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五章 盤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牧野回到家,見到林子衿,對她說起趙璐的事情,林子衿一臉驚訝,沒想到這么短的時間內,竟然又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

  她看了看白牧野:“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一定要記得帶上我。”

  白牧野擺擺手:“這種隱藏著大量未知和危險的事情,帶上你做什么?”

  林子衿也不說話,只靜靜的看著白牧野。

  “你這么看我也不行。”白牧野道。

  林子衿走過來,輕輕搖著白牧野的胳膊說道:“哥哥,我是擔心你。”

  “那你知不知道,我更擔心你?”白牧野看著她,“所以不要再提這種事。”

  “哼!”林子衿小鼻子皺了皺,氣呼呼的下樓:“不理你了!”

  大約半小時后,林子衿在樓下喊道:“下來吃飯!”

  白牧野從房間里出來,看著餐桌上的一桌子菜,有些意外的道:“你做的?”

  林子衿哼哼著,指了指對面的椅子,也不理他。

  白牧野笑著坐下,吃了一口,豎起拇指贊道:“好吃!”

  林子衿翻了個白眼,繼續在那裝著高冷。

  “距離開學還有一段時間,我打算再出去一趟,去老姚說的那個星球看一眼。”白牧野道。

  “還走啊!”林子衿繃不住了,有些哀怨的道:“哥哥,能不能不去了?咱們現在手上的材料……已經足夠了呀!”

  白牧野想了想:“不去也行,那你會不會聽話?”

  林子衿無語的看著白牧野,最終還是無奈的點頭答應下來。

  “好,我聽話,你也別再出去了,你不累,我都替你累得慌!”林子衿輕聲道。

  白牧野笑笑,邊吃邊道:“你有沒有想過,咱們手上現在的這些材料,目前看的話,絕對是足夠了。甚至能支撐著我們一路踏入神級領域。可如果……現在突然間爆發一場戰爭。或是神族的次元空間再次降臨。咱們這些材料,又夠支撐我們打多久呢?”

  林子衿想了想,一臉認真的道:“很久!”

  “很久很久!”

  她看著白牧野,強調道:“你大概還沒看過咱們那些收獲,看過之后,你就明白了。”

  白牧野當天得到遠古遺跡里面最大那一批寶藏之后,將那枚戒指交給了林子衿。他自己的確還沒有時間去看一眼。

  “這樣,吃完飯,咱倆好好盤點一下咱們的財富。”林子衿說道。

  飯后,兩人來到家里的訓練室。

  林子衿拿出那枚戒指,說道:“我已經把咱們的所有收獲,都裝在這里面,現在,咱們一種一種的慢慢盤點。”

  看著林子衿一臉認真的模樣,白牧野忍不住笑起來:“行,你說了算。”

  只要不吵著跟他去那些危險的地方,其他都沒什么問題。

  林子衿首先從里面取出一個很大的金屬盒子……與其說它是盒子,還不如說是箱子更加貼切一些。

  長一米,寬和高大約六十厘米,箱子在燈光下閃爍著金屬的冰冷光芒,上面鐫刻著各種古老的銘文。

  不過白牧野一眼看出,這箱子不是什么古代的產物,而是現代生產的一種高級保險箱。

  “我才買回來的,花了好幾十萬呢!”林子衿一邊開箱子,一邊說道。

  好幾十萬……小錢。

  箱子打開,白牧野有些驚訝,里面一層層,整整齊齊的,全部都是……靈珠!

  “這……多少?”

  “我們所有的靈珠,包括你之前給我的那些,全都在這里了,”林子衿精致小臉笑靨如花,“一共五百三十五枚。”

  白牧野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多大的一筆財富?

  已經沒辦法用現代的金融體系去衡量和計算了。

  反正,就只這一箱靈珠,足以讓任何人眼紅。

  即便是當今皇帝,恐怕也不會例外。

  林子衿笑吟吟的看著白牧野:“哥哥,面對著能制造出兩個戰帝的一筆財富,你還會覺得我們很貧窮嗎?”

  白牧野看著箱子里面一排排的靈珠,平復了一下心情,笑著說道:“我從來沒說過我們窮,只是,咱們身邊那么多的靈戰士,你覺得,只有兩個戰帝……夠嗎?”

  “喂!”

  林子衿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放在白牧野額前試了試:“沒發燒啊?”

  白牧野拿開她的手,說道:“如果沒有了解過上古是一個怎樣的時代,那么,這絕對是一筆可以令人瘋狂的財富。”

  “就算了解了,那也是吧?”林子衿說道。

  白牧野點點頭:“但是,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魔符星上的魔符宗嗎?”

  林子衿點點頭:“記得,你跟我說,那些強大的神符師,在當年發生變故的時候,連參與的資格都沒有。也說過流光月和寒冰雪兩個姐姐在那個時代,是超越帝的存在……但卻依然落到如今這步田地。”

  林子衿星眸眨動,看著白牧野:“哥哥,你是不是想說,即便到了帝級,也不是修行的巔峰?”

  白牧野道:“不錯,即便到了帝級,也不是巔峰,也同樣會遇到伏擊,會被人打落凡塵……”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哥哥,但你看當代,有多少人能夠突破到帝級?就連神級的存在都沒多少。”

  白牧野說道:“神級的存在,遠比我們想象中要多得多,我們覺得少,只是因為我們還沒有看到。而且,現在我們可以安逸,可以開開心心的上學,可以安安靜靜的修煉。但如果突然有一天神族打進來,到那時,我們該怎么辦?”

  “哥哥是在未雨綢繆,我明白,但如今靈珠比我們還多的人,恐怕也沒多少了。”林子衿笑著道。

  “那倒是,不過……多多益善吧!”白牧野道。

  人的想法,都是隨著環境,隨著經歷不斷發生著變化的。

  如今已經成年的白牧野,更希望能夠打造出一支超強的團隊。

  現在已經有班底了!

  從三仙島上逃出來的那群人,以及龍傲天那幾個人,當然他自己的團隊。

  如果有足夠多的資源,那么,他就可以將身邊這些人,全部在短時間內,推到更高境界!

  這樣,即使不是將來面對神族,而是面對三仙島和齊王,他也會更加的底氣十足。

  所以,即便五百三十五枚靈珠是一筆驚人的財富,但白牧野內心深處,依然渴望還能有更多。

  “你要抓緊了,盡快提升自己的實力,不要再考慮隱藏這件事。真正的強者,其實不需要隱藏。”白牧野看著林子衿,一臉認真的道:“我們現在,不缺靈珠!”

  “放心吧哥哥,我都明白的。”林子衿點點頭。

  隨后,她取出了第二個箱子,跟裝靈珠這箱子,一模一樣。

  白牧野有點懵,看著林子衿:“不是吧?神像也有那么多?”

  他在魔符宗那種符篆師宗門也沒弄到那么多資源啊!

  難道說那個遠古遺跡,是個綜合性的宗門?

  “我說過,這是我將咱們現有的資源,全部整合到一起之后的。”林子衿一邊說,一邊打開了這個箱子。

  里面一排排的神像,讓白牧野忍不住心潮澎湃起來。

  “我……太有錢了!”

  “神像沒有靈珠那么多,加起來,我們現在一共只有一百六十七個。不過呢,應該還是能將哥哥推到神符師那個領域中去!但以后,我們還是要繼續努力尋找神像才行。”林子衿看著白牧野說道。

  白牧野笑了笑,有這些神像在手,內心深處的確會充滿豪情,對未來也會充滿信心。

  “還有什么?”白牧野看著林子衿。

  林子衿一樣一樣的往外拿:“各種功法大概有一兩百本,最差的,也是高級,另外還有很多戰衣、戰甲、武器……還有靈石,不計其數的靈石!”

  靈石同樣也是極品的寶物,雖然不能拓寬靈戰士的靈海,但也可以快速恢復靈力。

  雖然不如靈珠那么快那么猛,但卻比自行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快很多倍。

  “還有各種稀有金屬,各種符篆材料……我大概看了一下,有一些不認識,得你自己來辨認。僅僅我能認出來的那些材料,基本上就已經涵蓋了符篆師的所有門類。”

  林子衿說著,眨著眼睛看著白牧野:“所以哥哥,咱不要去姚謙說的那顆星球了,咱就在家里面安安靜靜的修煉、上學、比賽,等什么時候,咱們的實力超越大宗師,踏入神級,再考慮去冒險的事情,好不好?”

  白牧野能從林子衿的眼睛里看見她的自己的擔心和憂慮。

  他的心變得有些柔軟起來,想想也是有些愧疚。

  記得子衿剛過來的時候,他就答應過她,不去隨便冒險,去哪都要帶著她。

  可事實卻完全沒能做到。

  尤其最近這段日子,他的那些經歷,當真是太過兇險。

  “哥哥,我之前怕你擔心,有件事,沒敢告訴你。”林子衿輕聲說道。

  “什么事?”白牧野看著她。

  “咱們在遠古遺跡的那顆星球上時,我曾經很清晰的感應到過那個神級刺客的神念,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他像是完全沒有察覺到我一樣,神念一掃而過……哥哥,你覺得,一個神級的大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嗎?”

  白牧野微微一怔:“什么時候的事情?”

  林子衿道:“就是我們在干掉那兩個三仙島大宗師的時候……就在那一瞬間,我清晰的感應到那個人的神識!”

  “也就是說,在當時,那個正在天空中跟龍傲天舅舅打架的神級刺客,已經感應到那兩個大宗師的死?”

  林子衿點點頭:“是的哥哥,他當時肯定感應到了,但或許是騰不出手,或許是其他什么原因,反正他沒有做出任何表示。但這樣的事情,我不想再經歷了。你不知道我當時有多恐懼。神級的靈戰士,太可怕了!”

  白牧野輕輕將林子衿抱在懷里,說道:“好,哥哥答應你,接下來這段日子安安靜靜的修煉上學打比賽,不去輕易冒險。”

  林子衿輕輕嗯了一聲。

  “那個神級刺客,我從來沒聽說過他。”林子衿說道。

  “我也沒聽說過,三仙島上強者很多,他當時更大的可能,是騰不出手來對付我們。你說得對,我們以后小心些。”白牧野道。

  林子衿臉上終于露出開心的笑容。

  “好啦,咱們的寶貝,就放在你這里,我用的話,隨時跟你要!對了,還有彩衣她們。”

  白牧野點點頭。

  晚上,林子衿去黑域升級,白牧野回到書房,將符篆師寶典取出,放在桌子上,靜靜看著。

  之前在遠古遺跡,符篆師寶典自行飛出,拍了那法陣一下,直接將法陣拍碎,讓他輕松拿到那里的寶藏。

  這件事,始終讓白牧野感覺到非常疑惑。

  按說,符篆師寶典只是一部記錄符篆術和各種精神力方面知識的典籍而已,可實際上,它的功能,卻遠遠超出一本書應有的范疇。

  無論是當初封印落雨至尊,還是后來自行飛出擊碎法陣……這一切都顯示出,這本書,似乎……有著很強的靈性!

  他將寶典翻開,下意識的往后翻著,然后,隨手翻開了最后一頁。

  突然間發現符篆師寶典的最后一頁……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這讓白牧野微微一怔,以為自己看花眼了,定睛一看,發現果然跟以前不一樣了!

  原本符篆師寶典的最后一頁,竟然變成了倒數第二頁。

  “這是?”

  白牧野一臉驚訝,心中也不由有些震撼起來。

  隨后,他用精神力試探著感知了一下這新出現的文字。

  剎那間,他齜牙咧嘴的收回了精神力。

  八百多點精神力,竟然在剎那間被抽取一空!

  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腦袋,心說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說符篆師寶典……還能自己“長出”新的符篆術不成?

  他站起身,拿著符篆師寶典,進了黑域的虛擬艙。

  隨后,在黑域的房間里,白牧野感知了一下腦海中多出來的那些東西。

  落雨符篆術,水系,群體攻擊符篆術,等級,神級,品質,大師級!

  “我去!”

  白牧野整個人都被驚呆了,心說這是怎么回事兒?

  落雨符篆術?

  落雨至尊?

  雙方有什么聯系嗎?

  可惜,符篆師寶典不是隨身老爺爺,不會給他一個明確的答復。

  但僅僅是那種猜測,就已經讓白牧野被震撼得無以復加了。

  在黑域中,他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腦子里有多少種符篆術,也可以清晰的知道那些符篆師的等級和品質。

  太過高級的,以他目前宗師境界還無法制作。

  但這已經足夠了。

  白牧野嘴角抽搐著,心說難道這新多出來的符篆術,是因為當初封印了落雨至尊產生的?

  若是這樣,那么符篆師寶典上的其他符篆術,又是怎么來的?

  這個發現,讓白牧野難以平靜。

  這本典籍,當真是太過神秘了!

  他無聲無息的又退出了黑域。

  回到書房,一個人靜靜思考著。

  林子衿也沒在黑域里呆太久,出來的時候,第一時間跑到書房來找他。

  “就知道你還沒睡,在想什么呢?”林子衿端著一盤切好的水果,一臉開心的來到書房,將水果放在白牧野面前。

  “有一些很意外的發現。”白牧野沉吟著說道。

  “什么發現?”林子衿也看見白牧野面前放著的這本符篆師寶典。

  “這東西,似乎是有靈性的,而且,它好像……能吸收那些強大的符篆術。”白牧野道。

  “有靈性?能吸收符篆術?”林子衿一臉不解。

  白牧野輕輕搖搖頭:“我有點想不通。”

  “我不太明白。”林子衿看著他。

  “算了,沒什么事兒,反正它又不會害我。”嘴上是這么說,可白牧野心里面卻很是犯嘀咕。

  這本書,真的是有點邪門了。

  想想自己遇到的邪門事情也不止這一件,邪門就邪門吧。

  接下來的這段日子,白牧野安安靜靜的待在家里,每天用大量的時間去畫符。

  對他來說,這種日子才是真正的幸福時光。不過這種幸福時光,也只維持了一個星期。

  八月十三號,距離開學還有十七天的時候,白牧野突然間接到一個讓他很意外的電話,竟然是孫瑞打來的。

  “瑞叔?您這是在什么地方呢?怎么有空聯系我?”

  白牧野之前就聽孫瑞說過第七軍團軍紀森嚴,正常情況下,即便是將軍,也不允許隨便跟外界進行聯絡。

  他們的行蹤,是高度保密的!

  除了直接統領他們的皇帝陛下之外,任何人,都沒有權利過問第七軍團的去向。

  “小白,你現在方便說話嗎?”孫瑞用的是音頻通話,聽得出他的語氣非常嚴肅。

  “方便呀,瑞叔您說。”白牧野表情也變得認真起來。

  “有件事要求你幫忙,我和你恒叔的一個兄弟,剛剛從戰場上下來,中了一種奇怪的詛咒,我們請了很多符篆師,都破解不了……”

  “在什么地方?我馬上趕過去。”白牧野一臉認真的說道。

  瑞叔跟恒叔的兄弟,剛從戰場上下來……有這兩點,就足夠他跑一趟了。

  “我派飛船去接你,路途遙遠……”孫瑞聽白牧野答應下來,也松了口氣。

  雖然他知道白牧野幾乎不可能拒絕,但這件事太重要了,容不得一點點差錯。

  “不用,我有飛船。”白牧野道。

  孫瑞那邊愣了半天,才吃驚的道:“你有?”

  “嗯,別問怎么來的,反正有,給我坐標,我現在就趕過去。”白牧野道。

  “好,好,那太好了!”孫瑞語氣變得激動起來。

  “對了瑞叔,我方便帶個人過去嗎?”白牧野突然想起林子衿,覺得要是在把她一個人丟在家,丫頭十有八九會翻臉。

  “帶人過來?你那幾個隊友?”孫瑞有些疑惑。

  “不,我媳婦。”白牧野道。

  “啥時候都有媳婦了,行,能保密的話,就帶過來吧,沿途一定記得要小心!”孫瑞提醒道:“最近不太平。”

  “好的,您放心吧。”白牧野點頭答應下來。

  一個小時之后,林子衿從黑域里出來,跑到書房找白牧野。

  “走,咱們要出趟門。”白牧野拉著林子衿直接就走。

  “干嘛去?”林子衿一頭霧水。

  “星際旅行。”白牧野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