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四章 全都拉上戰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其他那些大區長老面面相覷,他們只是知道出事了,但卻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趙強之前聯系,也是有選擇的,假冒特使這種事兒,不能鬧得太大,但又不能動靜太小,所以只聯系了五個大區長老。

  其他那些,都是剛剛得到消息,只知道死了四個大區長老,就趕緊急匆匆的趕過來。具體發生了什么,他們不得而知。

  此刻看見杜雨跟趙璐這對仇家居然站在一起,都有點意外。但也都能看出來,的確是出大事了!

  不然這兩個生死仇家絕不可能站在一起。

  “事是這樣……”

  杜雨沒讓趙璐開口,他從前到后,按照跟趙璐商量好的,把事經過說了一遍。

  趙強被王爺流放,途中逃走,假冒王爺特使,欺騙了幾個大區長老。而這群大區長老,早就對齊王生出異心,被一群他們邊人給舉報……其中最有說服力的,應該就是古琴城鄭長老的兒子小鄭,對自己親爹的舉報了。

  如果不是真的確有其事,哪有兒子舉報親爹的?

  這群大區長老面面相覷,一個個都有些無語,明白為什么把他們叫來了。

  這是要他們一起給做個見證啊!

  有心拒絕,可問題是……杜雨跟趙璐這邊證據確鑿。

  趙強這個人證還在,還好端端的活著。

  足以證明這個家伙的確是假冒齊王特使干了這件事。

  至于其他幾個大區長老暗地里背叛王爺這種事兒,那就見仁見智了。

  在座這群大區長老,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都是老狐貍。幾乎一眼就看出發生了什么。

  只是讓他們有點意外的是,杜雨跟趙璐這兩個所謂的“仇家”居然能暗地里聯合到一塊兒……也難怪鄭長老那群人吃了個爆虧,命都搭進去了。

  換做他們在這里,恐怕也是一樣的下場!

  “趙長老是王爺邊過來的,怎么可能會背叛?”

  “就是,趙長老一顆忠心青天可鑒吶!”

  “這個趙強簡直罪大惡極,若非要把他送到王爺面前受審,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哎,之前還覺得鄭長老人不錯,沒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一群大區長老,真真假假的,相繼表態。

  鄭長老幾個人都已經死了,非親非故的,誰會真心為他張目?

  就連他自己的兒子,都顛顛的送出一大堆親爹背叛、貪污等證據。他們還能說什么?

  現在這群大區長老甚至都不關心杜雨和趙璐之間到底怎么回事兒,他們只關心一件事!

  趙璐微笑著,看著這群大區長老,說道:“今天請諸位過來,其實還有一件事要跟大家商量。”

  鳳凰城的翁長老說道:“趙長老無需客氣,有話直說便是,大家連枝同氣,都是一個陣營里面的兄弟姐妹!”

  “對,趙長老有什么事,直說便是。”

  其他人也都微笑著,一臉鼓勵的看著趙璐。

  趙璐說道:“古琴城、棋城、蘇城和暉城……這四座一級主城的大區長老勾結王爺邊叛逆,試圖行不軌之事,如今已然伏法。但俗話說得好,國不可一無主啊!雖說咱們這只是一級主城,但下轄人口眾多,各種機要事務無數。所以,我想提請,召開一個長老會。但因為我跟杜長老都被牽涉進來。所以,不適合參與這個會議。”

  杜雨在一旁面無表的點點頭,表示認同趙璐的話。

  趙璐接著道:“在座剩下的還有三十位長老,認輸遠遠超過半數,可以召開這個會議。研究如何管理這四座一級主城的事宜。我呢,有個小小的建議……在這件事徹底查清之前,在王爺派人過來之前,這四座城,不如就由在座三十位長老,組成一個臨時的委員會,暫時托管便是。”

  雖然已經猜到趙璐的意思,但這話由她親口說出來,在座的三十位長老依然不住呼吸有些急促。

  四座主城,下轄二級、三級城市無數!

  每一天的進賬,都將是一筆真正的天文數字。

  這里面隱藏著難以想象的巨大利益,在座這些人,都是真正的大區長老,他們心里面比任何人都清楚。

  “這個……適合嗎?”翁長老看著趙璐問道,“我們是不是要先請示一下王爺?”

  趙璐搖搖頭:“王爺已經夠忙的了,哪有精力來管我們這邊的事?事急從權,特事特辦。相信王爺也一定能夠理解。咱們就不要因為自己沒做好的事,而去麻煩王爺了。到時候,我自會去跟王爺分說!”

  翁長老一臉沉重的點點頭:“趙長老說的是,我們這群人,該我們擔當起來的時候,也必須要有所擔當才行!”

  “不錯,我們不能讓那四座城的況亂下去!”

  “對,我們必須抓緊時間商量出對策來。”

  “四個大區長老背叛,難道他們的下屬就是清白的嗎?我看,這件事必須得趕緊查!”

  “嚴查!”

  “決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有嫌疑的人!”

  “我們要給王爺一個交代!”

  趙璐坐在那,面色凝重,但心里面,卻是滿意的笑了笑。

  這是一種洞悉人之后的智慧。

  杜雨心中也感慨萬千,殺了四個大區長老,居然由此拉攏了三十個回來。

  而且,還是將這三十個長老,牢牢捆在自己的戰車之上。

  這群老狐貍,還一個個甘之如飴……

  趙璐還是當年那個趙璐,太聰明了!

  那邊的趙強整個人都已經徹底傻眼了,他明白,他徹底完了。

  人家就當著他的面,直接把這件事給安排得明明白白。可偏偏的,他心里面非常清楚,即便他把這些事原原本本說給齊王聽……如果齊王肯定的話。

  那也是沒什么意義的!

  說趙璐跟白牧野勾結嗎?

  她做什么了?

  一張照片?

  別鬧了,這都什么時代了?

  除非能夠拿到趙璐跟白牧野密謀的完整視頻。

  可就算是這種視頻,也并非不能造假。

  只是造假的話,終究能被查出來。

  所以,他完蛋了。

  趙強此時,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我不能繼續活下去!我堅決不能給這jiàn)人顛倒是非黑白的機會!

  心里想著,趙強突然間逆轉全血脈,經脈盡斷的過程中,他的體內,終于生出了一絲力量。

  然后,他朝著趙璐,瘋狂的沖過來。

  “jiàn)人,我殺了你!”

  坐在離他不遠處的翁長老,隨手一拳,將趙強的心臟打穿。

  翁長老淡淡說道:“趙強死不悔改,居然還想要試圖襲擊趙長老,這種人,擊殺便是。請諸位長老為我做證!”

  活人,終究還是容易出問題的。

  只有死人才最安全。

  既然這三十個長老接受了趙璐的建議,吞下了那驚天的利益,那么,就必須要拿出自己的誠意來。

  殺了趙強,跟趙璐徹底站在同一陣營,就是他們的誠意。

  “這人死有余辜,竟然差點傷到趙長老!”

  “不錯,真是該死!竟敢假冒王爺特使,也就趙長老仁慈,換做我們,當場就打殺了!”

  “回頭我們也會給王爺聯名上書……”

  趙強倒在地上,一雙眼睜著,茫然的看著頭頂天花。

  很完美的計劃,不是嗎?

  盜用特使份又能如何?

  那特使令是真的,誰敢繼續去找王爺求證這件事?

  然后包括杜雨在內的五個長老,也相當配合。

  因為他說過,干掉趙璐之后,他會想辦法讓白岳城很長時間沒有長老!

  到時候,白岳城,就是這五個長老的!

  結果,相同的手段,被人用在了他上。

  就像他見面之初,給了趙璐一記耳光并踹了她一腳一樣。

  這些,這女人都一股腦的還回來了。

  小心眼又強大的女人……不能惹。

  三十個大區長老,就在鄭長老這莊園的大會議室里面開起會來。

  為了表示避嫌,趙璐跟杜雨出來,上了白牧野的飛行器,離開了這里。來到杜雨在古琴城的一處小莊園里。

  說是小莊園,占地也有幾十畝。

  里面小橋流水,亭臺樓閣水榭一應俱全。

  在房間里,杜雨打發了下人,親自給兩人泡茶。

  沒有再去問白牧野份。

  反倒是趙璐,事無巨細的把所有事經過給白牧野詳細復述了一遍。

  白牧野聽完之后,也只能對趙璐豎起大拇指。

  “厲害!”

  趙璐微微一笑,臉上不見多少得意之色,淡淡道:“經此一事,整個飛仙,在王爺心目中的地位,也將一落千丈。”

  “是啊,接二連三的出事,換做誰,都不會喜歡這種地方。”杜雨在一旁嘆息一聲,也有些惆悵。

  原本在飛仙做大區長老,除了本地那些之外,外來的十有都算是發配。

  結果這么短的時間內,接二連三的出事,上面要是還能喜歡他們這里,那才叫見鬼。

  “他喜歡不喜歡的,你們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白牧野說道。

  杜雨看了白牧野一眼,心中怪異感覺更重。

  之前他幾乎斷定,這人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天才少年。

  可現在聽他說話,他又有點糊涂了。

  他跟趙璐之間的仇恨,跟正常人理解的仇恨其實不太一樣。只能說,趙璐無法釋懷當年發生的一件事,然后跟他之間……因生恨。

  可眼前這人,應該就是白牧野呀,他跟王爺之間,肯定是貨真價實的深仇大恨啊!

  不然王爺為什么想要弄死他?

  那他為什么提起王爺的時候,語氣平淡,仿佛一點仇恨都沒有的樣子?

  還是說,這家伙,不是白牧野?

  “喝茶。”杜雨將一杯茶,放在白牧野面前。

  白牧野點點頭,看著他說道:“杜長老也是個中人啊。”

  “啊?哈哈,是嗎?很多人都覺得我是只老狐貍呢。”杜雨哈哈一笑。

  白牧野道:“是不是老狐貍,其實不重要,人活的年頭多了,肯定是要更聰明一些。我看人,只看他在關鍵時刻那一瞬間的選擇。”

  趙璐臉色微微一紅,低聲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白牧野擺擺手:“有男人肯在那種時候而出,命都不顧,不是我想的那樣,還能是哪樣?”

  杜雨微微低下頭,沉默起來。

  趙璐愣了一下,隨即端起面前茶杯,輕輕吹了吹。

  白牧野一口喝掉小杯子里的茶,站起道:“現在既然已經沒事了,我也應該回去了。”

  “好,耽誤公子這么久,真的很過意不去。”趙璐站起,輕聲說道。

  “你我之間,就不要說這些客話了。”白牧野說著,看著趙璐道:“你就在這邊,跟杜長老一起把這件事處理好再回去吧。你那白岳城,我看需要跟杜長老多學習學習了!看看你窮的,連個靈珠都拿不出!”

  趙璐翻了個白眼。

  杜雨卻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隨后,兩人一起送走白牧野,眼看著那架飛行器迅速破空而去。

  剩下兩人,相顧無言。

  良久,杜雨才問道:“生辰綱……”

  “不是我!”趙璐冷冷回了一句。

  “我不是那個意思,好吧……我的確是想確定一下。”杜雨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后看著趙璐:“你這些年過得如此辛苦,為何從不肯跟我說一句?”

  “我恨不能一刀捅死你,跟你說什么?”趙璐紅著眼圈瞪他一眼,轉往房間里走去。

  杜雨撓撓頭,也跟著過去,在趙璐背后喊道:“璐……”

  趙璐停下腳步,沒回頭,也沒回應。

  杜雨一臉真誠的道:“咱們和解吧,當年的事,是我做得不對,我現在跟你承認,我當時的確是怕了,怕得要命!老大說要我趕緊跑,不要管他,我……我心里面是想帶他一起走的,可我真的怕,我膽小,我懦弱,我怕死……老大的死,死我的錯。”

  趙璐眼角淚水跟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落,緩緩轉過,輕聲道:“你知道,我為什么恨你這么多年?”

  “知道,你喜歡老大。”杜雨低聲道。

  “是,我是喜歡老大,但你錯了,我不肯原諒你,乃至恨你的原因,并不是因為我喜歡他。而是因為,你明明做錯了事,明明就是因為懦弱而放棄了他,為什么不肯承認?”

  趙璐看著他:“其實,只要當時你跟我承認,說出你剛剛說的這番話,我又怎會跟你?當時那種況,你根本帶不走老大,你獨自逃生是對的!可你呢?你根本不承認這件事,你說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說老大的死,是他咎由自取……甚至在后來,我被人欺負,你也都知道吧?”

  杜雨看著趙璐:“你覺得,我一個遠在飛仙的……連長老都不是的人,可能知道嗎?”

  杜雨嘆息:“我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事,當我知道你被人欺負,后來又被王爺看重,再后來你的兩個哥哥……那都是多久以后的事了?”

  趙璐低聲道:“我信你,就沖今天你能毫不猶豫為我出手,我就信你。不錯,我是背叛了王爺,杜雨,你現在反悔,其實還來得及,畢竟這里山高皇帝遠,你們只要隨便轉換一個說辭就夠了……”

  杜雨微微搖搖頭,指了指一旁的長椅。

  趙璐坐下,杜雨坐在另一頭,喃喃道:“當年那件事,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心結。不是你沒辦法原諒我,其實,我也沒辦法原諒我自己。以至于我到處去跟同僚說,跟朋友說,你我之間有深仇大恨……嘿,可實際上,那么大仇恨,誰有真正針對過誰?”

  他嘆息道:“你來飛仙,我心里面不知有多開心,可這些年我把話說得也太絕,又哪里有臉去找你?如果不是今天發生的這件事,恐怕我依然會端著……會高高在上的當我的大區長老。”

  “但直到你被欺負的那一刻,我才突然間發現,我是接受不了這件事的。哪怕粉碎骨,我也不想讓你受到半點委屈。”

  “所以我出手的時候,哪里想到什么以后怎么辦?”

  杜雨說到這,忍不住嘿嘿笑起來:“不過,你依然還是當年我認識的那只小鹿!我仿佛回到了當年那段子,我跟老大只負責打,而你……負責出謀劃策。”

  趙璐臉上也露出一抹淡淡的光輝,仿佛回到當年那無憂無慮的子。

  “背叛不背叛的,其實誰又說得清?咱們都早就過了那種非黑即白的年紀。咱們不過就是一群打工的,給王爺打工是打工,給皇帝打工也是打工,沒什么分別。所以,選擇跟誰合作,怎么做,都是自己的自由。咱們不是誰培養出來的。雖然拿了他大量的資源,但咱們付出的同樣也特別的多!”

  趙璐看著他:“你真這么想?”

  杜雨點點頭。

  “那如果有一天,我跟王爺站在了對立面呢?”趙璐淡淡問道。

  杜雨想了想,笑著道:“如果你肯跟我和解,不再跟我計較當年那件事,即便有天你真的站在王爺的對立面,大不了……我跟你亡命天涯便是了。”

  趙璐輕輕點點頭:“行,記住你說的,不過……我還是得好好考慮考慮才行!”

  杜雨一臉無語:“給個準話行不?”

  “女孩子的憤怒,哪有那么容易平息的?”趙璐哼了一聲,“沒聽我家公子說,我窮得連個靈珠都沒有?”

  杜雨苦著臉:“我現在手頭也沒了呀……好容易攢了那么多年,準備拍拍王爺馬,結果一股腦都被搶了……”

  “你那是活該!”

  “喂,說的好像里面沒有你的東西!”

  “我送那些可沒你們的值錢。”

  “算了算了,回頭,我想辦法給你弄幾顆,就當作為……你沖進大宗師的禮物了!”

  “這還差不多。”趙璐開心的笑起來。

  現在的生活,她很滿意。

  當年那個心結解開,背后有一個有擔當的主人,邊又有一個愿意為她出手的男人。

  所謂幸福,這應該就是了吧?

  她仿佛又回到了當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