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六章 對,就是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巨大的星艦在幽冷的宇宙虛空中無聲無息的急速飛行著,每隔一段時間,便會進行一次空間跳躍。

  到現在,飛船至少已經進行了八九次空間跳躍。

  白牧野之前也沒想到,瑞叔給的那個坐標點,居然如此遙遠。

  難道第七軍團不在祖龍帝國的疆域內?

  不過祖龍帝國的整個疆域也大到不可思議,橫跨幾萬光年呢。

  如果不使用空間跳躍的技術,僅憑光子飛船想要遨游星際,無疑癡人說夢。

  林子衿到現在還有點迷糊呢。

  “哥哥,您這真是說走就走的旅行啊!”

  林子衿用力的揉著眼睛,打著哈欠,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

  每當飛船進行空間跳躍的時候,他們必須要進入到休息艙里面進行深度睡眠。

  之前因為空間跳躍頻繁,她一直在休息艙里面睡覺。也不知是不是睡得太多的緣故,反倒越來越困了。

  “沒辦法,那邊著急。”白牧野看著她:“我跟你說過的,孫瑞,瑞叔那邊有事情求到我,我肯定是要去的。”

  “這趟……沒什么危險吧?”林子衿有些懷疑的看著白牧野,她現在都有點心理陰影了。

  “應該不會有什么危險吧?”白牧野撓撓頭,說真的,他也不敢保證。

  隨后,飛船又再度進行了三次空間跳躍之后,終于出現在一個特別陌生的星系當中。

  白牧野跟林子衿所乘坐的這艘星艦,原本在性能方面,最多只能算是星艦中的中下游。

  但被大漂亮一番魔改之后,這艘星艦的性能已經基本上接近了時下最頂級的飛船!

  在很多方面,甚至已經超越了當今的技術。除了艦炮不如“帝國號”那種級別的星艦之外,其他方面,毫不遜色。

  它的速度也超級快,進入到這雙星系統的星系之后,大概只有幾分鐘,便來到孫瑞發坐標給他的那顆星球。

  “哇,雙星系統呢!”林子衿查了一下這個星系的資料,有些興奮的說道。

  天上掛著兩顆太陽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估計沒有經歷過的人會很羨慕,但生活在這種雙星系統中的人,恐怕只有一個念頭——誰給我一把神弓,我射下來一個!

  因為這地方太熱了!

  整顆星球上,到處都充斥著一片片巨大的沙漠。

  綠洲的數量屈指可數。

  白牧野他們飛船降落的地方,這極少數綠洲中的一個。

  報上身份之后,有飛行器引導著他們,緩緩降落在一片空地之上。

  白牧野跟林子衿乘坐著小型飛行器一到地面,就看見了已經等候在這里的孫瑞。

  許久沒見,孫瑞看上去似乎年輕了很多。

  看見白牧野,孫瑞一臉開心,走過來擁抱了一下,用力拍了拍白牧野的后背。

  “好小子,又長高了,更帥了!”

  說著,看向一旁小仙女兒似的林子衿。

  白牧野看著孫瑞道:“瑞叔,這是林子衿,我女朋友。”

  孫瑞微笑著點點頭:“很好,我們家小白有眼光!”

  這時候,旁邊不遠處,突然過來一群人,有人語氣中帶著一絲嘲諷:“軍機重地,隨便帶著外人過來……孫瑞將軍,這不大好吧?”

  白牧野看向那邊,一個穿著制服,身材中等的年輕人正冷笑著看向他這邊。

  見白牧野看向他,這年輕人哼了一聲:“你就是那個小白臉?”

  白牧野微微皺眉,一臉莫名其妙,心說我招惹你了?

  孫瑞看著那年輕人,沉聲道:“沈軍,這有你什么事情?還有,你雖然不是我的兵,但你記住,你也是帝國的戰士!再這么吊兒郎當,當心我抽你。”

  “哎呦,瑞將軍發火了,好嚇人,真是好大的威風。”年輕人不屑的笑笑,用手指著林子衿:“那這個女孩子,未經邀請,便隨便進入軍機重地又算什么?一旦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瑞將軍……恐怕你一個小小的少將,還承擔不了這么大的責任吧?”

  孫瑞冷冷瞪他一眼,身上散發出一股凜冽氣勢。

  年輕人語氣頓時一滯。

  孫瑞冷冷道:“我能不能承擔,是我的事情,現在……立正!”

  看得出年輕人百般不情愿,但當著眾人,卻還是不敢忤逆孫瑞這個將軍,當下立正站好。

  “向后轉!”孫瑞低聲喝道。

  年輕人轉過身去。

  孫瑞抬腿就是一腳,踹在這年輕人屁股上面:“滾!”

  年輕人:“……”

  他恨恨的回頭看了一眼,然后灰溜溜的跑了。

  孫瑞看向白牧野和林子衿:“對不起,讓你們看笑話了。事關機密,也沒辦法跟你們說太多。總之,這次算瑞叔和恒叔欠你的。”

  白牧野笑道:“瑞叔說的這叫哪里話,千萬別跟我客氣,病人在什么地方?趕緊帶我去見,治好了之后我們就走,不給你們添麻煩。”

  “有什么麻煩可添?你能來,我們就已經很感激了。”孫瑞說著,帶著白牧野上了一輛飛車。

  白牧野這艘巨大的星艦,則就停放在這里。

  不好當著這些人的面把它收進空間指環中,那樣有點太驚世駭俗了。

  兩人跟著孫瑞,來到一處地下工事當中,飛車在地下飛了很久,感覺這也像是一顆內部被掏空了的星球。

  不得不承認,人類就是這點牛逼,腦洞大得出奇,不管是什么樣的地方,只要有資源,有好東西,處心積慮的也能給你想出招來。

  反正絕不會浪費一點點資源。

  約莫在地下飛了半個小時,過了至少有十幾道厚重無比的合金門之后,飛車才停下來。

  白牧野感覺,這地方已經是星球內部的深處了。

  一下車,就看見一群人圍過來,對著孫瑞敬禮。

  隨后,拿出各種各樣的安檢儀器,要對白牧野和林子衿進行安檢。

  孫瑞微微皺了皺眉,隨即有些歉意的看著白牧野,低聲道:“這是規矩。”

  白牧野點點頭表示理解。

  隨后,這群穿著制服的士兵開始對兩人進行安檢,檢測到兩人的空間指環時,有人說道:“將軍,這里不能帶任何空間裝置進去,為了安全起見,要將這些空間裝置暫時留在這里。”

  孫瑞深吸一口氣道:“這兩位,是我請來治病救人的,你們應該清楚……”

  “對不起將軍,這是規矩。”一個士兵硬邦邦的說道。

  白牧野心中疑惑,心說這難道不是第七軍團嗎?

  恒叔不是第七軍團的總指揮么?

  怎么還有人用這樣的語氣對瑞叔說話?

  孫瑞也沒想到這么短的時間內,小白竟然連空間指環都混上了,之前完全沒想到的。

  不過想想小白連星艦都開來了,混個空間指環……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

  但要讓小白這樣把空間指環叫出來,也的確有些不好。

  孫瑞道:“你們等一下,我要跟你們的指揮官聯系一下。”

  “抱歉將軍,跟誰聯系都不行,這是規矩。”那士兵繼續說道。

  白牧野看了一眼孫瑞,孫瑞面露為難之色。

  他頓時有些明白了,恐怕恒叔和瑞叔求他治療這人,地位非同一般。而且,還是非救不可的那種。不然絕不會這樣貿然就把他叫到這里來。

  早知這樣,就不帶子衿過來了,恐怕這也給瑞叔添了不少麻煩。

  林子衿大概也想到這茬,這丫頭也就在白牧野面前跟個傻丫頭似的。

  她看了一眼白牧野,輕聲道:“既然是規矩,那就先放在他們這吧,有瑞叔在,沒問題的。”

  其實林子衿對孫瑞能有什么了解?她只是了解白牧野的脾氣,也不想讓白牧野在意的人難做。

  “行。”白牧野點點頭,直接將空間指環摘下,但在這過程中,他卻用精神力直接將空間指環封印了幾十層!

  同時又在這幾十層封印當中,挖了好多個坑。

  一旦有人想要強行破解,肯定會倒大霉!

  符篆師寶典上的封印法,即便是一個神符師想要打開它,也沒那么容易。再加上他挖的那些坑,恐怕就算神符師來了也得哭。

  隨后,他如法炮制,又將林子衿的空間指環封印了幾十層,交給了那個為首的士兵。

  孫瑞臉色有點難看,但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深深看了一眼那士兵:“保管好。”

  “將軍放心,這是我們的職責。”士兵點點頭,讓人將那兩枚空間指環收起來。

  隨后,白牧野和林子衿跟在孫瑞身后,在一群人的陪同下,往里面走去。

  里面又是兩次安檢……

  白牧野跟林子衿都非常無語,心說難道里面那人是皇帝陛下不成?

  竟然嚴格到這種地步?

  可瑞叔明明說那是他跟恒叔的兄弟啊?

  他們的兄弟是皇帝?

  進到那個房間的時候,白牧野就知道自己猜錯了。

  因為房間里,躺著一個特別年輕的姑娘。

  一眼看上去,覺得她最多也就二十多歲,可再仔細一看,又仿佛有三十歲左右。

  姑娘長得很漂亮,皮膚白皙細膩,躺在床上,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毯子。

  之所以說她像三十歲左右,是因為她的眼睛,看上去似乎很成熟。

  看見白牧野跟林子衿,這女人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有些虛弱的抬起了個招呼:“你們好啊,對不起,真是麻煩你們了。”

  “您客氣了。”白牧野點點頭。

  女人輕聲說道:“這破地方規矩森嚴,估計你們也受委屈了,姐姐先給你們賠個不是。”

  人家都這么說了,還能怎么樣?

  白牧野笑著搖搖頭,然后轉頭看向孫瑞:“這位就是病人?”

  孫瑞點點頭:“嗯,我跟你恒叔的好兄弟。”

  白牧野瞥了一眼姑娘胸前那隆起的毯子,嘴角抽了抽。

  女人嗔道:“別亂說話,你把人家都弄糊涂了!小白是吧,經常聽他們提起你,我叫秦七兮,是九幽軍團的副團長。”

  我靠!

  白牧野當即眼睛瞪大。

  九幽軍團?

  秦七兮?

  這女人?九幽軍團的副團長?

  祖龍帝國,三大特殊軍團——第七軍團,九幽軍團和凌霄軍團。

  其中第七軍團在民間的名聲最大。

  剩下那兩支軍團,知道的人相對要少一些。

  但這并不能說明那兩支軍團差,而是因為它們更加高端!

  其中九幽軍團,被稱為是幽靈軍團。

  整個軍團有多少人沒人清楚,但有一點,這支軍團里面,最差的都是初級宗師境界。

  而凌霄軍團就更了不得了,傳說凌霄軍團里面有很多神級的大佬。

  當然,白牧野也只是聽琳姐提過一些,知道的也不多。

  但這并不妨礙他對九幽軍團的好奇。

  當然更讓他感到震驚的,則是秦七兮這個名字……他聽過!

  琳姐跟他聊天的時候曾提起過她,說她喜歡恒叔很多年了,一直在等著恒叔。

  結果孫恒卻因為懷念亡妻,一直不肯接受秦七兮。

  白牧野當時還以為這個秦姐是何許人也,今天才知道……

  看著有些發呆的白牧野,秦七兮噗嗤一笑:“你大概是聽岳琳那丫頭提過我吧?”

  白牧野老老實實的點點頭。

  秦七兮臉上笑容更濃了,不過突然間……她臉色微微一變,一層淡淡的黑氣,順著她臉上很是突兀的冒出來。

  房間里其他幾個人頓時大驚失色,一連串的凈化符往她身上打去。

  但并沒有什么用,秦七兮身上的黑氣依然越來越濃。

  不過就在這時候,秦七兮突然間冷喝一聲:“給我滾!”

  說著,她瞬間探出頭,彎腰往床頭一個垃圾桶里吐了一口血。

  那黑氣也一下子消散得無影無蹤。

  可以明顯感覺到,秦七兮的精氣神,又變得差了幾分。

  這時候,房門被推開,一個十分英俊的青年帶著一群人走進來,根本無視旁人,一雙眼落在秦七兮身上,沉聲道:“七兮,怎么樣了?”

  秦七兮拿起手絹,擦了擦嘴角血跡,然后輕聲道:“沒事了,你快去忙你的去吧。”

  青年道:“我專門從紫云給你請來了真正的大師!魯鵬神符師!魯老……麻煩您,現在就給她看一下吧。”

  秦七兮有些為難的瞥了一眼白牧野這邊,她本意是想要讓白牧野先給她看看的。

  因為白牧野治好了孫恒!

  孫恒當年中了烈火之毒,無數人都給他看過。這其中,就包括此刻站在青年身旁的那位魯大神符師。

  可惜,魯大師也沒能解開孫恒身上的烈火之毒。

  青年卻有些誤會了秦七兮的意思,一轉頭,滿臉威嚴的掃了一眼白牧野幾人。然后他將目光停留在孫瑞身上:“孫瑞,你亂搞什么?我剛剛聽下面人匯報,說你胡亂叫人來這里。難道你忘記這里的規矩了嗎?”

  孫瑞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看在你也是為七兮好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見識,不過楊冰,你要是覺得你可以找我的茬,那你就錯了。”

  “孫瑞,我是你的上級!”青年楊冰冷冷呵斥。

  “我的上級,只有陛下和團長,敢問你是哪位?”孫瑞此時也是憋著一肚子火氣,看著青年:“另外,關于尊重上級這件事,你倒是可以問問那個給你打小報告的年輕人,問問他眼睛里,有沒有其他軍團的上級?”

  “我不想和你吵,我現在只想請你們離開,魯大師要給七兮治病,閑雜人等,不適合留在這里。”楊冰冷冷說道。

  孫瑞突然笑了笑,看向楊冰身邊一位沉默寡言的清瘦老者,微微一躬身:“魯前輩,多年不見,前輩風采依舊。”

  老者沖著孫瑞溫和一笑,突然問道:“我聽說,小恒的烈火之毒……被治好了?”

  孫瑞點點頭:“是的前輩,團長已經回歸軍團,現在正在處理一些事情,估計處理好,前輩就可以見到了!”

  “太好了!小恒的烈火之毒,當年老夫就束手無策,唉,老夫這神符醫的名頭,也是名不副實。有人能把他治好,也算了卻老夫一樁心事!”

  孫瑞笑著說道:“前輩不必如此,您一生救人無數,即便是神醫,也不敢說包治百病。”

  魯大師點點頭:“是這個道理,不過,若是能見一見那位出手救治小恒的先生,就更好了!術法秘之不宣,但經驗卻是可以交流一下。老夫很想向他請教一下……”

  孫瑞猶豫一下,剛要說話,那邊楊冰已經有些不耐煩,沖著魯大師一躬身:“大師,您看,是不是先給七兮看病,然后咱們再說其他?”

  “哦哦,好,好的!”魯大師雖然是個神符師,可渾身上下一點大能架子都沒有,和善到甚至讓人感覺有些軟弱。

  楊冰目光凌厲的看著孫瑞:“趕緊領著你這兩個小屁孩子走吧,想要跟大師敘舊,也等回頭再說!”

  躺在床上,十分虛弱的秦七兮抬起手,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說道:“不要,他們,是我的客人,讓他們……留下。”

  楊冰一臉陰冷的看著孫瑞,意思是想要讓孫瑞自己識相一點,趕緊滾蛋。

  這時候,白牧野突然說道:“晚輩末學后進,很想留在這里見識一下,你們進行你們的,我只看看,不說話。”

  楊冰一雙銳利的目光突然刺向白牧野,孫瑞哼了一聲,一道淡淡的屏障擋在白牧野身前。

  孫瑞皺眉看著楊冰:“你想打架?”

  楊冰冷冷道:“一個不知哪冒出來的小崽子,也敢在這里大放厥詞?這有你說話的份嗎?”

  秦七兮躺在床上,想說話,卻又很費力,急得蒼白的臉都有些發紅,隱隱的又有黑氣泛起的跡象。

  林子衿怒道:“夠了!他就是給孫恒將軍治好的人!不知道有沒有資格在這里說話?”

  林子衿這話一說,整個房間里頓時一片死寂。

  所有人全都呆若木雞的看著林子衿,然后慢慢的將目光轉到白牧野這個帥得讓人懷疑他除了長得好看之外還有什么本事的年輕人身上。

  “就他?”楊冰回過神來之后,那張冰冷的臉上,泛起濃濃的懷疑跟不屑。

  “對,就是我。”白牧野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