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三章 翻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鄭長老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杜雨這一拳擊中,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杜雨一拳轟過去之后,并未停手,而是接連又是幾拳高速打出,全部打在鄭長老心口的同一個位置。

  鄭長老堂堂高級宗師境界的強者,竟然被杜雨硬生生擊穿了全部的防御,當場斃命!

  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整個飛仙星,所有大區長老全都清楚一件事。

  杜長老跟新來的趙長老之間有仇,很深的仇恨,不死不休那種。

  所以,他做夢都沒想到,杜雨竟然會因為趙璐朝他出手。

  剩下三名大區長老——棋城的云長老,蘇城的吳長老和暉城的管長老三人,當場怒喝著直接朝杜雨出手了!

  這種時候,根本不需要去想別的。

  杜長老……背叛了他們!

  而此時,一旁的趙強,卻凌空一腳踹向被靈力鎖封印著靈力的趙璐。

  這一腳跟剛剛那一腳完全不同,這一次,他是奔著要趙璐命去的!

  他手中的證據,可不僅僅只有那一張照片。

  即便今天真的打死了趙璐,到時候回頭將全部證據呈獻上去,齊王也是無話可說!

  私自把趙璐爹娘弄過來又能如何?

  在背叛面前,這些算事兒嗎?

  更別說他既然被委任為特使,就有這個權利!

  趙璐身上的靈力鎖,怦然爆碎!

  趙強心中暗道一聲不好。

  但此時想要做出反應,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趙璐一掌劈向趙強肩胛。

  咔嚓一聲!

  趙強一整條胳膊,竟然直接被斬落在地。

  他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轟隆!

  云長老和吳長老以及管長老三人,暴怒出手,轟向杜雨的一擊,直接讓這間房子徹底化成齏粉!

  三個人,兩個巔峰宗師,一個大宗師!

  而杜雨,也是一個剛剛跨過大宗師門檻的初級大宗師。

  以一敵三,肯定不是對手,但也沒有太過狼狽,沖著趙璐低吼一聲:“走!”

  趙璐還想殺了趙強,杜雨怒道:“還不走,要等死嗎?”

  “往哪走?兩個叛徒!”棋城的大區長老云為峰怒吼著,直接沖過來。

  一身場域全開!

  初級大宗師的場域,覆壓全場。

  就在此時,一張符篆,不知從何而來,直接打進云為峰的場域,拍在云為峰身上。

  云為峰瞬間不能動了!

  趙璐身形一閃!

  云為峰的喉嚨當場被切開。

  不僅僅是喉嚨被切開,而是半個脖子都被切開!

  趙璐白皙的手掌之上,連一絲血跡都沒有!

  這一幕驚呆了在場眾人。

  接著,一旁的蘇城吳長老和暉城管長老,也都不能動了!

  杜雨還在茫然中,趙璐身形接連閃現,又是兩下,直接擊殺了這兩名大區長老。

  躺在地上丟了一條胳膊的趙強已經徹底懵逼了!

  他到現在都完全無法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

  這突然間出現的符篆師究竟是誰?

  甚至連人都沒看見,自己幾個強援就這么死了?

  趙強心中,一片冰冷。

  這地方已經徹底亂套了,大量的人從四面八方趕過來。

  趙璐一把抓起趙強,沖著杜雨低聲道:“走!”

  杜雨氣得一跺腳,卻也只能跟著趙璐一起,朝著一個方向狂奔過去。

  到了那里,杜雨看見一個長相普通的青年倚在一輛古琴城的出租車上,笑瞇瞇的看著他:“先生,打車嗎?”

  見鬼!

  這種莊園里面怎么可能出現古琴城的出租車?

  杜雨瞬間反應過來,剛剛那符,恐怕就是這青年打出來的。

  趙璐卻毫不猶豫的提著少了一條胳膊的趙強上了出租車,看了一眼杜雨:“還不上來?”

  杜雨頓時回過神來,也跟著上了車。

  白牧野上車之后,車子瞬間升空。

  這時候已經有飛車升空,試圖攔截。

  但不知為什么,那些飛車在瞬間竟然全部失靈,從半空中掉落下去。

  噼里啪啦,如同下餃子一般。

  出租車一路疾馳,幾乎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很快便遠離了這片區域,也遠離了古琴城。

  出城之后,白牧野讓高級智能控制著這輛出租車,直接飛回古琴城,飛往智能洗車中心。

  清洗之后,這輛車上,將徹底沒有任何痕跡。

  隨后,白牧野取出一架飛行器來。

  杜雨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面前憑空出現的這架飛行器,下意識的道:“我知道王爺的生辰綱是怎么沒的了。”

  白牧野看他一眼,沒說話,直接上了飛行器。

  杜雨猶豫一下,看著趙璐毫不猶豫的上了飛行器,嘆了口氣,也只能跟著上去。

  趙強沒有昏過去,但卻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白牧野這時候看了一眼趙璐:“你父母那邊……”

  趙璐想了想,嘆了口氣。

  白牧野點點頭:“你們在這里等我一會。”

  趙璐看著白牧野:“麻煩公子了!”

  等白牧野走后,杜雨看著趙璐問道:“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趙璐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趙強:“等他回來再說吧。”

  “他到底是誰?”杜雨又問道。

  “等他回來再說。”趙璐繼續道。

  “他是你男人?”杜雨有點怒了。

  趙璐突然笑起來:“你吃醋了?”

  “放屁,老子會……對,老子就是吃醋了!你告訴我,他是你男人嗎?”杜雨怒氣沖沖的看著趙璐。

  趙璐幽幽一嘆:“我倒是挺愿意的,可惜人家看不上我。”

  “不是就好。”杜雨突然輕松下來,靠在飛行器的座椅上,喃喃道:“這下爽了,放著好好的大區長老不做,從今后就要跟你浪跡天涯了。”

  這時候,飛行器中突然自行探出一道光幕來。

  那光幕上,出現了一個信息。

  趙璐看了一眼之后,當場愣住,隨后,她微笑道:“我看,不需要浪跡天涯呢。趙強,你說是不是呢?”

  趙強沒了一條胳膊,滿身都是鮮血,整個人又被控制住,呆呆的看著光幕上那些信息。

  整個人都像是沒了魂一樣,嘴里咕噥著:“魔鬼……魔鬼……”

  的確跟魔鬼似的。

  那光幕上,非常清晰的給出了一條完美的證據鏈。

  趙強被流放,然后想辦法出逃,因為曾經跟在齊王身邊,對齊王身邊各種事物非常熟悉,偽造了一張真的齊王特使令。并且在特使令簽發部門備案記錄!

  拿著這張特使令,堂而皇之的帶走了趙璐的父母和那個孩子。

  回到飛仙星,同樣用這張特使令,號令飛仙這邊的幾個大區長老,配合他調查生辰綱一事。

  這些大區長老在向上求證的時候,因為并不能直達齊王那里。求證的也是特使令的簽發部門。那邊一查,的確有這件事,于是就答復了飛仙這邊的求證。

  這下,幾大長老再不疑有他。

  對趙強來說,這是他孤注一擲的最后一搏!

  因為他已經知道,白牧野這個人,的確就是齊王心頭的一根刺!

  所以,這最后一搏,贏了會所嫩模……咳咳,不是那樣的,贏了便可重新獲取齊王的信任。

  若是輸了,輸了最多就是個死!

  死,跟被永久流放,其實是沒有太大分別的。

  無非一個是不喘氣,一個是喘氣而已。

  不得不說,這件事也暴露出了齊王陣營太大,各種機制存在明顯漏洞的事實。

  迄今為止,齊王那邊根本就不清楚飛仙這邊發生的事情。

  白牧野給出的這個信息,可以說,徹底打消了趙璐內心深處最后一絲忐忑。

  也更加堅定了她跟隨白牧野的信心。

  不能總指望小弟給你賣命,當老大的,也得有讓人家賣命的理由才行。

  趙強整個人都已經徹底傻了,一團爛泥似的癱在那里,嘴里只反反復復的在那嘀咕著:“魔鬼……魔鬼……”

  杜雨心中的震撼也是無比強烈的,他到現在都有些想不通。

  趙璐到底跟了一個什么樣的人,讓她義無反顧的背叛了齊王——這已經是鐵一般的事實,他在出手那會兒就已經知道了。

  真的是那個長相超級英俊帥氣的年輕人嗎?

  那剛剛那個青年符篆師又是誰?

  居然能輕而易舉的控住大宗師級的強者。

  還有趙璐……她什么時候成為大宗師的?

  想想如果今天他沒有出手的話,那么他現在在哪里?

  大概……是跟鄭長老他們并排躺著呢吧?

  大約半個多小時之后,又一輛出租車從遠方飛過來。

  車停好之后,兩個抱著孩子的中老年戰戰兢兢的跟在白牧野身后。

  那老婦女眼神中明顯帶著強烈的恐懼之色,似乎被嚇壞了。

  白牧野看了看,這架飛行器比較小,只能裝四個人。

  于是讓杜雨和趙璐帶著趙強下來。

  隨手把這架飛行器給收了,又變出一個更大一點的。

  杜雨:“……”

  就連趙璐都忍不住內心的震撼。

  這神奇的小男人。

  這架飛行器是八座的,白牧野看了他們一眼:“上來吧。”

  趙璐的父母根本不敢看自己女兒那邊,這讓趙璐多少有些奇怪,她看著白牧野輕聲問道:“發生了什么?”

  白牧野道:“沒事,我給他們講了講道理。”

  趙璐用力的翻了個白眼,懶得說話了,直接上了飛行器。

  飛行器以超高的速度,一路回到白岳城。

  為什么要回白岳城?

  因為這里有趙璐要立即處理的叛徒!

  她跟白牧野之間的會面,只有身邊那幾個心腹知道!

  可身為她的心腹,卻在神不知鬼不覺中被趙強給收買了!

  即便趙強是打著齊王特使的旗號,趙璐依然怒不可遏。

  真正的心腹,是死都不會出賣自己的主人的。

  很顯然,她的這些心腹當中,有人并不這么認為。

  趙璐回到白岳城之后,第一時間安頓好自己的父母。

  這一次,她誰都沒用!

  而且說是安頓,還不如說是囚禁更好些。

  她將父母和那個孩子直接關在了一處巨大的地下建筑當中。

  那地下建筑完全控制在她自己手里,而且,只有她一個人知道這里的存在。

  就連那幾個心腹手下,也全都不知道。

  趙璐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直接找出了那個出賣她的心腹,什么都沒問,一刀殺了。

  剩下那幾個心腹手下她甚至都沒驚動。

  便讓白牧野駕駛著飛行器,一路疾馳,回到了古琴城!

  路上,杜雨長老看著白牧野:“我能知道閣下身份嗎?”

  “不能。”白牧野發出一個三十歲成年男人的磁性聲音。

  杜雨嘴角抽了抽,但還是點點頭:“算了,我不問了。”

  一群人默默的回到古琴城,飛行器一路橫沖直撞進了之前的那座莊園。

  那莊園里,依然一片混亂!

  前前后后幾個小時過去,古琴城鄭長老的一群手下已經全都聚集在這里,但他們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所以當這架飛行器橫沖直撞闖進來的時候,這邊差點就出現過激反應,直接對飛行器發起攻擊。

  杜雨直接站出來,呵斥了這群人。

  這群人都有些茫然,實際上,當時房間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但都在猜測,是杜雨和趙璐打死了鄭長老、云長老和管長老以及吳長老四人。

  可杜雨跟趙長老竟然回來了?

  杜雨低聲說道:“幾位長老的隨從,且跟我來,另外,鄭長老這里……你是小鄭吧?你也過來,我有話要說。”

  那幾位隨從面面相覷,尤其是之前抽過趙璐耳光的那個杜長老的隨從,更是驚疑不定的看著自家長老,忍不住低聲問道:“主人……”

  杜雨淡淡看了一眼,回來的路上,趙璐已經跟他說過這件事。

  杜雨當時沒說什么。

  隨后,這群人硬著頭皮,跟杜長老一起,進了一間屋子。

  白牧野依然留在飛行器里面,大量莊園里面的人,包圍著這架飛行器。

  但卻沒有人敢進入這架飛行器里查看什么。

  鄭長老都死了,尸體還在那擺著呢,整個莊園目前群龍無首。

  鄭長老的那個兒子……也就是曾經在古琴城航天中心停放奢華飛行器那位……更是一個爛泥巴扶不上墻的家伙。

  莊園里一群人只能仨仨倆倆聚在一起,面色惶然的小聲議論著,猜測著。

  房間里。

  杜雨和趙璐兩人并肩站在一起,趙強被扔在地上。

  趙璐似笑非笑看著杜雨身邊那個隨從。

  那男人心中升起一股強烈的不安。

  杜雨看著隨從,輕輕嘆了口氣:“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那男人撲通一聲跪下:“主人,是我錯了!”

  “回答我。”

  “二、二十年……”

  “二十年,時間不短啊!那你知道,我跟趙長老之間,到底有何恩怨嗎?”

  “不,不知,小的只知道,是深仇大恨……”

  “呵呵,深仇大恨?的確是深仇大恨!當年明明應該嫁給我,成為我的妻子的女神,卻因為一個誤會,咬牙切齒要殺我,整整恨了我二十六年!二十六年啊……如果有孩子,都可以給我生孫子了!”杜雨喃喃道。

  趙璐冷冷的看了一眼杜雨:“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什么叫誤會?”

  杜雨道:“就是誤會!無論你信不信,我都問心無愧!不管到什么時候,我都可以為你去死。”

  趙璐哼了一聲:“誰稀罕?”

  跪在地上那男人差點瘋了!

  媽的杜雨你這王八蛋!以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你說這女人是你一生大敵,若有機會,一定要置她于死地!你特么所謂的置于死地……原來跟我想的不一樣啊!

  你個老狗!你要早說是這種誤會這種恩怨,我敢碰她一下?

  杜雨看著這名隨從:“我之所以讓你去把她接過來,就是怕別人羞辱她,沒想到,你倒是很能揣測我的心思,呵呵。”

  “主人,我無話可說,要殺您便殺吧。”這男人感覺這種時刻,自己必須要硬氣一點。

  因為太氣了!

  “那你就去死吧。”杜雨隨手一擊,這連宗師境界都不到的男人直接倒在地上。

  其他那些人頓時一陣躁動。

  這特么……是殺紅眼了啊?這是要把我們都給殺光嗎?

  尤其鄭長老的兒子小鄭,一個典型的紈绔子弟,今天被叫來的時候正泡在花天酒地的場所呢。

  來了之后發現他爹居然死了,也沒有太過悲傷,反倒暗戳戳給自己朋友發消息,說終于可以繼承家里面的無盡財富了……

  可這會兒眼睜睜看著五岳城的杜長老出手殺人,小鄭同學屁都嚇涼了。

  沒有當場嚇尿,是因為腎有點虛,根本尿不出來。

  “今天叫你們過來,是請你們做個見證。”杜雨淡淡說道,用手一指地上一灘爛泥般的趙強,“這人偽造王爺特使令,挾持了趙璐長老家人,在蒙蔽了鄭長老我們一群人的情況下,差點造成不可挽回的嚴重后果。好在趙長老力挽狂瀾,在關鍵時刻出手擊斃了背叛王爺的鄭長老、管長老、云長老和吳長老……”

  管長老的隨從哆哆嗦嗦的問道:“我們家主人……背叛了王爺?”

  “怎么?你有問題?”杜雨看著他,和顏悅色的問了一句。

  “沒,沒跡象啊!”管長老的心腹隨從大著膽子說道。

  云長老和吳長老身邊的心腹隨從也大著膽子應和著:“是啊,沒證據呀……”

  “那,你們有證據嗎?”杜雨笑瞇瞇看著他們。

  這幾個隨從相互對視一眼,終于明白為什么把他們叫過來了。

  想要活命,那么,就人證物證一起拿出來吧,不然的話,今天是別想走出這間屋子了。

  那邊的小鄭同學突然間像是來了精神,大聲道:“我有我家老頭子背叛王爺的證據!就在前些日子,王爺生辰綱丟了,好像扯到我家身上,他還在背地里大罵王爺橫征暴斂,簡直腦子有病……”

  趙璐在一旁有些無語的搖搖頭。

  小鄭看見,還以為趙璐要殺他,頓時哭了:“阿姨,我真有證據,我……我在我爹房間裝了監視器,有大量證據啊!”

  趙璐目露兇光:“你叫誰阿姨呢?”

  小鄭有點傻了,試探著:“那……叫奶奶?”

  杜雨在一旁,面無表情的道:“叫姐。”

  “哦哦哦,我被嚇壞了,姐姐千萬別怪罪,只是姐姐位高權重,輩分太高……”

  “別說沒用的,有什么證據,趕緊拿出來。”趙璐淡淡道。

  大約兩個多小時之后,杜雨和趙璐,帶著其他幾個長老的心腹隨從,從房間里走出來。

  杜雨手里拎著他那個隨從,只是打暈罷了,畢竟跟隨他多年,剛剛不過是在嚇唬其他人。

  而此時,其他那三十座一級主城的大區長老,都已經來到此處。

  傷口被簡單處理了一下的趙強,被靈力鎖鎖著,失魂落魄的被壓到了大會議廳里。

  看著在座的三十幾個大區長老,趙強突然激動起來,大聲喊道:“我是冤枉的!鄭長老、管長老、吳長老和云長老都是趙璐跟杜雨殺的!他們背叛了王爺!他們勾結百花城的白牧野!他們……”

  一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抽在他臉上,然后,一只腳狠狠踹在他的小腹上,直接將他踹飛出去。

  “老娘若非問心無愧,你能活到現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