。”

  “叔叔知道,但你可以培養自己的班底。”孫恒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小白,你要明白,我跟你瑞叔,甚至你秦姐,都是有重大使命在身的,這些東西放在我們身上,對你來說……其實是一種浪費。”

  白牧野笑起來,抬頭看著孫恒:“恒叔,您覺得我是在投資么?”

  孫恒稍微沉默了一下。

  孫瑞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卻沒開口。

  白牧野點點頭:“不錯,我的確就是在投資!”

  孫瑞愣了一下,心說這耿直的小東西!

  白牧野道:“我在投資情感,希望跟我關系親近的人,不要因為實力和境界的原因遭受災厄;我也在投資未來……有三個神級大佬站在我身后,這樣有人想要欺負我的時候,就得好好想想他們的腦袋是否禁得起神級強者敲。”

  白牧野看著孫恒:“所以恒叔,這的的確確是一筆投資,我也是要回報的!”

  孫瑞看著白牧野:“這算屁的回報?你什么都不做我們就不管你了?”

  孫恒點點頭,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說道:“如果是陛下送來這一百顆靈珠,那我跟你瑞叔我們肯定興高采烈,然后立馬關起門來閉關修煉。因為我們是陛下的人,拿了他的東西,就要好好給他做事!”

  “可拿了你的東西,我們能為你做什么?就算我們什么都能為你做,可我們終究是有公職在身的。”

  “到時候,一旦你有所需要,而我們卻又沒辦法第一時間趕過去……那我們成什么了?”

  林子衿忽然笑著走過來,說道:“哎呀,恒叔,瑞叔,我覺得吧,你們真的想太多了。你們覺得這些東西很值錢是嗎?”

  “丫頭,這不是很值錢,這是一筆天文數字的財富!”孫瑞道。

  林子衿卻搖搖頭道:“可這對我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呀。”

  孫瑞和孫恒全都愣住。

  林子衿道:“如果今天哥哥說要送給兩位叔叔一百壇上好的酒,你們會是現在這種反應嗎?”

  “那肯定不會!我得先藏起來幾十壇,然后喝將軍的!”孫瑞笑道。

  “可上百壇好酒,也很貴的呀?”林子衿笑瞇瞇的道,“為什么那就心安理得呢?”

  “因為那在他的能力范圍之內!”孫恒說道:“小家伙都能直接開著星艦過來了,送我們一百壇好酒有什么?”

  “所以,您之所以拒絕,就是因為您覺得哥哥送出的東西,超過他的承受能力了?”林子衿又問。

  “也超過我們的承受能力了。”孫恒道。

  “哦,那好吧,哥哥你看,你嚇到他們了吧?我就說讓你少拿出來一些,一個人送個十幾個意思意思其實也就行了。可你非說十幾個不夠他們晉級。非要送個兩三百枚,我說那就一百吧,你還說我小氣呢,看看,看看!”林子衿噘著嘴,氣鼓鼓的樣子特別可愛。

  一旁的孫恒和孫瑞徹底聽傻了,心說原先要送兩三百枚?

  孫瑞忍不住問道:“小白,你跟叔說實話,你們到底得到了多少靈珠?”

  白牧野瞥了一眼小戲精林子衿,然后看著孫瑞道:“其實也沒多少,大概五百多吧,對未來我有很清晰的規劃,我也知道……”

  “不是,等等,你先等等……”孫瑞吃驚的打斷白牧野的話:“五百多?你有五百多枚靈珠?”

  白牧野看著他點點頭:“咋?一百不要,要把五百枚都搶走?”

  “臭小子胡說八道些啥,”孫瑞瞪著他,“你之前不就是收了麗明城一個家族,又收服了一個白岳長老?難道說齊王都富到這種地步了?靈珠都按百計算的?”

  孫恒瞪了一眼孫瑞,心說這地方就算是絕密之地,但你也太大膽了!

  不過他心中也更加震撼,因為什么麗明城家族、什么白岳城長老這些事兒,孫瑞之前從來都沒跟他提過的。

  雖然當時他就知道孫瑞幫了這小子一個大忙,但卻沒想到居然跟齊王有關。不過有關就有關吧,也沒什么,齊王的手,可是伸不到第七軍團來。

  “和他可沒關系,他雖然富有,但現在要他拿出這么多靈珠,他也未必真能一下子拿出來。我要劫他好幾百枚靈珠,他不早就瘋了?”白牧野道。

  孫恒跟孫瑞想想也是,齊王雖然足夠富有,但他的陣營太大了!靈珠這種東西肯定供不應求,要他一下子拿出上百枚,還真未必能拿得出,更別說五百多枚……鬧呢吧?

  “哎,真是麻煩,為什么我送東西經常出現送不出去的尷尬?”白牧野皺著眉,看著兩人,“這些東西,是我跟子衿一起探索遠古遺跡得到的。”

  孫瑞更無語了:“小白,叔叔探索的遠古遺跡肯定比你多,你可別騙我!即便是那種星球級的遠古遺跡里面,一共能出土五六百枚靈珠都算是高收獲,難不成都叫你們給得去了?”

  白牧野點點頭:“嗯。”

  嗯你個大頭鬼啊?

  孫瑞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道:“的確就是這樣,當時還有滄海帝國和神圣帝國的人,不過他們都沒占到什么便宜。”

  說著,他看向兩人道:“算了算了,不要拉倒,再說一會,我這點老底兒都叫你們知道了!”

  白牧野一邊說,一邊往回拿那木盒。

  這一次,卻是被孫瑞按住了,他看著白牧野:“真是遠古遺跡得來的?”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說來說去,還是擔心這東西來路不正!

  估摸著是怕自己弄出天大的亂子,然后被人一口氣順著第七軍團牽扯到皇上那去。那可就真的熱鬧了。

  所以不是不想收,是不敢收!

  這些大佬們一天天活的也真是挺辛苦的。

  不管什么事情,總要考慮得比別人更周全一些。

  如今終于清楚了這批靈珠的來歷,也知道小白真沒把他們當外人,兩人終于有些動心了。

  “不要拉倒,我還不想給了呢,后悔了!”白牧野道。

  “哈哈,要,干嘛不要?自家孩子孝順的,必須得要!”孫瑞拿過這木盒,看著孫恒道:“將軍,咱說好啊,我要三十枚!我要沖擊神級!”

  此時此刻,孫恒只能一臉感慨。

  因烈火之毒結緣,認識了這個少年,一身烈火之毒盡去,他得到了新生。

  可以說,小白這孩子,改變了他的命運。

  當時就覺得付出一個億的現金也沒辦法彌補這份人情,所以才會對小白像親人一樣關懷。

  他也的確是喜歡小白這孩子!

  可現在他突然發現,那份情,不但沒能還上,反倒特么越欠越多了!

  一百枚靈珠啊!

  就算把他和孫瑞這兩個老家伙捆在一起,再加上一個秦七兮,一起打包賣給人家……賣個幾十年,恐怕都未必能抵得上一百枚靈珠的價值!

  大宗師固然強大,可在遠古遺跡的探索過程中根本起不到決定性作用,而且也沒人能夠保證每次探索都有收獲,有了收獲更不能保證分到自己頭上的會有很多。

  “你這孩子……”孫恒實在有點不知說什么好了,最后只能嘆息道:“如果有朝一日,你真跟齊王打起來,我跟你瑞叔豁出這兩條老命,也會幫你!”

  這個態度,他必須得拿出來!

  這種事兒,不是兒戲,他不能裝糊涂!

  白牧野笑道:“哪兒有那么嚴重,陛下也已經警告過齊王,讓他老實點。他呢,也公開表過態,說不會繼續針對我。當然了,公開表態這種行為也就那么回事兒,反正短時間內,他那邊不會把更多精力放在針對我身上了。等到他有朝一日真想針對我的時候,估摸著我也應該成長起來了。所以我覺得這輩子基本上不太可能會因為這件事兒求到您二位。你們吶……就好好的使用這些東西,趕緊突破到神級才是真的。”

  “反正,不管什么事兒吧。”孫恒一臉認真的看著小白,“畢竟如果沒有這些東西,我們想要踏入神級幾乎是遙遙無期,而現在,卻成了指日可待,這是大禮,亦是大恩!”

  “大禮沒毛病,大恩就過了。”白牧野微笑。

  “你這小子,格局太大,有點嚇人。”孫瑞在一旁開玩笑道:“人家好端端一個符醫大能,堂堂神符師,跨越無盡星河來到這一趟,見了你一面,直接成你不記名徒弟了,一口一個白師的叫著。那種感激之情,恐怕這輩子都不會忘。我跟你恒叔,還有你秦姐……有朝一日若是到了神級,誰能不記得你的恩情?哎,小白,你跟叔說句實話……你沒想過造反吧?”

  “胡說八道!”孫恒在一旁瞪了孫瑞一眼。

  孫瑞嘿嘿笑著。

  白牧野翻著白眼道:“我連當班長都沒興趣!”

  孫恒:“……”

  孫瑞:“……”

  這特么是一回事嗎?

  白牧野跟林子衿很快辭別孫瑞和孫恒,乘著星艦緩緩升空,一道光芒之后,消失在這片星系。

  兩人目送星艦離去,然后回到房間,看著白牧野臨走前留下的大量符篆,都一臉唏噓。

  孫瑞:“頭兒,我現在在想,這小東西有一天真來咱們第七軍團,您大概多久會退位讓賢?”

  孫恒有些無語的道:“照他這種性格,恐怕用不上一年這支軍團就姓白了……”

  “哈哈哈,那肯定不會,咱們的戰士,還是服您的!”孫瑞笑道。

  孫恒苦笑著搖搖頭,突然問道:“剛剛你試探他那一句,他是真心的吧?”

  孫瑞有些無語:“我不過是跟他開個玩笑……”

  “屁的玩笑,你敢說不是半真半假的試探?我問你,他那回答是不是真心的!”孫恒瞪他。

  “當然是真心的,小白這孩子,太過純良了,我甚至都怕他因為太善良太大方以后會吃大虧!不過還好,我見過他的另一面……”孫瑞說著,想起白牧野在麗明城和面對趙璐時的種種表現。

  現在想想,那個時候的小白,是真的弱小!

  可弱小的,也只是他的修為和境界。

  他的胸襟跟格局……太特么嚇人了!

  有時候都讓人懷疑那是不是一個上古時代的老靈魂奪舍了少年的軀體……

  孫恒輕嘆一聲:“不造反就好,只要不造反……”

  星艦不斷在星空中進行著空間跳躍,白牧野跟林子衿干脆一直貓在休息艙中沒出來。直到進入了飛仙星系,兩人才從休息艙中被喚醒。

  出來之后,都有點恍若隔世的感覺。

  即便之前就已經出過國,進行過星際旅行,但這種感覺依然強烈。

  “哥哥,恒叔和瑞叔他們,真值得你花這么大心思去投資嗎?”

  別看幫白牧野一起演戲,可那是因為她相信哥哥做什么都是對的。

  但這并不代表她沒有自己的想法和觀點。

  “呵呵,你覺得投資在三仙島出來的那些兒時伙伴們身上……值得嗎?”白牧野問道。

  “當然值得呀!怎么,哥哥發現誰有問題?”林子衿表情瞬間認真起來。

  “沒有沒有,他們都沒問題。”白牧野看了她一眼,“你別那么敏感。”

  “那哥哥是什么意思?”林子衿星眸眨動,看著他問。

  白牧野道:“那么多靈珠,你一個人用不完,而且以后我們還會有更多。我所做的所有決定,都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

  林子衿甜甜一笑:“我知道哥哥寵我。”

  “咱們現在身邊可以培養起來的人,有彩衣他們,三仙島出來的伙伴,還有……龍傲天那幾個人。”白牧野看著林子衿,“至于為什么我們要培養人才,丫頭你應該明白。”

  林子衿點點頭:“嗯,我知道的哥哥。”

  說著,她看著白牧野:“龍傲天他們行么?”

  沒說值不值,而是問行不行。

  白牧野笑道:“問題不大。”

  “嗯,也是,那幾個人都挺有意思的。”林子衿沉吟道:“也都比較值得信任。”

  “但你發現沒有,我們這些人太年輕了!即便天賦再好,可想要修煉到那種極高境界,也是需要很長時間。”白牧野看著林子衿:“瑞叔和恒叔他們不一樣。”

  林子衿輕輕點頭:“是,他們也都是真正的絕世天才,在沒有太多頂級資源的情況下,擁有如今這種修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給他們大量靈珠,不但可以在短時間內造就出幾個強大的頂級高手,而且,他們用不完的那些,還可以分給他們的心腹手下!”白牧野淡淡說道,“丫頭,且不說有朝一日我們極有可能會求到這些人幫我們,只說咱們自己,總有一天,也是要進入軍營,要上戰場的。”

  “我明白,身邊有一群強大的存在,我們的安全性也會更高。”林子衿輕輕點頭。

  開啟了隱形裝置的星艦再一次悄無聲息的進入到飛仙星的大氣層,無聲無息的降落之后,又在短時間內消失得無影無蹤。每次進出,就像在自己家一樣,這種感覺真溫馨。

  一艘小型飛行器,自一片荒蕪之地,高速飛向百花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