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九章 恒叔和秦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哈哈哈哈,頭兒,您是不知道,楊冰當時那個臉色啊,哎呦笑死我了,也就當時不好意思錄像,不然錄下來下酒,足夠咱們樂呵一年的!”

  孫瑞很少有笑得這么開心的時候,也很少會在孫恒面前這么放肆。

  一方面是小白來了,大家都開心,另一方面,也是親眼看著多年的“宿敵”楊冰吃癟,心里面的那種痛快,簡直比那啥還那啥。

  孫恒也忍不住輕笑起來,看著孫瑞道:“人家楊冰好歹是九幽的團長,你對人家也客氣點。”

  “我就看不慣他那德性,七兮明明不喜歡他,還一天天跟條哈巴狗似的往跟前湊……”孫瑞一邊說,一邊觀察著孫恒的表情。

  孫恒面色不變的道:“這叫什么話,人家正副團長經常在一起不正常嗎?”

  “反正我就是看不慣!”孫瑞笑瞇瞇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孫恒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眼神中滿是慈愛之色:“小白,這一趟真的辛苦你了,還有林姑娘,辛苦你們了。”

  林子衿露出一個微笑,看了一眼白牧野,白牧野道:“恒叔,您這就太客氣了,不說別的,為了您,我也得治好秦姐不是?”

  “臭小子,別亂說,人家可是黃花大閨女,跟我啥關系也沒有。”孫恒否認。

  林子衿突然說道:“當時秦姐快要死了,她跟我說……”

  “說什么?”孫恒忍不住問道。

  林子衿眼圈迅速微紅,輕聲說道:“她說她特別羨慕我,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她卻只能在心里面想著,遙遙的看著。甚至有很多年,想也不敢想,看也看不見……因為任務在身,多少次想要脫下這身戎裝,不顧一切去找那個人,但想想身邊的戰友,想想后方的那些百姓,只能強忍著心中的牽掛跟思念。她還說要是這次挺不過去,她一定會很后悔。因為沒能牽到愛人的手就離開這個世間,是上天對她最大的惡意,是這世間最大的殘忍。”

  白牧野目瞪口呆的看著林妹妹,心說秦姐什么時候說這話了?

  孫瑞嘿了一聲,眼圈有點紅端起酒杯掩飾的喝了一口。

  他當然知道秦七兮沒說這番話,但他卻清楚,這絕對就是秦七兮想說并且能說出來的話!

  這小妮子,心思真細,跟小白真是絕配!

  原本孫恒是不太信的,可瞥見孫瑞那舉動,他頓時沉默下來。

  苦笑道:“其實也不完全因為亡妻……只是我們這群人,都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活著。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這朝不保夕的日子,何必呢……”

  林子衿一雙眼看著孫恒,輕聲道:“我也跟小白叫您一聲恒叔。”

  “哎!”孫恒痛快的答應一聲。

  林子衿道:“恒叔莫不是以為現在這樣,她就沒危險么?若真有那不測的一天,恒叔不后悔么?”

  孫瑞在一旁嘀咕道:“怎么不后悔?七兮一出事,頭兒就嚷嚷著讓我趕緊把小白弄過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

  “行了,酒不好喝還是菜難吃?”孫恒瞪了孫瑞一眼。

  孫瑞嘿嘿一笑,反正這里沒外人,當著兩個晚輩,也不在乎被罵兩句。

  “還說我,你呢?”孫恒看了一眼孫瑞。

  “嘿嘿,那不是,沒合適的嘛!”孫瑞笑嘻嘻的道。

  這時候,有衛兵進來通報:“九幽秦副團長來訪……”

  孫瑞哈哈笑道:“快請快請!”然后看著白牧野和林子衿道:“她可是咱第七軍團唯一歡迎的九幽人!”

  白牧野跟林子衿都忍不住笑起來,經歷了之前那一遭,他們也明白這里面的淵源。

  孫瑞道:“還是咱家小白最厲害,一上來就把九幽從上到下都給鎮住了,哈哈哈!”

  “豈止是鎮住,白師現在可是九幽軍團最頂級的貴客,魯大師臨走都在念叨,失禮了,都沒來得及跟白師告別。恒哥,你要不看住,說不準回頭我可就把小白挖到九幽去了呢!”

  秦七兮人未至聲先到,嗓音清脆動聽,人也風風火火從外面走進來。

  看著桌子上的酒菜,沖著衛兵道:“還愣著干什么?趕緊加一副碗筷!”

  衛兵:“哦,哦,好的,好的!”忙不迭跑下去。

  孫恒也是有些無奈,皺著眉看著秦七兮:“才剛好,跑出來做什么?”

  “恒哥關心我?”秦七兮巧笑嫣然的看著孫恒。

  孫恒有點尷尬的咳了咳:“大家都是兄弟……”

  白牧野忍不住偷偷翻了個白眼,見鬼的兄弟!

  秦七兮坐在白牧野身旁,面對著孫恒,抬頭瞥了他一眼:“誰跟你兄弟?”

  孫恒沖著外面大聲道:“餐具不要加了!”

  “你敢!”秦七兮瞪了他一眼。

  這時候,衛兵像沒聽見孫恒話一樣屁顛屁顛拿著一套餐具進來,恭恭敬敬放在秦七兮面前:“秦姐慢用。”說完就跑了,像是一只快樂的狗子。

  也就秦七兮來,衛兵才敢這么歡脫。因為心里清楚,不管怎樣,頭兒都不會因為秦七兮責罰他們。

  頭兒也真是矯情……秦姐那么好的女人,干嘛不從九幽軍團直接挖出來?娶了就是!

  還整天說大家是兄弟,是生死戰友……騙鬼呢?

  秦七兮熟練的鋪好餐布,這時候孫瑞已經給她倒好了酒。

  孫恒皺眉道:“才好不適合喝酒。”

  “你管我!”秦七兮端起酒杯,沖著白牧野一笑:“小白,姐姐是個直性子的人,不喜歡拐彎抹角,這輩子也很少欠人人情,感謝你救命之恩,這杯酒,姐姐干了,你隨意!”

  說著,將一滿杯酒一飲而盡。

  白牧野有些苦惱的看著自己面前這杯白酒。

  烈酒。

  他看了一眼林子衿。

  林子衿微笑道:“哥哥我會照顧好你的!”

  孫恒和孫瑞知道白牧野酒量,但卻笑而不語。

  兩個蔫兒壞的老家伙!

  秦七兮一臉疑惑,年輕人哪有不會喝酒的?干嘛一臉悲壯?新兵第一次上戰場打神族也就這樣了吧?

  白牧野一臉悲壯的端起酒杯:“秦姐,祝你跟恒叔早生貴子!”

  孫恒:(_)

  秦七兮:Σ(っ°Д°;)っ╰(°▽°)╯()

  小白同學說完這句話之后,一口干掉杯中酒,然后,就倒在了身邊林子衿懷里。

  “哈哈哈!”孫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秦七兮滿頭黑線的看著白牧野:“我,我是來感謝小白的,不是來灌倒他的呀!”

  “沒事沒事,哥哥也是高興,他平時都不喝酒的。”林子衿笑瞇瞇的扛起白牧野,“秦姐、恒叔,瑞叔,你們先喝著,我去照顧哥哥啦!”

  孫瑞瞬間起身:“你們不知道路,我帶你們去!”

  眨眼間房間里就只剩下孫恒跟秦七兮大眼瞪小眼。

  秦七兮一臉無辜:“我真不是故意的!”

  “嗯。”孫恒點點頭。

  “但你是故意的對不對?”秦七兮特聰明,幾乎瞬間抓住了重點,她看著孫恒,“你明知道小白不能喝酒,卻完全沒有阻攔的意思,說,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孫恒再次點點頭。

  秦七兮頓時有點慌,她掩飾的笑了笑:“還,還真有啊,要不,咱再喝點你再說?”

  “不行,喝多了說,我怕醒了會不認賬。”孫恒沉聲道。

  秦七兮看著眼前這個氣勢內斂的英俊青年,心里面更慌了:“你不喝,那我喝總行了吧?”

  說著她半起身去拿斜對面原本放在孫瑞面前的酒瓶。

  一只手,輕輕按住了她的手。

  秦七兮身子輕顫了一下,那只手,卻是沒抽回來。

  平日里英勇無畏的九幽副團長這會兒像是第一次跟心上人約會的少女般,面紅,耳赤,心跳加速,緊張中帶著期待,羞澀里藏著歡喜。

  孫恒一臉認真的看著秦七兮,秦七兮低垂眼瞼,長長睫毛快速的翕動著,明亮的眸子里,仿佛有星光閃爍。

  孫恒按著秦七兮的手,聲音低沉而又充滿磁性,一字一頓的道:“七兮,你,不許挖我的小白!”

  秦七兮呆住,羞紅的臉頰上淡淡的笑意僵住,緩緩抬起頭,一雙明亮的眼眸里,有一點火光漸漸燃起。

  “但是,我想把你,挖到我的身邊來,可以嗎?”孫恒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笑意漸漸彌漫。

  “你,你……我……”秦七兮一雙眼里,迅速有水霧彌漫,那顆心猶如過山車一般,從云霄跌落又從深谷飛天。

  整個世界,在這一刻,都明亮了起來。

  “嗯。”秦七兮抿著嘴,低低應了一聲。

  就在這時,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哎哎,楊團長您不能進去,哎您別動手啊……您不能進……”

  秦七兮瞬間閃電般抽回手,孫恒眉梢挑了挑,臉上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

  門被推開,楊冰面色冰冷的出現在兩人面前,掃了一眼兩人,回頭吼道:“還看個屁,給老子拿餐具去!算了算了,不要餐具,搬一箱酒來!”

  衛兵期期艾艾跟在楊冰身后,看向孫恒。

  孫恒笑道:“去拿。”

  很快,一箱子酒送過來,楊冰大馬金刀往那一坐,惡狠狠瞪著孫恒。

  孫恒則微笑著看著他。

  秦七兮似乎依然沉浸在某種情緒當中,渾身散發著一種楊冰從未曾見過的美麗。

  楊冰啟開一瓶酒,給自己倒了個滿杯,端起酒杯,鼓起勇氣看了一眼秦七兮,滿臉的怒氣最終化作深深的無奈,苦澀的一笑:“看來我來得正是時候啊,是不是要恭喜你們倆,終于結成秦晉之好?”

  “說秦晉之好,早了。”孫恒輕輕一嘆:“老楊,咱們這群人,其實是最沒資格談戀愛講感情的。”

  “這是勝利者的宣言?”楊冰舉起杯,跟孫恒撞了一下,一飲而盡。

  “不,這是兄弟的肺腑之言。”孫恒同樣一飲而盡。

  秦七兮似乎恢復成了那個英姿颯爽的女將軍,也舉起杯:“我陪一杯!”

  “你不許喝!”兩個男人異口同聲。

  然后相互看了一眼。

  “關你屁事!”還是異口同聲。

  隨后愣了一下,忍不住同時哈哈大笑起來。

  只不過,孫恒的笑,充滿發自內心的喜悅。

  楊冰的笑,卻是充滿無奈的悲傷。

  “終究還是輸給你這狗東西!”楊冰有些哀怨的道:“你說你這狗東西哪兒好?結過婚,有過老婆,倆孩子都早就成年了。我呢?老光棍一條!年輕的時候拼命修煉、學習,對所有姑娘的青睞不屑一顧,統統拒絕。后來上了戰場,一刀一槍的拼殺,哪里還有心思想女人?”

  楊冰一邊說著,一邊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脖,一口干掉。

  “后來有一天,陛下告訴我說,要調給我一個副手,我挺開心的,終于有人來跟老子一起分擔一起背鍋了,結果來了個女人,還是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一打聽……嘿,秦家人!這他奶奶的,到底是來了個副手還是來了個祖宗啊?”

  “說心里話,我那會兒吧,內心深處其實挺抗拒的,咱三大軍團女人數量不少,但我依然不希望在戰場上看到女人。紅妝上戰場,顯得我們這群爺們太廢物了!”

  “從見到她那天起,我就帶著這種偏見,直到有一天矛盾爆發,我被她揍了一頓……”

  “哈哈哈哈!”孫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端起酒杯,跟楊冰碰了一下,“你不是不承認嗎?”

  “呸!狗東西,換你你承認嗎?”楊冰罵了一句,然后嘆息道:“從那天起,我徹底改變了對七兮的印象,再后來,大家一起上戰場,一起經歷生死……漸漸的,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居然開始喜歡她……”

  秦七兮在一旁低垂眼瞼,沉默的偷偷喝了一口酒。

  這世間就是如此,總會辜負一些厚愛和青睞,總會錯過一些良人和佳偶。

  但喜歡和愛是最難強求的一件事。

  楊冰一邊喝酒,一邊當著秦七兮的面回憶著這年來的點點滴滴,訴說著他的心路歷程,他喝一杯,孫恒便陪一杯。

  因為楊冰知道,這應該是他最后一次可以如此任性的放肆的敞開心懷的表達對秦七兮的愛慕了。

  從今以后,秦七兮就是他生死戰友的女人!

  朋友妻不可欺!

  這是從人類先祖流傳至今的鐵律。

  敢踐踏者,必遭千古唾罵。

  沒跑的。

  他楊冰也干不出那種事兒來。

  孫恒也知道。

  更理解楊冰心中的苦悶,所以,今天這場酒,他是必須陪的。

  秦七兮更明白,所以她壓根就沒有阻攔的意思,只是自己偶爾偷偷喝一口,然后偷瞄著兩個很快就喝多了的男人。

  主要是看孫恒。

  就是喜歡,就是愛。

  看不夠的。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睜開眼,感覺神清氣爽。

  精神力高還年輕,就是這點好,宿醉根本不是問題。

  看了一眼擠在他懷里的林子衿,白牧野先是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自己和林妹妹身上的衣服,然后松了口氣。

  “喂,哥哥你什么意思呀?你還能吃虧怎的?”林子衿在白牧野醒來的瞬間也就醒了。

  強大的靈戰士,感知能力都超強的。

  白牧野刮了刮林子衿的鼻子:“你還小呢。”

  林子衿撇撇嘴,腦袋在白牧野懷里蹭了蹭,哼哼道:“不小了!”

  兩人洗漱一番,溜達出來吃早餐,正好撞見孫瑞。

  孫瑞笑瞇瞇看著兩人:“休息好了?”

  林子衿臉色微微一紅:“恒叔他們呢?”

  孫瑞嘿嘿笑道:“走,帶你們看熱鬧去!”

  三人來到昨晚吃飯的房間,然后看見了三只醉鬼。

  楊冰跟恒叔勾肩搭背的靠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另一個單獨沙發上秦七兮頭枕著這邊的扶手,兩條大長腿搭在另一邊的扶手上同樣也在呼呼大睡。

  或許感知到有人進來,三人幾乎同時睜開眼。

  楊冰跟恒叔一臉嫌棄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瞬間分開。

  楊冰站起身,清了清嗓子:“我那邊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轉身向外走去,走到白牧野身邊,猶豫一下,說道:“白公子,雖然希望不大,但還是代表三大軍團排名第二的九幽軍團誠心邀請你未來加入我們!雖然排名第二,但總比第三好一點……”

  “趕緊滾蛋,少來挖老子的人!”孫恒站起身冷笑。

  楊冰怒道:“你挖了九幽最重要的人老子都沒說啥,整個第七軍團就你沒資格說這話!”

  說完揚長而去。

  秦七兮笑容燦爛,來到孫恒面前,替他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低聲說道:“我先回去一趟,回頭我就跟陛下說,調到你這邊……”

  “會不會不大好?”孫恒撓撓頭,有點不好意思。

  秦七兮風情萬種的白了他一眼:“我這樣的大高手肯加入你這排名第三的軍團,你就偷著樂去吧!”

  說完來到白牧野跟林子衿面前,輕輕抱了抱林子衿:“林妹妹,回頭跟小白一起過來!”

  林子衿輕笑:“我聽哥哥的!”

  秦七兮輕輕摸了下林子衿光潔如玉的精致臉蛋,笑著走了。

  白牧野沖著孫恒嘿嘿一笑:“恭喜恒叔!”

  “臭小子!”孫恒笑起來。

  孫瑞也一臉開心,頭兒的終身大事,終于算是塵埃落定。小白這小子,真是個大福星啊,真想現在就把他留在這。

  可惜……

  白牧野看著孫恒道:“恒叔,我得趕緊回去了,那邊馬上就要開學,不過恒叔如果有需要,隨時召喚!”

  雖然只是短暫的一次游歷,但卻讓白牧野對軍旅生活有了更深一層的了解。

  看上去很不對付甚至跟有仇似的第七軍團和九幽軍團,到了戰場上卻是可以很放心的將后背交給對方那種真正的生死戰友!

  這種鐵血的生涯,也是白牧野一直以來,內心深處真正期待著的。

  “好小子,恒叔沒有看錯你!”孫恒拍了拍白牧野肩膀:“回去吧,好好學習,努力修煉,到時候,爭取成為一個更好的戰士!”

  白牧野點點頭:“走之前,我多畫點符給你們,另外……還有一些禮物,留給你跟瑞叔,哦,還有秦姐,就當提前恭喜您跟秦姐了。”

  “你叫我叔叫她姐……都什么鬼稱呼?”孫恒一臉無語。

  孫瑞在一旁道:“琳琳跟小峰也那么叫呢……”

  孫恒頓時滿頭黑線。

  “我還有事要處理,先走了,你們忙。”孫瑞轉頭就走。

  “瑞叔您先別走,給您的禮物可得當面收。”白牧野微笑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