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七章 談笑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房間里繼續一片死寂,沒有人說話,全都是一臉呆滯的表情。

  孫瑞眉梢挑了挑,他之前沒說,是不想給小白添麻煩。

  他帶著小白過來給秦七兮看病,原本是不想驚動別人的。

  到時候若是看好了,自然皆大歡喜,相信秦七兮也會為小白保密;若是沒能看好,也不會折損什么顏面。

  秦七兮中了詛咒術,大家各自想辦法,這正常的很,就像當年將軍身中烈火之毒時那樣,所有親近的人都拼命的想辦法。

  可惜的是,帝國雖大,即便皇帝都親自下旨,但依然無人能解。

  八千年后的今天,人們對神族手段的破解能力,差了太多。

  但縱使如此,也不會有人去埋怨那些想辦法的人,更不會去指責人家請來的是庸醫。

  孫瑞雖然也是個人老成精的,可終究在部隊的年頭太多了,骨子里流淌著的全是耿直爽快的血液。

  本能的沒有想太多,卻是在擔憂急切中,忘記了這里不僅僅只有一個第七軍團,還有九幽軍團的人。

  更是沒去考慮九幽軍團的團長楊冰,多年來一直暗戀著副團長秦七兮,而秦七兮多年來一顆心卻始終只在孫恒身上。

  這不是什么秘密,整個九幽軍團從上到下都知道這件事。

  他們心中最大的心愿,就是團長跟副團長這對他們心目中的CP,能夠真正的成為一家人。

  也正是因為孫瑞的這一點疏忽,導致白牧野和林子衿從下了飛行器那一刻起,就開始被刁難。

  一直到現在,楊冰甚至不顧身份,親自下場。

  讓這種大人物像個毛頭小子一樣拼了命想要表現自己的根本原因,無非一個情字。

  小白這孩子太聰明,他看出來了。

  而且也足夠耿直,毫不猶豫的就將自己的秘密公開出來。

  孫瑞知道,小白這么做,真不是為自己爭面子。

  是給他跟將軍爭面子!

  你們不是說我不行嗎?你們不是質疑我有沒有資格嗎?

  當年你們尋遍帝國都沒能治好的人,我治好的!

  小白的“對,就是我”,這四個字,當真是太解氣了!

  看看這已經安靜了三十秒的房間里面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孫瑞就覺得特別有意思。

  有種老夫聊發少年狂的沖動。

  真想哈哈大笑三聲。

  一群辣雞!

  楊冰是個大人物。

  九幽軍團的團長,真正的帝國將軍。

  還是上的去臺面,見得著皇上的那種將軍!

  位高權重!

  今天親自下場懟一個毛頭小子,已經是很跌份的一件事情了。

  如果他繼續再質疑下去,那就不是跌份的問題,而是腦子出問題了。

  兩個年輕人,雖然看上去年少輕狂又沖動,但看上去并不像是在說謊。

  更何況,他們是孫瑞親自請過來的。

  盡管看不上孫瑞,但楊冰也必須得承認,孫瑞做事,還是靠譜的。

  其實他是想要搶在前面,讓魯大師先給秦七兮治療。

  萬一這病……沒那么難呢?

  若是真讓孫瑞帶來的人搶了先,那七兮感激的人,自然是……孫恒那個老混蛋!

  這時候,魯大師突然像是從震撼中醒過來,根本不顧房間里的尷尬氣氛。

  一臉震驚走到白牧野面前:“這位小友,當真是你出手治好了孫恒將軍身上的烈火之毒?”

  到現在,他連白牧野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能稱呼為小友。

  但這一點都沒妨礙他眼中露出的敬重之色。

  楊冰在一旁有種胸悶的感覺。

  我特么把魯大師這種憨憨神符師請來,到底是對還是錯?

  雖說此時此刻,作為一個醫者,本著治病救人的質樸心思說話做事沒問題,也的確不應該存著什么“打擂臺”“唱對臺戲”這種心思。

  但您老人家有沒有哪怕那么一丟丟……看出來我是在跟他們別苗頭?

  而作為我恭恭敬敬請過來的代言人,難道不應該為我張目嗎?

  即便不怒斥幾句黃口小兒焉敢信口雌黃……至少,也不應該像個小學生一樣,一臉崇拜的沖過去吧?

  白牧野看著魯大師,輕輕點點頭,對著老頭兒,他還是挺尊重的。跟楊冰這種屬刺猬的人不一樣,身上不但帶著大師的氣質,那顆心,也有著大師的涵養。

  “前輩,的確是我出手,治好了孫恒將軍的病,說起來,也不過是適逢其會罷了,沒有什么神奇之處。”白牧野一臉謙虛。

  配上這張超級帥氣的臉,更是讓人有一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

  尤其躺在床上的秦七兮,感覺身體中的傷痛都減輕了好幾分。

  真是年輕!

  真是好看!

  這樣的孩子,只看著,都能減少很多病痛!

  治不好都沒關系。

  可在楊冰眼中,這個帥得讓人心煩的年輕人簡直太可惡了!

  剛剛是誰一臉當仁不讓的說出那句“對,就是我”的?現在卻裝起了謙虛,虛偽!太虛偽!

  魯大師直接伸出手,一臉熱情的道:“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雖然不該問,可老夫還是忍不住想要問一句,小友,您用的是哪一種符?”

  完了!

  楊冰現在一句話都不想說了。

  看看躺在病床上的秦七兮,眼睛亮亮的,那張蒼白的臉,都煥發出動人的神采,嘴角洋溢著不自覺的動人微笑。

  看看那個剛剛站出來懟他的短發美少女,同樣一臉癡迷的看著那少年。

  看看孫瑞努力繃著不笑的臉。

  他又瞥了一眼身邊跟自己過來的幾個心腹……他們都是面無表情的,看向白牧野的眼神中,隱隱還有著一絲淡淡的敵意。

  還好,老子帶的兵,沒讓老子失望!

  白牧野伸出一只手,跟魯大師握了握,卻不想魯大師另一只手也覆蓋上來,無比熱情的用力搖晃了好幾下。

  小白抽了一下,沒抽動,又抽了一下。

  魯大師這才有點尷尬的笑著,松開了白牧野的手,但依然一臉熱切的看著白牧野。

  那表情,特像一個看見游戲玩得超好的大神的小學生。

  他嘆息道:“這些年,類似的癥狀遇見過不少,若是早一點認識小友,那些為帝國流過血的英雄們……或許就不會……唉!”

  不是誰都像孫恒那么強悍,身中烈火之毒十年,卻能硬生生的撐著活下去。

  哪怕楊冰這個情敵,再怎么不喜歡孫恒,但也不得不服孫恒的這種意志和超強的底蘊。

  若孫恒沒有耽誤這十年,恐怕一身實力,應該已經無限接近神級了!

  白牧野很是認真的看著魯大師道:“前輩無須自責,為帝國的英雄治病,是晚輩的榮幸,前輩是個德高望重之人,晚輩心生敬佩。”

  “唉,不敢當,不敢當,我不過癡長幾歲,有道是達者為師,小友切莫謙虛!老夫有個不情之請,待會兒給秦團長治療的過程,老夫可否觀摩一下?另外,之后老夫可否向小友請教一二?”

  楊冰徹底不想說話了,他身邊那些人,一個個也都有點沮喪。

  他們最看重的魯大師……倒戈了。

  “前輩無需客氣,待會兒我畫符給秦姐治療的時候,順便可以把這種符篆術教給前輩。”白牧野微笑說著。

  魯大師當場愣住,連忙推辭道:“使不得,這可使不得呀!”

  楊冰那張陰沉的臉上,也露出一抹愕然之色。

  躺在病床的秦七兮,看向白牧野的眼神,愈發明亮起來。

  她的病,能否治好,暫且不說,只看這孩子的謙虛和胸襟,就已經無憾了!

  想不到孫恒竟然能交到這樣的小朋友,真替他開心。

  孫瑞也有點驚訝,不過想了想,又覺得這才是他跟將軍都特別欣賞特別喜歡的孩子!

  該強硬的時候,從來不慫,哪怕是當初很弱小的時候,面對次元生靈的突然入侵,也敢冒著生命危險出手;該霸道的時候毫不手軟,即便面對趙璐那種可怕的對手,也敢輾轉騰挪運籌帷幄;該善良的時候,毫不掩飾赤子之心,甚至看上去,有點發傻;該低調的時候……好吧,他那張臉,有點低調不起來。

  總之,這特么就是一個特別特別招人喜歡的年輕人!

  不喜歡他的人,不是瞎就是壞。

  白牧野微笑道:“晚輩終究還是個孩子,不如前輩懸壺濟世多年,影響力也更大一些,相信這種治病救人的能力在前輩手中,遠比在晚輩手中更有價值。”

  魯大師此刻的表情特別有意思,有感動,有激動,有感慨。很大歲數的一個老頭兒了,堂堂神符師,名滿天下的符醫,眼圈居然紅了。

  然后他認認真真,給白牧野鞠了一躬:“小友……謝謝!”

  千言萬語,最終化成了謝謝兩個字。

  因為說什么,都給人一種蒼白的感覺。

  能祛除孫恒烈火之毒的符篆術,可能治好秦七兮的符篆術……價值幾何?越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越是清楚的很。

  但人家,就這樣拿出來了。

  楊冰如同一根標槍一樣站在那,他身姿挺拔相貌英俊,面色僵硬且尷尬。

  這個超帥年輕人的胸襟和大氣,讓他有種自己是惡俗小人惡劣龍套配角的感覺。

  這特么的,太無地自容了!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似乎想說點什么。

  身邊一個副官,也覺得特別難受,低聲道:“頭兒,要不要我把他叉出去?”

  楊冰回頭看了一眼這個隨從,那種眼神瞬間讓這副官明白自己說錯話了,頓時尷尬的嘿嘿笑了幾聲:“內個……頭兒,我看著也不需要我們,我們就先出去等著吧,嗯,就在門口等著……”

  說完沖其他幾個人遞了個眼色,那幾個人頓時全都沖楊冰示意了一下,如蒙大赦一般從這氣氛凝固且尷尬的房間里沖了出去。

  媽的,那個長的超帥的年輕人,太可惡了!

  讓頭丟了好大的面子!

  好像……好像還不能揍,真惆悵。

  林子衿在一旁,笑容十分燦爛。

  對,這就是我的哥哥!

  白牧野看著魯大師:“前輩先給秦姐看一看?”

  孫瑞這才注意到白牧野的稱呼,有心想要糾正,可瞥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笑靨如花的秦七兮,還是聰明的把嘴閉上了。姐就姐吧,就連孫岳琳都喊她秦姐。

  魯大師連連擺手:“有小友這種真正的神醫在這里,我哪敢獻丑,再說……秦團長這明顯是中了神族高階神通詛咒術,這種詛咒術若是不能及時解除,秦團長早晚會變成……一個傀儡,這種情況,之前就曾遇見過。來的路上我也對楊團長說過,所以,唉,我怕是……無能為力。最多最多,也只是能緩解一下。”

  雖然承認自己沒辦法有點丟臉,但一個真正的醫者,即便丟人,也不能誤人啊!

  “嗯,秦姐的情況的確是這種,不過沒關系,這個不難解決。”白牧野點點頭,然后道:“這里……可有符篆材料?”

  “有,有的!”沒等孫瑞說話,那邊楊冰頓時接過話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白牧野:“我這人直,剛剛說話有些不好聽,你別忘心里去……”

  白牧野看他一眼,認真說道:“你不是直,你這人一看就心思深沉,知道秦姐為什么不喜歡你嗎?就因為這點,你只是看上去直。不過還好,你還不壞。要是心思深沉還壞,那我真要懷疑陛下用人的眼光了。”

  楊冰被噎得差點背過氣去,真想把幾個副官叫回來,然后把這該死的小東西直接叉出去。

  躺在床上的秦七兮被逗得咯咯笑起來,但心里面卻更加喜歡小白這孩子了。

  真是聰明,僅憑這一面之緣,三言兩語間就看穿了楊冰這個表面耿直內里深沉的家伙。

  她就是不喜歡他這一點,當然,別的也不喜歡。

  “材料呢,也不用你們準備,你讓人去把我跟子衿的空間指環拿過來,我自己有。”白牧野說道。

  楊冰深吸了一口氣,無奈的搖搖頭,出去讓人把兩人的空間指環拿過來。

  雞毛的規矩,楊冰手上戴著空間指環,魯大師手上戴著空間指環,剛剛就連他的一群手下,也全都特么戴著空間指環!

  分明就是仗著地主的優勢,欺負瑞叔這邊的一群人。

  渣渣!

  白牧野心里腹誹。

  片刻的功夫,兩枚空間指環便被送了過來。

  白牧野掃了一眼,發現還行,沒有被強行破解過的痕跡,不然的話,非得坑慘幾個不可。

  白牧野先是從戒指里面取出一張頂級木料制成的桌案,然后又取出一張同材質木料制成的復古官帽椅。

  然后才是各種各樣的符篆材料。

  符紙、筆、墨。

  一樣一樣的整齊擺放在桌子上。

  方位都是一致的。

  除了林子衿之外,其他人的表情都有點方。

  桌子倒不是很大,兩米長一米寬,關鍵問題是……寸土寸金的空間指環里面放這種東西?

  魯大師忍不住說道:“小友還真是個……講究人。”

  “畫符,我從來都是認真的。”白牧野微笑道。

  楊冰無語。

  秦七兮微笑。

  林子衿一臉崇拜。

  瑞叔老懷大慰!

  痛快!

  都有點想喝一杯了。

  白牧野拿出一張符紙,看著魯大師道:“首先,我要畫一張除厄符,前輩一邊能否看會?”

  “這……不敢保證。”魯大師老臉一紅。

  他是天才符篆師不假,但也不敢說這世間的符篆術都能一眼就會。

  否則他就不是符醫,而是一個全系的符篆大能了。

  “嗯,那好吧,我盡量慢一點,一邊畫,一邊給前輩講解,一張學不會,咱就兩張,前輩莫要心急。等前輩學會之后,由前輩這種神符師來制作,比晚輩區區高級水準要強得多。”

  “我一定盡力,一定盡力!”魯大師一聽是為這個,又是感慨,又是佩服。

  好個年輕的高級符篆師,如此胸襟如此氣度,未來必然前途無量!

  想不到這次竟然還能遇到這樣一個有意思的少年,當真是老夫的幸運之旅啊!

  白牧野看了一眼魯大師:“注意了,我要開始畫了。”

  魯大師頓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

  “首先是運筆,除厄符,跟很多符篆不同……畫它的時候,氣息不能是平的,前面這些,需要氣息綿長……”

  “到這里的時候,氣息需要略急促一些,短氣息……前輩應該明白。”

  “短氣息一直持續到五分之二處,然后再度恢復綿長氣息……”

  白牧野握著符篆筆,一邊講解,一邊慢慢畫著。

  魯大師的眼神都變了!

  白牧野說的這些,他當然聽得懂,可問題是,他是在大宗師后期才能做到這種舉重若輕,一邊畫符一邊說話。

  眼前這少年,才多大呀?

  才多高境界?

  他本以為白牧野會慢慢畫符,讓他自己揣摩,畫完之后再給他講解關鍵。

  這也是大學課堂上,那些高級宗師以上級別的教授們經常做的事情。

  可沒想到的是,白牧野竟然是用教符篆師學徒的方式,像個保姆一樣,面面俱到……給他上了一堂此生最難忘的課!

  說出去都沒人敢信,有人居然敢像教學徒一樣,去教一個神符師畫符。

  即便是不太了解符篆師這個職業的楊冰等人,也全都有種不明覺厲的感覺。

  整個房間里,安靜得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白牧野笑著道:“你們不用那么緊張的,沒事,這是有條件,若是沒有條件的話,即便眼前是戰場,也不耽誤我畫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