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八章 白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接下來,白牧野繼續一邊指點,一邊慢慢畫符,就算是不懂的人,也能看出他真的是故意放慢了畫符的速度,目的也不用多說,是為了指點魯大師這位神符師!

  “呼吸是一方面,另外運筆輕重,也又要求,前輩看我前面五分之一,下的是重筆,有力透紙背的感覺。這是為了讓能量更多封存在這里。俗話說萬事開頭難,這除厄符同樣也是如此,符篆激活的一剎那,這里的力量必須得大量傾瀉出來。保證能在瞬間壓制住病人身體中的災厄。”

  “但到了五分之二的時候,筆力變輕,這是為了誘敵深入,讓災厄誤以為我們后繼乏力,便會大舉攻出!”

  “五分之三的時候,稍微重一點點,但不要太多,這是溫水煮青蛙,讓災厄不知不覺中進入我們的節奏。”

  “到了五分之四和最后……必須用更重的筆法,將更多的能量封存在這里,力圖一舉壓制災厄!”

  秦七兮躺在病床上喃喃道:“天吶……我還以為符篆師畫符都很簡單,原來這里面竟然有這么多的說道?聽著頭頭大!”

  魯大師一臉敬佩的看著白牧野。如果說一開始他是敬重這個少年,認為達者為師。

  那么現在,這種感覺,已經變成了敬佩。

  因為他突然間發現,這少年在畫符上的造詣,已經完全不弱于他這個畫了一輩子符的神符師!

  不,不是不弱于,甚至是強過他的!

  他制符的時候雖然也特別講究這些,但即便是現在,讓他這樣舉重若輕的一邊聊著天,一邊能將符畫得如此完美……他做不到!

  是真的做不到!

  “神乎其技,當真神乎其技!”

  在白牧野放下符篆筆的一瞬間,魯大師終于忍不住,他此刻對這少年的敬佩之情簡直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了。

  “前輩您學會了嗎?”白牧野看著魯大師問道。

  “呃……”魯大師認真沉思了一會兒,“您用正常的速度,再畫一張。”

  “好!”白牧野點點頭,什么都沒問,直接筆走龍蛇。

  這一次,卻是驚呆了房間里的幾個人。

  剛剛雖然大家都知道小白是故意放慢速度的,但卻沒想到他真正畫起符來竟然是這個樣子的!

  沒有坐著,而是淵岳峙的站在那,玉樹臨風一般,那張超級英俊的臉上,帶著淡淡的自信的微笑。

  畫符的速度,也讓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楊冰終于有點理解了白牧野剛剛那句他覺得有點吹牛的自夸即便眼前是戰場,也不耽誤我畫符!

  這份定力,這種速度……似乎,真不耽誤啊!

  幾乎眨眼之間,一張除厄符,被白牧野畫出來。

  “前輩,好了嗎?”白牧野問道。

  魯大師老臉發紅:“稍慢一點,就是……就是正常人畫符的那種速度,再畫一張,咳咳……要不休息下?”

  白牧野若有所思的道:“哦,抱歉,我畫快了,那我慢一點。”

  “嗯,對,對,慢一點,別太快……”魯大師道。

  楊冰:“……”

  瑞叔:“……”

  秦七兮:“……”

  帝國三大軍團中神秘的九幽軍團副團長病房變成真正的教學現場,還是一個高級符篆師少年在耐心教導著一個老年神符師。

  這特么說出去誰敢信?

  白牧野畫完第三張符之后,魯大師似乎終于有把握了。

  老頭兒有些興奮的道:“我可能畫不好,你不要笑我。”

  “沒關系,萬事開頭難!”白牧野微笑著鼓勵。

  林子衿在一旁小聲嘀咕:“然后中間難,最后結尾難……”

  白牧野看了林子衿一眼。

  林子衿偷偷沖他吐了吐舌頭。

  秦七兮忍不住笑起來,真是一對可愛的金童玉女。

  要不要把自己那個傻侄女介紹給這孩子?算了算了,可別給人家添堵了。

  魯大師握著符篆筆,微微閉上雙眼,這也是很多符篆師的習慣了。

  在畫符之前,先讓自己的狀態徹底寧靜下來。

  符篆,真的不是那么好畫的,越是高級符篆,越是復雜。到了需要“制作”的符篆,更是復雜到讓外行崩潰的程度。

  太高的不說,一張真正的宗師級上品以上品質的符篆,工序就已經是令人望而生畏。僅僅是里面的計算這一項,就足以讓學渣崩潰到想要自殺。

  魯大師開始動筆,落筆如千鈞!

  僅這一下,就讓白牧野看得連連點頭。

  神符師不愧是神符師!

  能在現場觀摩神符師畫符,對他來說,也當真是個難得的機會。

  就是不知道這張符畫出來,能達到什么品質。

  其實,只要達到下品之上,用來治療秦七兮的病,就足夠了!

  他當時在麗明城治療夏侯紫月的時候,遠遠沒有今天這種境界,畫出來的除厄符,還不是干掉了那個神族的一縷精神。

  秦七兮的問題要更嚴重一些,但如果小白解開封印,全力出手的話,也沒什么問題。

  只是如今有楊冰和魯大師這些外人在場,魯大師一看就是個君子,是個可信之人,但楊冰這種家伙,真的很難說。

  身為九幽軍團的團長,他肯定是忠于皇帝的,但別人嘛……只有天知道。

  魯大師畫符的速度,比白牧野肯定是不如,但也比一般人的速度要快很多。

  在胸有成竹之后,畫起來也沒有絲毫間斷。

  大約十幾分鐘之后,一張新鮮的神符師畫出來的除厄符,完成了。

  “好!”白牧野贊了一句。

  實際上,看到一半的時候,白牧野就已經知道成了。

  “獻丑了!”魯大師也是一臉興奮。

  這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符篆術,當然,除厄符,他是聽說過的。

  但這種符篆術,早已經失傳在歲月長河中。

  想不到在一個少年手上,他竟在沒有付出絲毫代價的情況下學到了它。

  “前輩厲害,竟然能直接畫出下品偏上的除厄符來,”白牧野認真看著桌子上的這張符,“假以時日,肯定是能夠進入到大師級的!”

  魯大師突然再次認認真真的給白牧野鞠了一躬:“敢問恩師大名?”

  “哎呦前輩您這可是折煞我了,小子叫白牧野,要不您也傳我兩招絕學,咱兩不相欠……”白牧野有種捂臉的沖動。

  這老頭兒簡直太耿直了,學了一種特殊的符篆術居然就要拜師……這要真讓他拜了那可就熱鬧了,因為他現在都仨徒弟了!

  大徒弟李敏,二徒弟張可欣,三徒弟鮑菲羽……這要讓個神符師排第四,估計全天下的符篆師得有九成想要打死他。

  瑞叔也在一旁開口道:“魯大師切莫如此,切莫如此。”

  秦七兮這會兒的精神頭也明顯好了很多,躺在那說道:“魯大師,小白這孩子明顯心系天下蒼生,傳您符篆術,也是為了讓您能救更多人。您這要真拜他為師,當真是在折煞他了。”

  老頭兒激動得說話都有些不利索,道:“你們不明白這符篆術意味著什么,我要早二十年會這種符篆術……能挽救多少帝國的英雄?還有……單單這一種符篆術,就足以讓一個少年名滿天下,名利雙收,可他卻……唉,老夫雖然不算什么敝帚自珍之人,但若論胸襟,比不得他,有道是聞道有先后,白師雖年少,但聞道卻在老夫之前!罷了,世俗的壓力,會讓白師難受,這也并非我本意。從今后,私下里,我便稱您為白師,若在外面,便僭越稱一句小友……”

  白牧野苦笑:“過了,前輩,真的過了,您這弄得,我都不敢教您另一種符篆術了。”

  “哈哈哈,我這白師都叫了,您不傳我,我便磨您!”魯大師笑得像個偷到了雞的老狐貍。

  林子衿在一旁用手扶額,心說天吶,你們見過神符師賣萌嗎?

楊冰的確是個心思深沉的家伙,如果他真如他說的那么耿直,那么這會兒肯定不好意思繼續待在這里,即便留在這,也肯定不好意思像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這樣  他沖著白牧野,深施一禮:“白公子,之前是我做錯了,還請白公子不要跟我一般見識!”

  白牧野有點無語,一旁的孫瑞冷笑道:“姓楊的,我家公子比你心胸寬廣多了,再說即便不看你,也要給我兄弟七兮面子,即便不考慮七兮,我們家小白也會出手幫你們,你雖然不咋地,但九幽軍團的那些戰士們,個頂個都是帝國的英雄!如果有需要救治的,趕緊弄過來,過期不候!”

  嘿,看把你給能的!

  老子特么求你了么?

  楊冰心里面瘋狂的翻白眼。

  他就受不了孫瑞在他面前這得意的樣子。

  可特么沒辦法啊,人家一句“我家小白”就能讓他徹底不敢還嘴,只能眼睜睜看著孫瑞在他面前瑟得跟一只禿了毛的老公雞似的。

  楊冰急匆匆的走了。

  孫瑞猜得沒錯,這家伙肯拉下臉再次正式的給白牧野道歉,還真不是為他自己,而是為了九幽軍團里面一些常年受各種病痛折磨的兄弟!

  當代醫療無比的牛逼,即便是肢體再生技術都早就成熟了。

  可問題是,這群戰士們,再生出來的肢體,可不是經過千錘百煉的靈戰士肉身啊!

  所以,很多人寧可被病痛折磨著,也不肯去改變自己的身體。

  這些人死倒是不至于,但經常被病痛困擾在所難免。

  孫瑞一臉得意,看著白牧野道:“小白,你說得對,楊冰這家伙雖然特別討厭,心機深沉得跟只老狐貍似的,但他不是個壞人,尤其對待麾下的那些兄弟更是沒的說。”

  “嗯,反正來都來了,能多做點事情,就多做點。”白牧野微笑道。

  林子衿一臉驕傲。

  隨后,白牧野教魯大師畫起了……凈化符。

  他剛落筆,知道他畫符過程中不怎么怕打擾的魯大師便忍不住問道:“白師,您這……這是凈化符?”

  老頭有點懵,心說凈化符……我還用你教?

  作為一個符醫,一個專門精修醫道符篆術的神符師,對凈化符的了解和熟悉程度,簡直就像法醫了解人體陳老師了解相機東尼大木……咳,東尼大木是誰?

  白牧野沒法阻止魯大師叫他白師,同時也有點被他此刻的迷茫眼神給打敗了,只能露出一個符合眾人期許的微笑:“我的凈化符,不太一樣,來,咱們還是從呼吸法開始學起……”

  房間里的幾個人:“……”

  幾分鐘后,魯大師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這真是凈化符?”

  白牧野點點頭。

  “白師這是……上古符篆術?”

  “嗯。”白牧野再次點頭。

  魯大師一躬到底:“白師授業之恩,沒齒難忘!”

  沒好意思說自己是小魯。

  老魯同學甚至記不得自己這一生有沒有如此佩服過一個符篆師。

  因為他從小,就是一個天才來著。

  白牧野一臉無奈:“畫符,前輩先畫符,多畫點……”

  魯大師一臉羞澀:“白師還得再畫幾遍。”

  白牧野:“……”

  等到楊冰再次回來的時候,房間里的氣氛已經變得非常輕松。

  秦七兮一臉微笑的靠在床頭,正拉著林子衿的手熱情的說著什么。

  見他進來,眾人頓時停止了談笑。

  這讓楊冰有種很失落的感覺,仿佛自己是個外人……

  不過他很快調整過來,驚喜的看著秦七兮:“你沒事了?”

  秦七兮微笑點點頭:“多虧了小白和魯大師。”

  魯大師連連搖頭:“多虧了白師才是,我這趟真是粘了秦團長的光,竟有如此造化,我還得多謝秦團長!”

  秦七兮連連擺手,笑著說不用。

  楊冰:“……”不是我跨越無盡星河把您請來的嗎?

  魯大師從白牧野這里學到兩種符篆術,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完全不一樣。

  對他來說,這絕不僅僅是學到兩種神奇的上古符篆術,也不僅僅是以后可以更好的治病救人,對于一個神符師來說,在這種境界還能有所提升,對他修行上的幫助,都堪稱是一場造化。

  所以看似魯大師這種身份地位的神符師稱呼白牧野一個少年為白師好像是吃了虧,可實際上,這一聲老師,對他來說,真的是一點都不虧。

  秦七兮身體中的詛咒被解除之后,很快整個人就恢復了精神。

  同時白牧野剛剛有送了秦七兮幾十張被動激活防御符,提醒她每次只帶一張。

  小白現在制作出來的被動激活防御符,已經不僅能擋住各種能量攻擊,甚至連一些神通也能防住!

  而且這是宗師級的符篆!

  他沒解釋那么多,秦七兮自然也看不出那符篆的等級。

  但一旁的魯大師可不瞎,可老頭兒卻視而不見,當做什么都沒看見。

  楊冰短時間內,召集過來幾十個九幽軍團的戰士,上至將軍,下到普通士兵。

  搓著手,一臉不好意思的對白牧野道:“白公子,麻煩您了……”

  孫瑞哼了一聲:“我家小白不圖別的,就是下次再遇到你九幽軍團的人,能稍微對他客氣點就行了。”

  楊冰在心里狂翻白眼,狗日的孫瑞,且容你囂張一時。

  臉上卻堆著笑:“從今后,白公子就是我九幽軍團的上賓!對了,白公子是不是還沒上大學?畢業后想不想進軍隊?白公子若是肯來我九幽軍團……”

  孫瑞冷笑道:“你個狗東西就別做夢了!莫說小白,就連你們副團長,指不定哪天就是我們第七軍團的團長夫人了!”

  秦七兮在一旁面頰緋紅,卻是一句都沒辯駁,如果不是當著眾人,還有兩個孩子,她肯定一臉欣喜的問一句:你說真的?

  楊冰一張英俊的臉,黑得跟鍋底漆似的,偏偏這種時候完全不敢得罪孫瑞,氣得有種要吐血的感覺。

  在心里狂罵自己那群麾下的兄弟:你們個一群狗日的,麻痹以后誰要是敢對不起老子,老子就親手弄死你們!為了你們這群混蛋玩意兒,老子受了多大委屈呀!

  隨后,在九幽軍團正副兩位團長的陪同下,白牧野跟林子衿和魯大師等一行人從里面出來。

  之前為難過白牧野的那些人一個個都看傻了眼,差點沒嚇屁了。心說這特么到底發生了什么?

  不過讓他們感到驚喜的,卻是副團長秦七兮居然沒事了!

  這個發現,讓九幽軍團這群戰士們一個個臉上笑開了花,眼圈卻都悄悄的紅起來。

  有些人還在偷偷的抹著眼角。

  楊冰像一頭大老虎巡視領地似的,趾高氣揚的走在前面。

  帶著白牧野一群人,來到一個空曠的大廳。

  大廳里面,幾十個人站的筆直,排列成極為整齊的行列。

  在看見白牧野的一瞬間,這群人瞬間敬禮,洪亮的聲音回蕩在巨大的地下大廳:“白師好!”

  白牧野被嚇了一跳,趕緊擺招呼:“嘿,你們好。”

  楊冰在一旁嘿嘿笑道:“白師,接下來就……”

  白牧野身上,瞬間飛出幾十張凈化符來。

  呼啦一下,蜂群一般,朝著那群站的筆直的人飛去。

  讓你們嚇唬我,我也嚇唬嚇唬你們!

  但讓白牧野沒想到的是,無論身邊的楊冰,還是那幾十個上至將軍下到士兵的九幽軍團戰士,竟然沒有一個做出任何動作。

  任由那些凈化符拍在他們身上!

  反倒是魯大師和林子衿似乎被晃了一下。

  秦七兮笑瞇瞇看著有點孩子氣舉動的白牧野,笑得更開心了。

  在一旁說道:“九幽軍團的戰士,無論多高境界,多大軍銜,皆令行禁止。”

  那些凈化符拍在一群終年受病痛折磨的戰士身上,瞬間傳來一陣……不可描述的聲音。

  無它,太特么舒服了!

  秦七兮感覺有點被打臉。

  這邊剛夸完,那邊就特么叫得那么。

  不過想想自己剛剛的表現,也是強忍著……那些除厄符打在身上的時候,簡直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可當那些凈化符加身的時候,卻有種飄然欲仙的感覺。

  當時真的是憑借強大的意志力強忍著的,不然恐怕也不會比這幫糙漢強多少。

  幾十張凈化符之后,在場至少有一多半人顫抖著雙腿幾乎站立不穩,但幾乎所有人臉上,全都帶著一種強烈的解脫。

  宛若煥發了新生。

  白牧野偏頭看了一眼魯大師:“前輩,接下來就看您了,我也就這點能耐。”

  “白師符雨,宛若天降甘霖,已解眾生苦難災厄。學生最多干干拾遺補缺的小事兒,且看我的!”魯大師說著,直接朝人群走去。

  他這神級符醫,當真不是擺設。

  接下來的時間里,魯大師終于展現出一個神符醫的能力來。

  就像他說的那樣,拾遺補缺,將白牧野凈化符沒能徹底解決的問題,一個個解決掉。

  像他這種大能出手,除非是烈火之毒或是秦七兮中的這種詛咒神通等少數神族手段外,絕大多數,基本上就是符到病除。

  而白牧野,則從那個下了飛船就處處受刁難的少年,快速成為了這里人人敬仰的白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