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零二章 替罪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出租車哼哧哼哧的追了上去。

  古琴城太大了,車也太多,各式各樣的飛車在天空中劃出一道道痕跡。

  在這種密集的車流當中,想要發現后面一輛跟蹤的車輛,著實挺難的。

  那輛車的主人自然也想不到,即便他們監控了古琴城的航天中心,監視了趙璐的整個行程,卻依然沒能防住有人壓根不走尋常路,特么一顆星球的城際之間,也用高級飛行器偷渡。

  趙璐坐在車上,依然帶著那副大墨鏡,剛剛被她抽了一巴掌的男人就坐在她對面,面色陰冷的瞪著她。

  趙璐臉上沒有絲毫懼色。

  被她抽了耳光的男人忽然冷笑道:“趙長老,很意外是吧?”

  趙璐冷冷道:“意外什么?”

  “趙長老不要裝作不認識我的樣子,之前我們杜長老宴請趙長老的時候,我曾經也在。”

  “你也在?沒見過。”

  男人有些羞惱:“你還沖我點頭示意來著!”

  “我那是最基本的禮節,即便是一個門童,我也會沖著他點頭示意。”趙璐道。

  “呵呵,行,反正怎么說都是你道理,實話告訴你吧,趙長老,你這一次……攤上大事了!”男人冷笑著說著。

  趙璐看著這男人,淡淡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不敢擰斷你的脖子把你從車里面扔出去?”

  這男人色厲內荏的道:“還是先想想你自己的問題吧!”

  “老娘有什么問題,壓根不用你操心,還有,你這種小角色,廢話太多了吧?還是說你背后的主子要你先套套我的話?省省吧。”趙璐說道。

  “呵呵,小角色,很快你就知道了,大人物成了階下囚之后,連小角色都不如!”男人說完,便不再多言,靠在座椅上閉目養神。

  趙璐也懶得說話了,但心中卻是更加驚疑不定。

  這男人的確是個小角色,至少在她這種大區長老面前,什么都算不上。

  但她還不至于連他是誰都不知道!

  五岳城長老杜雨身邊的隨從!

  趙璐跟杜雨之間是有仇的,她最初將齊王那份生辰綱的信息交給白牧野,目的也是想要狠狠坑杜雨一下。

  沒想到白牧野黑的很,直接將全部生辰綱都給黑了。

  這件事讓他們整個飛仙星組織大為光火,損失多少姑且不說,關鍵太丟人了!

  他們就是干這種事兒的,給他們這群人一艘武裝星艦,他們直接就是星際海盜。

  結果就在自家門口,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劫走了生辰綱,等于是被人狠狠抽了一記耳光。

  但這件事,趙璐自問,她沒有任何破綻。

  如果真有破綻,就不是杜雨的人坑她,而是齊王身邊的人直接過來抓她了!

  她在心里琢磨著,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岳城的長老杜雨,在古琴城見她,那么,古琴城的那位鄭長老呢?他有沒有參與?十有八九也是有的。

  可問題是,這些人,又是怎么將她父母,從綠野星劫持過來的?

  這件事,王爺那邊到底知不知情?

  趙璐感覺自己腦袋一團亂。

  很快,這輛飛車進入到古琴城深處一片尋常人無法進入的區域。

  趙璐終于認出這地方,是古琴城鄭長老名下的一處莊園。

  看來,這件事鄭長老也是有參與的。

  趙璐深吸了一口氣,她有種感覺,今天這件事,恐怕難以善了了。

  下車之后,幾個人出現在趙璐面前,全都是飛仙星各大主城長老身邊的隨從。

  其中一人,直接拿出一把宗師級靈力鎖,看著趙璐沉聲道:“趙長老,得罪了。”

  趙璐看著這人,淡淡道:“非要這樣嗎?”

  “趙長老說笑了,事已至此,趙長老難道還不明白嗎?大家既然是敵人,自然要用敵人的方式去對待。”

  趙璐冷笑:“敵人?誰給定的性?”

  那人道:“趙長老也不用為難我們,我們不過是一群下人而已。而且趙長老實力太強大,如果不鎖住趙長老,我們根本不敢帶趙長老進去。”

  趙璐看了一眼那宗師級的靈力鎖,點點頭:“行,你們別后悔。”

  說著,任由那人用靈力鎖將自己鎖住。

  剛剛被趙璐抽了一巴掌那男人冷笑道:“有本事現在繼續囂張呀?”

  趙璐看都沒看他一眼,對其他人道:“帶路吧。”

  被趙璐抽了巴掌的男人依然冷笑著,跟在后面,和一群人一起,押解著趙璐直接進去。

  白牧野的出租車遠遠就停下了,因為高級智能提示,前方已經是識別區,若是硬闖,對方必然第一時間發現。

  “能破解嗎?”白牧野無比懷念漂亮姐,姐姐還在的話,這種地方,直接就橫沖直撞進去了。

  “能。”高級智能回答。

  “那還猶豫個鬼,破解呀,進去浪啊!”白牧野怒道。

  “主人并沒有吩咐。”高級智能回應道。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

  隨后,這輛出租車,堂而皇之的進了這片識別區。

  其實大漂亮也沒騙白牧野,她留下的高級智能的確很厲害,但凡事必須白牧野下指令給它才可以。

  不然的話,這東西,就是一個死物。

  看上去就連當下那些人工智能都不如。

  因為沒有情緒。

  不過白牧野也沒能繼續深入太久,因為車子飛進莊園一段距離之后,前方開始出現建筑和人。

  白牧野將這輛出租車直接收進自己的空間指環中。

  然后悄然向里面接近過去。

  趙璐被帶進了一間屋子。

  屋子里面光線很暗,而且煙霧繚繞的。

  幾個大佬,翹著二郎腿,坐在房間里正在抽著雪茄。

  趙璐微微皺眉,看了一眼房間里面的這些人,她的目光,在其中一個人身上停住了。

  趙強!

  果然是他!

  “看見我,是不是很意外?”趙強一臉平靜的表情,淡淡的看著趙璐。

  趙璐沒吱聲,又看向其他幾個人。

  古琴城的鄭長老,五岳城的杜長老,棋城的云長老,蘇城的吳長老,暉城的管長老。

  如果算上趙璐自己的話,一共三十六位一級主城的長老,在這間屋子里,居然出現了六分之一!

  趙強看著趙璐:“我本以為,我們同姓同宗,大家會是一個陣線上的人,卻是沒有想到,趙長老你居然勾結外敵,呵呵,你是不是以為,我被流放了,此生就再無希望了?”

  “我不明白你,還有你們的意思。”來到這里,趙璐反倒徹底平靜下來,她淡淡看著趙強,“我不覺得跟你有什么恩怨,不錯,你是求過我幫你一個忙,但那個忙……我幫不了。除此之外,我跟你之間,沒有任何交集。”

  隨后,趙璐看向其他五個長老:“在座諸位,除了姓杜的之外,我跟你們幾個,也都無冤無仇。所以我不明白你們這樣算計我,目的是什么。直接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別藏著掖著,大家都累。”

  啪,啪,啪!

  五岳城長老杜雨頓時拍起巴掌來,微笑道:“好一張伶牙利嘴,趙姑娘身陷險境卻依然絲毫不懼,巾幗不讓須眉,讓人贊嘆。”

  “別廢話,說人話。”趙璐道。

  “行,你想直接了當,那就直接了當!”杜雨站起身,來到趙璐面前,冷冷問道:“王爺生辰綱的消息,是不是你泄露給了別人?”

  “不是。”趙璐矢口否認。

  而這也是在這群人意料之中的,換做誰都不會承認這種事。

  “行,否認是吧?咱們不著急,一件一件的來,反正回頭,你會說實話的。”杜雨淡淡說著。

  然后看著趙璐問道:“你是否跟白牧野暗中勾結在一起,陷害趙強?”

  “開什么玩笑?”趙璐如同看著白癡一樣,看著杜雨。

  杜雨點點頭,回頭看著古琴城的鄭長老:“老鄭,我問完了。”

  鄭長老點點頭,道:“好!”

  說著,他依然坐在那,抽了口雪茄,然后隨開一道光幕。

  光幕上,趙璐跟白牧野在她那家小酒館里面相對而坐,似乎聊的很開心的樣子。

  “趙長老,這是什么?”鄭長老淡淡問道。

  杜雨在一旁冷笑著揶揄道:“認識你這么多年,還從來沒見過你趙璐也有這種嬌柔嫵媚的一面呢。”

  趙璐心中一沉,她終于明白,身邊有人出賣了她!

  而且出賣她的,還是一直以來,她最信任的人!

  這種照片身為一個刺客的她一眼就能斷定出來拍攝的角度,然后……什么人才有那個機會。

  “怎么,酒吧里面撩一個小弟弟你們也管?”趙璐冷笑。

  “可惜這個小弟弟,是那個長的超級帥的白牧野呢!”杜雨冷笑道。

  這時候,趙強緩緩起身,來到趙璐面前,淡淡說道:“沒想到吧,王爺所謂的把我發配,根本就是一個幌子!王爺英明神武,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小人蒙蔽?表面上厭惡了我,徹底將我發配出去。實際上,卻委我以重任,讓我全權調查飛仙星生辰綱失竊這件事!”

  趙璐冷笑道:“那和我有什么關系?又不是我偷的。”

  “當然不是你了,但卻是你……將這消息給了白牧野,然后……當時正是高中聯賽分賽區的休息期間,白牧野所在的那支戰隊,在那時候宣稱閉關修煉……趙長老,你不覺得這件事,太巧了嗎?”趙強問道。

  “按照你這套理論,任何事情都能強行扯到一起去。”趙璐淡淡道:“既然你們懷疑我,行,允許你們懷疑,我要見王爺,你們沒資格在這里審我。”

  “趙長老,你想的太美了。”趙強冷笑道:“讓你見王爺,還有我們這些人什么事兒?不把這件事辦成鐵案,你當我們會讓你離開這間屋子?”

  趙璐瞥了他一眼:“我堂堂飛仙星大區長老,你們還想刑訊逼供不成?”

  趙強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趙璐臉上。

  然后抬起腳,狠狠一腳踹在趙璐小腹上,將靈力被鎖的趙璐踹得向后倒去。

  其他那幾個長老,微微皺了皺眉,但卻沒人上前阻攔。

  趙強的身份,的確是王爺特使!

  這件事,也是得到過確認的。

  他們都知道趙強跟白牧野有仇,對于趙強強行把這件事往白牧野身上扯的舉動,他們一開始也很反感。

  可隨著趙強提供出的證據越來越多,這群人終于有些動搖了。

  白牧野,那可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天才少年。

  他背后的人,有足夠的能力,在飛仙星上神不知鬼不覺的取走齊王的生辰綱!

  而趙璐,也的的確確私下里跟白牧野是有接觸的!

  這其實已經能夠說明太多問題了。

  把很多看上去沒有關聯的線索串在一起,再加上一定程度的自由心證……

  飛仙星出了這么大的一件事,總要有人負責吧?

  趙璐這種新來的,沒有任何底蘊的大區長老,分量夠,證據足,簡直再適合不過!

  趙強這一腳踹得不輕,趙璐嘴角都有鮮血流淌出來。

  掙扎著,從地上想要站起身。

  趙強走過去,又是一腳,狠狠踹在趙璐的胸口。

  趙璐一口鮮血噴來。

  再次被踹出好幾米遠。

  “夠了。”開口的人,竟然是五岳城的杜雨。

  他面色有些不快的看著趙強:“你是特使,不是刑訊逼供使,注意點你的身份。”

  趙強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你知道我是特使就好!少管我。”

  “我不是管你,我只是想要提醒你,有事說事,我跟趙長老雖有私怨,但也不會像你這樣,去折磨羞辱一個靈力被封的人。若她靈力沒有被封,你可敢碰她一下?”

  杜雨語氣平淡,聽不出什么情緒來,但趙強卻是被噎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趙璐從地上站起身,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努力調整著呼吸。

  半晌,才說道:“我明白了,你們不過是想要一只替罪羊,把這臟水潑到我跟白牧野身上去,只白牧野一個肯定不夠,加上我,就夠了。憑借一張照片,展開自由心證。挺好的。說吧,下一步,打算怎么對付我?”

  “當然是要你說實話,招供,把你們之間的密謀,你又是如何勾結白牧野背叛王爺的,一五一十的招出來。然后,我們會放了你的家人。”杜雨看著趙璐:“我的話,你應該信吧?”

  “我要先看我的家人。”趙璐說道。

  杜雨想了想,看了一眼鄭長老等人,幾個人同時點點頭。完美的掠過了趙強。

  趙強臉色有些難看,不過隨即想到什么,又忍住了發作。

  他代表齊王不假,但他不過是個宗師。在這里撒野,隨便誰都有能力一巴掌抽死他。

  一會兒的功夫,趙璐的父母,連同那個襁褓中的小孩子被帶過來。

  房間煙霧繚繞,小孩子一進來就下意識的想要出去,發現出不去之后,頓時哇哇大哭起來。

  “小崽子再哭就摔死你!”趙強陰測測的說了一句。

  小孩子頓時被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拼命往趙璐的母親懷里鉆去。

  趙璐母親有些厭煩,畢竟這不是她的孩子,但更多的卻是恐懼。

  一眼看見嘴角流血的趙璐,也不顧女兒死活,頓時怒罵起來:“你這殺千刀的小賤人!你到底干了多少喪盡天良的事情?今天又落得這步田地?你要死就死去,別來連累我們!”

  “就是,你們其實抓錯人了,這不孝女從來就不管我們死活的!”趙璐的父親一臉夸張的在一旁說道。

  趙璐仰著頭,忽然輕輕笑了笑,看著杜雨道:“行了,帶他們出去吧,我確定是他們就行。”

  杜雨沉默了一下,擺擺手,有人帶著趙璐的父母離開,走出多遠都能聽見那兩人跟帶著他們的守衛瘋狂吐槽趙璐。

  “那就是一個賤人!”

  “我們都不認她的!”

  “你們抓錯人了,我們和她能有什么關系?”

  “她死不死,我們都不在乎……”

  趙璐看著杜雨:“他們在王爺的監控中,你們怎么把他們帶出來的。”

  杜雨看著她道:“趙璐,到現在,你就別報什么幻想了。他們能被帶到這里,自然經過了王爺的允許,否則的話,誰敢這么干?”

  趙璐笑了笑:“也就是說,王爺也認定我勾結白牧野,盜取他生辰綱?”

  杜雨道:“你的那張照片,說明太多問題了。你知道,王爺最恨的,就是有人背叛他。”

  趙璐呵呵笑道:“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你們在座諸位跟白牧野談笑風生的照片,我隨時可以做出來一大堆。”

  “但那些是假的,你這張……是真的。趙璐,畢竟當年朋友一場,我勸你,把該交代的都交代了吧。到時候,我會親自一起押解你去見王爺。會……為你求情的。”杜雨道。

  趙璐冷冷道:“少來貓哭耗子,老娘用得著你么?”

  說著,她看向趙強道:“你們這就是純粹的污蔑,潑臟水,完全子虛烏有的東西,老娘清清白白,從未背叛過王爺。不錯,那張照片的確是真的,可老娘身上同樣帶著王爺交代的任務!”

  趙璐眼中冷光閃爍,看著在場中的這些人:“我爹媽是否真的是王爺允許之下被帶出來的,王爺是否真的清楚這件事,老娘現在不跟你們爭辯,我只有一句話,押送我回綠野!見到王爺,我們當場對質!”

  “趙璐,你這又何必?你知道,你其實見不到王爺的。”杜雨輕輕嘆息一聲:“既然是鐵案,那么自然是死無對證才好。”

  “要殺我?”趙璐眼神怪異。

  杜雨道:“當然不是我們要殺你,而是我們在請你協助調查的時候,你發現事情敗露,便想要殺人滅口。我們拼命保護住你身邊出賣你的人,然后在這過程中,不慎失手……將你擊殺。”

  “我問的是,你要殺我?”趙璐看著杜雨。

  杜雨微笑著:“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趙璐想了想:“我們約好了,要決一死戰的……也罷,想要殺我,你們就動手吧。真是,違背誓言這種事兒,你杜雨又不是第一次做,我習慣了。”

  杜雨突然有些情緒激動的道:“當年也不是我的違背誓言,你根本就不肯聽我的解釋!”

  “聽什么?聽信你的鬼話,相信大哥不是因為你拋棄才死的?”趙璐一臉憤怒,雖然步履蹣跚,但卻大步走向杜雨。

  杜雨伸手,看似要去推趙璐。

  可就在這時,杜雨卻霍地一轉身,狠狠一拳轟向身旁的鄭長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